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第二十四章 武威军

眼看吴越骑兵越奔越近,冯征在山丘上迅速将令旗斜挥了两下,守在栅栏后的韩猛见状大喊:“放!”弓弩手们纷纷扣动扳机,弩箭密集的射向吴越大军。冲在最前面的吴越骑兵连人带马纷纷摔倒,但是军势不减,士兵们紧拉缰绳,迅速匍匐在马鞍上,背上圆圆的盾牌向上反射着耀眼的阳光,他们一心只想快速冲破栅栏,让自己的战刀痛饮敌人的鲜血。突然,骑兵们脚下的土地瞬间暴裂开来,惊天的爆炸声再次响起,硝烟弥漫,血肉横飞,人的哭喊声与战马的哀鸣声交织在一起,战场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

南唐军引爆了预先埋设的地雷,彻底的葬送了吴越铁骑,宁海军节度使孙得功被气浪抛到半空,又狠狠的摔落下来,紧接着又被一具马尸重重压住,生死不明。吴越本阵的鼓声更急,如同阵阵惊雷滚过地面,所有的军阵都搬开了拒马鹿角,开始向南唐军发动冲锋,杀声震天,旌旗蔽日,刀枪与盔甲组成的铁流如波涛般层层砸向南唐军。

韩猛和樊期指挥着弩箭兵不断的射击,大批的吴越军如同割草般在他们面前栽倒, 但是后续的吴越军又毫不犹豫的猛冲上来,他们薄薄的铁甲和盾牌根本无法抵挡林公弩的穿透力,尸体越积越多,鲜血汇成了溪流,吴越军却始终无法前进一步,这已经从一场战争变成了屠杀,有几个胆小的南唐士兵忍不住扔掉弩箭呕吐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吴越军久攻不下,伤亡惨重,南唐军阵的栅栏前尸体堆积如山,吴越的步军统领个个士气低落,已然方寸大乱,冯征见状,在山丘上用力挥动令旗,直指前方。陈先早就按捺不住,举起钢叉,大呼一声,率领大军,打开栅门,呼啸而出,吴越军早已成强弩之末,见南唐军如猛虎般杀出,再也坚持不住,纷纷溃散,南唐军战鼓齐鸣,全线反击,众将如风卷残云一般,四处砍杀着崩溃的吴越军。到得傍晚,冯征集结部队,打扫战场,共计斩首二万四千人,俘虏二万七千人,俘获战马、兵器、衣甲无算,冯征一面派人回京报捷,一面命大军星夜开拔,直逼杭州。

四月二十九日,南唐大军兵临杭州城下,南唐水军在战棹都虞侯王晖的指挥下在钱塘江口焚毁吴越水军战船近百艘,宋太祖赵匡胤派都监曹彬率军五万来援,被阻于长江以北,无力南渡;吴越国主钱俶见外援无望,于五月初九日开门出降。至此,冯征前后仅用二十二天便一举攻占吴越全境。

消息传到金陵,李煜大喜过望,亲率群臣到太庙焚香望祭,并加封冯征为武威军节度使,东南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节制吴越境内诸军,林仁肇与卢绛也因保荐有功而追加封赏,冯征通过整编,将自己的武威军扩充至八万人,再加上附庸的天德军和镇海军,麾下足有十万之众,这样,南唐境内的军事力量对比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兴的武威军迅速超越江宁军、神卫军和沿江巡检诸军,成为南唐最大的军事集团。

吴越战争的胜利,使得南唐的版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于南唐社会的冲击也是前所未有的,文昌阁出版了冯征所作的《吴越战纪》,书中用优美的文笔记录了吴越战争中南唐将士奋勇作战的情景,表达了忠于国家,建功立业的思想,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士民皆争相收藏,一时为之洛阳纸贵,军人的地位也迅速上升,自寿州等江北之地丧于后周之手后弥漫于全国的郁结之气为之一扫。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著江南岸。”杭州,西湖,一艘画舫划开碧波,轻轻荡漾在歌声与雨雾之中,可是船上除了两名歌女之外,划船操桨的俱是缚甲带刀的军士,而船上则聚集着南唐武威军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他们在冯征的带领下以游玩为名,躲到西湖上秘密召开军事会议。

冯征见船近湖心,笑道:“这些天忙着整顿军马,处理政务,却无暇与诸君畅饮,今日得闲到此,我等定要一醉方休。”众将本以为要商量大事,闻听此言大感放松,又都是豪爽之人,纷纷酒到杯干,不觉气氛十分热烈。酒过三巡,黄敬起身道:“大帅英明神武,一举灭国,功高盖世,我等当共敬大帅一杯!”众将轰然应和,纷纷起身,冯征笑道:“若无众家兄弟浴血疆场,如何能成此大事,我等当共饮此杯!”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