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70年代的人,或许是种悲哀。因为这一代人命中注定将是可怕的一代。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的信仰就像是一个三明治,中间是热的,两面是冷的。少年时代所建立的信仰,在成年之后却不得不自己将其一点点的磨灭,直到崩溃。而自己的热血也在不经意之间就让时代的车轮所扭曲,再深深地刺入历史的小腹中。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这是因为60年代的人一出生便在一个动荡的岁月,在成长的少年时代,他们首先学会的是自我保护,青年时期才开始正规系统地学习知识,成年之后刚好遇上经济的大潮。信仰对他们来说就是保护自已,从少年直到成年。80年出生的人,已处在经济的浪潮中,从一出生经济优势便是他们接受的信仰,以经济决定一切对他们讲是当然的,金钱就是他们的信仰。

而70年出生的人,就悲惨了。少年时正在拨乱反正,一切教育都是正统的。没有个性化的思维,没有资本主义的毒害。进入青年刚想吸取点新东西,北京的风暴带来教育界全面的整治,一切以正统为标准。生于70年代的人没有人不会不对当时天天讲,时时说的政治教育忘怀吧。成年了,进入了社会,70年代的人才猛然发现,社会现实和老师讲的不一样,根本就差的离谱。在社会不断的挫折中,70年代的信仰终于被瓦解崩溃了。

信仰是一个人曾经决定为之奋斗的目标,没有信仰的人是可悲的,但信仰的崩溃则是可怕的。70年代的开始了茫然,自己的信仰在哪里?自己究竟为什么而奋斗?没有答案,只有自己去找。所以现在70年代的人最为多重性格,这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信仰的崩溃和各种信仰不断的叠加而造成的。不知大家发现没有,现在不少变态犯罪,70年代的人占有很大比例。

其实这些还不可怕,当我们国家的70年代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时(不远了,还有十年),我们的共和国将会怎样?可怕的一代必将带来可怕的世代,世界必将为之而颤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