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风流录 第三章 授衔1 第三章 授衔2

三司寒风 收藏 7 90
导读:警校风流录 第三章 授衔1 第三章 授衔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5/



2


但阅警式的前一天,蒙先飞的一次失误却差点让二区队的男生大祸临头。那天放假,是为了让新生得到充分的休息,好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第二天的阅警式上。

蒙先飞正准备上床午休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给他打电话的是他的老乡马北,他到学校和马北打得火热。一接通,马北就问:“你们新生有多少人在寝室?”

蒙先飞说:“大都在。”

“马上集合他们,带到篮球场来。”

蒙先飞问:“有什么事吗?”

“别问了,来了就知道了,速度要快,我在这里等你们。”

蒙先飞说“好的”就挂断电话,然后大叫“都起来了”。又从抽屉里拿出口哨几大步跨到走廊吹起来,刺耳的声音在中午空旷的走廊里振荡。睡着的和没睡着的都明白过来:紧急集合。军训时那次连续的紧急集合后再也没有过,但新生们都还是听话的,慌慌张张穿好衣服出了门。这时,走廊那头也响起了哨声,那边住的是治安大队的新生,这便打消了蒙先飞尚存在的疑虑。他走过去问那个吹哨的学生,那个学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有师兄让他带人到操场上去。

一区队的也都出来了,有人问蒙先飞“集合干什么”。

蒙先飞说:“我都想知道。”

“那我们用去吗?我们没接到通知。”

“最好也去。”蒙先飞斩钉截铁地说。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很多人都向蒙先飞打听。刚整好队,他的手机又响了,还是马北打来的。

马北问:“你们走了没有?”

“还没呢。”

“妈的,差点忘了,你们都穿迷彩,别错了,是迷彩!”

蒙先飞刚想问为什么,马北就挂断了电话,他只得让部下回去穿迷彩。朱克豪说我就不去了。到警校的这几天他都这样。

篮球场上出事了,大二大三的正在进行年复一年的篮球赛,此次参赛的双方是治安大队和法律大队。在警校内部,公安类专业和司法类专业素来不和,这种现象大概可以追溯到“政法干校”和“司法警校”合并之初。以前是两个学校之间的矛盾,属于外部矛盾。两校合并前是挨着的,只有一街之隔,这边的学生到那边去,或者那边的学生都这边来,只要被认出来,立刻会被扁。而被扁的学生一般都不痛快,回去后都会召集一帮人去报复,而另一方早已严阵以待。打群架常常发生,让领导们很头痛。卧龙堡派出所处理这类事情都烦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也不好偏袒哪一方。公安局领导有先见之明,往卧龙堡派的干警都不是这两所学校毕业的,否则,处罚不公,那麻烦就大了,没准派出所都得被端。两校合并后,矛盾就变为内部矛盾了,同时学校也加大了管理力度,打架事件就少了。但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对战双方变为公安派和司法派。一般学校有什么赛事,如果比赛的双方是公安派和司法派,每个队员都会拼尽全力,都有想致对方于死地的想法。总体而言,公安派还是占很大优势的,因为公安类学生都是十里挑一百里挑一选出来的,身体素质都不错。而司法派则不然,司法专业面向全体考生,不管是不是近视,是不是色盲,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只要分数上线就能收到警校的录取通知书,而且不需要政治审查。在一般高校国家早已不包分配的情况下,公安类专业仍然是香饽饽,工作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公安派常沾沾自喜,不可一世,目中无人,自然看不起司法派,言语常常是不屑的。而面对公安派的张扬,司法派也不甘示弱,他们仗的是人多,人多力量大。双方时有摩擦发生。警校学生处长有配枪,就是以防不测。警校加强管理缘于合并初期的一次平常的打架,而那次打架却有一点特别,因为它是发生在来视察的省某领导眼皮下。因为那次打架,当时的学院院长都被撤职,相关人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继任的院长为了保住乌纱帽,自然不敢屌歪,公布了严格的管理条例。只要是警校内部学生参与打架的,主谋一律开除,余者留校察看。久而久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警校还算歌舞升平。有矛盾的学生都拿到学校外解决,不敢在校内肇事。

