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五章

一木人 收藏 4 324
导读: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天还真热了,李岩脱去外衣,招了辆出租车往家跟前的购呀购超市驶去。李岩现在钱包有至少五千块钱,当然这里边包括魏总给的那一千,剩下的都是石头留下的。

在购呀购李岩买了有近二百块钱的东西,又给女儿买了不少小食品,当他刚一上楼就听见了李淑芬的嗓门声。

“这个千刀杀的,出去十了天,大过节的连个信也没有。说不定陪那个娘们呢,什么战友能呆这么长时间呀,”李淑芬磨叨道。

“芊芊开门,爸爸回来了,”李岩在门外叫道他两手都是手拎袋没法拿钥匙。

“爸爸回来了”“李岩的女儿李芊芊高兴地叫着过来开门,李淑芬刚要说话一看李岩拿回这么多东西,就只顾忙着看东西了。

“芊芊看爸爸给你买什么好吃的了,爸妈这是给您二老买的核头仁常吃健脑。”李岩说着把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分了一下,然后把准备作的拿到厨房,他妻子李淑芬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李岩。

“哎,我说你那来的钱呀?”李淑芬问道。

“过节促销提成钱,”李岩不愿跟这样的人磨叽,“对了,一会儿淑贤、淑晶还有小弟来不来?”

“我们已经来了,大姐夫。”从另外几个屋里出来几个人说道,李岩家是过去老三室,没有厅,李岩刚才进屋也没挨屋走,所以没看见。

“大伙都来了,芊芊把小食品拿出来给大伙吃,”李岩不是那种抠门人。

“呀,几天没见姐夫,瘦了,”小姨子李淑晶说道。

“瘦了吗?我怎么没感觉呀,”李岩自己可没什么感觉,难道真熬夜熬的。

“爸,我看看,嗯,是瘦了。爸,今后别那么辛苦了,等我考上大学,上了班,我养活你们,来吃块牛肉干,,补一补”女儿芊芊的话差点没让李岩掉下眼泪,这更坚定了他要去冒险的决心。

“姐夫你进屋歇着吧,这厨房活由我和我姐呢。她是食堂的,她不整谁整。”李淑晶往外推李岩。

“淑晶,你也不是不知道,打她管了食堂后,做菜那个咸呀,老拿家当食堂,”李岩向李淑晶讲着李淑芬。

“嫌我做的不好吃,你来做。正好我还不愿意做呢,我去打麻将去,”李淑芬干瘪猴瘦的身子扭达扭达进屋了。

“淑晶,你们单位现在怎么样?”李岩问道,他这个小姨子小李淑芬九岁,今年三十在开发区一家制药厂当会计师,原来体形也她姐一样,结婚生完孩子倒丰满好看起来了,白里透红的。

“能咋样,国家规定制药厂必须经过GMP认证,我们厂都报批好几次了,钱也花了七八十万,可卫生厅就说不合格。老板急坏了,中小企业局的贷款又没下来,说是七一前就不批了,没有手续的企业都得停产,那样我也就下岗了,”李淑晶道出了她们企业的难处。

“怎么中小企业局还负责贷款呢?”李岩知道他将来的活里有中小企业局的事。

“姐夫你不知道,现在不光银行放贷,政府也有不少,而且还是白给的呢。象体改委、中小企业局,多种经营等部门都有钱,现在有些人弄个假企业专门套这些钱,”淑晶向她姐夫详细地解释道。

“哟,姐夫啥时候关心起贷款了,要做买卖可得带我呀,”二小姨子进厨房接话道。

“淑贤你们单位怎么样?”二小姨子今年三十六,单位是一个小型超市联和体,原来就是粮管所,然后把下面粮店都改成小型超市,她当核算员。

“不死不活,就跟食杂店一样,挣不着大钱,”李淑贤也讲了她们企业的难处。

原来李岩曾建议李淑贤她们单位不搞超市,利用粮源搞食品深加工,可人家领导不采纳,以至于把企业搞得不死不活。

晚饭一大一小摆了两桌,孩子们一桌,大人们一桌饭。间李岩就把从石头那里听来的趣闻讲给大伙,听弄的大伙都特羡慕他,但李岩的岳父母知道李岩这段时间肯定是经过高人指点了,从他的举止言谈、待人接物上看,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那和小姨子的谈笑风生,与对媳妇的不卑不亢,分明就象在谈判桌上一样。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李岩被两个小姨子用爰慕的眼光灌了好几杯,再加上连襟和小舅子灌及这两天没休息好,最后终于不胜酒力回到屋里睡觉去了,剩下的人组成两桌麻将,开始了家庭麻将大赛。

睡到半夜李岩觉得口渴,爬起来找水喝,一看麻将赛玩的正酣,喝了口水回到屋里脱光了就又睡下了,裸睡这是北方人的习惯,因为没有束缚睡着舒服。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上了床,躺了一会然后又钻进了被窝。

