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深入虎穴 巧运药品

饶兴利 收藏 3 212
导读:[原创]深入虎穴 巧运药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引 子



1940年初,美国进步记者艾格丽丝.史沫莱特到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采访,她参观新四军五师的战地医院后,感慨地说:“新四军条件艰苦,医院设备简陋,缺医少药,但精神振奋,克服重重困难,实在令人敬佩!中国人民了不起!”她愿意帮助新四军解决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困难。她给美国驻汉口的领事戴维斯写信,要求帮助联系捐赠事宜。新四军五师李先念司令员专门派出战地医院院长孙光珠前去武汉,与美国驻汉口的领事戴维斯取得联系,很快就得到了一批价值五万美元的药品和医疗器械,使新四军五师战地医院的条件得到初步改善。艾格丽丝.史沫莱特回到美国又积极联系捐赠事宜,很快就又购买了一批药品和医疗器械启运中国。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及时派出精干小组,前往汉口接收这批宝贵的物资。



一、特 殊 任 务



1941年的春天,在和煦的阳光下,汉孝陂抗日根据地的宋连长、郑乡长、老戴等人,欢悦地赶着几辆在鄂豫边区卸过钱粮的马车,摇摇荡荡,迎着春风,飞似的向孝感南部湖区奔驰。中间的马车上,坐着刚开完边区经济工作会议的行署供销社副主任兼汉孝陂县供销社主任杨铮,供销社工作人员梅花、任莹等,还有刚从医院死活吵着闹着要出院的饶平中指导员,和鄂中地委敌工人员柳志华。

梅花是供销社新近分来一个十八岁的女学生,人长得非常漂亮,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还有一付百灵鸟般的好嗓子,走到哪,银铃般清脆的歌声就唱到哪,把杨铮和同事们都给乐坏了。原来她就是远近闻名的“东山四朵花”中最小的梅花姑娘。这如花似玉的梅花姑娘虽然生在富裕之家,但是从小离开父母到大城市武汉上学,独立的生活,使她无拘无束,加之接受新式教育,受新思想、新生活的影响,视野开阔,活泼愉快。时值武汉成为全国抗日中心,各路英杰精华芸集武汉,抗日救亡的空气像高涨的潮流。由于她有一付天生的好嗓子,参加了地下党员黄民伟领导的武汉业余歌咏团“三八女子歌咏队”。歌咏队先是在妇女中开展宣传活动、演出文艺节目,动员女工、女职员、女学生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后来,她们在中共湖北省委的指导下,逐步深入工厂、商店、学校、码头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在武汉广播电台每周有教唱节目。队员们上电台经常唱的第一首歌是武汉业余歌咏团团歌——《我们要战斗》。

“我们要战斗!我们要战斗!我们是一群战斗的青年。生在大时代的里面,站在大时代的尖端,我们要创造一个新世界,把法西斯势力打翻!我们要战斗!我们要战斗!我们是一群战斗的青年!莽苍苍、好江山,浩荡荡、大平原,伟大祖国,上下五千年,我们流着汗,耕种好田园,我们流着血,争取生存权!把正义的歌声送到世界人面前。我们要战斗!我们要战斗!我们是一群战斗的青年!”

这慷慨激昂的歌声响彻云霄,传遍荆楚大地,时刻激励着不愿当亡国奴的热血青年。

除了唱歌外,“三八女子歌咏队”自编自演一些独幕话剧,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打鬼子去”,“抓汉奸”等节目。她们积极参与国民党政治部第三厅组织的集会游行与庆祝活动,用文艺形式点燃了工人、店员、学生、群众的抗日救亡激情。她们经常到武汉三镇的伤兵医院进行慰问演出,帮助伤兵缝洗衣服;去难民营慰问从上海、南京等地逃亡武汉的难民,举行募捐和救济义演。日本侵略军铁蹄逼近武汉时,在董必武的关心安排下,“三八女子歌咏队”辗转到鄂北继续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直至李先念司令员奉党中央指示,率领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开辟了孝感北部大小悟山抗日根据地,梅花姑娘等三八女子歌咏队的部分队员才转来鄂豫边区。

马车上有了梅花这个百灵鸟,随着春天的脚步,洒下一路清脆动听的歌声。眼下正是桃李树放花季节,映着阳光散发着香气。供销社副主任杨铮坐在马车上,面沐春风,心中像刚冒土的嫩芽一样,激动万分。

