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风流录 第二章 炼狱军训 第二章 炼狱军训2

三司寒风 收藏 4 26
导读:警校风流录 第二章 炼狱军训 第二章 炼狱军训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5/



5


明涛没想到会在警校遇到故人。

那天训练一结束,明涛和几个兄弟往回走。在拐过一个路口时,看到一个师姐觉得有点面熟。擦肩而过之后,终于想起来,于是回头喊道:“若男,周若男!”

周若男回过头,很诧异的样子。

“真是你呀。”明涛感到有些激动了。

“你是——”看来周若男仍然不知道他是谁,她也许有些糊涂了,怎么大一的男生中有人会认识自己。而明涛看她一身戎装,英姿飒爽,也糊涂了:我们是同学,她怎么先到警校变成了我的师姐了呢?

“怎么?你认不出我了吗?你再仔细瞧瞧!”明涛有些急切地说。

周若男扑哧一笑:“如果你去洗洗脸,也许我认得出来。”

蒙先飞他们都笑了,明涛看看他们,也笑了起来。警校建设计划中的运动场尚未完工,所有的训练都在老运动场进行。年复一年的“折磨”,老运动场早已不堪重负,成为名副其实的土场,在夏天烈日的暴晒下已经龟裂了。刚开始训练的一两天倒不怎么样,越到后来,干土在新生的践踏下化为灰尘,不需要跺脚就能扬起来。一踏正步,更是不得了,再加上偶尔袭来一阵风,整个运动场终日便被浓浓灰尘笼罩。一天下来,每个学生,无论男女,脸上都是一般颜色,而且被汗水划分成一块块的,只有两粒眼珠滴溜溜地转方显几分生气。甚至连鼻子里都堆满了灰尘,手指一抠,满指黑乎乎的。这种情形倒在枯燥的训练中增添了几分乐趣。据说冷凝的猪血有预防肺结核的作用,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校内校外餐馆里的猪血价格便猛地飙升,堪比黄金。汗水每天都把迷彩服湿透了,洗了第二天又干不了,只有一套,长而久之,每个新生的迷彩服都一块一块的,像钢板一样。爱好的女生则另外购置了一套迷彩服换着穿。男生则不怕,每天一回去就争先恐后地在洗手间冲起凉,臭就臭,反正又不是一个人臭。

明涛推了推蒙先飞他们说:“你们先走吧。”

蒙先飞低声骂道:“他娘的,重色轻友的家伙。”却带着几个小弟走了。

明涛仍然记得周若男,两人是初中同学,还是前后桌。那时候,明涛喜欢恶作剧,常常做一些比如弄些虫子放在女生书包里的一类糗事。因为周若男在他前面,所以成了他主要捉弄对象。有次上课,他用文具盒夹住周若男的辫子。结果周若男在起身回答问题时疼得尖叫,明涛也被班主任教训了一通,却仍死性不改。

四年不见了,明涛想不到她居然这么有气质,还是警花一朵。他上前靠近正想暴露自己,周若男说:“你先别说,让我猜一下好不好?”

明涛点头笑了笑,周若男又笑了,明涛想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于是闭住嘴。

“给点提示嘛。”周若男说。

“呵呵,我们是初中同学。”明涛说。

“哦,难道?”周若男仔细地打量了他,仿佛释然,“你是范斌?”

明涛摇了摇头:“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的辫子大大的。”

“呀!”周若男高兴起来,“你是韦明涛!一定是你。”说着上前往明涛肩上就是一拳。明涛措不及防,身子摇了摇,险些退后一步。他没想到周若男文静的背后有这么厉害的杀招。其实这也不奇怪,周若男虽说是女生,但好歹也名预备役警官,再加上一激动,可以理解。还有,看她的名字,也是不同凡响的。

“你怎么长得怎么高了?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屁孩!”

明涛故意揉了揉被打中的地方,说:“小子你想打死我?”

周若男笑道:“谁让你当初欺负我?今天来这里就好说了,我可要加倍奉还的。”

“那可惨了,还好,我们不是一个专业的。”

“哦,你学什么?”

“计算机。”

“真的?”周若男又激动了,“这次你可真落到我手里了,我也计算机大队的。”

“啊,不会那么巧吧?”明涛装得很沮丧地说。

“我可比你大一级,是你的师姐哦。立正!”周若男一本正经地说。

明涛闻言,啪地立正:“请师姐手下留情。这日子没法活了!”

“怕了?咱们一步一步来,走着瞧吧。”周若男得意地说。

明涛卑躬屈膝:“是,那小的以后就听凭师姐宰割,绝无二话。”

周若男又送来一拳:“得了吧你,别装模作样。”

一聊之下明涛才知道,周若男是去年内招进警校的。她的父亲在公安系统工作,在初二时就是随父亲调动工作而离开了云江。明涛瞅瞅她剪短了的头发,不禁有些感叹:警校在形象上对学生要求特严,基本上把军队的《内务条例》给贯彻了。要求男生一律板寸,女生发不过肩,不准戴饰物、染发。在新生中,有的女生舍不得自己的长发,被教官和大队长一顿批,后来他们监督个别女生理了发。于是这些女生对大队长咬牙切齿。但就像大队长说的“谁让你们选择警校?选择警校就意味着你们得付出。剪发算什么?这只是你们付出的开始,更厉害的还在后头”。

分别之前,周若男给明涛留下了联系方式。本来她还想请明涛吃饭的,但明涛考虑到自己现在形象不好,婉言推拒了。一提这个,周若男又说:“下次见面,至少得把脸给洗了,让我瞧瞧韦明涛同学是不是长帅了?”

明涛又啪地立正:“请师姐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回去后,蒙先飞伙同一帮人只差没有对明涛刑讯逼供,问他和周若男什么关系。他们显然对明涛的供词不满意,其实在明涛眼里,周若男和他的蓝色女孩差了一个档次,严格地说,各有风韵各有千秋。周若男这样的女生在警校里却是出类拔萃的。警校里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有点头脑的人就能想明白,到警校来念书的女生大都是”不爱红装爱武装”的那一类。但是,这不是五六十年代,这是新世纪。这么说并非刻意贬低警校女生,这是事实,工大的男生谈到警校女生,只能用侏罗纪的动物来比拟。有这样的说法:警校女生一回头,工大男生齐跳楼;警校女生二回头,路上汽车翻筋斗;警校女生三回头,长江黄河齐断流。如果说工大那帮鸟人和汽车司机都是色狼还说得过去,但长江黄河都断流就未免太恶毒了,好歹是也咱华夏儿女的母亲,怎么这么不关照儿女呢?警校的男生悲中作乐,于是警校的老教室里的桌子上墙上刻下一句句诗,倒呈现出百家争鸣的态势。其中最深刻的一首是:警校自古无娇娘,残花败柳排成行。偶尔鸳鸯三两对,也是野鸡配色狼。不知道男生们毕业后是否还有此雅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