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陆游《钗头凤》—段铭心刻骨的爱情悲剧

剑客888 收藏 107 847
导读:乌龙山原创陆游《钗头凤》—段铭心刻骨的爱情悲剧

陆游《钗头凤》——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情悲剧


在南宋绍熙三年(1192年)的一个秋风萧瑟日子里,已近古稀的诗翁陆游从朋友家赏菊归来。当他经过城南的沈家花园时,不由自主地放慢了盘跚地脚步,在园门俳徊踌躇了一会儿,他还是怀着一种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的沉重心情,慢慢地走将进去。这所旧园子虽然和他的家同在故乡山阴(今绍兴市),可是他却已有整整四十个年头没有回来过。他害怕再回到这里来,可他连在梦里都会依稀梦见这风雅别致的园林小筑!几十年过去,风华已逝,这所旧园却时时牵挂着放翁他深藏心中的一份感情。“路近城南正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就是他当时这种矛盾心情的真实写照!

旧地重游,景物已非昔日可比,而且园子也早已更换了主人。秋风吹卷着满阶黄叶和枯草,曲径回廊里也不见一个游人的影子,园子里充斥着一片肃杀冷落和寂寥无声的荒凉!陆游在这里尽力寻找着昔日曾经玩赏的遗痕旧迹。在寻觅中他终于找到了当年题写《钗头凤》一词的老地方.然而,这里颓墙已经半倒在草丛里,粉壁斑斑剥落,岁月时光的狂风凄雨早已把那首写在墙壁上的词句冲刷得荡然无存干干净净。“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思茫茫。”他唉声叹息一阵之后,正要失望地准备打道回府,就在那堵断壁旁边的假山石上,他竟意外地发现了那里镌刻着那首《钗头凤》词句,他心里估摸是这家好事细心的主人转刻在这里,才使这首诗词得以保存下来。陆游揉了揉自己昏花不清的老眼,十分动情地吟诵起来:

“红酥手,黄滕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他读着读着,忽然,这位白发如霜的老诗人竟象孩童一样恸哭了起来!陆游老人怀着悲切的心情回到了家中,思想着白天游园的情景,他久久无法入睡,他披衣来到书案前习惯地展开纸张,他要以赋诗来排遣胸中的愁烦。诗题写道:“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易主,刻小阕石,读之怅然”。当他抒情写到“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两句诗时,不禁一阵悲伧从心头涌起,他只好搁笔于案,凝望着窗棂外的苍茫夜色,滚滚翻腾的思绪又把他带回到了早已云飞消逝了的青春勃发的年轻时期……

那是公元一一四四年,山阴陆家府第里正在大办喜事,少年英俊的公子陆游正和他表妹唐琬举行新婚合卺大礼。红烛霞光,贺客车马盈门,年轻的小夫妻沁浸在甜蜜幸福的新婚蜜月之中。婚后的青年诗人陆游,非常体贴美丽多情的娇妻,唐琬也十分敬重表哥陆游的出众才华。俩人花前月下,唧唧我我,形影不离。深居绣阁的才女唐琬,精通诗文韵律,文学素养颇深,她经常与丈夫赋词吟对。

不想这美好的一切,竟引起了陆游母亲的大为不满和嫉妒,她讨厌内侄女唐婉的不安分,深恐儿子因眷恋闺房之乐而“惰于学”。后来,她毫不考虑小两口的深厚感情,她竟逼迫心地淳厚地陆游休弃唐琬。青年陆游在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惊谔了,他全力为唐婉在母亲面前解释和恳求,但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陆母已铁了心肠。唐琬是个性格倔犟的女子,她见和陆游的事情已经无法挽救,就愤然孤身离开了陆府。但是,这对小夫妻却旧情难忘,为了能够长期斯守在一起,他俩暗地里找了一处新宅子,私下里又过起了夫妻般的幸福生活。不料,这也没能瞒得住陆游的母亲。一天,陆母面布青云,怒气冲冲地找到了二人幽会之处。还好,陆游和唐琬二人听到了风声,早已事先躲了起来,才免遭一场虎豹之辱。不过事情过后,他们二人也就彻底分手了。不久,陆游由父母作主,又娶了一位姓王的女子,而唐琬也被迫改嫁给了同郡的书生赵士程。

