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一篇 战略反攻 第十七章 崩溃崩溃

yuertou 收藏 2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2047年5月1日,世界所有劳动人民的节日,而就在这天,全世界的各大报纸中,除了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报纸在头版刊登了与劳动节有关的东西之外,其余的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上只有一个新闻:日本崩溃!

法新社的报道最迅速,在当天的巴黎日报上,头版头条的位置上,醒目的印刷着几个大字:日本国内陷入混乱状态!接着,欧洲各大报纸上都出现了相似的题目,内容只有一个,日本内部矛盾爆发了。而在所有的报纸中,说得最露骨的自然是美国人的报纸,在美国纽约日报上,明显的写着:日本动乱!

事情的导火线是日本宪兵与警察在一次大的反黑行动中,查获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地下市场,收缴了至少500多吨食品与药品。但是这些日本宪兵与警察还没有来得及载着“战利品”离开,就遭到了饥饿群众的围攻,产生了哄抢事件。随即,大量的日本军队被调入东京,开始镇压“暴乱”的群众。在当天下午的暴乱中,日本军队向平民首先开火,到晚上8点左右,东京的暴动规模已经无法控制,整个东京被淹没在了一片火海中。在这之外,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天,中国并没有对东京进行轰炸,也没有进行炮击,好象是故意留出时间来让东京产生暴露一样!

虽然表面原因是市民暴动,哄抢粮食,但是深层的原因,却是日本的粮食危机已经威胁到了日本国家的基础!谁都知道,日本民族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能够吃苦耐劳的民族,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忍耐力的民族。在当年的战争中,一个日本士兵可以依靠一个饭团战斗一周,日本人只要有口饭吃,就绝对不会起来暴动,这点,倒于中国人很相似,似乎这成了整个东方民族的共同特征。而能够逼得日本人起来反抗警察与宪兵,甚至是军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就是日本的普通人已经吃不饱饭了,日本人正在挨饿,而且是严酷的饥饿!

这还只能算是表面的现象,实际上,日本人民此时的生存环境已经极度的糟糕了!食物只是众多奇缺生活必须物资中的一种。在中国的持续轰炸下,特别是对日本的电力工业的全面轰炸,日本各大城市几乎都缺少电能。同时,中国轰炸与打击的范围已经在3月底,首先扩展到了水源方面,这至使日本人的饮用水出现了严重问题。5月时,日本的雨季还没有到来,大多数平民甚至得不到干净的饮用水!而根据在日本的国际红十字会官员调查,瘟疫已经开始在日本的边缘缺水地区蔓延,甚至在大城市中也出现了瘟疫蔓延的征兆,如果不赶紧解决水源的问题的话,那么日本极有可能在夏季到来之前爆发全国性的瘟疫。而在缺少药品的情况下,任何一场瘟疫,都至少将夺取1亿人以上的生命!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日本本土上的资源本来就不多,而春季是疾病多发的季节,加上中国的全面轰炸,日本的制药业全都划入了化学工业,遭到了全面的破坏。另外,日本本土的人口密度是全世界所有国家中最高的,而且80%的人口集中在城市中。在中国的战略轰炸下,日本的城市公共基础系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水源得不到保证,没有足够的电力,没有粮食,甚至连城市的下水道都在中国的轰炸中被摧毁。现在日本主要的大城市几乎都要被垃圾淹没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不爆发瘟疫的话,那就是怪事了!

如果说日本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绝对不是夸张。但是,日本军事政府却一点都没有放弃继续将战争打下去的企图。而这绝对是日本人民灾难的根源,既然日本不投降,中国就不会停止战争。同时,日本仍然在疯狂的扩军,几乎将每一滴国家的能量都用到了战争上来,而这种不考虑人民死活的政府,还能够控制得住下面的人民吗?

敏锐的国际观察家此时已经看到了日本彻底崩溃的征兆,并且有很多人做出了非常大胆的寓言!

