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66.杀回京城.

7821144 收藏 7 10
导读: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66.杀回京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与众人道着别时,来旺就近安排好丁昌吉休息后回来了,但却是带着一脸的惊诧与好奇回来地,两眼偷偷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怎么了?"

"监国王万岁,听丁昌吉说,您是奴才在安庆见着您那天离京的."我正准备离去,与众人有点距离,来旺这才轻声说.

"哼,你端毒药害我时,我不没死么,几千里路,当天出发当天到算什么.我还想在今生走......踏遍全球呢!"

在来旺无比崇拜得眼光中回到巡抚衙门,决定第二天一早走.点了几个京里来地侍卫送我出城,又将来旺留下,在我走后通知曾国藩一声.怕一群官员远送太麻烦,还是安安静静溜好.

又一次凌晨,来到江边,命侍卫们回去,但没人离去,坚持与监国王在一起,嘿,那还行.最后把侍卫们留在江边,目送一下就得啦!可惜,黑呼呼得看不见.

一个人走到僻静处,虽看不见什么,还是谨慎得四处望望,没一个人影.遥控器按了几按,飞艇很快来到身边,跨进舱内.

回望安庆城,希望再见时,它也能比我期望的要好,好,好.感慨中飞艇升空,定位到京城,时速两千公里,哪要一个小时,京城在望.

直接将飞艇悬停到太和殿上空,这时候,整个紫禁城里,就太和殿最好找,因为正是灯火通明得早朝时啊!之所以不愿上早朝,其中之一就和不想面对一帮还没睡醒地大臣有关.都是高官,管地事儿都多,八小时工作制不现实,也不想让朝臣们正事儿刚办完就去声色犬马.想着搞个十一小时工作制,上午四个小时,下午四个半小时,晚上两个半小时,结果......没成功.也不能强求,这帮和尚撞习惯了钟,本也没指望他们.等跟列强开了战,不用我赶,吃闲饭的,要么投降与我做对,要么无法混下去自然滚蛋.

慢慢降落,把飞艇降到了太和殿顶上,回复原设置后下来,让飞艇重回原来栖身地山洞.忙完这个,张望一下,坏了,那么高,怎么下去啊!喊人帮忙?丢面子,咱是来镇压慈禧的勃勃野心得啊,要是狼狈不堪得从太和殿顶上爬下来,哪儿还有气势在.

站殿檐上往下望,十来米,老子就不信有问题,要是摔断腿,外星老大,俺咒你一辈子.决定了,跳下去,之前先亮亮相.

咣咣咣,狠命得踢殿顶的琉璃瓦,下面的卫士还不错,反应挺快,乱了几秒钟后,所有的眼睛望向了太和殿顶.

"别看啦,监国王回来啦,两宫皇太后是不是在听政啊?"

哗----,卫士们全跪下了,忘了回话.整个皇宫之内,所有得所谓下人都最尊敬爱戴监国王万岁,虽然我年纪小,但只有我能让他们感到温暖与被尊重,只有我与他们嘻嘻哈哈开玩笑,却又不使人感到被轻视.注意,以这时代为标准,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肯定会被人认为我瞧不起人,但封建社会吗,哈哈......所以,卫士们对监国王的音容笑貌记得极清楚.他们已将殿顶上的身形相貌已看了个大慨,声音更决不会错,只不知监国王万岁怎么跑房顶儿上去了?

"起来起来,都跪那儿,你们守卫什么?而且还不回本王问话,傻啦!"

"是,两位皇太后此时正在殿内,监国王万岁,您怎么在殿顶上?"卫士首领反应过来.

"昨天午时听说两位皇太后在垂帘听政,本王安排了些事务,半夜就赶回来看看.只有这儿最近,所以直接飞殿顶上啦!"

这是随口说个大实话,可卫士们本来就把我当神仙一样的人物,这一听,更是目瞪口呆.妈呀,监国王万岁还会飞.

卫士们呆楞中,我知道话说多了,汕笑中飞身从殿顶跳下.

"小心,您......"数个卫士于惊呼声中,我已安然落地了,防护衣自动把重力消化.不管傻呆呆得众卫士,举步要进金銮殿.

"监国王万岁,是不是要属下通禀一声?"卫士长在身后追问了一句.

挥挥手表示不必:"忙你们的去吧,本王就这么进去看看皇太后怎么个听政法儿."卫士们一听就知道监国王可能要找谁麻烦,这帮家伙虽说年轻力壮精神好,但下半夜爬起来站岗,总有些睡眠不足,有个热闹多好!于是,全部闷声不语了,灵活得几个更是在我首肯下,轻手轻脚摸进大殿内通知值班侍卫太监闭嘴去了.

