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 第一篇 浴火重生 第二十九章 风声鹤唳(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26/


陈绍宽的死,对整个帝国海军,甚至整个帝国来讲,所产生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也许,当时很多事情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已经抛起了帝国内部斗争的高潮,新旧两派,保守党与主战派,以及帝国南北两派,海陆两派的斗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而陈绍宽的死,正是这种内部斗争的结果。但是,也正是因为陈绍宽的死,最终让张保忠首相下定了决心,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铲除帝国内部的一切反对派,好将帝国的力量统一起来,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陈绍宽的死,产生的第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澳大利亚的登陆作战暂时停止,出了继续维持着登陆场的战斗之外,所有的新计划都被搁置了起来。接着,在帝国军部的一次会议上,张保忠全盘否定了帝国陆军提出的新一步作战方案,转而采用了以方伯谦,李先勤两人为代表的帝国海军提交的方案,并且把下一阶段作战的指挥权转交到了帝国海军手中。也就是说,在登陆作战阶段,所有的指挥大权都由帝国海军掌握,而帝国陆军只是在登陆作战结束,继续展开深入澳大利亚腹地的战斗时,才从海军手里接过指挥权!

毫无疑问的,这次张保忠首相是动了真格的了,而且,陈绍宽的死,已经让帝国皇族把持的上院完全站到了张保忠这一边来,打压保守派与守旧势力控制的陆军已经不仅仅是张保忠首相一个人要做的事情。在大趋势的策动之下,帝国陆军部也只有乖乖的交出了指挥权。从这点来看,也许陈绍宽最后的贡献就是彻底的扫清了帝国军政改革的障碍,而这也是他一直在努力追求的一个目标!

方伯谦在担任了帝国海军司令之后,就立即调整了在西南太平洋战区的部署,第8舰队返回莫尔兹比港就地休整,而前线的支援任务全都交给了第31舰队负责,同时,第8舰队的一部分主力战舰也被编入了第31舰队,以加强第31舰队的实力。另外,第11舰队接到命令,紧急调防努美阿,准备接替第8舰队在这里的作战行动!

为了从新整顿帝国海军,方伯谦还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对帝国海军进行从新整编。方伯谦完全改变了原有的海军编制,将现在帝国海军作战的地方划为了几个新的战区,然后按照战区对舰队进行改编。其中,以西太平洋为核心的为中央战区,设立中央战区司令部,下辖第1舰队,其中第11舰队为主力舰队;以夏威夷群岛为核心的为中太平洋战区,设立中太平洋战区司令部,下辖第2舰队,其中第21舰队为主力舰队;以新南洋群岛以及澳大利亚为核心的为西南太平洋战区,设立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下辖第3舰队,其中第31舰队为主力舰队;以印度洋为核心的为印度洋战区,设立印度洋战区司令部,下辖第4舰队,其中第41舰队为主力舰队;以南部非洲以及南部太平洋地区为核心的为南大西洋战区,设立南大西洋战区司令部,下辖第5舰队,其中第51舰队为主力舰队;后来,还设立了北大西洋战区,以及北大西洋战区司令部,成立第6舰队。

毫无疑问的,方伯谦将原有的3大战区细分为了6个战区,这直接加强了海军司令部对各战区的领导能力,而重新改制之后的海军舰队也更容易辨认,摆脱了混乱状态,更容易接受海军司令部的指挥。而这一改制的最直接后果还是扩大了海军的权限范围,在很多战区,海军已经拥有了指挥陆军部队作战的法律基础,比如在中太平洋战区,就只设立了战区司令部,直接由海军指挥,而把陆军放到了一边。可以说,方伯谦不但更为重视海军的地位,而且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他比陈绍宽更为激进,以往,陈绍宽还多多少少要考虑到海陆两军的平衡问题,而现在,方伯谦一上来就打破了以往的条条框框,直接以增加海军利益为目的。当然,方伯谦的这些政策能够得到落实,还有张保忠首相的支持有着极大的关系!