其实,早在日本海军主力舰队被歼灭,中国开始封锁日本港口,切断日本的海上航线,以及动用大规模的战略轰炸机对日本本土进行全面的战略轰炸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最终,即使中国军队不打上日本本土,日本也将崩溃!随后,当中国海军完成了在各地的作战行动,腾出手来,对日本进行全面战略封锁,达到一颗米,一滴油都无法流入日本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日本这次是彻底的完蛋了!

在日本东京发生大规模暴动的消息才传出来没有一天时间,美国最著名的战略评论专家,前兰德公司的东亚地区分析专家霍华德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远东这两个民族之间的残酷战争,说明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国家的战略力量仍然是决定一场战争胜败的关键因素。而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中国人再次检验了自己的强大空军,并且将海军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中国人胜了,而且胜得这么的彻底,大概这是自二战以来的这100多年时间中,世界上最残酷的一场战争。两个经过了100年建设的民族,再次用他们的鲜血分出了高低。从此以后,恐怕东亚就再也不会出现战火了……

霍华德本身就是中国问题专家,年轻的时候还在日本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他对中日都非常了解。当年在兰德公司的时候霍华德就是首席中国问题分析专家。而这次,他客串了一次日本问题分析专家的位置,表现得还非常不错。而且,从根本上,霍华德理解到了东方民族那种与西方世界不同的传统文化,即使中国与日本都在一步步的向世界靠近,即使中国与日本都在二战之后的100多年时间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那种民族根本的文化底蕴是不会改变的!只有抓住东方民族的根本,才能够彻底的了解这场战争的性质!才能够彻底的看清楚这场战争的根本结果!

当然,日本暴露出崩溃的前兆,是有人喜也有人忧。在霍华德的评论发表不久之后,美国与欧洲各大电视台都封锁了这段话,直到很多年后,霍华德的这段精彩的评论才出现在了他的那本非常出名的,关于自己的回忆录-《东方不再神秘》中。可见,美国与欧洲都绝对不愿意看到日本崩溃。在他们看来,日本虽然已经成为了可以抛弃的一颗棋子,但是这颗棋子现在还有用,就必须要将其所有的能量压榨出来,发挥最后一丝作用。

在美国军事史的记载中,五角大楼曾经对中国在日本发动登陆行动做过评估,按照美国人的标准,中国军队如果在2048年中期在日本本土登陆的话,至少将损失150万官兵!即使将登陆时间拖延到2048年底或者2049年初,中国也将损失50万到100万精锐部队!即使不算装备上的损失,光是这笔人员损失,恐怕就不是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承受的了,因为在这场战争是前期,中国仅仅损失了35万部队!

这一点,美国与欧洲都很清楚,所以他们希望日本能够坚持下来,坚持到中国不得不在日本本土发动大规模的正式登陆作战。到时候,日本就算完蛋了,在欧美看来也已经够本了。如果日本就在这个时候发生动乱,自己崩溃了的话,就根本无法起到消耗中国的目的。到时候,等到中国军队踏上日本本土,日本照样得亡国灭种,日本的结局并不会改变!

当然,高兴的人也有,一切希望看到战争结束的人都在高兴,这自然包括中国在内!这场战争打了3年多了,中日双方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经济上的损失是可以弥补的,但是人的损失,却永远无法弥补!正是这一点,所以没有哪个国家愿意看到中国抢攻日本本土,或者是对日本的封锁持续下去。因为这样一来,最终受害最惨重的是日本平民。在美国国防部的评估中还有一半,就是中国如果登陆日本本土的话,没有人能够制止中国军队的屠杀活动。虽然不至于爆发大规模的屠杀平民事件,但是小规模的,甚至是单独的屠杀行动是绝对无法制止的。到时候,在中国伤亡150万军人的下面,还得垫上至少2000万日本平民的尸骨!而持续的封锁,也将彻底的摧毁日本这个民族的基础,只要中国的战略打击与封锁持续到2048年底,日本饿死3000万到5000万平民是绝对的事情,再加上瘟疫带来的人口损失,恐怕日本这个民族将不会再存在于这个地球上了!

