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三十一章 回家(七)

天际无痕 收藏 7 10
导读: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三十一章 回家(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王聪儿没有去别处,而是找到了朱涛,这正和朱涛之本意。按照历史记载,三天以后,起义军在湖北郧西被清军包围,首领王聪儿、姚之富跳崖牺牲。经过十多天的相处,朱涛是很不希望看见这种结果的,况且现在自己也在起义军的部队里,朱涛就更要改变历史了。

“王教师不必过于悲伤,人各有志,不必强求。一家人尚且如此,何必你们呢。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突围”?看见泪水不断从王聪儿的玉面上滚落下来,朱涛忍不住安慰了几句。


“恩,姚之富说明天晚上向西突围出去”,王聪儿带着哭腔回答。


“那总教师和刘先锋的意见呢,也是跟随元帅一起突围”?朱涛故意问。


“哎,天要灭我,有什么办法,虽然我和刘先锋都反对向西突围,但姚之富却坚持向西,你也知道的,在我们这里,他说了算,即使是死路一条,我们也得跟上”,王聪儿无奈的回答。


“此言差已,总教师不能这么想。白莲教这里的一万多教众,可不是姚之富一个人的私人财产,总教师有责任拯救他们的生命,你也知道,西去只有死路一条,为何总教师还要苦苦跟随”,朱涛说到这里见王聪儿正要反驳摆摆手继续往下说:“根据我对贵教的了解,你们起义军由很多部分组成的,每个部分都有自己的掌柜,我想总教师和刘先锋应该在义军里面有忠实于自己的部下吧”,王聪儿虽然不擅长于打战,但对于朱涛说这句话的目的还是能够理解的。


“公子的意思是叫我和姚之富分道扬镳”?王聪儿睁大眼睛问。


“呵呵,我只是随便说说,怎么做那是总教师的事情,当然,我会一直跟随总教师,不管教师走到那里,还有,刘先锋似乎也不怎么愿意向西去”,对于女人,朱涛相信自己还是很了解的,他们都有个通病,就是感性,而你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感动。


朱涛的一番话深深刺激了王聪儿的内心,于是马上找到刘之协,一向就对姚之富有意见的刘之协求之不得,两人稍微商量后决定趁姚之富向西突围之机,带领自己的人向东突围,白莲教的分裂已经在所难免,但这总比全体灭亡的好。


1798年3月30日夜,夜色犹如魔鬼一样把郧西这个小城包裹得严严实实。忽然郧西的西门被悄悄打开,上万起义军在姚之富的带领下趁着黑夜的掩护,快速向清兵防线冲去。为防止起义军有可能的突围,清兵每天晚上都用上千个火堆把整个郧西城照得通亮,所以,姚之富的这次突围行动刚刚走出城门就被发现。一下子喊杀声顿起,看见起义军的突围方向果然选择在了西方,负责东、南、北三个方向的清兵也蜂拥着赶来阻击起义军的突围。


按照姚之富的安排,王聪儿和刘之协带领自己的五千义军负责向北突围,在突围出去后再汇合。对于这样的命令,王聪儿和刘之协没有任何惊讶,自从前几天几人为突围方向争论以后,大家已经觉得不在是一条船上的人,姚之富要自己带兵向北突围牵制清兵,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对于姚之富的命令,王、刘二人还是要按命令行动的,至于怎么行动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起初也一样,王、刘二人命令士兵把门打开,带领部下喊杀着往清兵的防线上冲,被清兵发现以后,就赶忙退回城内,在留下两百人负责北门的防卫外,两人带领剩下的人赶到朱涛所在的东门,此时朱涛正在东门上观看清兵的动向。


“怎么样?朱公子,这里的情况如何”?人没到,刘之协的声音就到了。


“根据白天的情报,负责东门周围的清兵有5000左右,刚才有一部分去了西面,根据火把判断,敌人还留下了三千之众,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朱涛头也不回的问。


“就五千多点,要突围出去还是有把握的”,刘之协和王聪儿这时已经赶到朱涛的身边。


“好,王教师带领三千人马做前锋,我和刘先锋带领剩下的人断后,行动要快,不要和清兵纠缠,等他们的援兵一到,我们就很难突围出去了。突围出去后,我们在汉水边汇合”,朱涛转过身认真的‘建议’。


“我们听公子的,兄弟们跟我来”!王聪儿露出女人少有的男儿本色,手一扬带领三千义军向城门跑去。


由于大部分的清兵都被吸引到姚之富突围的西门(本来三人准备选择南门作为突围方向的,考虑到南门离西门太近,放弃南门,选择东门),负责东门防卫的清兵做梦都没有想到起义军会选择东门突围,虽然发现得也不晚,但清兵的兵力实在少了点,况且到处都是震天的喊杀声,一时间,清兵防线乱成一团。士兵找不到将军,将军找不到士兵。这样的情况,朱涛看在眼力,不由得大叫起来:“天不灭我啊”!