杨铮,安徽省石埭县人,是典型的安徽姑娘,圆圆的脸庞,眉清目秀, 细心文静。说话轻言细语,待人和蔼可亲。去年她从洪山公学毕业,被分配到边区行署供销社。她认准了汉孝陂县是一个物产丰富,财源滚滚的好地方,加之离武汉很近,便于采购物资,于是下定决心要到湖区开辟财经贸易工作。来到湖区后,她与人称“双枪大队长”的饶民太一见面,那两对闪亮的目光一碰,像有缘份一样,互生爱意,谈话十分投机。杨铮脸露微笑看着饶民太说:“饶大队长,边区首长都夸赞你是一个“急时雨”呢,我这次到湖区来开辟财经贸易工作,还希望你大力支持呀!”饶民太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看着她:“杨铮同志,你也太夸奖我们了。你的事也就是我们的事,不用客气。这湖区是‘米粮仓、钱袋子’,潜力大得很,就看你会不会动脑子了。请放心,我们一定配合好你的工作。”事后,饶民太安排杨铮与各乡长见面,走访开明绅士,了解情况;还关心地把她安排在塘口村妇救会长李云娇家里住下,派战士戴全山当她的通信员,体贴入微。日久生情,二人热恋中。只是当地是游击区,部队经常流动,两人很难见面,见了面也是匆匆告别。

此时此刻,马车上的杨铮心绪飞扬,这不仅是她将要回到久别的汉孝陂,见到心上人饶民太,而且是要去华中重镇武汉执行一项特殊任务,马车上的柳志华,就是上级为她去执行特殊任务而派出的敌工人员。

鄂中地委社会部长黄明伟,临别时对杨铮注视着信任的眼光,一字一句说道:“你这次行动是要深入虎穴去战斗,相信你一定会克服困难,圆满完成这次的光荣任务!”

“是!我一定完成任务!”杨峥向送行的首长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声音清亮干脆。

黄民伟上前紧紧握着杨铮的手,笑容可掬地说:“杨铮同志,组织已批准你同汉孝陂县委委员,公安局长饶民太同志结为革命伴侣。这次去湖区,汉孝陂县委书记杨玉璞同志会给你们完婚的,请带我们向饶民太同志问好,祝贺你们啦!”杨铮听到“完婚”二字,“刷”的一下脸飞红起来,扭头就跑,身后跟着黄民伟等领导一连串的笑声。

“啪!”的一声鞭子响,打断杨铮的思绪。赶马车的郑乡长嫌马儿跑的慢,把马鞭接连甩起来。突然,车上的饶平中咳嗽了两声,杨铮赶紧对郑乡长说:“饶指导员还有病,你跑慢点行吗?”

“谁说我有病,郑乡长你只管快跑,没事!”饶平中指导员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倔强的说。

车上的梅花与任莹等年青故姑娘互相做了个鬼脸,捂着嘴发笑。靠着马车边坐的柳志华,长得大脸鹰鼻,浓密的大刀眉,身材魁梧,气宇轩昂,咋一瞧,还真像个有钱有势的绅士。他一言不发,坐在车上闭目养神。任莹姑娘从马车上找到一根草,慢慢靠近他的身子,想逗逗他。不料,草还未挨着那高高的鹰鼻,就见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闪电般地握住了任莹细细的手腕,痛得任莹姑娘咧嘴直叫,“哈哈哈哈”,把大家惹得开心大笑起来。

汉孝陂县委书记杨玉璞,副县长朱道平、公安局长饶民太和游击队的战士们、乡亲们,热烈欢迎从鄂豫边区回到湖区的杨铮一行人。尤其是看到死里逃生的英雄饶平中指导员,养好伤回来了,警卫连指导员张明金和战士们把他高高举起,抛向空中。公安局长饶民太紧紧握住杨铮的手,两对眼睛互视良久,都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说,却一时不知从哪儿说起好。塘口村妇救会主任李云娇等妇女一把扯过杨峥,拥抱在一起。饶民太不好意识笑了笑,他来到战士们中间,抓住刚落地的饶平中,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一番,摇摇他那高大的肩膀,二人都流下了高兴的眼泪。饶平中激动地说:“局长,我要求马上参加战斗!”