这就是战争,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勘正带来的巨大伤亡。所以,日本发生内乱,如果因此日本政府被推翻,或者是被迫向中国无条件投降的话,那么战争肯定将会迅速的结束,而这对可怜的日本平民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就在日本东京发生暴乱的这天,第5舰队仍然按照往常的惯例,在放出了最后一批攻击机之后,舰队开始转向,准备到靠南面一点的预定海域去接受补给,然后准备第2天的作战行动!因为在持久的打击中,日本值得战机扔下炸弹,或者值得战列舰用主炮轰击的目标几乎没有了,第5舰队此时担任的是打击东京的任务。因此,也就没有了在夜间这种效率并不高的时间内继续作战的必要。到了夜晚,一般是由空军执行骚扰性的打击任务,大概,国内也开始注意到弹药的消耗速度了吧!

鲁毅解开了军服最上面的那颗扣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几天的战斗下来,鲁毅的感觉非常奇怪。这哪是在打仗,简直是在例行公事而已!攻击机几乎没有受到一点威胁,而需要战列舰打击的目标简直已经成了凤毛麟角。所以他也觉得整天很压抑,有力量用不出去,看着那些如同翻书一样的作战计划,鲁毅也没有了多少好心情,几乎全交给舰队参谋长王晨在负责。

正在他准备要离开作战室,回去睡个好觉,顺便给妻子写封信的时候,被一名参谋员叫住,并且拖到了走廊外的一头去。

“发生什么事了?”灯光很混暗,但是鲁毅还是看清了参谋员脸上的严肃表情。

“十分钟前收到的特别命令!”参谋员把一张只有一页纸的文件送到了鲁毅面前。

这时候,鲁毅才看清楚这是才派到舰队来的秘密联络参谋,在上舰的时候见过一面,后来这位参谋就被分到了他自己的特殊舱室中,再没有出来过。而现在看来,他确实是上面派带舰队来执行特殊任务的。

借着混暗的灯光,鲁毅在文件上扫了一眼,皱了下眉头,问到:“参谋长知道这件事吗?”

参谋摇了摇头:“这事暂时还没有通知参谋长,上级的命令是让舰队司令官负责处理,尽量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属于绝对机密的任务!”

鲁毅点了点头,这人本身就很神秘,执行的任务当然也很神秘了。向左右看了一眼,鲁毅再问到:“需要我亲自去做?”

“最好是!”参谋笑了下,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口吻,这哪是参谋更司令说话的语气?

“好吧,去通知‘太湖’号战列舰,让他们做好准备!”鲁毅转过了身来,把衣服上的扣子再次扣好,“我先去准备一下,15分钟后,在飞行甲板上等我。顺便给参谋长说一声,明天的作战任务由他来负责指挥!”(原“太湖”号战列舰在中日九州岛海战中沉没之后,就由当时新建的一艘战列舰继承了这个名字,这是“伊塞克湖”级战列舰的第8艘,原本计划的更新一级战列舰因为战争已经接近尾声,而且政府开始大笔削减经费,现在只有一艘完工85%的在继续施工,其余的全部拆毁!)

回到房间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鲁毅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甚至没有叫上自己的副官,就来到了战列舰艉部的飞行甲板,一架旋转翼运输机已经启动了发动机,做好了起飞的准备。

与鲁毅随行的人没有多少,等他到了在“伊塞克湖”号北面25公里的“太湖”号上的时候,落日的余辉已经完全消失在了海天交界线上,黑暗完全笼罩了整个海洋。

“太湖”号的指挥官敬山一看到舰队司令官来了,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因为白天多打了两个基数的弹药,被司令官知道,现在来兴师问罪了呢。鲁毅可没有心情管得那么多,把敬山叫到指挥舱之后,立即部署了任务:“太湖”号脱离舰队,在两艘驱逐舰的陪同下,开始向北航行。这时候,敬山也知道,他们要执行一个独特的任务了!

这次的行动,基本上是由那名总参谋部直接派来的参谋员负责的,这时候,鲁毅才知道这人的航海技术应该是从正规学院学到的,指挥起来一点小错误都没有犯!而鲁毅本人几乎只是来压阵的,根本就没有他多少事!