突围是成功的,无奈起义军的装备和人员素质都远远不如清兵,突围出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两天没吃东西了。等到突出清兵的防线,赶到汉水边集合的时候,只剩下两千衣裳破烂士气低落的‘叫花子’。


“公子,现在就渡河吗”?看见如此情景,一向大大咧咧的刘之协也很失望。


“是的,先渡河了再说,只有渡过去了,才能暂时摆脱清兵的追击,找到了多少条船”?朱涛看着前面宽度超过500米的汉水说。


“就十艘船,还是从下游搞到的,每船一次能渡30个人,一个来回要半个时辰,按照这么算,把全部的人渡过去,至少要三个时辰,太慢了,我估计一个时辰后,清妖就会赶来”,刘之协无不气馁的说。


“我叫你们拿的那些行军锅呢”?


“都带来了,总共有105个,除了这些锅子,我们什么都没有带了”,对于朱涛只要锅子不要家当的这个建议,刘之协虽然执行了,但心理还是很不愿意的。


“恩,别在意那些家当了,以后都会有的,我保证。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那些锅子找些木头和绳子绑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患难见真情,为了逃命,所有的人都抓住这一丝希望忙碌起来,就是朱涛也没有闲着。木头不够,就近砍些树,绳子不够,弄些竹子来,找几个篾匠出生的士兵,将就着把四个大锅一起绑在木头上。在死亡面前,人往往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潜能。没半个小时,26条锅船就开始来往运送士兵。同时也暴露出质量问题,有两艘锅船刚走了一半,就在途中解体。


等清兵赶到,绝大多数人都渡过了汉水,王聪儿再次清点人数,只剩下1916人。


“王教师,刘先锋,我看有很多人开始生出离意,我们是不是发些银子让他们走了算了”,朱涛找到正在忙碌的王聪儿和刘之协建议。


“什么!他们敢!看老子不去宰了他们”!刘之协一听要人要逃跑,马上要提着刀去处理。


“刘兄”!看见刘之协要去杀人,王聪儿赶忙劝住。“现在军心不稳,如果有人真的要走,我们还是发给他们路费的好,不然在部队里生出乱来,就不好控制了,朱公子,你说呢”?听见王聪儿这样说,朱涛不由得佩服,看来王聪儿在义军中的威望还是有来历的。


既然王聪儿没有什么意见,在朱涛捐献了自己所有的银子后(朱涛捐给起义军的一万两银票已经被姚之富卷走),对于要离去的士兵,每人都分到了二两银子作为路费,剩下的人则每人分发一两银子。等王聪儿再次清点人数,起义军只剩下1500余人。


“总教师,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是尽快去竹山吧,兄弟们也饿坏了,一路上有吃的也好买点吃”,一向没有受过饥饿的朱涛,这次也饿了整整一天。


“恩,现在该走的都走了,留下的都是我们的好兄弟,公子说得不错,我们去竹山,刘先锋,你快去准备吧”,王聪儿从地上站起来,提提自己手中的刀坚定的说。


1500余名残军,拖着沉重的步伐开始向竹山开进,这个时候的竹山还被白莲教控制着,只是王聪儿和刘之协对那里的白莲教教徒都没有任何约束的权利,只不过师出同门罢了。一路上,由于清政府事情坚壁清野政策,路上很少能够弄到粮食,许多人相继死去。


“总教师,前面发现一座寨子,我们去那里买粮食的兄弟,都被打了回来,他们还威胁说要把我们当成白莲教捉去交给官府,呵呵,我们本来就是吗”,就在王聪儿无比绝望的时候,敌情又生。


“我们离竹山还有多远”?朱涛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来汇报情况的士兵。


“还有二天的路程,这里的山太多太大,路太难走了。根据寨子大门上的寨名,这个寨子是陈家寨,寨子规模相当大,而且依山而建,易守难攻”。


“陈家寨?他娘的,一定是哪个在十堰和我交过手的陈为官的寨子,我早就听说他的寨子就在这一带,这次肯定是碰上了,他娘的,他竟然敢帮助清妖攻打我们,真是不想活了!传我的命令,把这个寨子给老子攻下来”,一想到陈为官在这里有寨子,一向在王聪儿面前不说什么脏话的刘之协也不顾及这么多了。


“刘兄先别激动,我们商量着办”?朱涛忙劝说。


“商量个屁!打下来再说”!


“刘兄,你先听公子把话说完”,对于朱涛这个人,王聪儿由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已经非常佩服了,为此,她想听听朱涛到底有什么高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