“不急!你先用这湖区的特产调养一下,把身体养得壮壮的,再跟鬼子干也不迟。”饶民太说的湖区特产是指藕、莲、荸荠、鱼虾、糯米、芝麻等,对养病很有益处。

晚间,杨玉璞、饶民太、杨铮等人在一起研究工作。当杨铮汇报完要去武汉执行特别任务后,饶民太不无担心地说:“这次任务非常重要,为防备不测,我建议手枪队在府河边黄花涝待命,随时准备接应。”

杨玉璞点点头同意,说:“你们的意见很好,要千方百计保证这次武汉之行成功,完成边区首长交给的光荣任务,还要注意保密。现在汉孝陂边区的税收工作已全面铺开,上级给我们增派干部,加强力量,都是希望我们把根据地的经济工作抓紧抓好。一年之计在于春,你们还要在这方面多动点脑筋,争取汉孝陂边区有个好的秋收啊。”

春天的黄花涝,岸边开满的无数小黄花浸润在涨起的府河水中,随波荡漾,煞是漂亮。饶民太亲自护送杨铮、郑乡长、柳志华、李云娇四人,来到高大、颇具气势的黄花涝码头,只见水边千船泊岸,岸上尽是古老民宅,宽宽的青石板路被来来往往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磨踩得锃亮。府河上大小船只你来我往,这些船或扯蓬扬帆,或摇橹推桨,每只船上都装满了货物。去汉口的船上装的都是粮食和农副产品、山特杂货,出汉口的船上则装的都是时兴的洋油、洋酒、洋药、洋烟、洋火、洋布、洋针、洋线等日用百货。郑为福乡长兴致勃勃,颇为得意地对大家说:“府河上游的随县、云梦、安陆和孝感等县的船民商贾,丰水时期可驾船从后湖直达汉口,到汉口六渡桥、广益桥、长寿桥一带做生意。但到了枯水季节府河水落河槽,这些船民商贾便驾船沿府河下游绕过岱家山,经湛家矶出长江,再逆江而上,才能到达汉口。如此年复一年,船民商贾都盼望从汉口湖区后面开一条人工河,走捷径直达府河。于是船民商贾纷纷集资,从黄陂、孝感两县招来大批民工,仅用了一个枯水时期,就将人工河挖通。从此以后,来往的船只可由这条人工河出入汉口,方便多了。因此,这条人工河被称为黄孝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杨铮心细过人,把郑乡长这番话牢记心中。

不知不觉,船已到张公堤。见到如巨龙蜿蜒,雄伟壮观、气势磅礴的张公堤,饶民太也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这张公堤,不可不提汉口的发展。汉口的街市都是沿江发展起来的,街市前面是港口码头,街口背后是湖泊洼地。湖泊大小不一,星罗棋布,名称繁多,每逢丰水时期,湖水一片汪洋,人们统称它们为后湖。为防水患,明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汉阳通判袁昌,主持修筑了汉口第一条长堤——袁公堤。过了两百多年,汉口有了较大发展,为防水患,汉口又在湖区洼地上筑起一道城墙,人们称它为后湖城墙。再后来,湖广总督张之洞修建京汉铁路,其防洪作用远大于后湖城墙,故城墙被拆除,变成后城马路。1903年,张之洞又亲自带人踏勘,在远离汉口的郊外筑起一道将汉口街市、铁路、和整个后湖湖区都围在内的大堤。大堤以岱家山为坐标,分两段向东西延伸,东面至湛家矶江边,与京汉铁路江岸段路基相连;西面经姑嫂树延伸至禁口,然后向南转至汉水边。它就像一条巨龙距卧于汉口郊外,保护着城市的安全。你们猜,大堤修好后,这位张大人说了些什么?”

众人互相看看,都摇摇头,饶民太笑了笑,语重心长的对大家说:“大堤修好后,张之洞感动的说,这大堤可是我们民众用篼箕、扁担挑出来的啊!”

杨铮关心地对饶民太说:“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连着通宵熬夜,看你眼里尽是血丝。”话里充满爱意。

饶民太笑着说:“不碍事,我是为你这次行动担心啊。我派饶平中和手枪队在这一带活动,一来武装护税,二是随时接应你们。”话里也充满关心呵护。

柳志华上来握住饶民太的手,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保护好杨主任!”

饶民太对他投去信任的目光。他们已经商量过好几次,准备了几套应急方案。敌工人员柳志华有一把画着雄鹰的纸扇,是用于秘密接头的特别暗号。他的代号是“雄鹰”。




二、武 汉 秘 密 接 头



杨铮这次秘密的武汉之行,是要接受和运出一批外国友人捐赠给鄂豫边区根据地急需的药品和医疗器械。

原来,早在1940年初,美国进步记者艾格丽丝.史沫莱特到鄂豫边区根据地采访,她参观新四军五师的战地医院后,感慨地说:“新四军条件艰苦,医院设备简陋,缺医少药,但精神振奋,克服重重困难,实在令人敬佩!中国人民了不起!”她愿意帮助解决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困难。她给美国驻汉口的领事戴维斯写信,要求帮助联系捐赠事宜。李先念司令员专门派出战地医院院长孙光珠前去武汉,与美国驻汉口的领事戴维斯取得联系,很快就得到了一批价值五万美元的药品和医疗器械,使新四军五师战地医院的条件得到初步改善。这次,野战医院孙光珠院长直接找到边区供销社,要求派人配合去武汉,接受和运出第二批外国友人捐赠给鄂豫边区根据地急需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经边区领导仔细研究,指派供销社副主任杨铮与柳志华前去执行这项秘密任务。

