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解放 第二章 东京攻略 第二十九节人间宣言

zhangyi9832 收藏 3 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9/


组织上有什么任务交给我吗?”许文强问道。

“有,解放M国!”刘云回答。

......


两天,许文强和刘云在一起仅仅只有两天的时间。但是后来,许文强告诉丁力,就是在这两天里,许文强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而这变化也导致M国的历史因此改变了,世界也从此改变了。


一月后,台湾阿里山秘密基地。

林黑羽介绍任务简报:“李金龙,又叫岩里龙男,男,现年48岁,台北县三芝乡人氏,在R本人统治台湾的时期,李金龙毕业于警察官练习所,在R本


殖民者手下充当刑警10余年,此贼尽管个子短小,但是武功高强,除了眼尖、拳快、捆人手狠外,更有极高的腿上功夫,谁只要被他逮到,保准


先给你一腿,身上立即留下一块“黑青”。所以,对一些武功高强的抗R志士,R本人对付不了的,每每都派他去“缉拿”,且很少“失手”。此贼手


上沾满抗R志士的鲜血,其大儿子叫李登钦,曾在R军中服役,二战期间在菲律宾战场战死,二儿子叫李登辉,也当过R本陆军的炮兵中尉,可以说满门


都是铁杆汉奸,而且李金龙贩卖鸦片烟,毒害无辜群众,实在是罪大恶极.你们的任务就是将李金龙公开处死。"林黑羽又大声问道"明白吗?”

“明白!”在此培训的赴M学生们齐声回答.


“这次由许文强带队执行。”林黑羽将任务交给他们的队长许文强.

“是!保证完成任务.”许文强站起来,大声答道。

林黑羽强调:“把活干漂亮点,这也算是你们特训结束的毕业考试。你们下去准备吧。"


第二天,许文强带着国军宪兵装束的队员来到台北县三芝乡。他留下大队人马在村外,自己只带了两个兄弟进村,他们先去了村长家,让村长带路来到


李金龙家。正好找到了李金龙。果然这个中年人身高才160公分,显得短小精悍,许文强谎称:“兄弟我奉上峰指示:来请李先生到台北市去见一位故人,车子就在村口,请李先生即刻动身。”


李金龙心说我在台北有很多熟人,可是以前都做过R本人的高官啊,难道现在又做了国民政府的大官,有好事找我?不知道是谁呀?就问道:“


不知是那位故人想见我啊?”

“李先生到台北后一见便知。”许文强微笑着答道.

“那好。我随你们前去。”李金龙锁好门,许文强也谢了村长,还没走几步,李金龙又问道:“究竟是谁要见我啊?”

许文强上前附耳低声说了什么,李金龙连连点头,不再怀疑。


“怎么将车子停在村口啊?”李金龙嫌走路有些掉面子.

“对不住啦,李先生,兄弟我不知道李先生的家,要去问人,这车停来停去的麻烦,所以就停在村口,也就几步路。先生请!”许文强谦卑的回答.


到了村口,许文强使了一个眼色,早已等候多时的兄弟们一拥而上,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李金龙捆了个严严实实.

“你们要干什么?”李金龙感觉到大事不妙,想要大声呼救,许文强将一团臭袜子塞进他的嘴里。

“走!”许文强带领队员立即乘车离开了此地.

当天,汉奸李金龙在台北游街示众后,被许文强枪决。


三天后,李金龙的二儿子李登辉,才得知此事,从此深恨国民党政府,李登辉返台后秘密加入了G产党地下组织,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由于M国的马歇尔将军来华调停,国G之间的战事也暂时得到了停息。蒋丘石也乘机不断的从大后方调兵谴将,巩固国民党在东北取得的地盘。


中G方面则是抓紧时间建设东北,剿灭土匪,搞土地改革,尽得东北人民的民心.对于M国直接派军舰飞机帮国民党运兵,插手中国内战的行为,中G的周翔宇不断向马歇尔提出抗议.马歇尔狡辩说:那是国民政府租用M国的运输工具。中G方面也可以向M国方面提出请求啊?


刘云一行人离开琉球群岛后,来到仙台中国驻R军的驻地。赵延副司令亲自带队在军营门口迎接。

例行的军事军纪检查之后,在赵延的房间里,刘云重点询问了关于粮食交换计划的实施情况,这也是刘云来仙台的真正目的.

