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八章赶出营地

wyjp335 收藏 0 0
导读: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八章赶出营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7/


“你!就是你!”


秦冲正把自己的猎物拖到劳瑞和亚森所在的后营,却听到一边有人叫他。


“夫人,您……是在叫我?”秦冲停下了脚步,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赶紧放下手中拖着的羊腿,对女人们行礼。


“是的,就是叫你。”说话的是巴特勒夫人。


“你见过乔依斯小姐么?”巴特勒夫人问道。


“您的意思是……”秦冲踌躇道,“夫人,能问一下您指的小姐是哪位么?”


应该知道,乔依斯小姐有两位,分别是梅勒和朱莉娅。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是小乔依斯小姐。”巴特勒夫人说。


“哦,小人知道乔依斯小姐其人,夫人,您有什么吩咐?”现在的秦冲有些一头雾水的感觉,不过他仍旧不敢动弹,他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听着,你知道乔依斯小姐现在在哪里么?”巴特勒夫人劈头盖脸的就问道。


“乔依斯小姐……”秦冲实在是想不起来近期与她见过面,他只好如实的说:“夫人,没见过。”


“你撒谎!”这次说话的是梅勒,“这个问题十分的简单,而你为什么犹豫了这么老大一会才回答?”


“乔依斯小姐,小人说的可全是实话。”秦冲赶紧解释道。


“每个小偷被抓住的时候都说自己没有作案,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咯?”梅勒的声音显得无比凌厉,这种口气让秦冲打了一个寒噤。


梅勒用食指不断的点着自己的下巴,围着秦冲转了几圈。


“看着你的猎物,一头这么大的野羊,身上有三处创口,据我所知,你可没有什么武器来着。”梅勒说。


“对,这小奴隶身上没有武器,他是怎么猎到这么大的野羊的,野羊的身上又怎么有这样的伤口呢?”巴特勒夫人接口说道,她转头看了乔依斯侯爵夫人一眼,她发现侯爵夫人的脸色特别的阴沉。


“虽然我对弩箭没什么研究,但是我觉得这么大的创口除了领地内兵器制造坊制造出来的重弩,还没有东西可以造成这样的情况。”梅勒娜半蹲了下来,她仔细的观察被秦冲拖回来的猎物,待看清楚猎物身上的伤痕之后才重新站起来。


“嗯,拐带加上窃取猎物,两项罪名了,这对于你这样的下等人来说,可是了不起的罪过哦!”梅勒笑着说。


秦冲吓的跪了下来。


这个时候,秦冲的心中却是那种类似那个时候自己对塞勒的那种憎恨,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大乔依斯小姐似乎较塞勒更过分一些。


“但是夫人,您知道,陷阱的制作并不会花费多大的功夫。”秦冲说。


“陷阱,你一个奴隶又会制作什么陷阱了?”巴特勒夫人显然不信,她看向梅勒。


梅勒笑的更浓了,她觉得这个奴隶有了一点意思。


“几根木棍编在一起,恰好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如果说猎物踏上去,破坏了建筑物的结构,木棍就会弹起,那种树木的弹力可以让产自它身上的木棍向四周戳去,这对于毫无准备的动物可是致命的。”秦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努力的使自己恭恭敬敬的对面前的女人汇报。


“谁教你这些的?”梅勒问道。


“老兵们跟我说过一些,我自己又琢磨了一些。”实际上这种制作陷阱的方法是从侯爵的一本关于物理学的藏书内提到的一个关于平衡的试验,而陷阱的具体制作确实是加文自己琢磨出来的。


“你倒是挺有能耐,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你所说的那些老兵到底是不是像你一样有能耐。”梅勒说,“你现在可以带着你的猎物回你的营地,把那些老兵叫来让我们瞧瞧。”


“如您所愿,乔依斯小姐。”秦冲听了,他站了起来,对夫人们行了礼,然后拖着那只野羊向自己的营房走去。


“对了,现在交出你身上的武器,等那些老兵来了之后你必须离开这里,找到我的女儿朱莉娅。”一直没说话的乔依斯侯爵夫人说话了。


“夫人,您的意思是……”


“我刚才让士兵们帮忙在四周找了一边,但是没有,我想你还是无法逃脱嫌疑,现在我以你主人的身份命令你将朱莉娅给我带回来,如果带不回来的话把你的头带回来也行。”乔依斯侯爵夫人冷冰冰的说道。