杨铮与饶民太告别后,一行人在张公堤上岸,雇车经姑嫂树进入武汉市,径直来到繁华热闹的汉正街,在“孙记绸布店”落脚。这家绸布店老板的夫人正是远近闻名的“东山四朵花”之一的二姑娘荷花。“孙记绸布店”是去年杨铮为新四军十三旅部队筹粮、买盐买布时,与湖区在汉口开店做生意的孝感籍商人,建立的关系户。这位荷花姑娘,脸色白里透红,笑靥如花,弯眉杏眼,眼神灵动,高高的鼻梁,红红的嘴唇,嘴角漾着笑意,头戴一朵银饰荷花,身材匀称,端庄美丽,天生丽质加上爽直热情,站在那里楚楚动人,活像是仙女下凡。她见到风尘仆仆的杨铮,就像亲姐妹似的,高兴地迎上去拉着她的手,甜甜地说:“我的好妹妹,你可来了。路上颠着没有?过哨卡时被刁难吗?先洗把脸,喝口茶,休息一会。”

杨铮是大户人家的闺女,对这种环境很熟悉,她洗了脸,梳妆整齐,在客厅太师椅上坐了下来。她端起茶几上刚砌好的龙井,轻轻地呡了一口,顿时满嘴清香,心旷神怡。她笑盈盈的对荷花说:“孙夫人,近来生意可好?”

“哎——,说起生意,今非昔比呀。这兵荒马乱的,生意难做呀!加上日货横行,你看,我家店铺里满眼也是‘洋布’啊。”荷花心地爽直,脱口即出。

“孙夫人,我这次来,是要做几笔大生意的,顺便拜访一些生意上的朋友,还请你多多关照呀。”杨铮也是巷子里赶羊——直来直去,说出来意。

“我的好妹妹,你就放心住在我家是了,生意让我家老板去为你张罗。这汉正街孝感籍商人多着呢,这不,满街的米粮店几乎都是我们孝感人开的。要是他们知道你杨主任大驾光临,非把我这绸布店门坎踏破不可。”荷花心花怒放,用一根手指指着门外说道,她手腕和手指上戴的金手饰金光闪闪。杨铮笑了起来,声音动人。

荷花话题一转:“请问杨老板,我家幺妹梅花近来可好?那年兵荒马乱,她硬要随学校内迁不可,谁劝也不听,不想她却参加你们……”

杨铮手一抬,打断荷花的话。她把‘弟弟’柳志华、‘管家’郑为福和‘佣人’李云娇介绍给荷花,并示意郑为富取出梅花姑娘写的信,递交给她。荷花双手颤抖着接过妹妹的书信,喜极而泣。

一连几天,杨铮一行在荷花陪伴下,把汉正街,六渡桥、江汉路一带转了个遍,杨铮一行仔仔细细考察周围环境和生意。这天,杨铮和柳志华、李云娇来到中山公园,按计划与武汉的敌工人员接头。

中山公园原是一家私人花园,名叫西园,1929年在园内设了孙中山先生纪念亭,故改称此名。公园大门竖立着四樽方大理石的门柱,上刻篆体“中山公园”四个大字。园内老树苍翠,假山挺立,湖岸蜿蜒,亭阁交错,有四顾轩、落虹桥、深秀亭、回瞰阁等,风光诱人。杨铮和柳志华、李云娇先在园内湖边散步,然后来到深秀亭内石凳上坐下来,悠然自得地谈笑风生,这个亭子是预定的接头地点。

