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想起远远,想起当年初为人师的臭事

想起远远,想起当年初为人师


远远是我刚工作时认识的朋友,她当时本科刚刚毕业,到一所大学当教师。现在这种情况估计没有了,但是当时正当大学疯狂膨胀之时,设置了很多新的专业,多招收了很多的学生,学校师资不能满足需要,教师的队伍也相应地膨胀,而当时研究生毕业人数不仅不够,而且还大部分分流到收入更高的公司、银行、企业,相比较而言大学的吸引力就很不够,于是只好找了部分优秀的本科毕业生来教基础课。远远就是这样来大学的,她在他们专业毕业成绩一流,聪明而且善良,来自农村,很懂得农民的辛劳。

当时老旧的年轻教师公寓不够住,就把我们安排在一座家属楼里,2室一厅,一间大房间住了3个人,另一间小,隐藏在大房间里面,住了2个人,我在这间小屋子里,远远住在大房间里。呵呵,我在里面住了不到一年,认识了其他4个很可爱、各有特色的朋友,现在想来还决的很开心。现在就说说远远出为人师遇到的事情吧。

我们开始工作的第一学期,我专门开发软件没有上课。因为都是年轻老师,比自己的学生大不了几岁,所以平时宿舍里面经常来学生,也不稀奇,期末了,最先考完试的就是远远,那门课是远远一个人教的,批改考卷也就她自己承担了,远远很自然地把考卷拿回宿舍,打算快点批改,但是她的客人(学生)来访往来不断,几乎没时间干活儿了。我当时正在打扫自己的新房,经常不在,第二天才回去,却发现远远在我房间的书桌前,看到我竟然有点紧张,问:外面没人吧?我说没人。远远松了一口气,说: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不在。我疑惑地点点头。远远解释说:我的学生天天来,我都怕了。这时,另外一个女孩说话了:远远被学生骗了,说错了话。我还是没听懂,远远却开始诉说:“考完试后学生都来找我,我了解他们关心成绩,没多想。昨天晚上一个学生来找我,说他家怎么怎么困难,她的父母供他念书怎么怎么不容易,我都快感动得哭了,后来他说,如果不及格要交补考费重修,真对不起父母,怎么开口要这个钱呢?一定只能东借西凑了。我听了,觉得我要是让这种学生都不及格,我就是大混蛋,我怎么能做出这样无情、残忍的事情,去逼迫一个穷人的家庭呢?于是我就说:你放心,我无论如何也要让你过去!”旁边的女孩开口道:“远远一这么说,我就觉得不对,但是话已出口也没办法了”,远远继续说:“我当时也没觉得不对,我就是觉得同情,你知道,我听得都快感动得哭了,什么都顾不上了,她们告诉我不该这么说,我都没觉得自己不对,可是,第二天,又有一个学生找我,家庭遭遇比前一个更困难,他说着说着都流泪了,我又忍不住说了那么一句,但是,我已经觉察可能不对头了。”远远忽然愤怒起来,说话声音开始激动了,“他们家庭困难,怎么平时不多来问问我?我天天在这里的,他们都知道我住在这里!难道他们在骗我?!我对他们那么好,生怕教得不好误人子弟,诚意应该有了,他们怎么这样对待我?!他们滥用了我的同情心!”,我问:“你看完试卷了?”远远立刻变得垂头丧气:“没有,我给他们先看得,都不及格,其中一个才40多分。”旁边的女孩说:“麻烦就在这里”,“是啊,如果你要让他们及格,那么只要比他们成绩高的就都得让人家及格。有人比他们差吗?全部及格的话,学校会复查的,卷面就过不去了。”可怜的远远,来自外校,没有老教师指导,宿舍里又没有人有经验,就这样被学生吓得不敢出门。后来,他的学生里面还有2个连40分也没考到的,让远远应付了这次阅卷。

第二学期,我也上了一门课,第一节课后,班长就来找我安排课代表和联系方式,说有事请可以随时和老师联系,问我要我家的电话号码,我很自然地给了。一学期没有学生找我联系事情也没有人问问题,我也把这事忘记了。考完试,在考场验收万试卷,我就卷起试卷坐车回家了,哈哈,我不住在学校,谁也找不到我。但是,我家的电话开始响个不停,我的学生我当然不能不理会,但是接了4、5个电话后,我再也不想接了,因为每个电话我都要听同样的要求,进行同样的解释和劝告。我的妈妈当时在我那里住,不忍心了,说:都是些孩子,怎么平时不好好学,多问问问题,考完试了再打电话有什么用呢?于是,老太太开始替我接电话,我在旁边一边批改考卷,一边听老太太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劝告我的学生用功要用在平时,要体谅自己父母的辛苦,不要虚度光阴…….老太太往往要唠叨半天才能放下电话,一放下电话,我就笑个不停,老太太就愤愤不平:这些孩子平时都是在干吗?极大影响了老太太的心情,于是我就让老太太看看几张整洁成绩又好的考卷,老太太才释怀。老太太当年也是拿着国家的助学金上的大学,非常珍惜上学机会。看完试卷交到系里,在办公室和老教师说起来,老教师说:你遇到的不算稀奇,还有过跟踪老师到家里的呢。

其实,作为大学老师,很少有人故意难为学生,特别是专业课,往往平时很好说话,但是老师的最基本的道德要求就是:公正,考完试单独要求老师格外照顾,老师一般是没办法做的,只能按照统一标准。我很幸运,遇到的都是充满责任心的同事,都是值得尊重的老师。

再后来,学生、教师、考试管理更规范了些,开始有些统一考试统一阅卷的情况,上述情况就不会再出现了,虽然也有学生会找到办公室,但是一般面对那么多的老师,学生们也不好意思多说,而老师们自然也有规定去应付了。

老师和学生,是一对矛盾吗?是老鼠和猫吗?老师有不好的,学生也有不好好学的,古往今来都这样。我当时认识的那些青青瑟瑟的年轻老师,后来都很出色,她们本来就是他们大学里面的佼佼者;也想起各种各样的学生,有优秀的,英俊的(哈哈),还有油嘴滑舌的,才华横溢上课写抒情散文的,还有被我说得哑口无言的,也有和我抬扛弄得我无话可说的,还有主动勤勤恳恳帮我做事,却被我抓不及格的(我也没办法),也有专门来和我探讨人生哲学的(汗)…呵呵。往事如烟。

不知远远现在感想如何...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