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 第一篇 浴火重生 第十三章 新战场(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26/


3月11日,岳云龙与王福才回到了舟山海军总部,他们两人是在上午到达的,这次没有穿越驼峰航线,而是直接从新加坡转飞机飞回来的。南海上的战斗基本上已经平静了下来,虽然在几个大的岛屿上,残存的日军退缩到了山区与丛林里面,给扫荡的部队制造了不小的麻烦,但是这已经无法改变日本在南洋地区惨败的事实。而中南半岛上,日本军队已经被压缩到了缅甸北部的丛林里面,后面的战斗虽然比较艰难,但是在失去了一切补给以及对外联系办法的这些日本军队灭亡也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两人连家都没有顾得回一趟,一下飞机就急急忙忙的去了海军司令部。陈绍宽刚好处理完了昨天晚上积压下来的工作,此时正在准备进行一天的工作安排。

“报告!”岳云龙换上了一身浆洗得非常直挺的少将军服,肩膀上的将星闪闪发光,“第11舰队司令官岳云龙少将前来报道!”

“第11舰队参谋长王福才准将前来报道!”王福才的穿着也不含糊,虽然准将军服看上去有点别扭,但是穿在这位才打了胜仗的将军身上却别有一番味道。

“回来了?先坐下,我处理完了手里的事情再说!”陈绍宽显然很忙,只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就很随便的让他们到办公室一角的沙发上去歇着了。“黎秘书,你去帮两位将军泡两杯茶来,另外把开始我处理好的文件分发到各个部门去。等下我不见任何客人,有事情再叫你进来!”

五分钟之后,秘书将两杯茶端了进来,很小心的放到了两位坐得端端正正的将军面前,然后拿着陈绍宽才批示好的几份文件出去了。十分钟之后,陈绍宽才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端着自己的茶杯走了过来,坐到了两人对面的沙发上。“你们动作不慢嘛,一路上还好吧!”

“报告司令员,一路上还可以,就是睡眠不足!”岳云龙脸色仍然非常严肃,一点要笑的意思都没有。

“另外,飞机的坐垫有点硬,不是很舒服,我建议以后在将军的专用飞机上安装好一点的椅子!”王福才瞥了搭档一眼,也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怎么了?你们两个一下变得这么认真了?”陈绍宽眉头一皱,随即明白了两人的意思,但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反而笑着说到,“是什么事情让你们变化这么大,不会是战斗太残酷了吧?好了,大家随便一点,你们两人在我这里可是从来不见外的!”

“陈司令,这话可是你说的!”岳云龙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人也顿时放松了很多,“既然陈司令都说不见外了,那我们也不见外,但是就是不知道陈司令是不是还将我们当外人看!”

“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两人是不是有了一点功劳就要飞上天了?”陈绍宽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一见到两人的神色变化,他又立即变得很严肃起来,“我什么时候将你们当作外人看了?既然大家都是为帝国海军服务的,就没有什么外人内人的分别。今天你们两个怎么了,难道还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不成?”

“陈司令,你这话就误会我们的意思了!”王福才见到这情况,赶紧出来打圆场,“其实岳将军他也是有点不满而已,陈司令不是答应过给我第11舰队几艘新的战舰吗?但是不知道那些战舰是没有造出来,还是被分配到了别的地方去了呢?”

“就为了这事?”陈绍宽眉头一皱,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来你们两个都不是好糊弄的人,我们实话就实说了吧,那些战舰已经被分配到了别的舰队去,虽然我曾经答应过你们,但是实际情况不允许我那么做,当然,以后会给第11舰队提供补充的,但是那只是以后的事情!”

“陈司令,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们第11舰队是无法获得补充了?”岳云龙看了参谋长一眼,目光转向了陈绍宽。“不说别的,这一战我们消灭了英国远征舰队,为帝国消除了印度洋上的最大威胁,怎么说,也应该给我们补充一点东西吧,不然的话,我们这一仗损失可就惨重了。当然,这次可别拿‘浙江’号那种老掉牙的战舰来欺骗我们,最好是来几艘舰队航母,战列舰要不要没有什么,但是那种专门执行舰队防空任务的重巡洋舰一定要多补充几艘……”

“岳云龙,你小子胃口还不小嘛,竟然开口就要航母,你以为我们家是开造船厂的,你要多少就有多少?”陈绍宽笑着摇了摇头,“说实话,现在给第11舰队提供补给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们有另外一个机会,一个更好的机会,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住了!”

岳云龙脸上没有露出吃惊的样子,而是靠到了沙发靠背上,接着,王福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折好的报纸,展开后放到了中间的茶几上。“陈司令,你说的是这个机会?”

陈绍宽看了一眼那张报纸,立即明白了两人的意思。这次他还真的笑了起来:“你们两人确实是够机灵的,就这么点信息,也让你们嗅出味道来了。怎么样,你们做好了准备吗?”

