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兵家羊头,谭记狗肉

天生老帅哥 收藏 28 492
导读:[蓝剑原创]兵家羊头,谭记狗肉

兵王羊头,谭记狗肉

-------也评《续兵王》


由谭轩操刀炮制出来的兵王续集,我也已经拜读,正打算写点东西感慨一番,不曾想巴乔兄弟奋身先登,弄得我对这个续集的评论,变成了评论的续集。

小说的续集不好写,这大概是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朝一部脍炙人口的佳作下手,难度是相当大的------ 首先原著中预留的悬念,虽然不免令一干读者意犹未尽,但是读者也正好籍此浮想连翩,毕竟山坡另一面的景色才最为诱人,一旦公诸天下,很容易出现意虽尽而味全无的尴尬局面。用一个不太恰当也不太厚道的比方来说,正如身材凸凹曲线夺目的女子,如果藏掖有术暴露得法,便能够让大家血脉贲张却又抓耳挠腮,假使坦裼横陈,除了一泄如注之外,哪里还有供大家想象的空间呢?其次,要写续集,已然倾尽心血的原作者尚能饭否也是一个问题,重为冯妇再贾余勇,绝非识途老马那样可以轻松地胜任愉快;如果改由他人捉刀胶续,则继任者必须是在对原著的创作动机和背景,作者的整体构思和脉络走向相当了解,充分把握原著中人物(尤其是主角)的内在性格及其价值取向,我认为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进行续集写作,才谈得上有成功的可能性。画虎的固然是国手,画狗的也不见得就丢人,惟其画虎不成反类狗,却是个非常不妙的勾当。

续集大致分两种,一是母题的借用,一是人物和背景的延续,仅仅借用母题和意境,便有了相当的创作自由程度,延续原著的人物和背景,则似乎应该秉承前书的圭臬,《续兵王》无疑属于后者。谭轩敢于在《兵王》的盛名之下写续集,我首先很佩服他的这种勇气。“一个读者当你看到一本你喜爱的小说,除了爱不释手以外,想来更多的是把自己融入其中,你会想如果我是其中的某个人会如何如何。作为一个写手,我只能用写续集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情。”,他的原话,给我们指出了写作此书的理由,但是还不足以成为写作成功的理由。诚然,正所谓“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读者在阅读的时候,由于对人物和氛围的认可而引起共鸣,继而产生角色的自我代入,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于恍兮惚兮间大家都不妨各取所需分头入觳YY一番,曾几何时,中国满大街都是保尔,看谁都像冬妮亚。但是倘若真正跳将进去入室操戈,那就不是在YY,倒有些像在SY了。在满汉全席上吃到了火烧羊头后,如果不精研工艺详察调料,仅仅由于那份回味无穷的冲动便立即下厨烹制,即使不整出个膻气十足,至少也会貌合而神离吧。说实话,一看到“谭轩”公然出现在小说中,而且化装出场故弄玄虚,我的感觉就是小谭(作者和主角的符号一致,还真是麻烦)在挂兵家羊头,卖谭记狗肉。

《续兵王》暂时只写就了短短的几个章节,虽然据说只是为了满足小谭自己的冲动,但既然没有藏之名山而摆上了书架,想必私下里还是希望大家一起兴奋的吧。对这几个章节,巴乔女兄弟的点评可谓抓住了要害 ---- 人物性格的问题。在《兵王》里,鸿飞,司马和冬冬,是性格非常鲜明的三个主角,其中尤其以鸿飞着墨最多,刻画也最为有力。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入了读者的脑海,羊头就是羊头,无论从形或神来说,都是狗肉无法僭替的,例如鸿飞是位有了憋屈会独自到小树林里去嚎的主,跟小谭对着一杯绿茶也能感想良久的风格大异其趣。随着环境,阅历和年龄的不同,人物性格的确是会发生变化的,司马不可能一粗到底,冬冬也不会把鼻涕一直流到80岁。但是,尽管小谭用性格脱胎来为人物的换骨作了辩解,由于没有起码的铺垫,没有合理的解释,人物便纷纷从固有的性格道路上脱轨而出,仍然是很难说服读者的。其实,小谭的风格和原著作者的差别,其间本不可以道里计,单以写作功力而论,倘若另起炉灶写出一本别的什么军营故事来,大概未必就不能与《兵王》分庭抗礼各擅胜场。然而小谭毅然选择了第二种写续道路,因为人物性格方面硬伤(个中细节的商榷,我认为倒在其次)的存在,我除了佩服他的勇气之外,一时还难以找出其它的赞赏。毕竟,小说创作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并非只有跑到易水边一去兮不复返,何必非要悲壮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