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十一)

酒盏花枝 收藏 1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马丁少校面对韦尔斯少校的部下凄然说道:“韦尔斯少校是你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美国人的骄傲。他的英雄事迹将在美国的历史上熠熠生辉。”说完此话,眼中已是一片泫然。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有的士兵还低声抽泣起来。

“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不知什么时候,韦尔斯少校已浑身漆黑的站在了马丁少校的身后。

韦尔斯少校的部下立刻挤上前围住了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马丁少校欣喜地说道:“太好了,你活着对大家来讲都是一个好消息。”

此话不假,因为活着的韦尔斯少校就能证明那黑色的液体不是有毒物质。

韦尔斯少校用手背擦了一把脸上还在下淌的黑色液体说道:“也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这些不是化学武器,全部是优质石油,对皮肤不太好。”

马丁少校羡慕地说道:“你知足吧,用80美元一桶的原装中东石油做全身面膜,全世界恐怕也只有你享受过这待遇。”

韦尔斯少校嘴角动了一下,继续说道:“情况还是不太妙,前方可能是伊拉克的输油管道破了,所以石油外泄,但通过的时候不管是我们还是伊拉克人弄一点火星,我们就变成油炸食品了。”

韦尔斯少校说得轻描淡写,但所有人都听得心底发凉。

“马丁少校,希顿少校,撤往东城区的道路有三条,既然这一条走不通,我们现在就将部队分成两队,从另外两条路向东撤退,遇到危险就原路退回。哪一路平安冲出去了,立刻通知另一组部队。”

“行,我跟马丁少校走南,你的部队走北。”

两队人马立刻分道扬镳,一南一北而去。但不到十分钟,双方又在分手的地方会师了。

“到处都是石油!”

“我那边也是!”

“我现在终于相信伊拉克遍地都是石油了。”

“快往西撤,石油漫过来了。”

所有部队又往西撤,很快就撤回了自己遗弃武器的地点。

“快看,西边也有石油漫过来了!”

韦尔斯少校如同当头棒喝似的,一下子顿悟了伊军的意图。

“他们用石油包围了我们。”

所有美军惊恐地看着石油飞快地漫到自己的脚边,漫过自己的脚背。

“看,屋顶有人!”一个美军士兵大声叫道。

数支强光手电的光束射向屋顶,扫来扫去。

所有美军几乎都绝望得喘不过气来。

道路两边的屋顶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困在路中的美军,在黑色的夜幕下,活像一个个饥饿的食尸鬼。

“骆驼崽子们,你们也有今天!”

一个声音在楼顶上响起,美军几支手电立刻循声照去。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在这埋伏已久的谢罗特。

谢罗特从地上提起一杆火箭筒,扛在了肩上,居高临下对准了美军。

美军所有将士都紧紧抱在了一起,个个脸色惨白,有的还腿脚不住哆嗦。

“不要害怕,我的孩子们。”韦尔斯少校尽量稳住自己的语气,“天堂之门不欢迎懦夫,上帝会在天堂宽恕我们所有的罪行,死去的人不是死去了,他去了天国,那是一个没有悲伤,没有困苦的地方,他的灵魂永远存在着,永远不会消失。阿门!”韦尔斯少校发现自己一紧张,竟背出了神父在葬礼上的悼词。

正当谢罗特陶醉在拿着火箭筒对着美军扫来扫去的那分感觉时,他突然感觉后脑上硬硬地顶上了一个东西,把他从极度兴奋之中拉回平静。

谢罗特缓缓扭头一看,竟是威尔玛拿着一支手枪抵着自己的头。

“你疯了!”谢罗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生入死的战友竟用枪指着自己。

“我没疯,我在执行命令。”说着左手一抖,在谢罗特面前抖开一张纸条,“你看清楚,这是亚提尔的亲笔命令。如果你在美军被困的情况下擅自开火,那可以对你就地枪决。”威尔玛用毫不客气的语气说道。

谢罗特脸上一阵发热:“我哪想放火了,我不过是吓唬吓唬他们。”说着就转身将火箭筒放下,“我也不是白痴,这一放火,我们也一个都逃不了,我就吓唬吓唬他们。你看他们的脸色,白得是多么纯净,你看他们的眼睛,闪烁得是多么明亮,你看他们的手脚,抖动得多么有节奏。此时此刻我心中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爽!”说完谢罗特就动手解自己的腰带。

威尔玛脸一红,急忙后退一步转过身去:“谢罗特,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人有三急嘛。亚提尔只说不准放火,可没说不许放水吧。”

“这倒没有。”威尔玛背对着谢罗特微微一沉吟。

“兄弟们,放水啊!”