站在大殿门口,任由几个卫士贼笑着胡闹,眼睛耳朵早进了殿内.什么狗屁早朝啊,还不如叫卫士们在金銮殿两边各站一排,肯定威武得多.通常情况下,大殿门口那些品级低得官员,因为离皇帝较远,总是低头打盹儿,半梦半醒中,有事就睁眼看看,山呼万岁时就跟着下跪叩头,总而言之,有热闹就看,没热闹混完回家.我还天天上早朝那些天,命人给他们端过一回凳子,一点儿脾气都没发,连心里都没生气,就是想让他们睡安稳点儿.谁知这样一来,倒没人敢在早朝上睡觉了.时不时摇头晃脑一下让监国王看看,很好笑,随他们去吧!但随着我常待在军中,不再多管那些狗屁倒灶得事务,这毛病又犯了.偶尔我也上上早朝,看到了也懒得管.

可今天怎么搞地,殿内百官都没做梦,个个眼朝殿前一个方向,而且历次朝会中,即便没人发言,也像有几只苍蝇一样嗡嗡响,今儿却寂静无声.

顺着百官眼神往前看,哦,只见殿前跪着一位大臣,呵呵,原来如此,这大臣可能要倒霉,百官肯定是听结果呢.嗯----,那不是翁同龢吗?

想冲进殿内,却又抽回了脚,哼,听听再说.高高在上得皇位之后,一道珠帘遮掩着两个人影,人模狗样得.而载淳正微扭着头,应该是在听着身后的吩咐.看来,翁师傅是得罪了慈禧,话说回来,翁师傅得罪没得罪她都差不多.虽没摆明态度支持我,但他与监国王什么关系,有眼睛就能看到,都想看看慈禧怎么惩处翁师傅,我也想看看.

站在殿外等着,心里却在暗骂:慈禧,有本事你坐前面,学像了武则天.武则天虽是女人,却能成为后世汉民族骄傲之一.可你慈禧心狠手辣倒是胜了则天女皇一筹,但你有人家的雄才大略吗?你治得了国吗?

冷眼观望中,载淳得到指示,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从其稚嫩得话声中听到了不情愿:"翁师傅,朕要仗责你十下,你可服气?"

"谢主隆恩,微臣愿领皇上责罚."

"皇上,是否让载镔服气了再罚."跨步走进大殿,高声提醒所有人,监国王回来了.我的声音可不稚嫩.不说原有的成年人神情气度,就是声线,也不像个小孩儿.成为监国王半年以来,朝野上下,已经没人把我当个小孩子了.

"参见监国王万岁."群臣惊诧中,齐齐跪地参拜突然回京的监国王.

"免礼,都起来吧!"

"谢监国王万岁."众臣起身后,个个满眼兴奋.这帮兔崽子,都知道热闹来了,精神头儿起码提高了好几倍.

"载镔,你回来啦!我......朕好想你."载淳一脸激动,起身来接我.

"皇上,注意身份,您请安坐."

"啊......好好,你回来就好了."载淳闻言重新落坐,主心骨来了般的语言动作让他身后的慈禧眼中厉芒连闪,嘴角不住抽动.

"载镔见过圣母皇太后,见过皇母皇太后."我朝皇位后拱拱手弯弯腰.

"免啦,监国王回来了就好,哀家真不想操这份儿心呢!监国王怎么回京地,哀家一点不知道,就这么闯进太和殿来?"是慈安太后,她的话让我心里一喜.慈安这人没多少权欲,却极为聪明,有她牵制慈禧,能省我一半儿心.

"回圣母皇太后,载镔刚刚回来,听说两位皇太后垂帘听政,想来看看."

"哀家听得懂什么政事啊,只是皇上年幼,监国王又为国四处操劳,难得上朝,皇母皇太后和几个重臣觉得该帮你俩看着点儿,非难为着哀家坐这儿啦!"

"也是,皇母皇太后倒是为江山费心了,那翁师傅怎么要被廷仗呢?"

"翁同龢大胆,竟敢顶撞哀家,还不该打么?"慈安没做声色,慈禧蹦了出来.

"顶撞皇母皇太后?那翁师傅的确大胆,杀都该杀,何况十下廷仗,不知他如何顶撞皇母皇太后?载镔愿代您罚他."

"他竟敢说哀家多嘴."

放屁,你就是再怎么多嘴,翁同龢也不可能如此直说,只不过有我这监国王撑腰,他肯定敢隐晦着指责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