完成改制的时候,岳云龙已经率领第11舰队来到了努美阿,只不过,现在他是直接隶属于中央战区司令部,而并不属于中太平洋战区司令部了,而王福才指挥的第31舰队的番号也没有变。趁着舰队改变番号的这两天时间,岳云龙专程去了一趟拉包尔。现在,他与王福才都是主力舰队的指挥官,虽然王福才仍然是海军中将,但是他很快也要被提升为海军上将了。以后,他们就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同级的同僚,并且要一起战斗一段时间,不管是于公于私,岳云龙都应该主动去拜访一下王福才。

岳云龙没有通知王福才他要去拉包尔的事情,下了飞机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岳云龙乘坐的飞机停靠在一架海军邮政专机的旁边,几名军官正在分理邮件,因为该战区的大部分将士都有一年以上没有回家了,所以从帝国寄来的信件非常多,几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而为了抢在天黑之前到达别的几个岛屿上的基地,将信件送过去,所以几名军官都很忙碌。而这时候,一名军官把一封信托人交给王福才,这正好被岳云龙碰上了,所以他主动的要来这封信,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就坐车直奔王福才的舰队司令部。

“‘夫君……’”岳云龙看着手上的这封信,有点丈二和尚摸着不头的样子,他还怀疑这封信是不是拿错了,也许还有一个叫王福才的呢?

“将军,我们快到了!”负责把岳云龙送到第31舰队司令部去的是一名机场的年轻军官,显然,他觉得自己能够有幸为帝国海军上将开车,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对了,你们这是不是还有个叫王福才的人?”岳云龙扬了下手上的信。

“没有啊,这里就只有司令官叫这名字!”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那封信,笑了起来,“这应该是王司令的,我都帮他送了好几次这样的信了!”

“真是他的?”岳云龙很疑惑的问到。

“对,肯定是王司令的!”司机肯定的点了点头。

“哦,那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到?”岳云龙皱了下眉头,心里觉得怪怪的。

“马上就到了,就在前面!”

岳云龙亮出身份之后,就直接进了王福才的办公室,见到王福才不在,岳云龙还真想把手上的上封信拆开看看,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怎么,你什么时候到的?”一见到岳云龙,刚走进来的王福才就愣住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岳云龙笑了起来,与王福才拥抱到了一起。

“哪里的话,我这里可是随时欢迎你来!”王福才显得要比一年多前分别时成熟多了,“你来得正好,我托人搞了几瓶绍兴花雕,今天你有口福了,我先去吩咐多准备几个菜!”

岳云龙点了点头,等王福才打完了电话,才拿出了那封信。“这是什么,怎么也得向我交代交代吧!”

“这……”王福才一把抢了过去,顺手就丢进了书桌的抽屉里面,“哎,一言难尽,等下吃饭的时候我们再谈吧。对了,听说你们舰队调防到了努美阿,是不是刚赶过来?”

“对,舰艇是昨天晚上到的,现在正在做调整,我也才有时间过来看看!”岳云龙坐了下来,看到放在桌上空了一半的烟盒,笑着问到,“怎么,现在也学会这套了?”

“没办法,有的东西是有害,但是不见得没有好处!”王福才给岳云龙点上了一根,“现在你们来了,我就放心了,不然所有的压力都放在我的身上,那不是人过的日子!”

“对,按照计划,下周就应该由我们换防了!”岳云龙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下,问到,“最近,你有机会回去吗?”

王福才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是想回去,但是没时间,你也知道,这事不是由我们说了算的,看来只有等这次战役结束之后,我才能够回去了!”

“这样吧,如果我有机会回去,那我就先带你去陈师母那问下好,如果是你的话,你就带我去!”岳云龙叹息了一声,“哎,不说这个了。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新的作战计划要下来了,这次完全是由海军部起草拟订的,我已经拿到了一部分,看了一下,没多大的问题,细节方面需要修改,我已经申报上去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王福才靠到了椅子上,“老岳,你对这次的战役有什么看法?”