一大两小三艘战舰在大海上向北以最高速度航行了足足三个小时,此时距离日本本土只有300多公里了,大家都有点担心,因为这附近是日本潜艇活动的高发地点,同时日本那些隐藏起来的大口径岸防炮足以将炮弹打到他们头上来。最担心的自然是敬山了,这可是他的战列舰,而且是第一次参战,战列舰还没有受到过损失!但是,看到鲁毅那副严肃的表情,这位中校舰长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反正,天塌下来,还有高人顶着!

“好了,就停在这里吧!”那名身份特殊的参谋员紧张的注意着海图,到了预定海域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对敬山说到,“敬舰长,请你派出直升机到这个坐标上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里应该有一艘渔船,你们的任务就是去那上面接一个人。必须要毫发无损的将其接到这里来!”

敬山看了一眼地图上标出的那个坐标,并没有马上行动。司令官都没有下达命令呢,这个小小的参谋算什么,难道舰队由他指挥吗?

“去吧,按照参谋的意思做!”鲁毅点了点头,他明白了自己的作用。

5分钟后,一架负责搜索救援的直升机出发了。再过了紧张的半个小时,鲁毅他们收到了直升机顺利接上人,正在返航的消息。55分钟之后,直升机降落在了战列舰后面宽大的甲板上。

“鲁司令,我们一起去看看这次来的客人吧!”特殊参谋笑着帮鲁毅开了舱门。

这时候,鲁毅也感到很是纳闷,如果是特种部队的话,那他完全应该在这之前就知道有接援特种部队的行动,然后做好完善的接应准备工作。而这次,他却到事情发生时才知道,看来,接来的绝对不是特种兵,而且这么多次了,没有哪次是一个特种兵单独行动的!

包括敬山在内的一行人走到了战列舰后面的飞行甲板上,正好看到一个矮个子的人从直升机上钻下来。这下,鲁毅更相信接应的不是特种兵了,除非这个人是负责偷盗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矮小的特种兵?等到那人被直升机上的航行等照了一下时,鲁毅才敏锐的发现,这绝对不是个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没有那么严重营养不良的样子,而且他的直觉已经知道,这是个日本人,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怀着好奇心,鲁毅向旁边的那名参谋看去,这才发现,那名参谋已经朝那个日本人迎了上去,而且脸上还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这确实是个日本人,而且就是在上面介绍到的,那个在日本黑市上购买药品是尺口!话到这里,还要回到2个月前!

当天,尺口躲过了宪兵与警察之后,立即就绕道向家里奔去,现在周围的道路上已经被堵死了,因为大量的面黄肌瘦的居民在知道有宪兵与警察出动之后,都知道有黑市要遭殃了,而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宪兵与警察之后,能够到黑市上去找到一点食物,哪怕那只是一点惨败的菜叶也好!

市区内很混乱,开始还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市民不知道一下从什么地方都涌了出来,都在向着黑市的地方赶去。这时候,谁也不会在乎中国的轰炸即将开始,如果搞不到食物,他们就得饿死,与其饿死,还不如被炸死来得爽快!

摸着怀里的那几瓶药,还有手腕上的那只金表,尺口的心情很紧张。他不知道那个卖药的人有没有被抓住,如果下次被人认出来的话,那他肯定完蛋了!但是,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救儿子要紧!尺口紧了紧外面的那减风衣,加快了脚步。时间不多了!

在离家还有一条街取的时候,突然刺耳的防空警报响了起来,尺口心头一紧,中国战机的轰炸终于开始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尺口知道自己还只有2分钟,如果在2分钟之内,他还不能回到家里的地下室的话,那他就完蛋了。中国的战机在东京上空几乎不会受到一点威胁,那些战机在扔掉了炸弹之后,都不会马上返航,而是寻找着街上的每一个人,用航炮解决问题!该死的中国人!尺口心里骂了一句,赶紧跑了起来,此时街上的人都跑了起来,全都朝着自己的家跑去,因为在所有人看来,只有家里那点地方不大,也不是很深的地下室才是安全的,大街上,绝对没有一点安全!