两边楼顶所有伊拉克人除威尔玛外,都解开裤子,一阵尿雨对准美军冲去。夜空中弥散着浓浓的高氮化肥气味。

部分美军士兵冲动地想捡起地上浸泡在石油中的枪枝,都被三位少校死死拉住。

“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

谢罗特一泡尿至少尿了十分钟才还用手用力挤了两下才结束,仍兴犹未尽极其遗憾地叹道:“今天早上应该多喝点水的,亏了。”

威尔玛提醒道:“该撤了,我们前面还有任务。”

谢罗特这才系好裤带,对自己的人一挥手,楼顶的伊拉克人便有序地消失在夜幕之中。谢罗特走之前还“扑”地冲美军吐了一口痰。


街道上沉寂良久,韦尔斯少校察觉自己脚背的石油不再升高,反而逐渐下降,连自己的脚背也露了出来。

“他们没有继续放油了。我们抓紧时间按原路撤吧,老待在石油里也不是很安全。”韦尔斯少校说道。

正说话时,三位少校手中的步话机响了:“韦尔斯少校,马丁少校,希顿少校,请你们撤退后马上赶往东城区五号地区。有可靠情报显示,上周被绑架的三名记者关在五号地区的一所白色单层木屋里,你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记者解救出来。”

步话机里是斯特劳少将的声音,他显然不知道刚才三位少校经历了惊魂一刻。

“明白!”三位少校收起了自己的步话机。

“士兵们,每人从地上捡一件武器,注意千万不要走火,也不要碰出火星。准备出发!”

“你们去吧,我不去。”希顿少校对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说道。

“你想做什么?这可是少将的命令!”两位少校吃惊地问道。

“我的上级不是少将,而是中校,况且斯特劳少将对战场的局势根本不了解。我要带领我的坦克追上去。过了前面的街口,道路就会变宽一倍多,即使他们再破坏石油管道,也对我们没多大影响了。我们的M1A1坦克除了中国的红箭,还怕过什么?只要我的坦克追上他们,就可以既洗刷刚才的耻辱,又可以重创敌人的主力,这样我们在伊拉克驻军才会更加安稳。”

“可是,对方刚才明显是放了我们一条生路,否则他们只要离开后哪怕是一颗子弹,我们就直接下油锅了。既然对方有心相让,指挥部也没有命令,我们又何苦再苦苦相逼呢?”韦尔斯少校说道。

“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对敌人讲仁慈,只有你死我活。既然对方已经犯下了这个错误,那么如果我们不抓住这个时机动手,以后再想一举重创如此多的抵抗势力就没这么容易了。”

韦尔斯少校见希顿少校铁了心要追,自己与他又只是平级,无法命令对方,只得大喊一声:“利尼尔出列,卡特出列,文森出列,休尼出列,冈斯出列,道维出列。你们驾驶坦克,加入希顿少校。既要保证希顿少校的安全,也保证自己的安全。我在美军基地等候你们的好消息!”

六位出列的坦克手觉得韦尔斯少校的话自相矛盾,一旦开战,既要保证希顿少校的安全,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本身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事情,但他们还是非常有信心地对韦尔斯少校敬了一个军礼。

马丁少校也对自己的坦克兵一声令下,三辆坦克加入了希顿少校的队伍。

希顿少校感激地对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打了个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放心吧,等我的好消息!”

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也敬了一个军礼:“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保重!”

望着希顿少校带着九辆坦克飞似地消失在路的尽头,韦尔斯少校急忙摘下步话机喊道:“希顿少校请注意!希顿少校请注意!你开的是坦克,不是奔驰!”但步话机里没有回音。

马丁少校忧心忡忡地对韦尔斯少校说道:“你说,我们刚才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呢?”

韦尔斯少校叹道:“对与错,只有结果知道。”说完,一挥手,全体士兵向五号地区奔去。


美军指挥部。

“什么,希顿少校带着坦克追往西城区?为什么不拦住他?算了,你们完成你们的任务去吧!”斯特劳少将听到韦尔斯少校的汇报大发雷霆,但还是压住了自己的怒火,他担心自己的情绪会影响两位少校营救记者的行动,因此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了。

斯特劳少将焦急地问福克斯中将道:“中将,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福克斯中将摸着绑着纱布的右手,苦笑道:“听天由命吧!”

斯特劳少将也一筹莫展,只得说道:“但愿上帝能保佑他的子民。”

“这里不是上帝的地盘,伊拉克的神是安拉。”福克斯中将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再多说一句话。


五号地区,三位少校的步兵已将关押记者的白房子包围得严严实实,狙击手也控制了所有的制高点。

关押记者的白房子的四周是一大块平整的空地,白房子醒目地立在那里。房子里的灯是亮的,门和窗户大开,可以清晰看见里面绑在椅子上口中塞着布条的三名记者。可奇怪的是,周围看不到一个守卫的伊拉克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