不一会,从一条铺着卵石的羊肠小道上,欢快地走来两个肩挎花布包的年青女学生。她二人春风满面,谈谈笑笑,走进亭子,在栏杆边木条椅上坐下。也许是走热了,一位圆脸大眼的女学生,从花布包里抽出一把纸扇,啪的一下打开扇了起来。只见那把白底纸扇上画着一只金凤凰,展翅欲飞,栩栩如生。柳志华心“砰”的一动,与杨铮交换一下眼色后,不慌不忙从石桌上放的衣服下面,拿出一把画着一个雄鹰的纸扇,对着二位女学生,轻轻打开,仔细看起来。二位年青女学生只看不语,站起来收好自己手中的纸扇,放进花布包中,然后双双走出亭子朝假山而去。杨铮和柳志华会意,也拿起石桌上的衣服起身跟随着。他们转过假山,只见那位圆脸大眼的女学生一人站在一颗芭蕉树下,手上拿着那把画着金凤凰的纸扇,悠然的扇着。她见杨铮和柳志华慢悠悠的走过来,便迎上去,朝他们一笑。三人都已会意,信步走到湖边散起步来,李云娇在后面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那位圆脸大眼的年青女学生边走边自我介绍:“我叫林涯萍,是‘武汉人’,孙院长让我来看二位。”

“我叫杨铮,是‘娘家人’,做点小生意。”

“我叫柳志华,随姐姐来武汉看病。”杨铮和柳志华也作了自我介绍。

走到一个避静处,那个叫林涯萍的女学生压低声音说:“那批货很贵重,过几天才从北平运来,孙院长将亲自到火车站验货,请你们作好接货的准备工作。”

“好!请孙院长放心,我们一定按时接货。”杨铮压低嗓子说。“那我先走一步了,同学还在那边等我。下一次在民众乐园,我请姐姐看戏。”林涯萍对二人嫣然一笑,转身而去。

几天后,杨铮准时来到六渡桥繁华地带的民众乐园。

民众乐园始名“汉口新市场”,是一个娱乐、商业兼备的综合性游乐场所。民国初年,由汉口知名人士刘有才等集资兴建,1919年主要部分建成开业,1920年全部建成。主建筑群是一座临街7层圆顶大厅门楼和两翼3层楼房(“凹”平面),其他建筑还有“雍和厅”(杂技)、大舞台、新舞台以及贤乐巷、协兴里一带的20多栋住房。全园占地面积12187平方米,建筑面积17168平方米,场地设施仿上海“大世界”,分别安排了3个剧场、2个书场和中西餐厅、弹子房、小型商场、阅报室、陈列室、室内花园、哈哈亭、溜冰场以及舞台等。另外,在进园处设有“鸳鸯池”,池中叠石为山,周围环水,山腰塑有捉迷藏的裸体小儿,山顶飞瀑奔泻。一对鸳鸯在池水中浮游。“新市场”后部的“趣园”设有茅亭、竺桥、莲池、喷泉等建筑小品。全园有各种剧座4500席,为武汉最大的文化娱乐场所,曾驰名国内外,与黄鹤楼、归元寺并称为武汉的“名楼”、“名寺”和“名园”。

园内有汉剧、京剧、新剧社、坤班(女子京戏)、木偶戏、杂技、电影等轮流上演,令人眼花缭乱。观客只买一张园票,可在园内尽情观赏游玩,经常使人流连忘返,整天整夜的玩不够。但日本侵略军占领汉口后,园内生意甚为萧条,多半是一些达官贵人,太太小姐和一些外国人在此消磨时光。

杨铮精心化妆一番,和柳治华、李云娇进了园子。她们从侧门上楼,沿着古朴而又透着现代气息的楼梯,上到二楼和三楼的回廊。果然见到林涯萍手拿画着“金凤凰”的扇子,站在三楼回廊上悠闲的摇着。

“表姐,你怎么才来呀,好戏都快收场了。”林涯萍迎上来,故作生气状。

“不急,好戏还多着呢!今天咱姐妹俩看个够。”杨铮挽起林涯萍的胳臂一起走进戏场。

杨铮与孙光珠院长见了面,拿到了火车站的接货发票,定下接货时间。

随后,杨铮马上雇车按时到汉口火车站,神不知,鬼不觉,将北平运来的国际友人捐赠的这批西药和医疗器材,悄悄运到汉正街“五洲大药房”存放。




三、瞒 天 过 海



敌工人员“雄鹰”柳志华施展才华,利用汉正街孝感籍“红帮大爷”洪亮的关系,与武汉日伪军总部情报处组长张汉卿拉扯上线。张汉卿是孝感县三汊埠人,贪财如命,自当上特务组长后,仗势欺人,经常找汉正街的孝感籍老板白吃白拿,“红帮大爷”洪亮收的“保护费”自然有他一份。

这天,柳志华请张汉卿、洪亮,在六渡桥有名的“老会宾楼”三楼“黄鹤”雅包喝酒。菜上来后,有东坡肉、海天绣球燕窝、掌上明球、蟠龙卷切,桔瓣鱼元、金包银、清火敦甲鱼、五香葱油鸭、八宝网油鸡腿、龙串凤、全家福等。

张汉卿笑眯了眼,说:“这些都是‘老会宾’的当家菜呀!柳老弟会点菜。”

洪亮在一边粗声粗气的说:“这几天,心烦。快来两坛陈年汉汾酒,咱们换大碗喝,今天一醉方休!”

