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搜索侦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在八十年代的我军,还没有把特种部队作为一支独立的,特殊的作战力量,各个部队的侦察大队,实际上就是我军特种兵的雏形。在572名军官中,有300余人属于侦查大队,这300余人个个身怀绝技,大多都有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经历,少数参加过中苏边界冲突作战,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他们不仅仅在军事技能上出类拔萃,而且清一色都是军事院校毕业,具有大专以上的学历,其中很稀罕的硕士学历有十余人。大约有三分之一是高级指挥院校毕业,在原部队都是顶尖的人才,政治素质堪称一流,军事素质堪称一流,文化素质堪称一流,装备堪称一流,实战经验堪称一流,说他们能以一当百毫不过分,每个成员都是未来的团长、师长的料子。

其余的都是诸如航空、航海、导弹、军工、计算机、医疗、档案、电子、机械、文秘、工程、铁道等等诸多方面的人才。这么说吧,我军所有的技术性行业的人才在这里都涵盖了,可见党中央,中央军委对这次行动的重视程度,真是花了血本的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战邪司令员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派出侦察部队,向东搜索侦查的是2中队,相当于一个连的编制,共有112人,下设三个排,排下面是班,特别之处是有一个班是专门的狙击班,配备特制的带有激光望远瞄准装置的狙击步枪。全体干部和战士从头到脚,都是八十年代初我军刚刚研制出的,尚未装备部队的最新式的单兵装备。

头盔是钛合金钢材质,外涂防反光材料,能承受穿透力较强的日式三八步枪50米距离的射击,还外挂一个急救包;

微型耳内单兵通讯器,这在当时是世界先进水平;

国产轻型避弹衣,防弹防刺功能良好;

迷彩防水作战服,只有部分野战军侦察部队装备;

防刺防水保暖新型作战靴,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以后,在防刺鞋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良。

常规配备的单兵武器是清一色的一长一短,即微型冲锋枪和五四式无声手枪,夜视镜(外形和风镜差不多),指北针,陆战匕首,高爆手榴弹。

背囊内是15天量的压缩干粮,味道算不上可口,但是能够提供足够的热量、蛋白质和维生素;

便携式水过滤器;

净水药片;

10袋真空软包装的荤素咸菜;

仅重200克的保暖睡袋,其他都是个人物品,如香烟、口香糖、巧克力之类的。由于轻装为主,所以重武器只是6具40火箭筒,枪榴弹若干。

中队长钟国兴,年仅27岁,在另一个时空中,是沈阳军区某集团军侦查大队中队长,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多次出色地完成潜入侦查任务,曾经亲自手刃了15名越军特工队,其中3名是谁也下不了手的漂亮迷人的女特工。本来钟国兴同大多数的中国男人一样,在意识中存在着女人是弱者,好男不同女斗的传统观念,处处不忘保护妇女和儿童。

1979年的某日在高平附近,钟国兴已经是侦察大队某班班长,率领全班提前潜入越军后方侦察,并且出其不意地占领了我军必经之路上的班公桥,将准备炸桥的一个越军工兵排歼灭。几个小时后,我军的大队步兵和坦克部队开了过来,钟国兴带领全班完成了任务,在距公路不远的树林中休息,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大部队开进的壮观场面。

这时,不知从哪里钻出了母女俩,母亲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女儿也就十七八岁,穿着越南特有的黑色纱衣纱裤,带着尖顶的遮阳斗笠,脖子上还系着花围巾,两人的线条优美长得也很美丽。女儿挎着一只篮子,扶着母亲在公路边上慢慢地走着,身边就是中国士兵急急开进的队伍,除了偶尔有几个士兵回头瞥一眼外,没有人去注意路边的越南百姓。

钟国兴身边的战士,也兴致勃勃地议论着漂亮的母女俩,就是美国还是法国混血的问题相互间打着赌,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中国军队在行军中有个习惯,连长、副连长、指导员、副指导员几个连首长,总是走在行军队列的前面。此时,我军的行军队列出现了空档,前面的已经走远,后面的还没上来,只有一个连队走了过来。只见母女俩揭开篮子上的覆盖物,从里面拽出两把手枪,向走在队伍前面的连头们开了火,瞬间四个连头和几个前排的士兵被打倒在地,原来这是两名化妆成母女的越军特工队。全连的士兵被突然意想不到的袭击惊呆了,短时间内竟没有反应过来,母女俩敏捷地朝钟国兴他们隐蔽的树林窜来。

侦察兵就是侦察兵,全班迅速地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树林,迎头扑向了两个女特工。钟国兴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到年龄较大的女人面前,迎头就是一记直拳砸在女人的颧骨上,打得那个越南女人在地上来了个后滚翻。钟国兴扑过去就想擒拿,没想到那个女人真禁打,扬起带血的脸怒视着钟国兴,居然从腰里掏出一枚手榴弹。说时迟那时快,钟国兴一个箭步冲上前,用力拧住那个女特工的手腕,没来得及拉线的手榴弹掉在了地上。不甘心束手就擒的女特工,一口咬住了钟国兴的手背,钟国兴忍住剧痛朝她的脖子狠砍一掌,颈椎断裂的女特工瘫软地倒在地上。

那个年轻的女人已被制服,同年长的女特工不一样,她一声不响也不反抗,蹬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像雨打的梨花令人怜爱,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得难以置信她会是一名杀手。

这时,那个连的步兵赶了过来,围在两名女特工的四周,本来想把袭击者碎尸万段,却是年轻美貌的青年妇女,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钟国兴慢慢走到女特工跟前,对着步兵连的战士们说道:“就是她杀害了你们的连首长!杀了她!”

