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91/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被江海打成脑震荡的陆三在小诊所包扎好后就跌跌撞撞的跑去打了个传呼。那时候海州虽然已经有了大哥大,但价格却不是陆三这样的人能够承受的,但条子帮却是城北那片黑道上首先全员配备传呼的帮派,帮内几乎人手一个传呼。当时陆三并没想着报仇,因为在小诊所包扎的时候医生告诉他由于头部遭受钝器击打有可能引发颅内出血,因此他打传呼给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胖子赶紧过来救命。

接到传呼的胖子很谨慎的没对别人招呼,独自借了部本田前往郊区,当他到达的时候陆三已经快不行了,这时候的陆三已经双眼犹如死鱼般向外突出,并且眼耳口鼻开始溢血,小诊所的大夫也因为害怕陆三死在自己店里而遭受牵连也早已经关门溜之大吉。

陆三还没上路就挂了,临死前回光返照让他有时间交代后事,并且拜托胖子给他报仇。

胖子这年刚刚三十,比陆三小十一岁,当年曾经跟着陆三一起盗窃,后来失手被抓判了十年.两年前放出来的时候得知陆三这几年一直照顾着家里,并且还亲自给家里老人披麻送终,因此成为了陆三的死忠。

但陆三没想到的是,当胖子挖出他藏着的那笔“公款”后,直接被存折上的那么多个零和琳琅满目的金银首饰晃花了眼。

当时的陆三并没有成家,所以他这么多年的积蓄全存放在祖屋煤棚里的一个马口铁罐头里。拿到钱的胖子当夜就爬上了南下的火车,但上车前却没忘记通知条子帮的二当家斜眼,说是陆三被江山沉了江。

而陆三的尸体因为胖子心急跑路的缘故,被胖子很小心的抛到了郊区一处废弃的鱼塘里,并且还在身上用铁丝栓上了好几块空心水泥砖。

多年后胖子凭借陆三的私房钱在南方搞得风声水起,成为了南方名盛一时的房地产大鳄,还为了一个电影明星和当时已经掌握了海州黑白两道的江海发生激烈冲突,但这是后话。

得到陆三挂掉的消息,斜眼先是一喜又是一惊:喜的是陆三挂掉之后自己理所当然就从二当家升级为大当家;惊的是那笔自从陆三掌权以来,帮里一直掌握在陆三手里的 “公款”。连续给胖子打了十几个传呼未果之后,斜眼用屁股想都能明白胖子和那笔“公款”是不可能回来了,于是只能耐着性子谋划给陆三报仇的事情。

斜眼并不是海州人,因为从小就有轻微的小儿麻痹,只能斜着头斜着眼注视别人。从而因为这样的缘故,他的视角就一般人而言要开阔许多,拥有丰富平面感和立体感,这个后天的变异使得斜眼从小对三只手这个行当有着天生的领悟。斜眼入伙是九零年的时候,当时他是混杂在一伙来海州淘金的残疾人盗窃团伙里面,这个团伙后来因为在火车站捞食而被条子帮端了盘子。

在海州的道上,被人打的散伙那叫翻盘,被人兼并吸收则叫端盘。

经过数年的磨练,现在斜眼的盗窃技术在整个条子帮里已经算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而且因为本身就是残疾人的关系,他也是整个条子帮里失手次数和被打次数最少的人之一。但是条子帮里的人大半不知道,如果陆三算是一条狼的话,那么斜眼应该就是那只趴在狼背上指挥的狈。

斜眼知道陆三砸江卫东场子的事,但他不知道陆三拿游戏币洗钱的事,而几个知情的马仔也善意的把游戏币的事隐去,一口咬定当时只是发生了轻微冲突。斜眼觉得单是因为打了一个服务员江家不可能杀人灭口,因此他对胖子报来的消息表示怀疑。但这些怀疑却不能分析给手下人知道,不论怎么说,现在想要聚拢人心,那就必须给陆三报仇。

就斜眼看来,事情的经过肯定是因为陆三在江家的场子里打了人,因此江家的人就把他逮去揍了一顿,而这时胖子因为垂涎陆三手里掌握的那笔公款,这才下了毒手。然后胖子拿了钱逃之夭夭,为了分散注意力于是就到处散布消息出去,想搓豁着自己和江家人开战。

于是斜眼一面派人去抓胖子,一面和江家联系。他对江家的看法和陆三一样,都觉得现在的江家怎么说也是做白道生意的,没道理跟他这个光脚的一般见识。但当他在电话里趾高气扬的表达了希望江家拿十万块了结陆三遇害一事的时候,他清晰的听见电话那端的江山吐出了极度冷酷的两个字:傻逼。

斜眼被激怒了。

斜眼虽然不是海州人,但也多多少少了解过江卫东的光辉过去。对于江家有大量防卫力量的地下赌场他没实力去动,但这并不代表他没办法对付江家的白道生意。

他知道要对付江卫东这样在海州有着根深地固关系网的人必须得下死手,不然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自己的死期也就不远了。而如果不给陆三报仇就此罢手的话,那么过不了多久条子帮就会永远从城北的地面上除名。

最为重要的是,最近道上的风言风语更是有越演越烈之势,斜眼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出手,那么很有可能自己将失去在条子帮的一切权利和地位。

因此,斜眼先是出血本找了几个生面孔跟城北的盐帮买了大约一公斤的四号,然后雇了个海州本地的暗娼给省里的文化局、公安厅、检察院、法院、电视台轮番打电话,举报江卫东的电游室从事聚众赌博和毒品交易。然后派了几个刚从老家拐带出来的生面孔残疾人分别揣着包裹好的四号跑到江家最大的海天游戏室里等着,自己则带上一干条子帮的主力干将坐火车南下淘金,顺带避难去也。

要知道在当时虽然表面上看电子游戏室应该归文化局管,公安局协管,但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和背景,一般人是绝对开不起来的。但斜眼很聪明的绕开了海州这些和江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单位,直接把事捅到了省里。

果然,在陆三失踪后的第七天,由省公安厅和省文化局组成的专案小组在对江卫东名下的海天游戏厅进行突击检查的过程中,起获了大约一公斤的高纯度海洛因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