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思考]我们教会孩子“虚伪”、“势利”?!

lbstory 收藏 8 140
导读:[风雨思考]我们教会孩子“虚伪”、“势利”?!

正直、善良、无私……我们总是用这些美德来教育孩子。但与此同时,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又总是使孩子对美德产生怀疑。下面所展现的,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片断,在看过这些片断之后,让我们一起来想一想:面对孩子纯净的眼睛,我们到底该做些什么?


镜头一 中小学生采棉为学校“创收”:我们这样教孩子“谋私”?


事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勤工俭学变味 甘民勤中小学让学生采棉创收


*孙毅仁(甘肃省民勤县教育局局长):


我们主要是以培养人为第一目标,通过劳动锻炼,培养了学生劳动的技能和他的吃苦耐劳的精神。


*马维学(甘肃省民勤县第二中学校长):


这个目的,育人的目的是虚的,补充一点经费的不足。


*小学生:


老师说上头来人的话,不叫说一二年级摘棉花,光说我们三四年级摘棉花了。


*一个高二学生生命的结束:


月7日晚上7点多钟,天已经很黑了,民勤二中高二一班的学生刚刚从棉花地里收工,老师违反规定,让学生自己驾驶着农户家的四轮车送棉花,由于天太黑没有看清路,一位名叫刘德亮的学生从车上掉了下来。车从他的头部碾了过去。


看法:


*谁让“勤工俭学”如此苦涩而血腥?


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在民勤县,勤工俭学创收实际上起着支撑该县中小学教育的重要作用,没有孩子们自创的这600万(生均150元),当地的基础教育几乎难以为继。面对这样一个教育经费保障格局,单纯地再从道义上去谴责勤工俭学创收的不应该,显然是苍白无力的。因为,劳役式的勤工俭学纵然辛苦,但毕竟由此维持住了教育本身,使学生们至少有学可上有书可读。而这,总比不勤工俭学而失学要强、也符合道义得多吧。


*比学校创收更可怕的是“师尊生卑”意识


师生平等是现代教育的基本理念,而采棉事件传递出的却是“师尊生卑”。师者,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也。其中的“道”就是为人处世之道。我们倒想问问,持有“师尊生卑”思想的老师,能传授给学生什么样的道。学校通过采棉换来的收益是有限的,而“师尊生卑”的行为给学生心灵造成的伤害却是难以估量的。而受到不平等对待的他们走上社会,又会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周围的人呢?



镜头二 鼓掌要“练习” 迎宾“活道具”:我们这样教孩子“虚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学校对面那句标语,李雪文和小海归张安妮踮着脚才能看明白


事件1:


专家质疑 别让形式上“完美”伤了孩子


*


课桌强求摆放“齐整”。


老师解释:“如按学生身高调整桌椅高度,教室会显得杂乱。”校长也有“苦衷”:学校经常有接待任务,若连课桌椅都排不整齐,对学校的印象会打折扣。


*


公开课前偷偷“演习”。


一堂几十分钟的公开课,有时候要“彩排”四五次。一些学生告诉记者:“每次上那些排练过的公开课,自己不用动脑筋,也没什么收获。上完课我们都会偷偷发笑。”


*


迎宾“礼仪”过分规矩。


为了能够在大型活动中“出彩”,一些学校常让学生担当迎宾员,且服装统一、手势一致,看起来很“完美”。实际上,小迎宾员只是老师安排好的“活道具”,并无“展示”个性特色的机会。


事件2:


小海归:“我不明白为什么鼓掌还要练习”


“张安妮的一篇日记在我们老师中间都传遍了。”赵小英说。几周前广州市举行少先队建队57周年纪念活动,张安妮参加活动后写了一篇“感受深刻”的日记。“……我们进行了鼓掌练习,练得我的手臂都酸了。我不明白为什么鼓掌还要练习呢?不是拍拍手就行了吗?”张安妮还在日记中说,那次活动她觉得很枯燥乏味,“总是领导讲话,好不容易有文艺表演,结果站在前面的一个辅导员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到蓝的、绿的色块在上下翻动……”


看法:


*


让孩子练习鼓掌与“做戏的虚无党”


在上述种种做假教育中,我最不能容忍的是练习鼓掌的教育,那种以教育者特有的威权主义迫使学生违心地为台上领导鼓掌的教育方法,看起来危害不大,其实大得不得了。它不仅教会了学生有时候要违背自己的意愿为人喝彩的道理,而且还将一种奴性因子植根在了小学生年幼的心灵之中,让他们从小就掌握曲己阿人、奉承拍马的本领,长大后自然也便成了“做戏的虚无党”。照鲁迅看来,所谓“做戏的虚无党”,不过和俄国的大不同,人家的是“这么想,便这么说,这么做,我们的却虽然这么想,却是那么说,在后台这么做,到前台又那么做……”这样的教育与陶行知先生倡导的“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真人教育观相距何啻霄壤!



镜头三 副部长办丧事小学生抬花圈:我们这样教孩子“势利”?



事件:



山西晋城一副部长办丧事 30余小学生被派抬花圈


事情发生在6月8日早晨。那天,刚刚来到村小学的五年级学生被学校召集在一起,随后在一位老师带领下,从学校出发,徒步前往与固隆村相邻的白涧村。事先并不了解详情的小学生们最后来到白涧村正在办丧事的一所院子前停下。出殡仪式开始后,有人指挥这些小学生们,将摆放在院内的花圈、冥品等抬起,随其他送殡者一起前往墓地。“孩子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上午11时了。”据这位小学生家长说,出殡结束后,30多个孩子每人得到一个白面馒头。


据了解,办丧事者是晋城市统战部一位副部长,死者是他的母亲。


看法:


*


谁在为巴结上级领导而极尽荒唐之能事?


小学生不是权势者的跟班或者家丁。学校擅自改变课时计划和教学安排,让孩子们到一个官员母亲的出殡仪式上作一场无聊的“演出”,侵犯了未成年人的教育权和人格尊严,助长了封建迷信。如果商业活动、官员家事以及老师们的私事,都可以安排小学生到场“助阵”,都可以如此随意地停课调课,孩子们还能静心读书吗?作为育人基地的中小学校,岂不成了官员和商家招之即来的随从!


*


学校指派孩子抬花圈的“画外音”


不论是学校主观有意为之,还是权力部门授意或副部长“强邀”学校为其大肆操办丧事捧场摆脸,都是一种违规之举,它严重妨碍了学生的学习活动,干扰了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损害了学生的身心健康,侵犯了学生的受教育权。让学生参加、耳濡目染这种讲排场、摆阔气的送葬活动,不仅令正在发育的他们身体吃不消,还会影响他们人生观、价值观的良好形成。



看法:


*


校园如何成了既媚权又爱钱名利场?


当前一些校园已经成了既媚权又爱钱的名利场。在经济大潮的席卷之下,一些教育机构也不再坚守传统的教育理念和教育准则,也一样沦落为媚权与爱钱的凡夫俗子。


教育的媚权与爱钱,并非仅仅因为教育精神和教育道德的基石遭遇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缺乏有力的制度来阻击教育精神的颠覆。教育媚权,与权力腐败和权力滥用密不可分,是权力的耀武扬威造就了教育媚权。教育逐利,与教育监管的缺位息息相关,也正是权力的不作为催生了教育敛财的土壤。说到底,只有对权力的监督和有效制约,才是治疗教育媚权和逐利病的良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