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3/


常城不想给兄弟们浇冷水,但他必须为兄弟们的生命负责。他冷静的对兄弟们说:“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咱们必须马上撤退。这么轻松就让小鬼子们哭爹喊娘,这些狗日的能让咱们舒坦么?”他抬头看了看表,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决定生死的四个小时,常城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常城带领着兄弟们钻进了丛林。阴森森的夜晚,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有的只是各种各样希奇古怪的声音,林鸟的凄鸣声,不知名动物的咆哮声,爬行动物的吼叫声和吸血蚊子无休止的嗡嗡声。夜晚的丛林是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休息了一白天的动物们都苏醒了、出动了。夜晚的丛林喧闹却中透着自然的宁静。

突然,几声狗吠声传到了大家的耳中。常城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看来愤怒的鬼子追踪的速度很快。可令他迷惑不解的是在漆黑的丛林里鬼子是如何如此迅速的发现大家的行踪的?难道自己的人里出了内奸,不这不可能。他立刻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自己的兄弟里绝对不可能出现叛徒。

张刚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几秒钟,然后对常城说:“班长,鬼子手里有当地特产的猎狗,以前我曾经用子弹和缅甸的猎人交换过这种猎狗,它的鼻子特别灵敏,连最老练的野猪也逃不过它的追踪,更何况咱们身上的臭味几十米外都闻的到。得想点办法弄死这该死的东西,要不咱们根本摆脱不了鬼子的追踪。”

常城略微沉思了一下马上命令陈兴华去布设反步兵地雷。陈兴华立刻在大家砍出来的林中小路上布设了两颗反步兵地雷,他将两颗地雷布设的相当近,正好可以完全封锁小路有能保证有足够的杀伤力一击必杀死。

陈兴华很快就追上了队伍,大家已经在丛林里连续作战接近三整天里,体力下降的很快,速度也慢了下来。而追踪的鬼子不用开路,在加上愤怒的力量,他们越来越接近侦察班的战士们了。

声后传来了两声低沉的爆炸声,反步兵地雷巨大的杀生力再加上双雷的重复杀伤足以将领路的猎狗炸死,失去了猎狗的鬼子就很难继续追踪兄弟们了,常城心里想。但他还是不放心,他心里老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他命令陈兴华每隔五十米就在路上布设一颗反步兵地雷,以迟滞鬼子可能的追踪。

剩下的八枚反步兵地雷被一颗颗布设在路上,然后又一颗颗被引爆了,爆炸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接近。常城知道小鬼子已经越来越接近兄弟们了,他们在不计伤亡的疯狂追踪,而且他们中有丛林追踪的老手,他们想洗刷侦察班加在他们身上的耻辱!

可侦察班的战士们已经没有地雷了,没有地雷就没有办法迟滞鬼子的行动,以侦察班的实力有不能和鬼子硬拼,常城突然觉得脑袋里空空的,冷汗开始往外冒。

卫强往地上一坐说:“班长,咱们也别夹着尾巴跑了,还是和小鬼子拼了吧,说不定还能捎带上几个垫背的。要不等咱们跑不动了再和小鬼动手可就赔大了。反正咱们来缅甸这几天也弄死了不少小鬼子,兄弟们都够本了。到了阎王爷那咱也有脸见死去的兄弟们,有脸列祖列宗了。”

“是啊,班长,下命令吧,咱们和这些小鬼子拼了吧……”大家都纷纷激动的请战。

常城一下子动心了,反正横竖都跑不了,那就拉几个垫背的吧。他正准备下命令,张刚突然高兴的说:“嘿嘿,咱们死不了,老天爷再帮咱们呢!大家看到树上的那几个马蜂窝了吧”。

大家顺着张刚的目光往上一看,果然看到树上有三个巨大的马蜂窝。张刚接着说:“我们猎人称这种马蜂为食肉蜂,它们专吃腐烂的尸体,白天很少活动。这种马蜂一般不主动攻击活的东西,但要是有谁敢招惹它们,它们那剧毒无比的毒刺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一头牛给蛰死。咱们就用这些东西来招呼小鬼子吧。”

说完,张刚把大家手里的雨布都手机起来然后就爬上了一棵悬挂着马蜂窝的大树。他轻轻的用雨布把马蜂窝抱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把马蜂窝摘下来栓在绳子上慢慢的掉到了树下。其他兄弟们也效仿张刚把剩下的两个马蜂窝给弄到了地上。

然后大家把三个马蜂窝每隔20米放在了路边的灌木上,用绳子的一头系在雨布上,然后大家都爬到了路两边的大树。他们沿着刚砍出来的小径给鬼子布了个窄窄的口袋,只要鬼子敢进来,兄弟们就憋死这些东洋杂种。

大家先把省上带的手榴弹绑成四个一组的集束手榴弹,然后一遍遍的检查着弹夹,生怕出什么差错。常城估摸了一下,如果马蜂的攻击正能打乱敌人的队形,那么近距离上自己密集的火力还真说不准能把更来的小鬼子给灭了。他一下来了精神,低声对四周的兄弟们说:“呆会都给我机灵点,咱们还没到送死的时候。别心疼子弹,冲锋枪和机枪给我忘死里打,手榴弹都给我扔准点……”他一遍遍的嘱咐着,生怕出什么差错。