“看法?反正,前面就是在乱搞,希望接下来,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岳云龙苦笑了一下,“我们既然有实力正面决战,那为什么还要绕弯抹角的?”

王福才点了点头:“这点我也早就向上面提过建议,但是当时没有人采纳,而这次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了,方伯谦司令还专门征求了我的意见,我想,他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那我们就只有希望下一次能够打得更漂亮一点了!”岳云龙点了点头,他对方伯谦还是比较了解的,至少他当年与方伯谦还合作过,虽然方伯谦也是个老将军,但是思想是比较开明的,能够接受年轻人的意见,而且也懂得学习,这点,至少比第8舰队的原司令官要好得多。

“听说当年你跟方伯谦共事过,你对他应该比较了解吧?”

“呵呵,你当年还不是在他的手下干过,大家都是一样的!”岳云龙笑了起来,“其实,老方这人很不错的,除了年纪大了一点之外,没别的缺点!”

“呵呵,也许这是他的优点,比我们稳重很多!”

“希望是吧,怎么样,你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岳云龙转移了话题,他不是很想谈论这方面的事情。

“还算不错,至少在现在看起来还算不错!”王福才点了点头,神色中渗透着另外一股味道,“其实,这些我们都控制不了,该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能够怎么办呢?现在,也只能够尽自己的所能,尽量的走好下一步了!”

岳云龙明白王福才说的是什么,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想起了陈绍宽遇难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但是话说回来,现在他能够改变事实吗?不能,所以也就只能如王福才所说的一样,尽量的走好下一步!

“好了,快要到开饭的时间了,我们先过去吧,顺便给你介绍一下几位舰队的军官!”

岳云龙跟着王福才去了餐厅,仍然如同以往一样,王福才在当上了舰队司令之后也很少搞特殊,就连吃饭都是与普通的军官一起,这点与他当年在第11舰队的作风是完全相同的。

当天下午,岳云龙与王福才仔细的商量了一下下一步的作战行动之后,就谢绝了王福才的盛情邀请,决定当天夜里就返回努美阿。这次与王福才见面,岳云龙感觉到两人都变了很多,王福才变得更内向了,很多事情都闷在心里,不肯跟别人说出来。而且,最让岳云龙难过的是,他觉得王福才已经变得很陌生了,甚至连话都少了很多,这根本就不是他们两人当年在一起共事的时候的那个样子。也许,环境会使人改变吧!岳云龙也就只能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了,现在两人各自走上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而以前的那种兄弟情谊自然也就单薄了几分!

第二天,岳云龙指挥的第11舰队就已经完成了换装以及补给工作,当天傍晚,岳云龙就率领舰队离开了努美阿,前驱接替正在前线担任打击任务的第31舰队!

与王福才不一样,现在岳云龙并没有兼任新喀里多利亚地区的防备司令,而王福才却兼任了新南洋群岛的防备司令一职,所以岳云龙可以在舰队指挥作战,而王福才却必须得留在拉包尔海军基地,负责后方的工作,将舰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参谋长。

任凭海风吹乱了头发,岳云龙默默的看着落日下的大海,去拉包尔一趟,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已经变化了很多,自然的,他的心情也变化了很多。

“怎么了?”蔺云走到岳云龙身边,从岳云龙昨天深夜回来,他就感觉到了司令官的神色不大对劲。

“没什么!”岳云龙苦笑了一下,“舰队的人员都做好准备了吗?”

“大家都在摩拳擦掌呢,士气挺高的!”

“那就好,你也要早点休息,明天你值早班!”岳云龙点了点头,把烟头弹进了大海。

“你的心情不大好?”蔺云皱了下眉头,问了出来。

“快起风了!”岳云龙叹息一声,朝参谋长笑了笑,只不过笑得很尴尬。

看着岳云龙离开的背影,蔺云摇了摇头,他感觉到岳云龙变了,这不是他本来的性格,但是人都要变,特别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