酒过三巡,三人都有几分醉意。洪亮自倒一碗酒,仰着脖着喝了下去,闷声闷气说:“这年头,生意难做,保护费也难收了。有几家悄悄关上店铺走人,一跑了之,丢下几间门面给我,让老子喝西北风去!”

柳志华在一边劝道:“洪大哥,你给咱孝感的商人留了面子,够义气!那几间门面先留着,不出一个月,小弟联络几个乡下的土财主来汉正街做生意,你那几间门面还愁租不出去吗?”

“好!柳老弟够义气!冲你这句话,我洪大哥没看错人,来,敬你一碗。”洪亮又倒了一碗酒,与柳志华一碰,一仰脖子,“咕轳咕轳”又喝了个碗朝天。

张汉卿在席上不声不响地吃菜,突然间冒出一句不阴不阳的话:“要发财大家都有份。这年头,仅靠坐收渔利不行,还不如自己开个客栈、酒楼、商店什么的,吃喝玩乐不都有了吗?”他在暗示他有权有势,想在生意上插足。

洪亮若有所悟,醉熏熏地站起来,腿发软,他将一只脚抬起踩在椅子上,含糊不清地说:“张——张大哥说——说的对,要自己做生意!可——可是做生意要本——本钱啊?”他两手一摊。

“哈哈!”张汉卿仰面一笑,端起碗来,自饮一碗,然后向他二人做了个靠过来的手势。柳、洪二人伸长脖子靠近了张汉卿,张神秘地说:“洪老弟想不想发财呀?告诉你们,最近日军总部获悉,从北平运来一批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流转在汉口市场里,这可是抢手货啊!”

柳志华心中一惊,赶紧站起来,为已有八、九成醉的二位斟满了酒,顺口问道:“既然这批抢手货在汉口,何不动手搜呢?”

“不——不行!这批货——货后面肯定有背景,是外——外国商人、国民党还——还是共产党?没有确——确凿证据不能蛮——蛮干,弄不——不好,要吃——吃不完兜——兜着走。” 张汉卿醉熏熏的摆摆手,断断续续把话说完。

洪亮着急了,脸红的像猪肝,说:“那不——不是让到嘴的肥——肥肉被白白放——放走了?”

“嘿嘿,这煮熟的鸭——鸭子岂能放飞!告诉你——你们,我——我已秘密派——派人在码头、汽车和——和火车站等处监——监视,一但发——发现货——货已出——出手,那就怪不得我——我要吃……”张汉卿醉得再也很难说下去了,他苍白发青的脸凶相毕露,干脆用手在空中一抓,落在那盘“八宝网油鸡腿”上,抓过一根油淋淋的鸡腿丢在口中,大口大口啃起来。

柳志华赶紧回来将这一重要情报,向杨铮作了汇报。杨铮低着头,在房间内踱着步,认真思考。忽然,郑乡长推门进来,告诉杨铮一个好消息,公安局长饶民太派侦察员肖木生、杨水来了,还有县税务局副局长易礼平和两个税务人员。原来,汉孝陂边区税收工作开展的轰轰烈烈,各税卡工作人员积极性很高。他们了解到付家楼的大地主付万峰家中良田租给穷人种,自己在汉正街开办米厂做生意。因此,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汉正街找付万峰收田亩税,付万峰受到感动,不仅交清田亩税,而且还交了抗日乐捐。易礼平则是专为杨铮送采购物资款来的。

柳志华听了,竖起大拇指说:“真行!税务局收税收到汉口来了。”杨铮也舒展眉目笑了。

晚上,杨铮将众人召集起来,商量如何将这批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以及采购的物资送回根据地。郑为福乡长发愁地说:“特务们把水路、陆路都给盯死了,这批药恐怕很难运出啊!”