赵延汇报:“东北的粮食经S联偷运来后,我们没有将粮食放在军营里。只是在离军营不远的地方租了个仓库。为了安全考虑,我派人去那里暗中保护。


这边出面的主要是长谷川和他的手下。一方面我们将部分粮食在黑市卖掉,卖来的钱再去买药品和食盐,另外我们还收购旧的R本军大衣。长谷川


本想用粮食去换军大衣,好得到很多的民心,但是我考虑到保密的问题,没有答应,还是用R本的钱去买。让老百姓去黑市买米.


另一方面:目前进展最顺利的“一人工作,全家不饿”的换人计划,S联方面在北海道招集了一千人,这些人都是按照我东北局的指示招的各行各业的


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不过我们这边没有派专家去北海道主持考核,是请S联方面代为考核的.”

听到这里,刘云点点头,说道:“S联那边应该没有问题,那么现在主要是R本本岛这边。”


赵延接着说:“对,这边不像北海道可以公开的进行发榜招人,只能够登门游说,所以进展的要慢些。不过也已说妥二三百人了,陆续前往了


北海道.我们已将他们的名字登记造册,由R本G产党的人每月最后一天上门去发米.司令,有个问题不知到R本G产党方面有没有跟你讲?"

"我刚从琉球过来,还没有碰到R本G产党的人.什么事?"刘云问道.

赵延回答:"R共方面想拿我们的米去招人,谁加入R本共产党就有饭吃.不过他们的意见还不统一,而且他们也没有钱买我们的米,想赊帐!长谷川想这么搞,也跟我说过,我回答说要司令同意才行,就敷衍过去了."


刘云心想:这个长谷川倒是很想增强自己的势力啊!刘云说道:"还是让他自己找我谈吧!"


刘云在赵延这里只待了短短的两天,就处理完了仙台的事务,急忙赶回东京,因为圣诞节就要到了。


就在西方的圣诞节这天,麦克阿色下令冻结R本皇室财产,禁止R本民族宗教神道和国家权力相结合的国家皇道把天皇神格化,报纸上又发表了


《又一功德无量之举》的文章。而且随后几天,R本报纸发表了五篇关于追究R本天皇战争责任的文章。

圣诞夜,盟军司令部也举行大规模的酒会庆祝.

酒会上各代表团因为平时的主张立场,很自然的就分成了小团体,Y度和J拿大等代表团都喜欢和M国人一起,中国的商Zhen和S联,A大利亚等


国的代表在一起闲聊.

商Zhen今天才知道:原来A大利亚代表团团长布莱将军,是商Zhen的学弟,比商Zhen低一个年级。相处两个月了,两个人都还不知道,直到今天,


商Zhen有事打电话问,同盟国战争犯罪调查委员会主席,A大利亚的希克斯曼将军,希克斯曼将军是他在R本陆军大学留学时的同学。希克斯曼


将军就告诉了他:布莱将军也在R本陆军大学留学.商Zhen和布莱本来在处理日本问题的观点相近,现在又有了这层关系,就显得格外亲热,两人约定互相支持.


(在解放后,刘云写信给留在R本居住的商Zhen,劝他回国效力,商Zhen回国后担任新中国的外交部副部长,对中国与A大利亚的建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刘云带着吴凤冰和麦克阿色一家在一起.吴凤冰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但是想到刘云交给她的任务,还是认真的去完成。麦克


阿色的老婆琼妮去过一次上海,但是时间很短暂,对中国的了解也不多.吴凤冰也算是个小明星,性格落落大方,用不了多久,吴凤冰就和琼妮等一帮官太太们打的火热.刘云也给小阿色讲起中国猴子王的故事(就是《西游记》)


其实刘云平时和麦克阿色多是天南海北的聊天胡吹,有时也讨论军事战争,但是刘云并不怎么多提R本的改造和东京审判战犯的事情。麦克阿色有时故


意问刘云的意见,刘云也狡猾的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只有各代表团团长和参谋长有资格参加联席会议,刘云是副团长,反倒没有资格),然后再拍麦克阿色的马屁。麦克阿色认为自己一贯正确,对反对他的人很反感,所以独有唯唯诺诺或阿谀奉承之辈才能留在身边.