篮球场上,治安属于公安派,法律属于司法派。比赛就精彩了,双方也冲突不断,幸好还有裁判老师在一边调解。导致矛盾爆发的是治安队员的一次恶意犯规,他用膝盖狠狠地顶撞了对方防守队员的肚子。当场使得对方抱腹倒地叫疼不止。裁判虽然将犯规者当场罚下并宣布进球无效,但法律大队要的不是这个结果,他们不服,要找犯规者算帐。治安的当然不干,双方就此动起手来。一开始是单打独斗,裁判尚能控制,但逐渐演变为混战,裁判就不能控制局面了,甚至他自己也挨了几拳。在以前,学生打架,大队长拍桌子摔板凳:“打不赢不要回来见我!”。但现在打架尤其是打老师性质就严重了,但混乱中谁又能管得了这么多?参与进去的人越来越多,现在的通讯如此发达,打电话喊人方便了许多。马北身为学生会干部,当时正在场,他通知了计算机大二的,又想起新生,也让蒙先飞带新生过去。治安和计算机同属公安派,自然一心。

新生们跟着蒙先飞往篮球场跑去,越往那边就越热闹,越近骂声越大。场内大致分为两拨,一边身着迷彩,不用说是公安派,一拨着警服,是司法派,界限非常明显。没见有女生(仅有的几个女生干部都被拉出来了),好像打架斗殴逼良为娼一类的事情只有大老爷们才做得出来。

马北等在边上,见到蒙先飞,迎了上来,恶狠狠地说:“都给我上去,狠狠地打,日他姐的!”

蒙先飞一听就为难了,他朝后看看。一区队的也跟着来了,但见是这种情况,想起大队长的告诫,大多数人都萌生退意。二区队也有不敢打架的,蒙先飞不知道该不该听马北的。明涛知道,蒙先飞是一把好手,在寝室里常常吹嘘他在高中时的劣迹。但真正面对这种情况,蒙先飞却无措了,毕竟这不是在外面打野架。

新生们面面相觑,马北一见如此,骂道:“你们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跟我上,别萎萎缩缩的!”说完转身就往人群里去。

新生们都看着蒙先飞,蒙先飞因为许是不想在小弟们面前丢份或者是让马北激发了野性,顿了顿脚骂了句“他娘的”,也不管了跟着冲了上去。

新生中有几个曾经劣迹斑斑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乐呵呵地跟了上去,但更多的人留了下来。明涛属于那种平实的人,但是比较爱看热闹,他决定坐山观虎斗。

正在这时,纠察过来了。纠察队员其实也是学生,他们还巴不得打两架,但带他们的是学生处的督察(学校工作人员),于是他们只好扮演维持秩序的角色。他们大声嚷着让打架的人住手,并试图阻止他们,但无济于事。甚至有的在挨了几拳后,早已忘了自己的职责,恼羞成怒加入到“战斗”中去。“战场”逐渐扩大,还好,后面这块地算得上是后方,没有受到“战火”的洗礼。明涛甚至想如果有伤员送下来,会考虑给他包扎一下,但是没有,场上的兄弟们骁勇善战轻伤不下火线。

学生处长终于带着他的手下来了,显然,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无所事事手生了点,反应慢了点,来得迟了点。学生处长倒是处变不惊,他属于元老级人物了,处理这类事情得心应手。只见他拔出手枪拉上膛,朝天啪啪啪就是三枪。明涛想起电视剧里的镜头,也是在打群架的时候,总是在关键时刻,有比较牛X的人物出场弄出比较大的动静(就比如放枪)吸引打架者的注意,让他们停手。果然,枪声过后,球场上安静许多,只有失去理智的学生仍在动手动脚。处长的手下叫道“谁再动手就开除”,叫喊者手里拿着话筒,嘶叫般的声音让人的耳膜都震动起来,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疯一般的学生终于清醒过来,停止了动作。当听到“开除”时,每个人都害怕起来,球场里很安静了,只有树上的知了根本不听学生处的,再说也没说“再叫就开除”,而且就算说了它也听不懂,所以它仍一个劲地叫唤,但聒噪的声音却使得气氛更为凝重。