世界就是无巧不成书,在俩人分手十年后的一个春日里,无聊的陆游独自一个人来到沈园散心,恰逢唐琬一家也在这里游玩,唐琬看见表哥陆游一人在花径独自徘徊;十年不见,表哥憔悴了许多,她心里不由一阵酸憷!正在游逛的陆游,恰在这时也看见了朝思暮想和多年未见的表妹唐琬。但是,他们之间已没有了叙别情怀的机会和权利,他们只能双目痴情地遥望。在二人的心里,该有多少知心话儿和离愁别恨想要倾肠相诉啊!他们只有凝聚在这无言的深情对视之中······

这时,纯洁钟情而心底坦荡的唐琬再也控制不自己内心的情感,她向丈夫赵士程倾诉了与表哥的一往旧事。赵士程是个大度而不拘礼教的读书人,他十分同情唐婉和表哥的遭遇,他让唐琬送过去一些水酒和果品点心之类给表哥陆游,以表他心中的敬意。唐琬亲手斟满了一杯酒,让身边小童给陆游送了过去。陆游见此情景,心如刀搅,一时,心中百感交集,举杯把酒一饮而尽!他乘着酒意,挥毫在壁上书写下了那首哙至人口的《钗头凤》一词。他在词中写到了对唐琬的无限思念,对封建礼教扼杀年轻人婚姻幸福的无比愤怒!为了不打扰表妹唐琬这平静而美满幸福的家庭团聚,陆游怅然地离开了这座令他揪心撕肺的沈园。待表哥走后,唐琬款步走到壁前,她秀目满含泪水,诵背下了这首千古绝唱!后又填词和之,词中凄惋写道: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听说婉儿回家不久,就积郁成疾一病不起,她在对表哥的深深思念中死去。 岁月如歌,时光似梭,四十年一晃而过。这首充满着无限深情和斑斑血泪的《钗头凤》一词,还镌刻在了沈园的旧石上。按照我的感想,那首词好象是铭刻在陆游和表妹唐琬俩人那伤痕累累的心灵里!

陆游自从这次重游故地沈园后,又曾去过几回.最后一次到那里凭吊,是在他年已八十四岁的春季,在他遗世的诗稿里,就有几首是咏沈园和怀念表妹的诗篇。如: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嵇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这两首七绝咏《沈园》诗,大若是陆游七十五岁那年,他在病中写下的。他躺在病榻上,想到表妹唐琬已经“梦断香消四十年”,自己也已行将入土,再去这仅能追忆二人情感的遗迹凭吊一下,聊以排谴心中的哀思!几年后,诗人陆游又书写了有关沈园的最后一首诗《春游》。诗曰:


沈家园里花似锦,半是当年识故翁,

也使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不难看出,在年已八十四岁高龄的陆放翁心中,他对表妹唐琬的那份爱恋,依然是那么深切和绵绵,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有丝毫减弱。第二年,高寿八十五岁的陆放翁仙世而终。

陆游是南宋著名的诗人,也是我国历代诗人中写诗最多的大家之一。他一生创作二万余首诗词,流传于世的尚有九千二百余首。他的诗篇,充满了抗击外敌入侵,反对卖国投降和收复失地的爱国主义精神。尽管他一生坎坷,怀才不遇,屡遭打击。但他爱国热情不减,他在临终绝笔《示儿》诗中写道: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这首陆翁传诸于后世的名句,是他留给我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之一。他词的数量不多,现在传世的也不过有一百三十余首,这首《钗头凤》词,在陆游的众多诗篇里并不是他的代表作,但我对它却情有独钟!因为,这是陆游用心和血泪谱写而成的一曲爱情的悲歌,他呼唤年轻的一代为争取婚姻的自由和幸福,要勇敢地向封建礼教呐喊宣战!今天重新咏读,仍令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