“这……夫人……”秦冲惊呆了,他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毫不客气的命令。


“奴隶,你必须去,只有找到乔依斯小姐并将其带回乔依斯家族的城堡,你才能洗清罪责。”乔依斯侯爵夫人继续说道。


秦冲这次听明白了,他舔了舔嘴唇,将口袋里的匕首握了又握,最后在夫人们的凌厉眼神下只好拿了出来,将其放在侯爵夫人放果子酒的桌子上。


“好了,现在把你的猎物送回营地,然后就离开这儿。”乔依斯侯爵夫人闭上眼睛说。


秦冲遵命了。


“用不用跟父亲说一下。”梅勒问道。


“不用了,一个小奴隶而已,即便是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乔依斯侯爵夫人说。


“说实在的,我觉得他的皮肤真的很白,白的让人忌妒。”巴特勒夫人说了一个并不惹人笑的笑话,显然,说完后巴特勒夫人意识到了这一点,


乔依斯夫人和乔依斯小姐都眉头紧皱着。


劳瑞和亚森见到秦冲回来非常高兴,他们看到秦冲拖回来的大野羊简直要笑开了花。


“小家伙,你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你解决了我们几个人今天晚上的食物啊!”劳瑞说。


“真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估计无法参加你们的宴会了。”秦冲说。


“为什么?”劳瑞十分的惊诧。


“乔依斯侯爵夫人要我离开营地,寻找一个我不怎么熟悉的人,找不到就不能回来,听那个语调,估计也不能回到乔依斯庄园和城堡了。”秦冲说。


“那不跟自由人一样了么,那可真带劲!”科林说。


“我想侯爵夫人她们如果想要对一个逃跑的奴隶怎么样的话,一张告示足够要我的人头了。”秦冲知道自己即便获得了这次机会,也未必能够真正逃脱,除非他在森林内的适应力超过这里的原生物,否则即使自己再怎么有头脑,在残酷的食物链竞争里也会被吃掉。


凡是有人的地方,对于抓捕逃跑奴隶的工作总是万分热忱的。


“那你就这么去了么?”劳瑞问道。


“还有什么办法?”秦冲摇了摇头说道,“对了,她们现在等着你们过去,


两个士兵指着自己:“叫我们?”


秦冲肯定的点了点头:“今天夫人们快急疯了,我想她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线索的。”


“或许我已经知道她们找的是谁了,上午她曾经差使我们在这周围找了一遍。”劳瑞说。


“如果乔依斯家的二小姐在这个鬼地方走失的话,恐怕乔依斯家族的每一个人都不会高兴起来。”亚森说。


“乔依斯侯爵夫人收走了我的小刀,在出去的时候恐怕还得让别的士兵搜一下身,我可不想在你们面前出多大的丑,现在我需要马上离开了,希望今天我捕到的猎物会让你们吃的开心。”秦冲说完,将野羊靠在营地帐篷的压营石上,然后对两个士兵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我说过,秦冲是个好孩子。”劳瑞看到秦冲走远了,对旁边的亚森说。


“我可没有否认。”亚森说。


“希望上天能够保佑他拥有好运吧!”劳瑞叹了口气,“乔依斯夫人不是叫我们两个么,现在就走吧!”

再次的走在林间小道上,秦冲的身子显得格外的单薄。


之前自己还有一把小刀,还有自己的信心可以支撑,但是现在秦冲可以说一无所有了。


天已经快黑了,太阳仿佛要被这林风刮走一般,连带着整片的云彩一起渐渐的消失在加文的视野里。


本来这个时候,秦冲可以与劳瑞或者亚森一起吃着自己打来的野羊,看着野羊身上淌下来的油滴落入火中,然后再在火里猛然升起。或许他们嗨可以获得乔依斯侯爵赏赐的香料,那种香味他只有在老爷们聚餐的时候的餐桌前才能闻的到,而这次本可以第一次吃到的,可惜自己还是运气不行。


或许他刚刚离开,那个朱莉娅-乔依斯就回到了营地呢!或许她根本没有离开,而是夫人们一时走眼罢了!或许朱莉娅小姐仅仅想要来个恶作剧,在人们的眼前捉迷藏。


可惜秦冲只是个奴隶,虽然在不公正的时候可以腹诽,但是当着表面,他是万万不敢违抗乔依斯家族内任何成员的任何命令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