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罢官》慰先灵

前进的导火线 收藏 0 375
导读:《海瑞罢官》慰先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海瑞罢官》慰先灵


多罗


前不久,笔者在参加社会活动中,结识了著名的马派传人安云武先生,在闲聊之际,得知他将要有一系列的个人表演艺术专辑的音像制品出版,兴盛之余,安先生拿出了专辑碟片的封面小样,安先生高兴地说:“这封面是我自己设计的”。

仔细端详这张封面,底部用的图案是京剧蟒袍上的海水江牙,古朴凝重。上面是安先生扮演的六个戏曲人物的形象分别是:《海瑞罢官》海瑞、《黄金台》田单、《白蟒台》王莽、《三娘教子》薛保、《南天门》曹福、《乌龙院》宋江,神情各异,精气神俱佳,反面是两张前辈老先生的照片,分别是马连良先生和王少楼先生,安先生早年即受业于这两位大师,聆听教诲,正如安先生说:“不能把老师忘了”!故而把两位老师的照片放在最上面,以示崇敬之情。仔细看看剧目,此次专辑的戏倒是很丰富,而且与别人不同的是,一般人出专辑都是唱段或折子戏为主,而安云武先生此次出版的都是全剧的实况,可见安先生是有心而为之,就某一个唱段,或某一个折子戏,往往不能概括一个演员的艺术全貌,只有整出的戏,才能见功夫、见水平。安先生对于整出戏选用的又是实况,而非专门的摄影棚拍摄。为什么选用实况,安先生虽然没有解释,但可以想到,舞台实况而非电视拍摄,舞台实况更注重原貌再现,面对场内观众,演员表演更富有激情,这五出戏中,有的是观众耳熟能详的戏,比如《三娘教子》;有的是久不见于舞台的戏,如:《南天门》;有的则是比较有意义的戏,如《海瑞罢官》,说到《海瑞罢官》,安先生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这出在中国历史上很有份量的戏,让安云武先生提起了历尽艰辛的往事。

1960年,著名的历史家吴晗,应著名京剧艺术大师马连良的邀请,创作了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开创了历史学家亲自执笔,编写戏曲剧本的先河。其实《海瑞罢官》的诞生也是有机缘性的。1959年,毛泽东主席在京剧《生死牌》中看到了有关于海瑞的故事,很感兴趣,他提出,海瑞敢讲真话刚直不阿的精神值得提倡。吴晗当时写了篇文章,马连良看到后,很有感触。想到了自己幼年学过一出《大红袍》说得就是海瑞清正廉明的故事,于是马列连良找到了吴晗,在一再请求下,这位历史学家,每一次起笔来写剧本。吴晗先生很注重遵循京剧的创作规则,以大方凝炼的文辞,讲叙了海瑞平反冤狱、开发水利、惩治贪官的事迹,这出戏原名叫《海瑞》后经戏剧专家讨论,将《海瑞》改名为《海瑞罢官》,并把原来海瑞无奈离任改为处决了贪官后罢官而去。

这出戏在1960年时于北京市工人俱乐部首演,马连良、裘盛戎、李多奎、李毓芳、马盛龙、周和桐、慈少泉、郭元祥等名家通力合作,强强联手,可谓盛况空前。没想到这样一出受观众欢迎、艺术性很强的戏,却遭到“四人帮”恶毒的诬陷和攻击,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姚文元蓄谋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反动文章。从此拉开了“文革”的序幕。

许多莫须有的罪名,使作者吴晗被关进监狱,遭受百般摧残,含冤死去。主演马连良先生 也受尽批斗的和折磨,悲惨死去,许多的老同志也遭受了牵连,安云武先生也没有逃得过劫难,被下放到河南,与马先生匆匆一别,便成永诀。

文革时的安云武,常偷偷去梅宅,去看望在那里避难的马夫人,提到这件事时,安云武先生不由静言良久,沉吟道:人安讲良心!马先生走了,我还没来得及报恩。我想我应当做点事情!

在1995年时,这安云武先生决定要上演这出久不见舞台的《海瑞罢官》让这出原本艺术性很强的剧目重见天日,让它去发挥它应有的光芒。在一无钱,二无人的情况下,安云武先生一个人跑了半个中国筹措资金,终于在一名企业家,吴晗先生同乡的资助下,筹集到了十几万元。安先生又来到上海,邀请王梦云、唐元才、马凤良、孙文元、胡璇等名家,联合复排《海瑞罢官》最主要的是邀请了当年原剧的导演王雁先生复排此剧,王雁先生当时72岁,有病在身,听到这个消息后,表示义不容辞,奔赴上海,指导排练,在上海京剧院领导的关怀和二团全体演员的努力下,终于于1995年12月22日在上海逸夫舞台连演四天。上海市副市长陈至立、宣传部长金炳华、老部长陈沂等都来观看了演出。

在演出的现场,观众反应异常的热烈,当安云武先生扮演的海瑞精气神俱佳,那一个刚正不阿、正气冲宵的海瑞塑造的栩栩如生,气韵生动,台下爆发了如雷电般的掌声,下来后人们簇拥着安云武先生,夸奖戏排得好!安先生却说:“是吴晗先生的戏编得好,大得民心,是马派艺术好,学入人心,是王雁导演排得好,健永出新,是广大同志的赤诚热心,还有吴晓玲先生临终教诲的一片苦心。我是沾了马老的光,沾了吴晗、马老以生命为代价的《海瑞罢官》的光”!

那天演出完后,适逢正月初八是吴晓玲先生周年祭日,正月初十是马连良先生95岁诞辰,充满了艰辛和曲折的《海瑞罢官》终于告慰了二老在天之灵。

一晃十年过去了,把《海瑞罢官》的演出整理理出专辑,让更多的热爱京剧的观众去了解它,喜爱它!

难道活着的人为已死去的人做点事不好么?

但愿历史不再重演,但愿前辈含笑九泉!

当安先生抬起头来,笔者发现安先生已是两鬓斑白的老人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