这种状况大约持续了十几秒,不知谁喊了一声“跑啊”,人群才骚动起来。明涛才发现自己像个傻鸟一样站着没动,当然,不止他一个。刚才还众志成城的双方,一下子就变成了乌合之众,作鸟兽散了。学生处的才又明白了他们的职责,大声叫“别走,都给我站住”,但谁都把这句话当放屁,没有谁听,都逃命似的跑,因为谁都怕被——“开除”。

后来的新生在最后面,逃起来挺方便,一转身就是。尹海波跑得最快,后面是丁剑伟。明涛一边跑一边往后看,但始终没看见蒙先飞,在一片迷彩里,每张脸都小得可怜。跑到楼前,那保卫看他们慌慌张张的也跟着慌张起来 ,保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不敢拦人问。警校生尤其是公安类学生向来是不屌保卫的,那几年连老师都敢打,保卫自然算不了什么,保卫怕学生的“传统”沿袭了下来。

一帮人如风卷残云般卷回寝室,最先进屋的是丁剑伟,接着是明涛,他一进屋就看到朱克豪拿着手机按了下。尹海波一开始挺快,但爬楼就慢了,小孩就是小孩,没有耐力。尹海波一进屋,朱克豪又按了下手机。三人都累得不行,接二连三往床上倒。

朱克豪看看他们说:“速度挺快的,刚才在窗前看见你们跑,我赶紧拿手机当秒表,刨去时间差,丁剑伟最牛逼,五十六秒三,韦明涛一分一秒,海波一分十一秒。”

三人喘口气,齐声道:“操!”

朱克豪并不说什么,他笑笑想去关门,忽然问:“蒙先飞呢?”

三人都明白过来,他们的老大蒙先飞没回来。于是跟着朱克豪往窗口去,心里都想刚才下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来这看一看呢?篮球场上的打架已经接近尾声,学生处的人与其说是秩序的维持者,不如说是打扫“战场”的,他们斩获颇丰,抓了好几个“俘虏”。这时纠察队员转换角色,助纣为虐狐假虎威起来,不过他们也没怎么抓人,毕竟大家都是学生。隐隐看见蒙先飞也在“俘虏”中间,“俘虏”们都蹲在地上,低着头,完全没了警察的模样。事实上,学生处长也把他们当犯人来看了,只不过没动粗罢了。处长很生气,手舞足蹈对他们训斥。看样子处长大人很生气,恨不得再从腰间掏出手枪把一干肇事者一一撂倒了才解气。不过“俘虏”们都没怎么受伤,不然早送医院了。

这时,从球场的另一边过来几个白衬衣,这边处长看到了赶紧迎上去。白衬衣们都是学校的领导,到了近前,让蹲着的人都起来。

白衬衣中有一人大声喊口号,明涛隐约听见是“立正”,“俘虏”们都立正站好,然后另一个白衬衣又向他们说些什么。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光景,白衬衣不说了,他转向处长吩咐些什么,此时处长却没了刚才的趾高气昂。最后白衬衣都走了,处长又喊口号,“俘虏”们在“激战”后迈着疲惫的步伐带着忐忑的心情被带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一会儿,一群人就消失了,球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了,显得寂静异常。

明涛叹口气,不经意地往下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每个窗口都冒出三四个脑袋,有的还是光头,一动一动的,跟乌龟头一般。

打架引起全院的关注,领导们当然不能等闲视之,在事情发生后几天时间里了,处理结果就下来了,引起争端的几个学生全部开除,余者多半留校察看。侥幸逃脱的暗暗松口气。蒙先飞很不幸,但这并没影响他参加第二天的阅警式和授衔仪式。


晚上时分,大队长召集全体新生开会,就打架事件发了一通脾气。新生们都不敢说话,尤其是侥幸逃脱的那几个。然后每个学生都领到了属于自己的学员折杠简章、胸徽和学员编号,但蒙先飞出了事,他们都没了欣赏的兴趣以及愉悦的心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