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二)

酒盏花枝 收藏 7 23
导读: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谢罗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口中杀猪似地喊着:“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吃错药了吧!”

韩晋冷笑一声,道:“谢罗特,你这阿拉伯的叛徒,你可知罪!”

谢罗特一听这话,腾地火了:“你娘的,你骂我谢罗特长得丑我都可以忍受,你凭什么说我是阿拉伯的的叛徒!我告诉你,我谢罗特别的不敢打包票,但我对真主的虔诚,日月可以作证,底格里斯河可以作证!”

韩晋冷笑道:“日月可以作证?底格里斯河可以作证?呵呵!你这回是跳进底格里斯河也洗不清了。我问你,你藏的美军俘虏呢?”

此话一出,谢罗特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屁股坐在地面上,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什么美军俘虏?我,我不知道!”

韩晋笑道:“心理学家曾做过统计,一个人在撒谎的时候眼睛会持续闪烁粉红色的光芒。”

谢罗特急忙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说道:“哪有闪光,没有,绝对没有!”

众人被谢罗特天真的表情逗得一阵暗笑,但都不敢笑出声来。

韩晋继续说道:“谢罗特,你有三宗罪,我来给你一条一条说清楚,看你怎么抵赖。”

“第一,帮助美军破坏我们抵抗组织的形象。我曾经对你们说过,我们只有进行人民战争,才有可能赶走伊拉克的美军,因此我们必须团结所有人同美国进行斗争。我所说的人民不单指伊拉克人民,还包括世界上所有同情伊拉克支持伊拉克人民的人,甚至美国人。美国之所以指责我们是恐怖组织,极力宣传我们的所谓暴行,就是为了使我们在世界人民和伊拉克百姓心中留下一个罪恶的印象,让美国人打了我们,还有人替他叫‘打得好’。而你虐待俘虏的行为一旦被美国暴光,美军必将借此机会大肆宣扬,使同情和支持我们的人越来越少。在巴士拉城中,我一再强调不得虐待俘虏,受伤的美军俘虏必须全力救治,就是为了改善抵抗联盟在全世界的形象,而今天,你却帮了美军的大忙,彻底破坏了我们抵抗联盟的形象,我们这么多人拼死拼活忙了一夜,全让你报销了。今后支持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少,我们的生存空间也会越来越窄!这是你作为叛徒的第一宗罪。”

“第二,帮助美军提高战斗力,增大抵抗联盟的伤亡。《孙子兵法》里的‘用兵八法’曾说过,‘围师必缺,穷寇勿迫’,指的是在消灭敌人的时候要留有余地,尽量给敌人一丝生的希望。这样敌人才不会拼死反抗。我国毛泽东在作战中提出的‘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政策,其实并不是因为他的军队宽容,不记前仇,而是出于战略高度的考虑。当敌人被包围以后,抵抗是死,逃跑也是死,投降反而有一条活路。因此,凡是被毛泽东军队包围的敌人,临阵投降的往往数目庞大。这就是毛主席用兵高明的地方,既消灭了敌人,又使自己部队的伤亡降到最低,还能几乎完好无损地接收敌人的装备。反之,如果你对俘虏不人道,那么两军作战时,对方绝对不愿意当俘虏,只得拼死一战。俗话说:个子矮的怕个子高的,个子高的怕不要命的。一旦今后作战中美军士兵拼起命来,我方的伤亡肯定就会加大。在巴士拉突围后,如果追上来的那几辆坦克拼死一战的话,也许我们今天开会就得换地方了。”

幕萨里德不解地问道:“换什么地方?”

“阎罗殿!”韩晋回答道。

幕萨里德拿起一张地图左看右看:“阎罗殿?我没去过,在什么地方?”

威尔玛拉着幕萨里德小声说道:“就是地狱。”

幕萨里德便不再说话。

“第三宗罪,自以为是,不听指挥,口头上是真主的战士,实则多次帮助美军加害自己的同胞。你别瞪眼,我一次一次的说给你听。第一次,你一意孤行,使幕萨里德陷入险境,后虽侥幸得脱,但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正好让你们捡到红箭火箭,幕萨里德早已命丧你手。第二次,在巴士拉布下石油阵时,如果不是我事先让威尔玛强行制止你,恐怕又不知有多少伊拉克战士要命丧火海。这第三次,你违抗命令,私藏美军俘虏,美军发现自己的士兵下落不明,必会四处探访。在伊拉克里藏一个伊拉克人很容易,但在伊拉克藏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那只能是自己骗自己。一旦美军俘虏行踪暴露,以美军的一贯作法,必会在第一时间内派遣海豹部队或三角洲部队营救人质。如果美军特种部队真的来了,我们这些人都会成为美军的意外收获。你说,你不是真主的叛徒还会是什么?”

