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暗绿丛林斑纹涂装的90式坦克沉重的钢履碾压过娇贵的柏油路面上,发出阵阵的铿锵声,破碎的沥青路表顿时的支离破碎。尾随其后的89步兵战车上25毫米机关炮肆无忌惮的扫射着街道两侧的建筑,碎裂的砖石阵阵滚落而下。三五结队的步兵猫身执枪,成散兵队列在3辆96型轮式战车的掩护下缓缓向前推进而来。

‘轰——’的一声,大团的火焰从临街的窗口喷涌而出,气浪裹携着飞溅的砖石碎片、横飞的玻璃碎渣腾在一阵弥散而开的烟尘中。缓慢前行的90式坦克不时的转动着笨重的电动炮塔,在那门120毫米滑膛炮炮口的阵阵火光中将一枚枚的高爆杀伤弹近距离的砸进一个个临街建筑那狭小的窗户中。

两架‘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从远处的一片废墟的残损建筑后面爬升而起,拍打着旋翼高速的掠过早已经被联军各种各样的支援火力打的支离破碎的街区的上空,两侧短翼下的火箭发射巢一片的火光闪动,一顺溜的‘九头鸟’70毫米火箭弹密集的倾泻而下,将整个城郊的开发新区再次的点燃成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

市区内,几乎每条大街小巷、每一个角落都在发生着战斗,分散防守着城区内的中国部队与搭载着直升机垂直机降而下的联军空降部队大打出手,双方在一个个战场狭小的区域内反复的拼杀着,甚至罕有的发起一次次的白刃战。依托着空中骑兵的优势支援火力和不间断的远程炮兵,甚至是固定翼战斗攻击机的反复狂轰滥炸,占有绝对优势的联军一个接着一个的占领他们原先在作战计划里预定好的目标点,但顽强的中国人很快的在仅有的少的可怜的炮火的支援下,一次次的几乎是端着刺刀将刚刚攻占目标区的联军大兵给赶了回去,60毫米、81毫米迫击炮还有如同冰雹一样的砸落下来的手雷几乎让每一个联军大兵都感到阵阵的心惊胆战,没有人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够活着离开这片从一开始他们就本不应该到来的土地,活着回到自己的家中,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

“告诉所有的基层指战员,增援的兄弟部队已经开始反攻了,我们最后的目标就是死死的钉在这个城市里,牵制住敌人,完成前指的最后的战略目的” 第85机械化步兵师师长贺平大校开战以来第一次的舒展开一直紧锁的眉头。

接到师部下发的最新战报的岳海波在短暂的露出笑颜之后却又更加的感觉到沉重的压力,他的防区在遭受了联军一次接一次的潮水波涛般的进攻后,已经几近于崩溃的边缘。已经有机降的联军伞兵穿插过他的防御区域,直接的对侧庇于开发新区背后的火车编组站发起了攻击,虽然这支进攻的小队联军最后被火车站的守军歼灭殆尽,但显然意识到面前的中国守军防守力量正在逐步消薄的联军更加的加大了进攻的力度。鲜有的高密度炮火一次次的呼啸而下,咯咯的盘旋在头顶的武装直升机群甚至疯狂的穿梭在废墟的楼宇之间,直接准确的用机载火力消耗着部队的有生力量。与世纪大厦互为倚角的集装箱厂被联军给彻底的炸成了一片断壁残垣,守军伤亡殆尽。

“也不知道大柳找没找到那个叫蒋聆的女兵,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在被联军炸弹给夷为平地的集装箱厂内。” 岳海波自言自语的看着原处那一道道升腾起的烟柱。

“连长,鬼子对世纪大厦那片发起了新的进攻了” 背着两瓦电台的密电员捂着耳机对岳海波大声的报告到。

将手头的烟蒂捻灭在地上,岳海波扣起头盔,对连指里最后的勤杂人员说“所有人拿起武器跟我上,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最后到来了,支援世纪大厦的战友们,把鬼子的尾巴给我最后的钉牢在这块拈板上”说着岳海波操起他那支95式自动步枪,‘喀嗒’一声,拉动枪栓,冒着隐蔽体外渐渐猛烈起的炮火,冲向激烈战斗的最前沿。

街尾的一处坍塌了一半的混凝土路障后面,一个中国军队的机枪组正利用着着仅有的隐蔽向联军的进攻队列扫射着,伴随着1500马力的三菱10ZG双冲程柴油机巨大的轰鸣声而来的是90式坦克那全長 9.80m、宽约3.40m、高2.30m[、重达50余吨的巨大的钢铁巨兽般的车体。密集的子弹倾泻到车体前部安装的防护性能优良的复合装甲上只是四溅起一阵跳跃的火花,纷纷的嘣射出去。反倒是90式坦克炮塔上的那挺12.7mm重机枪和74式车载7.62mm机枪喷吐出的火蛇压制起了中国士兵。

两枚40火箭弹从街角的转口处呼啸而出,先后的击中了这辆90式坦克,虽然只是让车体外的设备敲落几个,并没有击穿装甲,但连续的两阵猛烈的爆炸还是让整台战车发出阵阵的震颤、沉默半晌。由不得这辆90式坦克的车组成员从被击中的恐惧中反应过来,很快又有一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呼啸而来,破甲战斗部战斗部直接的洞穿了整台坦克的炮塔防护装甲。刹那间,如同时间的瞬间凝固,这台被洞穿了的90式坦克顿时瘫在那里动弹不得,只是发出阵阵的筛抖。随即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自动装弹机上的备弹彻底的引发了整个战车炮塔内部的殉爆,红黑色的火焰从坦克的所有的缝隙里喷射出来,整个炮塔被巨大的气浪卷飞出去,轰然的砸摔在一边。几个借助着这辆90式坦克巨大的身躯协同掩护的日本自卫队员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下横飞而出,气浪里夹杂的肆虐的火焰点燃了他们的身体,浑身是火的在地上嘶嚎翻滚着。

“让装甲部队做好准备,该是我们出牌的时候到了” 贺平大校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地图上那标有海港位置的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