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二节

潭轩 收藏 23 1987
导读: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没有。”回答得非常肯定。

鸿飞觉得脑袋上像是挨了一闷棍,怎么可能呢?难道自己的判断错误,被人家给涮了?难道昨晚才是进攻的最佳时机,可……。鸿飞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有些托大了,从大背囊中翻出了一架类似航模的微型无人机,放上天空搜寻指挥车。用车辙印判断方向,又看了看手表,拿出地图开始测算装甲指挥车的最远车程,以及有可能落脚的位置。忙活了半天,结果却一无所获,连一辆车都没找到,这叫鸿飞有点恼羞成怒。他在心里不断的暗骂,最后抬起头,问武登屹:“和总部联系上了吗?”

摇了摇头。

鸿飞趴到他身边开始仔细询问起来,“咱们的电台不是有防干扰措施吗?”

“那是对部分特殊频率的封锁才有用。可现在所有高频部分都被他们的强波占据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连他们自己也没办法和外界联系上了?”

武登屹苦笑了一下,“理论上讲是这样,可他们要是想联络的话可以随时取消这种无线电压制。甚至部分波段取消就可以了。”

“那到现在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摇摇头,“这方面的信号到还没发现,但是在中频有通讯纪录,我截获了部分信息。”说道此,他有些沮丧的说:“他们可够狡猾的,不但使用了高倍调频,而且加密手段也很复杂,肯定不是‘简单替换密码’,我没办法破译。”

鸿飞知道‘简单替换密码’虽然方便、简易、无需机器,但使用频率统计法可以在相对短时间内破解,不需要破译员,就是武登屹都可以。但现在,敌人全面封锁高频波段,自己用信号衰减相对厉害的中频,很明显是占了地利的便宜。目标的价值缩水,自己又陷入了通讯被动,这时候鸿飞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但他又有些不甘心。毕竟目标就在眼前,如果连碰都没碰一下就撤回,B大队可丢不起这个人。要是趁着敌人撤离,据点空虚的间隙把这个通讯站捣毁。到时候回去向总部一汇报,这里不是前指,那也是你们侦查和判断上的失误。打着这样的小算盘,在回收无人飞机前,鸿飞特意让它在高地上方盘旋了几周,把内部的情况拍摄下来,为最后的计划制定作准备。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监视哨传来新消息,发现了一辆指挥车。鸿飞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兴奋起来,看来三团是吃到上回演习的甜头了,迅速转移、设立多个假目标,甩开跟踪。不过这次又有了一定改进:为了路上的通讯顺畅,在一定范围内实施无线电压制,而且在信息传播的保密上也下了一番功夫。

这次鸿飞也谨慎多了,叫司马操作侦察机,自己眼睛一刻不停的顶着指挥车,直至它消失在山顶看不到的地方。很快,照片传回来,看了半天鸿飞他们也没能确认从车上下来的那个关键人物到底是谁,但武登屹提供了一条间接线索:“你们看,他身后的这个参谋是不是师直属侦查分队杨中队长?”

“嗯,个头儿有点像。”司马好一阵端详之后,给出了一个略带倾向性,但绝对属于模棱两可的答案。

经冬冬这么一说,再加司马的“确认”,大家多多少少都觉着是有这么一点,鸿飞又把这张航拍的照片看了个仔细。客观的说,仅靠一个轮廓真的不能确认什么。大家之所以有这样的共识,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这个人的身材相对高大。在普遍一米七几的一群人中间,他一米八六的个头的确有些突出。身材匀称,这点也符合他的特征,可硬要说是他,恐怕大家谁也没有这样的把握。

这时候单兵电台又响了,远处的观察哨也提供了一个消息:下来的那群人里有一个中校,而且后面跟着导演部的人。但具体那个中校是谁,帽子挡住了脸看不清楚。“幸好他带的是软式肩章,黑底黄字挺鲜明的,要是硬式的可就不一定看出来喽。”听得出电台里的声音挺确定。当听到鸿飞兴奋的回答后,还不忘开个玩笑,“鸿老大,我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消息,给我个什么奖励啊?回去以后,早上的开胃菜是不是可以考虑……”

“好主意,我一定和上面申请重点培养,给你加双份,好好补补。”

一群人都窃笑起来,心话想,跟咱老大训练上讲条件,臭美。

这个中校会是谁呢?架子可不小,居然还有演部的参谋一刻不离的跟着。就在鸿飞进一步思考的时候,武登屹像背书一样对他说:“汪平,团长,34岁中校军衔。刘永河,政委,36岁。……”一路下去,还有参谋长和一个团副是中校。

“他们请来的那个潭轩是……?”有人想抓着书呆子的漏洞,笑着提醒道。

“他不过是个少校。”由于潭轩的资料提前没公开,鸿飞解释道。

少校?这么低的军衔叫大家意想不到,不要说在B大队了,就是在普通团部,少校也是一抓一大把。大家大惑不解,三十多岁才混成个少校,A师怎么请了这么个人?……

“瞎吵吵什么?都没事儿干了?晚上咱就有活儿干,知不知道?”鸿飞和队员低吼着表达自己的不满。

大家悻悻散去,有的休息,有的检查装备,唯有司马凑过来,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把鸿飞好一个看。就待鸿飞快要发作的时候,才低声道:“我说鸿老大,我记得您还不到更年期了吧?”