来的人是李淑晶,打麻将打因了,就让她老公替她打。孩子们一屋都挤在芊芊的床上睡着了,打麻将那屋又吵又闹的,她只好到她姐这屋。刚躺下不一会儿觉得冷,因为北方五一的时候屋里己经没有暖气了,有些阴冷。所以她只好脱了外衣躺进被窝里来了。北方人喜欢盖一床大被,李淑晶钻进被窝时就觉那边挺热这边冰凉,于是就往里边靠了靠。

李岩迷糊地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以为是他媳妇就侧过身来将手搭在来人的腰上。这可把李淑晶吓坏了,赶忙拿起李岩的胳膊往回送,没想到碰上个硬硬的东西。冰凉的手摸李岩使他一激凌,他以为媳妇要呢。一把扯下线裤,侧着身就一通狂轰乱炸。

李岩一连串的动作,吓得李淑晶连声都没敢吭。她也不知道李岩醒没醒,是不是故意的。李淑晶由开始的紧张害怕,到产生激情,到后来放纵,虽然泄了两回身,但仍紧咬住被袱享受着阵阵快感,忍受着次次撞击,身子紧紧地靠住李岩不愿分开。这才叫夫妻性生活呀,这才叫强呀,比她当老师的爰人强百套。

难怪有些强奸犯说:开始她不让干,后来她不让停。

李岩把这些天的怨气愤恨发泄完了后,朦胧中听见有人在轻轻抽泣,睁眼伸手一摸紧贴着自己的人:“淑芬咋的啦?”不对呀,李岩傻了,自己搂着的这个人比媳妇胖,奶子也比媳妇大,李岩脑子“嗡”的一下,心当时就凉了。一看惹祸了,刚才把小姨子给上了。起紧赔礼道歉,再三解释,可这事儿只能是越描越黑。

后来李岩干脆发誓:“淑晶,啥也别说了,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会用命来、、、、、、”李岩的话没说完就被李淑晶用手把嘴给堵住了,“别说了,姐夫谁也不怪,这都是命呀,”俩人至此再也没吱声,一动没动地躺在床上,听着那间屋的麻将牌哗哗的声音,各自想着心事。

李岩真是一个不会和女同志说话的人。要说他性格既不内向也不木讷,可能就是缺乏锻炼。因为他的工作是同憨厚的农民打交道,这半生除同家里那个刁蛮的女人外,基本上没和任何异性有过一点点工作之外的交往,亲戚除外。他不善言词这一点,李淑芬也很不满意。有时李淑芬在家里喋喋不休说半天,他却一句话也不说

当窗边刚刚透进一缕曙光时,李岩想要轻轻抽回手臂,却被李淑晶给按在胸上,李岩没敢吱声,他不知道李淑晶要干吗。“谢谢你姐夫,让我真正做了回女人,难怪大姐把你管的那么严呢。”“管我,管我干吗?我没干什么呀?”李岩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我姐以前跟我和二姐说你那玩意儿象驴的一样,不愿意和你干这事,我和二姐都不信,现在我信了。但是姐夫下把你跟我姐办事最好先搞点预先动作,要不然会弄得人家很疼很难受的。”接李淑晶开始给李岩上着生理卫生课,讲授了一些男女之间性生活方面的技巧知识。

李岩过去常为自己的这个东西深感自卑。去公共浴池洗澡时他一脱下裤子,就有人往他那儿瞧。即使进浴池前被冷气一逼,软乎乎的时候也比一根香肠长。而其他男人被冷气一逼,就像庄稼遭霜打了一般,缩在那里有时看都看不见。

李岩从看没有考虑过夫妻过性生活还得搞这些,难怪李岩一想要,李淑芬总找借口不是不赶趟了,就是难受。但他没有知声,而是静静地听李淑晶给他讲这些知识。

“呀,姐夫,我今天好象不是安全期,要是怀孕了怎么办?”李淑晶末了的这句话使李岩头皮都怵了。

“放心吧,不用你负责,瞧把你吓的。”听了李淑晶的话李岩猛地一个念头闪过,“淑晶,帮我生个儿子,行不?”“美的你,不过你得拿钱养,三十万不多吧?”李淑晶逗李岩。

“一言为定,”李岩使劲捏了几下李淑晶的奶子,然后又在上面亲吮了几口,就转身穿衣起床上卫生间了。床上只留下了还在发愣的李淑晶,但她心里却在想,古书上说:“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一个男人,既不宽裕温柔,又少发强刚毅,更无齐庄中正,那这个男人就只是一个须眉浊物。不“有容”,不“有执”,不“有敬”他还是男人吗?但李岩既是又不是,所以她搞不清这是福,还是祸是孽,还是什么、、、、、、

从卫生间出来李岩,开始洗漱。他觉得今天身体状态特别好好,象浑身都是力量,抓过上衣冲屋里说了声,“我去买早点了”,就飞快地向楼下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