易礼平认真地说:“我来时,看见哨卡对出市的物资检查很严,但有日伪军总部开的特别通行证就好多了。”

柳志华愤然说:“特别通行证可以弄到,但只能是运粮食、布匹、盐、纸、中草药等。对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敌人控制很严,因为他们知道新四军缺医少药,千方百计要卡死我们。”

“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战场上打不赢,后面捅黑刀啊!”肖木生在一边怒骂道。柳志华目光一撇,示意肖木生小点声。大家又悄声讨论了许久。

最后,杨铮镇静自若、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这次来武汉,主要任务是运这批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现在凶狠的敌人已盯住这批物品,我们必须分散敌人的注意力,因此,我想分头行动。柳志华要尽快弄到运粮食、布匹、盐、纸、中草药等物资的特别通行证;郑为福要尽快将‘五洲大药房’的这批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改换包装;然后,易礼平、郑为福走汉水,从汉正街装船出发,将食盐、中草药等物资运到辛安渡,迷惑敌人;柳志华、李云娇走长江,将纸墨、布匹等物资用船经湛家矶入府河运到黄花涝,也是迷惑敌人;我和侦察员肖木生押运这批改换包装的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走秘密通道。侦察员杨水立即赶回汉孝陂根据地,向县委汇报我们的行动计划,待会,我写封信请务必交到公安局长饶民太手中。

大家听完杨铮这席话,都长舒一口气,税务局长易礼平一拍大腿,兴奋地说:“这就叫虚虚实实、瞒天过海,巧运药品啊!”



四、巧 运 药 品



侦察兵杨水是游击队里有了名的“杨长腿”,他几乎是小跑着,飞快地将杨铮的信送到了黄花涝。

饶民太看了侦察兵杨水从汉口带来的杨铮亲笔写的密信后,心中对杨铮机智勇敢的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原来,扬铮对安全运出药品的考虑,自有独到之处。杨铮在汉口考察各处环境和生意时,特地留意六渡桥一带,可乘船通达后湖,生意人一般很少走这条水路,敌人防备比较松懈,特务的主要注意力也不在此处。杨铮说的秘密通道就是指这条水路。她事先安排两路人马走明道,引开敌人,她却悄悄走秘密通道避开特务。她走这条秘密通道,也作好了最坏打算,她请饶民太率领部队,先赶到后湖接应,万一敌人发现运进口药品和器材是从六渡桥上的船,从后面追上来,杨铮有了去年运粮在李家湾遇险的经验,遇到敌人可先将货船驶进湖中芦苇丛中躲藏,待接应的饶民太打退追敌后,她再命令货船从芦苇丛中驶出,与饶民太接应部队会合,同返汉孝陂。

好聪明的中华儿女!新四军的女战士!

县委书记杨玉璞正焦急地等待着杨铮的消息,只见公安局长饶民太飞马而来,他立即通知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县委对接应武汉一行人和各种物资,作了周详部署:张明金率领警卫连一个排去辛安渡接应易礼平、郑为福;饶平中率领手枪队去黄花涝接应柳志华、李云娇;饶民太和宋连长率领县大队,火速赶往后湖接应杨铮和进口药品和器材;杨书记则亲自到黄花涝坐镇指挥。副县长朱道平留守县政府,以防敌人生变。

万事俱备,只等行动!

敌人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碰,摸不着头脑。

离开汉口前的一个晚上,杨铮和李云娇亲热地拉起家常话。李云娇笑眯眯地对杨铮说:“杨主任,你看这块花布么样?我想给女儿做一身新衣服。”

“好看!你还真会挑颜色呢。”杨铮啧嘴称赞道。

李云娇满脸得意又说:“杨主任,你猜,这次我在汉口学到了么事?”

“你说嘛,我正想听听。”

“这一段时间,我尝了好多武汉小吃,如蔡林记的热干面、顺香居的重油烧麦、四季美汤包、桂花赤豆汤;还有满街卖的炸面窝、发米耙、欢喜坨、油香、什锦豆腐脑、鱼香糊汤米粉等,大饱了口福。我就留心观察,学会了做两种小吃。”

杨铮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位人称“巧媳妇”的李云娇。

这李云娇心灵手巧,一点就通是出了名的。在孝感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做米酒。要做好米酒首要的条件是要有好糯米、好水、好酒曲,缺了哪一样或者哪一样不地道,做出的米酒味道就差远了。李云娇打小就喜欢看大人们做米酒,经过长时间的实践摸索,她竟成了当地做米酒的好手。此时她见杨铮看着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她便有意拉长调子说道:

“这第一种小吃是‘油炸磁耙面窝’。做法是先将大米、黄豆浸泡后,碾磨成浆,再将米浆舀于那种中间凸出,四周凹陷,边缘围起的特制圆形窝勺内,掺上一些糯米做的磁耙,然后放进滚油中炸。炸呀炸,炸呀炸,嘿!这油炸磁耙面窝炸好后,中心片薄枯脆,外缘肥厚柔坨,有糯米磁耙的粘性,香软可口咧。”李云娇讲到这里,故意停下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杨铮急得直催:“快讲,还有一种是什么小吃?”赶紧递过去一杯水让李云娇喝。。