士兵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杀一个女人的勇气。

钟国兴笑了笑抽出匕首说道:“弟兄们,几分钟前我同你们一样,从没有把妇女儿童当作敌人!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战场上只有敌我之分,没有性别之分,没有年龄之分,如果你们还没有适应,以后还会吃大亏的!”

说完一转身,将匕首插入了女特工的左胸,面无表情地看着年轻美丽的女特工渐渐失神的眼睛。

步兵连战士们的男人血性被钟国兴的言行唤醒,发出瘆人的吼叫扑上来,用刺刀在两具女特工的尸体上泄愤,转眼间两具尸体变成了蜂窝。

而钟国兴却点燃一支烟站在不远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把一群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转眼间变成了嗜血的杀手。

后来又以同样的手法,处理了一名袭击野战医院,杀害医护人员和伤员的女特工,使如花似玉的女特工,又一次变成惨不忍睹的尸体,还没忘了把尸体挂在越军特工可能出没的地方。

还有一名十几岁左右的越南男孩,因为他以挑水做掩护,用火箭筒击毁了我军一辆坦克,被钟国兴抓住交给了愤怒的坦克兵,这次坦克兵没有手软,把他塞进了坦克的履带下......。

所以,在荣获特等功的同时,也荣获了“冷血摧花”的外号,令人讨厌的是这个称呼,乍一听起来好像是一个色狼的感觉。他对此倒不以为然,老子不管男的女的,她会杀人老子就杀她,哼!一帮伪君子!

他们已经走了40多公里的山路,搜索48小时了,一个人影也没见到,倒是碰到了无数野生动物,大到野猪、豹子、黄羊,小到狐狸、野鸡、山兔无所不有,在后世的此地,绝大多数野生动物早已绝迹,使这些来自未来的战士们,一路上兴致勃勃,减少了许多寂寞。从头顶太阳的位置判断,现在应该是中午12点左右,中队长钟国兴通过太阳能大功率轻便步话机,向基地指挥中心报告搜索情况后,分别向西南和西北方向派出两个侦查组,然后命令部队原地休息。此刻,他一边嚼着压缩饼干,一边和指导员崔跃进看地图,研究下一步的行动。

最令钟国兴感到恼火的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年代和时间,只是大致上了解可能是在1935年至1938年左右,而且还是未经验证的理论上的推论。为了做到万无一失,钟国兴命令全中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用他的话说就当是在当年的越南战场,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就是了。

“老崔,我看还是还是发挥咱们通讯方面的优势分散搜索,这样能扩大搜索面积提高效率。我的意见是以班为单位,相距不超过5公里,留一个排的兵力作为机动,你看怎样?”钟国兴同指导员崔跃进商量着。

“我看可以,只要随时通报,相距不要太远,我看没问题,这帮家伙鬼着呢,就是蒙着眼睛也不会迷路的。”

“好,十分钟后我们行动……”

正说着,步话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报告,我们是西南搜索组,在两公里处的山坳里发现着火的村庄,有枪声,情况不明!”

钟国兴抓过送话器说道:“继续监视,有情况随时报告,我们30分钟后即到!”在地图上,按照搜索组提供的方位找到那个村庄,是靠近太行山边缘的一个叫做二道沟的村子。他迅速收起地图,兴奋地吼了一声:集合!

搜索组共有五名战士组成,由班长薛国军带领,向西南方一路搜索前进。在翻过一座山头后,眼前是一个山口,一条不算太宽的山道通向山口内,山谷内似乎有阵阵烟雾飘出,但是视线被叠嶂的山石树木所阻,一时难以判明情况。来自未来的战士们,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个时空中有人类存在,心中充满了好奇和兴奋,但是理智告诉他们,将要面对的很可能是敌人。

薛国军班长命令战士们检查装备,把战士分成两组,两人在前三人在后,相互掩护奔山口而去。在通向山谷内的山路上,薛国军班长发现地上有许多皮鞋的脚印,还有胶轮马车的辙印,根据他对这个时期历史的了解,在这个时代的山里居民,还没有达到这种生活水平。薛国军班长通过对讲机,提醒全体战士注意,随时准备战斗。当他们沿着山坡隐蔽潜入山口以后,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闭合形山谷,这个山口是唯一的出口。在山谷中有一个大约百十户人家的山村,一股浓烟从村中升起,还响了几声枪响。薛国军班长举起望远镜,整个村子看不到一个人影,也没有救火的忙碌人影,一切都显得十分不正常。薛国军班长立即将情况报告给钟国兴队长,接到原地监视的命令后,为了防备万一,两个小组分别在山口的两侧山坡上构筑阵地,将整个山谷的出口堵死,等待大部队的到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