“我们可以接受这个新的任务,但是,有三个小小的条件!”岳云龙把烟摸了出来,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时他肯定在打鬼主意了。

“当然,这三个条件都不过分,我相信陈司令在体会到我们的难处之后,肯定会答应的!”王福才接过了岳云龙递来的烟,也做出了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陈绍宽一愣,还真有点吃不准这两人了。要是别的少将知道这回事的话,恐怕早就把海军司令办公室的门槛都踏破了。这可以说是年轻一代将领走上领导岗位的最佳的机会,但是看这两人的态度,也确实是太傲慢了一点,似乎不用他们就没有人可以用了一样。

“什么条件,你们先说说看!”陈绍宽自然不会被两人吓倒,翘起了二郎腿,双手抱在膝盖上,也摆出了一副毫不慌张的样子。

“首先,仍然是我跟王福才参谋长合作,不要拆散我们的组合!”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保证!”陈绍宽点了点头,这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事情。

“其次,必须要在第11舰队的基础上进行扩建工作,而不能丢下第11舰队不管,我们的所有人员必须完全转移过来,能够使用的战舰也要继续留给我们使用!”

陈绍宽看了一眼王福才,这个条件他暂时没有答应,想了一下才说到:“这个问题我可以考虑一下,然后在海军参谋部内提出来,虽然原计划中并没有包括第11舰队这一部分,但是你们的要求比较合理,我们可以考虑!”

“最后,就是要将新舰队的人事任免权交给我们来处理,我们用管了手下的人,不希望有别人来抢占他们的功劳,而且对新的人事配属,我们不可能很快熟悉,如果由另外的人来担任舰队的骨干阶层的话,我们不好向第11舰队的官兵交代!”

这次,陈绍宽连看都没有看岳云龙,而是直接摇了摇头:“这点不可能,难道你们准备搞一支姓岳,姓王的舰队出来?不但我不可能答应你们,就连军部与总参谋部都不可能答应你们的要求。当然,第11舰队有功人员都可以获得嘉奖,而我也可以给你们很大的人事任免权,但是主要的权力仍然由我们掌握,你们只是属于帝国海军部的一部分而已,不可能脱离这个范畴自立山头!”

可以说,陈绍宽这番话已经说得很重了。在帝国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少过因为将军掌握的权柄太重,而最后引来巨大麻烦的事情。虽然在第二次国内战争之后,帝国实现了议会民主制,并且民主的观念已经深入到了每一个帝国子民的内心深处,在全帝国范围内建立起了民主的基础,但是帝国的管理者们并没有放松对军队的管辖。将军的职责就是在战争时期指挥军队为帝国作战,而其他的权力都掌握在政府的手里,这就是为了避免军人拥兵自重的情况发生。所以,岳云龙的这个要求一提出来,陈绍宽甚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直接否决了。而他也是为两个年轻人好,因为这就是岳云龙与王福才年轻不成熟的地方。即使要想拥有舰队的人事任免权,这也不是难事,但是绝对不能够摆到台面上来谈这个问题!

两位将军相互看了一眼,王福才首先反应了过来,他在下面踢了一下有点激动的岳云龙之后,对海军司令说到:“陈司令,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也应该明白我们的意思。我们不是想要拥兵自重,只是舰队在作战的时候,如果我们连下面的人都不熟悉的话,恐怕就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当然,我们也会绝对服从海军部与帝国总参谋部的领导,怎么说,我们也是帝国的臣民,绝对不会有二心的!”

听了王福才这番话,岳云龙也顿时醒悟了过来,他开始犯了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幸好这里是军队,而且陈绍宽不会计较他们的这个小错误,如果是在别的地方的话,他们恐怕已经完蛋了。

看到岳云龙的神色有所改变,陈绍宽才点了点头:“我不是怀疑你们对帝国的忠诚问题,而是你们应该明白,现在是战争时期,也是最为特殊的时期,虽然战争给军人带来了荣誉,让军人的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永远是军人,而不是政客。所以,你们好好想一下开始的这个问题,你们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希望能够吸取教训,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现在在我这里还好说,要是在别的地方,你们也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一个小小的海军司令是保不住你们一辈子的!”

陈绍宽这番语重心长的话让两位年轻的将军都有点内疚,他们是太急切了,急切的想把自己的力量发挥出来,但是却忘记了过犹不及的这个道理。陈绍宽是什么人,是他们的长辈与恩师,自然不会亏待他们。而海军司令既然有了自己的安排,肯定已经考虑到了他们两人的需要,所以他们的操的这些心思都是多余的了。

陈绍宽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一份密封好了的文件出来,摔到了两人的面前。“你们先把这个看一下吧,尽量理解里面的含义,这份文件是不准离开这间办公室的,而且你们也不得记录里面相关的内容。看完了之后,你们就回去写一份计划书出来,2天之后交给我,到时候怎么处理,我会另外找时间通知你们的。还有,这段时间有空的话,回家去看看!”

两人感激的点了点头,立即分头看了起来。这即是一份庞大的海军编制计划,同时也是一份庞大的战略计划,当然该战略计划的重点落到了海军上。而当两人理解到了里面的意思之后,都感到非常的惊讶。

可以说,帝国的情报部门已经恢复了其以往出色的工作效率,另外,帝国总参谋部的人员并不是只吃饭不做事的,看他们这份高瞻远瞩的计划就可以知道,帝国已经认识到了危险正在迫近,而且立即就制订出了这么一份含盖了许多方面的战略计划出来。看来,这场战争其实还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而高潮并没有到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