韩晋一番大道理一讲,谢罗特听得心灰意冷。

“原来,我真的是,真主的叛徒。我是叛徒,我是叛徒,我是叛徒……”谢罗特竟说话说得结结巴巴神志不清起来。

韩晋猛地大喝一声:“美军俘虏在哪?”

此时谢罗特的心理防线已全线崩溃,听得韩晋一问,脱口而出:“四十四号楼的地下室……”

韩晋冲幕萨里德使了一个眼色,幕萨里德马上开门离去。

韩晋又示意周围的人给谢罗特松绑。谢罗特松了绑,依旧坐在地上,两眼一片灰暗,口中模模糊糊地喃喃自语着:“我是叛徒?我是叛徒?我是真主的叛徒?”

韩晋走上前拍拍谢罗特的忘记肩膀说道:“别难过了,你也不简单。当一个叛徒很容易,但是当一个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叛徒这就需要天赋、勇气、智慧的完美结合了。”韩晋说完将谢罗特的手枪塞到了谢罗特的手中。

屋内除韩晋、谢罗特以外的所有人都觉得韩晋真够狠的,这时候了还落井下石。

韩晋对众人说道:“我们出去吧,让谢罗特一个人冷静冷静。”

众人陆陆续续地退出了房间,只有谢罗特还坐在地上,手中抱着手枪,神情茫然地念着:“叛徒,叛徒……”

出了此房,房外是一个更大的厅。威尔玛佩服地对韩晋说道:“韩先生料事如神,谢罗特果然藏了俘虏。”

韩晋笑道:“不是我料事如神,是谢罗特这人太单纯了,缺乏城府之心,什么事都藏不住。在撤退的路上,我发现他心不在焉沉默不语,我就知道他准有事,因此一进布赛耶城,我就派了亚提尔的一个人跟着谢罗特,果然发现了问题,只是不知谢罗特藏俘虏的具体位置。但这件事又不能拖,时间拖长了肯定夜长梦多,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不过,吓吓谢罗特也好,以后他就不敢再擅自作主张了。”

亚提尔拉了韩晋一把:“韩先生,我们是不是对谢罗特做得太过火了点?谢罗特这人我了解,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对真主绝对忠诚,现在我们这么说他,他会不会想不开做傻事啊?”

韩晋笑道:“会,当然会!”

威尔玛也笑着把嘴凑到亚提尔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亚提尔也“扑哧”一声笑了,说道:“你们也太黑了!”

威尔玛笑着说道:“我们不黑,待会儿就知道谁最黑了。”

威尔玛话音刚落,谢罗特所在的小房内传出“啪”地一声枪响。

不一会,小房的门开了,大厅内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一向严肃地亚提尔也笑得直不起腰来。原来,谢罗特满脸乌黑地站在门口,前额的头发也烧焦了好大一块,脸上只有一对眼睛醒目地亮着白色。

“哪个混蛋把子弹的弹头去了?我这可是花了五个第纳尔设计的发型!”谢罗特火冒三丈地站在门口吼道。

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屋内十多人顿时笑倒了七八个。

威尔玛尽力忍住自己的笑意,对谢罗特说道:“你别发火了,这就是对你不服从命令的惩罚。你下次再要不服从命令的话,我就不会给你去掉弹头了!”

谢罗特痛苦地申诉着:“我这可是五个第纳尔的发型啊。”

韩晋也忍住笑安慰道:“不要难过了,再碰到理发的我给你设计一个发型,不收你一分钱,保准你像中国影帝葛优!”

谢罗特欣喜地说道:“影帝!那好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


就在这时,按三两三两的节拍响了几声。

亚提尔说道:“是幕萨里德,他把美军俘虏带来了。”

一位随从打开了门,先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美军士兵,然后幕萨里德一侧身就进来了。

幕萨里德一看谢罗特的脸,吃了一惊:“你的脸?”

谢罗特不耐烦地说道:“高档面膜,你用不起的。”

幕萨里德争道:“我又不一定非要跟我自己买。”

威尔玛在旁边狠狠地瞪了幕萨里德一眼,幕萨里德虽觉莫名其妙,但也不再作声。

美军士兵显然听出了谢罗特的声音,突然面目狰狞地向谢罗特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