鬼子很快出现了,没有尖兵没有松散的散兵队形,他们端着“三八大盖”穿着白衬衣出现了,他们追红眼了。跟在鬼子后面的还有几十个缅甸伪军,怪不得他们能在夜里追踪侦察班的战士们,原来他们有土生土长的追踪高手。张刚和几个拉绳子的兄弟们紧张的注视着鬼子的队形,他们都明白这几根绳子对兄弟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看到鬼子的队形已经完全进入大家的伏击圈了,张刚和身边的兄弟们用力把绳子一拉,愤怒的马蜂们瞬间倾巢而出,疯狂地向鬼子们扑了过去。

只见成千上万马蜂编制成巨大的战争,仿佛一支善战的“兵团”,遮天蔽日,发出嗡嗡的令人恐怖的声音,在寂静的山间密林里,引起阵阵回响。这些日本鬼子哪见过这阵势,就连那些土生土长的伪军士兵也没见过这么庞大的蜂群,更何况是发怒的食肉蜂。他们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武器,用力拍打和驱赶身边的马蜂。谁知,越是驱赶这些硕大的毒蜂,越是激怒了它们,马蜂们发怒地伸长恶劣带有毒液的长刺,一挨上有汗味的皮肤就是一阵猛蛰。

常城看差不多了,从嗓子里吼出一声冷冷的“杀”就宣布了这些鬼子和伪军的命运。先是密集的集束手榴弹,然后就是“捷克”式和“汤姆逊”愤怒的弹雨,剩下的兄弟们则用“伽兰德”步枪精准的点射对付那些拿起武器准备反抗的鬼子。大家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手里的自动武器在丛林里面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威力,这里需要的不是远距离精确射击,这里需要的是近距离上的炽热火力。一场以弱击强准备送死的战斗变成了一场对敌人的屠杀,这就是丛林的魅力!

还活着的鬼子扔掉包括枪支在内的所有装备,扔掉自己的战友,拼命的往回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自己的兄弟们就死的死伤的伤,他们的心理已经完全崩溃了,就连他们无所不能的天皇陛下此刻也无能为力了。他们此刻心里只有一种念头,那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躲开来自魔鬼的攻击。他们确实遇到了魔鬼,来自中国的复仇的魔鬼。

看剩下的鬼子们都逃了,常城带着兄弟们从树上滑下来清扫战场。由于不能携带俘虏,所有的尸体上都补上了几刺刀,大家可不想因为几个伤兵就暴露了自己的实力。看到被鬼子们那一张张被马蜂蛰的不成人形的脸,兄弟们此刻真正明白了丛林的力量。

收拾完伤兵,侦察班的兄弟们立刻又钻进了丛林,大家心里到惦记着守城的兄弟们。快要天亮的时候,一场大雨倾盆而下,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地面的树叶全漂浮了起来,常城和兄弟们浑身都湿透了,就像出了水的鸭子一样冻得不停的发抖。

很快天就亮了,雨也停了。太阳很快就红了起来,丛林里的温度很快就上升了起来,丛林的脸啊,比孩子的脸还善变啊!路依旧很难走,森林里全是没足的手,水面是上漂浮着树叶。浸过水的背包沉甸甸的。丛林很快变成了蒸笼,兄弟们个个大汗淋漓,休息的时候也只能靠在树干上稍微休息一下。

正在前面开路的耿印突然“扑腾”一声载到了地上,兄弟们立刻围了上去。常城抱住耿印,一摸他的额头,烫的要命。他立刻把部队下发的几颗感冒药片塞到了耿印手里,然后 又往他嘴里灌了几口水,然后把他背起来继续前进。

走了一会儿,耿印的头依然烫的要命。“必须把温度给降下来,要不然一会就得烧傻了”常城对兄弟们说。可现在的丛林里热的跟蒸笼一样,到哪去找降温的东西啊?这时候卫强突然说:“我说个办法,大家看看行不?咱们在同古打伏击的时候曾经有条蛇从我脖子上爬过去,我当时感觉凉嗖嗖的。要不咱也弄条蛇试试?”

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立刻分头去灌木丛里找蛇。丛林了各种各样的蛇都有,卿正很快就提着一条一米多长的花蛇跑了回来。张刚看了一眼说:“咱们运气还真好,这是条普通的花蛇,没毒性,放哪都没危险。”常城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他掏出急救包里的针线把花蛇的嘴巴给缝了个结实,然后把花蛇缠在耿印的头上,用绷带把它给固定好。

收拾完以后,卫强背上耿印继续前进。走出了几里地,大家停下来休息,卫强一摸耿印的脸,烧竟然完全褪了下去。他高兴的对大家说:“嘿嘿,看来我的办法还真有用啊,你们看这家伙竟然就一点儿也不烧了,就是还不醒过来。背着他赶路可真累,死沉死沉的。”大家都高兴的跑过来逗弄那条花蛇,来感谢它帮忙救自己的兄弟。卫强伸手准备把花蛇给解下来,常城立刻制止他说:“先别急,等回去再说吧,反正带着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说完常城看了看地图说:“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儿,再走七八里地就是咱们的底盘了,回去我请大家喝个痛快!”兄弟们都冲他笑了笑,却没有欢呼,大家实在太累了,他们在抓紧每一丝时间来恢复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