李云娇并不喝水,有意咽了咽口水,然后说下去:“这第二种小吃是‘鱼香糊汤米粉’。做法是先选用稻米磨浆,制成粉;然后用活鲜小鲫鱼或蟮鱼小火慢熬成汤汁,熬呀熬,熬呀熬,熬好汤汁后再加水调入生米粉制成糊汤,放盐等,成熟装碗时,上面撒上葱花、胡椒。‘鱼香糊汤米粉’端上桌,看上去色调素雅,糊汤微稠,米粉洁白,鱼香汁浓,滋味鲜美,可补身体咧!告诉你,这些原料咱湖区多的很咧,回去后我学着好好做几碗,让为咱老百姓受伤的饶平中指导员天天吃,争取让他早日养好伤,狠狠打击日伪军。

杨铮听后,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两人都笑了,直到把眼泪水笑出来。

第二天,三路人马都先后平安上了路,特务是白忙乎了一阵。

当县委派出的三路接应人马把杨铮一行人,和各种鄂豫边区急需的物资,都安全运达汉孝陂根据地时,人民群众敲锣打鼓,热烈地欢迎他们凯旋归来。

杨玉璞和朱道平在一边,看着队伍中英姿飒爽的杨峥和浓眉大眼的饶民太,杨玉璞动情地说:“你看,杨铮和饶民太二人真心相爱,一个是用尽心血在营建地下运输线;一个是绞尽脑汁搞统战和武装护税。他俩配合默契,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朱道平不住的点头称是,突然问话:“你不是说要给他(她)们办喜事吗?”

“是呀!组织上已批准了。但他(她)们都说还是等把这次任务完成后再结婚才安心!”杨玉璞书记摇摇头,无可耐何的说。

朱道平副县长感动地说:“这天生的一对为了革命工作,婚事一拖再拖。他(她)们越是这样,咱们越是要关心他(她)们,把他(她)们的婚事办得热热闹闹的!”

杨铮一刻也不耽误,马上启程将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材、以及大量的粮食、盐、纸墨、布皮等物资送往鄂豫边区。

边区首长们表扬汉孝陂根据地不负众望,成功地打进了华中重镇——武汉。尤其是李先念司令员,听说汉孝陂县税收范围收到武汉市后,连连称赞。当杨铮汇报到汉孝陂县一年可收税近二百万元光洋,送到边区需人挑、马驮、船运才行时,李先念司令员哈哈大笑,用浓郁的家乡话称赞道:“这汉孝陂还真是个‘摇钱树’啊!”

鄂豫边区行署领导认真听取了杨铮关于汉孝陂县尽快建立地下运输线的汇报,杨铮激动地说:“我们准备在汉正街开一家粮店和客栈,作为根据地在汉口的落脚点;在姑嫂树开一家粮店,作为接应点;在黄花涝组建船队,建立转运处,形成汉正街——姑嫂树——黄花涝——东山的陆地、府河地下运输线,加上原有的汉正街——舵落口——新沟——辛安渡——塘口的汉水地下运输线,我们就可以源源不断将各种物资运往鄂豫边区根据地。”

边区行署领导听完汇报后,高兴地说:“太好了!汉孝陂县的两条地下运输线要是建成了,今年,我们计划在孙家店、厉家店、黄家冲、小悟山等地兴办缝衣厂、印刷厂、修械厂、印钞厂、兵工厂的目标,就更有把握实现了!”




尾 声



不久,杨铮、柳志华、郑为福等人按照上级的指示,趁热打铁,再进武汉市,在汉正街开办了“汉丰粮行”,有意聘请武汉伪军特务部情报组长陈汉卿(孝感三汊埠人)当“汉丰粮行”的经理,敌工人员“雄鹰”柳志华为副经理;在统一街开办了“德安客栈”,聘请“红帮”大爷洪亮当经理,柳志华为副经理,;在姑嫂树开了一家“郑记粮店”,郑为福当经理,作为接应点;在黄花涝组建了一支船队,建立转运处。公安局长饶民太还在这条地下运输线上安排数名敌工人员,一是保护粮店和客栈工作人员的安全,二是侦察敌情,传递情报,巧妙地将做生意、搞运输、刺探敌情融合一起,形成拖不垮,打不断的钢铁运输线,而敌人却还蒙在鼓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