在分队里,除了司马不会有第二个人这么和鸿飞说话,除了和鸿飞不一般的关系外,皮猴一样的秉性、过人的单兵技术、特别是分队最优秀的格斗技术都成了他无法无天的资本。对此鸿飞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给予最大的宽容。但不论怎么说,这次鸿飞的反应也太过温和了,连头都没抬一下,盯着土地凝思着什么。

“嗨!哥们儿,你怎么了?”司马用手肘点了点鸿飞的软肋。“他们又不了解情况,你着什么急啊?”

有些吃痛的鸿飞不耐烦的回答:“没事儿。”

鸿飞前后变化之大令司马有些措手不及,他知道鸿飞的脾气,他要是不想说,问也是无用,所以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有事儿随时来找我。”

鸿飞感激的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其实,不是鸿飞不想说,而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发火。可他就是不喜欢听大家这么议论潭轩,特别是自己的队员。自从因为没认出潭轩而在林大面前出了丑,鸿飞对潭轩就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钦佩?有点,毕竟自己没发现照片上和现实中看到的是一个人,甚至在得到答案以后还产生的怀疑。是神秘?有点,毕竟在他的履历中有太多不能合理解释的东西。有欣赏?有点,毕竟敢正面挑战B大队的人不多,而且他还化妆前来,成功的迷惑了所有人的眼睛。有亲近?也有点,这种对B大队的挑衅行为和自己当初的行为很有几分相像,所以很和鸿飞的胃口。但再怎么说,为了一个外人破坏内部团结总是有点不值得。这些道理鸿飞心里门儿清,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发了脾气。鸿飞本想现在就和大家解释一下,但又有点拉不下这个面子,而且他觉得还有损领导威信的嫌疑。转念一想:算了,等这次演习完了,回去再说吧。可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带有道歉意味的话却永远也不用说出口了。

一切似乎都朝着鸿飞所预料的情况发展,随着指挥车的到来目标又开始上哨了,上午的那两个点又被新的人占据。天刚刚擦黑,新的警戒人员也开始上岗了。不仅加强了原先的两个点的火力,同时在他们身后不远的位置又建立了一个火力点,形成了一个坚固的品字形结构。鸿飞一觉醒来听了这些汇报,又看了看山坡上的布置,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立体火力防御,不仅没有防御死角,而且相互的照应也很完善,这才像样嘛。”

分队里的人听他这么说都笑了,他们知道鸿飞的意思,只有这样收拾起来才有味儿。

鸿飞像是车间流水线上的熟练工,很快便把一个完整的进攻计划作出来了。从人员的安排,到进攻的路线,再到包围中央的指挥帐篷,寻找关键人物,以及最后的撤离都计划的异常详尽。最后他说:“从进攻到最后的撤离应该在八分钟内完成,从外围防线放的第一枪开始到全部解决,再到进入营房三分钟内必须完成,这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他们里面除了一些游动哨没有什么重火力防御,应该很好解决。所以一分半到两分钟内必须捣毁他的指挥所并且撤离,只有这样才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避开营房内休息的守军,减少我们的麻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退向这片树林地带,在这里集合,进了林子就是咱们的地盘了。他就是来再多的兵,咱也不怕。”临结束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像林大一样,眼光扫过每一个人,然后问道:“还有问题没有?”

“你似乎把我给忘了。”武登屹有些不满地说。

“我们这次要的是速度,你背个电台不方便了,再说我们人手足够了,所以你还是留在树林里做接应吧。”

武登屹听了他这话脸马上就泛起了红潮,好像受到了多大的羞辱,“我是背了个电台,可总比火力支援手带的少吧?训练的时候我拖过大家后腿吗?怎么每次都叫我做接应?再说,我们这次不仅仅是要捣毁这个目标,更重要的是如果能把关键人物击毙,这场演习就等于结束了。到时候冲进去一定会很混乱,谁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在那种条件下找到这个人,多一个人去就能多一分机会。”

武登屹的话很有说服力,鸿飞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保护电台和关照冬冬间失去了契合点。从训练场上的表现看武登屹绝对够格,他说的也没错,更关键的是完成了这个任务以后他们就应该直接和林大会合,这也就意味着电台的作用不再那么突出了。

“好吧,”鸿飞权衡再三,作出了妥协,“但你不参与外围战斗,等我们解决了你再前进,而且你要第一个撤离。”

“是。”虽然有些小遗憾,但冬冬还是很兴奋的答应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