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七章失踪

wyjp335 收藏 1 22
导读: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七章失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7/


梅勒回来之后说,“真是见鬼啊!四周都看过了,连士兵们都问过了,朱莉娅的影子都没见着!这丫头昨天晚上还跟我说话来着!”


“会不会被你父亲带走去见识当猎人的感觉呢?”巴特勒夫人问道。


梅勒听了,脸上露出沉思状。


“不会的!我记得非常清楚,侯爵大人走的时候,杰克他们三兄弟是跟着的,巴特勒也是跟着的,还有几个骑士,他们绝对不可能带上朱莉娅,不可能!”梅勒肯定的说,一直很沉静的乔依斯侯爵夫人听了,不知不觉已经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旁边的小桌上面。


“我希望能够找到朱莉娅,现在,就是现在!”巴特勒夫人急道。


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眼皮底下不见了,心里能不急么?


“没关系,说不定她仅仅在营地周围转了一转,要不就是跟着别的小组出去了,不碍事的。”巴特勒夫人安慰乔依斯侯爵夫人道。


“她一个小女孩,谁愿意带着她,况且除了侯爵大人他们,还有谁能更可靠呢?”侯爵夫人现在的心里几乎要翻腾开来了。


巴特勒夫人没有说话,梅勒也没有说话。


“对了,妈妈,您记得这次跟来的,还有一个奇怪的人么?”梅勒仿佛想到了什么。


“女儿,到底是谁?您快点跟我说说啊!”乔依斯夫人赶紧说。


“那个穿着便衫,跟士兵们走在一起的家伙,我知道这个人,他是我们庄园的奴隶。”


“哦?奴隶?侯爵大人不是说,奴隶不准跟来的么?他怎么获得的许可?”巴特勒夫人插话道。


“是塞勒同意的。”梅勒说。


“你是说是那个奴隶绑架了朱莉娅?”乔依斯侯爵夫人道。


“要知道,这里面不敢违抗朱莉娅命令的只有他了,因为他只是个奴隶,而这个奴隶只能一个人行动,因为别人都知道没资格拥有弓弩的他是不可能为他们带来任何战斗力,哪怕是一点儿!”梅勒说。


“那可就太危险了。”乔依斯夫人叫道。


“至少在晚上之前咱们还是不慌下结论,等父亲他们来了,再等那个小奴隶来了,或许妹妹就在其中活蹦乱跳着呢!”梅勒说。


“对啊,夫人,您现在即便再焦急,对于朱莉娅来说也未必有什么作用。”巴特勒夫人乔依斯夫人道。


“希望如此,但愿她不会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啊!”虽然巴特勒夫人和她的女儿梅勒说服了她,但是乔依斯侯爵夫人心里还是七上八下。


事实证明,女人确实是善变的,刚才还显得处事不惊,纵使天崩地裂也不为所动,而在此时却完全的情绪化了。


树林内的许多人现在都处于猎得猎物的喜悦之中,秦冲现在也不例外。


秦冲正拖着一只死去的野羊向营地的方向走去。


这是秦冲用自己的本事猎到的,好在他没有什么吹嘘的习惯,否则他在大兵之间足够赢得一片附和和赞扬。


秦冲在树林里找到了一种韧性不亚于竹子的青树,这种树长的很细,很容易用利刃砍下来。


于是秦冲就用匕首砍了几根,将这些青木巧妙的扣在一起,相互之间弯成一个大弧度的半月。秦冲刚刚完成并埋放好这个陷阱不久,就有一只不开眼的野羊像是散步一样踏了上去。


富含水分的青木具有巨大的弹力,野羊踏上它们的瞬间,陷阱就已经发动,尖头的木棍猛然在地上散开弹起,被秦冲刻意削尖的青木头部如同用匕首削这些青木的时候那样尖利,有两根这样的尖头木棍插入了野羊的腹部,有一根贯穿了它的头部。这只可怜的野羊没有任何反应和警觉就成了死物。


这就是秦冲猎捕野羊的全部过程,只是他没有人帮忙,更没有驮马,他的猎物就需要他自己运回营地了。


不过秦冲来的地方在森林里比别人都深的远,可是他还是总觉得有人在树林内穿行,而且他很清楚的听到了十字弓发出的弦声,而且他还觉察到对方仅仅是一个人而已。


这次出去狩猎的都是十个十几个人,怎么会有人独自深入?


不过秦冲可没有多想,他急着将已经到手的猎物运回去。


“嗨,这东西可真沉。”秦冲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他现在几乎在想是不是先回到营地把自己认识的几个士兵给叫来,反正晚上这头羊也是要与他们分享的。


不过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这里距离营地足足有几公里,在这种情况下跑个来回,那简直是一种折磨。秦冲认为他一个人就够了,没必要再将别人扯进来受这种折磨。


秦冲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将这个大家伙拖进营地,这对于没有任何用以负重的工具的他来说,速度算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正午了,午饭以后,在正常的情况下,留守的夫人们还有下午茶可以享用。


不过她们可能没有这个心思了,因为她们的领头者,乔依斯领地的半个主人,乔依斯侯爵夫人在等待了几个小时以后,根本吃不下东西,连带着整个营地的夫人们都不能独自进食。


看到秦冲拖着野羊回来,夫人们的眼睛不禁一亮。


“我知道,他一个人,也没有弓弩,是无法猎到这样大的动物的,或许朱莉娅小姐在他后面。”一个夫人说道。


“希望如此,不过我总是觉得事情不是那样的。”梅勒说。


“你的妹妹可没有向你这样疯过,可是这次我想需要对她有一样的看法了,毕竟我才想起来她跟你和你的兄长塞勒可是流着同样的血哟!”巴特勒夫人说。


她很快就说不下去了。


“噢!快看,那个奴隶!”不知是谁叫了出来。


秦冲拖着野羊走了进来,他突然感到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而让人难受。


夫人们此时正提心吊胆的看着秦冲背后,没有,小奴隶的背后什么也没有。


可以想象,夫人们是多么渴望奇迹的诞生啊!

朱莉娅小姐如果在庄园,估计一天两天不见她的影子这些女人们也不会有别的想法,但是现在包括男人们都来到了这个鬼地方,在这种对地理毫不熟悉的情况下,说冷静已经是一种奢侈了。


前面估计已经说过,这个森林里不光有价值不菲的丰富猎物,还有着难以想象的各种危险。


尤其是在马车上颠簸了这么多天,估计现在夫人们也应该从初期的兴奋冷静下来了。


朱莉娅小姐的独立性虽然不如她的姐姐那么强,不过如果在某种小性子的指引下,她比起她姐姐更加的不可理喻,这也是夫人们担心她的原因之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