为了保住裕人天皇和天皇制,麦克阿色决定以退为进。麦克阿色授意裕人,高调自我否定对天皇的神格化。

元旦这天,R本各大报纸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经过麦克阿色审阅和修改的裕人天皇的《人间宣言》。

《人间宣言》中说:

“千百年来,R本人民把天皇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把天皇说的话,不论正确与否,一律奉为不可违拗的圣旨,这是封建迷信的表现。当然,


责任不在于人民,而在于皇室成员、历届内阁、军事将领为了自身利益而进行的种种欺骗宣传。”


“恳望全国人民切实地觉悟过来,以坚定不移的意志从封建迷信中解放出来,从那些荒诞不经的欺骗宣传中解放出来!

“我郑重宣告:裕人我决不是什么神,而是个实实在在的凡人,一个食人间烟火,结婚生儿育女,犯有许多错误的凡人。现在,我庆幸自己从


虚无缥缈的云霄中、神话中解放出来而回到了人间,恢复了我是凡人的本来面貌。”

(关于天皇是神的宣传,由来已久。公元八世纪初期成书的《古事记》和《R本书记》里,就有许多“R本是神国”、“天皇是神灵”的传说故


事。R本的御用史学家和文学家,在这两本书的神话故事的基础上,撰写了大量进一步神化天皇的文章,说什么“世间有形形色色的神,既有掌


管全面的福运神,更有众多的分工明细的部门神,即掌管商业的财运神,掌管农业的丰运神,掌管医药的康运神,掌管文化的智运神,等等。


而天皇则是掌管一切神灵的大集中神,是至高无上的神,是权力无边的神。”说什么“天皇的话是神的命令,遵循者一生吉安而荣华富贵,违


逆者厄运临头而横遭惨祸,为执行天皇命令而死者,灵魂升入天堂而成为神仙;因违逆天皇命令而死者,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而后降生为虫蚁


。”说什么“R本国是天皇的祖先开创的国家,R本的一切都属于天皇所有,R本人从降生起就用天皇的神水洗澡,死后还要葬在天皇创造的神土


上。R本人的智慧、灵魂和躯体都是天皇赐予的,应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天皇。"裕人天皇就是利用这些宣传,让千千万万的R本人


在侵略战争中甘愿当炮灰。)

麦克阿色于元旦上午十点发表广播讲话,对裕人的宣言给予高度评价,说裕人此举“是领导R本人民的一场革命”,说他的宣言“是划时代的文告”。


商Zhen看了《人间宣言》,提醒代表团的工作人员说:“裕人天皇的宣言是个大阴谋!”

S联代表团团长迪利比扬格对前来采访他的R本同盟通讯社记者渡部青木说:“裕人天皇玩的是‘金蝉脱壳计’,善良的人们可要警惕啊!”


对此刘云只是冷眼旁观,这是历史的必然.刘云不能改变,也不想改变。因为刘云想借梯上楼,你麦克阿色不是说“天皇不是神”吗?那我就将舆论往


“天皇不是人”的方向引。于是暗中授意R本G产党,让他们走街串巷的宣传天皇的罪行。而且中国的文工团和中国民间索赔团(就是由那些律师和受害人的家属组成的)也在大街上大张旗鼓的宣传天皇的罪行。


裕人对神格化作自我否定的宣言,好像晴天一声霹雳,在R本人民中引起极大的震动.这件事情的影响是深远的。

现在只有少数R本G产党人和一些民主党派很清楚裕人天皇的罪行,提起来恨的牙痒痒,认为是裕人天皇把R本带进了灾难中,要追究裕人天皇的责任,同时废除天皇制度.


但是普通R本人受天皇的愚民政策洗脑了数百年,愚夫愚妇们和R本的极端保守派根本听不得半句天皇的坏话,见现在裕人天皇发表的《人间宣言》


,认定是有人逼迫天皇这么做的,(当然有卧虎在里面煽动)于是把矛头对准那些倒皇派.(R本的保皇派可不敢把矛头对着中国人,因为他们有中国的驻军保护)


两派总能大打出手。M国宪兵们也见多不怪了,只要不打死人,就在旁边观战,直到一个个打的筋疲力尽了,才将他们赶开。幸好R本人都还在


饿肚子。若是都吃饱了,只怕还要打的更加惨烈些。


两派都是早上满怀信心的出发,晚上鼻青脸肿的回来。倒皇派要吃亏些,因为他们人少.R本的社会情绪显得很急噪不安.麦克阿色对此却也不做理会。


刘云知道麦克阿色接下的动作,就是让裕人天皇巡视R本了.而这也是麦克阿色和R本方面必然会做的事情。刘云不想反对,因为他在等待这个机会.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