跑得越来越快,但是尺口觉得脚步却越来越沉重,本来早上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开始又受了惊吓,现在这么一剧烈运动,他的体力已经严重投支了。但是,他必须要跑,为了自己,也为了家里的小儿子,他必须要跑,就算是累死,也要将药物送到儿子的手里,自己可以死,但是儿子不能死,不然这个家就没有希望了!

尺口坚持着,忍着腹部剧烈的疼痛,全神的集中起已经分散的精力,快步的跑着。但是,他绝对没办法在2分钟的时间内跑完这段500米的距离,就算是以往,他也做不到。

第一声爆炸从遥远的东南面传了过来,那是中国战斗机扔下的炸弹!肯定有人遭殃了,尺口一分神,脚步顿时慢了一拍,差点跌倒在地上。咬咬牙,已经看到那栋属于自己的小别墅了,还有300米,冲,冲了!

爆炸声越来越频密,也越来越近了,还有250米,200米,100米,尺口坚持着。他只看着前面那栋在3年前还是那么可爱,而现在已经显得非常破败的家,不管怎么样样,那仍然是他的家,而这时候,尺口并没有注意到脚下一个已经被人撬走了盖子的下水道口。

脚下一空,尺口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浮在了空中!难道我不行了吗?尺口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住了。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正在向下跌,而家就在100米前,而且在向上升!这个距离显得那么的近,同时又那么的遥远,远得遥遥不可及!

在尺口掉到下水道里面的那一瞬间,他感到大地一震猛烈的震动,空气好象被炽热的大火烧着了一样,红光一闪,尺口傻住了。中国战斗机投掷的几乎都是破坏半径在500米以上的燃烧弹,这么说来,他的家已经不存在了。那个自己用了15年的时间,努力建设起来,并且全力维护着的家已经不在了!

黑暗一阵阵的袭来,在恶臭的冲击下,尺口昏了过去。他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等到尺口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只温柔的手正在帮自己整理被子。

“百合子,是你吗?”尺口拼命的喊出了妻子的名字,但是那只温柔的手只是一愣,接着一个身影向外面冲去,接着,尺口再度昏迷了过去。

等到尺口再度醒过来的时候,这才感觉到房间里有很多人,还有人在呻吟,而且很多身影正在忙碌的东奔西跑。这是在哪?尺口觉得自己的脑袋很痛,努力的把压在被子下的手左手抽了出来,手表还在,手上还撰着那包药品,尺口笑了,儿子还有救。但是,随着头脑清醒过来,无尽的打击却接踵而至。尺口知道,自己骗不了自己,家已经完了,他们家的那间地下室肯定承受不了炸弹的直接打击,儿子……

“医生,他醒了!”一个女声,很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像极了他14岁的女儿,尺口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想着就要坐起来。

“不要动,你现在在医院里面,很安全!”一个中年男声,显得那么的平静,但是中间却夹杂着一丝忧伤。

尺口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与护士,嘴唇干得要命,但是尺口还是艰难的说到:“怎么了,我怎么了?”

“你是被我们的人从下水道里救回来的,你命大,正好掉在下水道里,躲过了轰炸!”一个看起来年轻很多,但是明显地位高了很多的人对尺口解释到。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尺口这时候已经注意到这些医生与护士都没有佩带国家医院的工作证,不免紧张了起来。

“我们是救你的人!”年个年轻人又回答了尺口的问题,“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虽然不是政府组织,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害你!”

尺口艰难的转动着脑袋,向周围看了一圈,发现房间里面还至少有10多张病床,每个床上都躺着一个与他差不多的伤员,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跟着问到:“那我昏迷了多久?”

“不是很久,才三天,幸运的是,你醒了过来!”这次,那个医生做了回答,而且还耸了下肩膀,“很多像你这样的人,早已经死了,你是那次轰炸中,最幸运的一个,也许,天神并不想收你!”

尺口尴尬的笑了下,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痛得厉害,就像有千万把刀在割他一样。傍边的护士见状,赶紧上来扶了尺口一把,让他坐了起来。

“现在,你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是还不益到处活动,最好静养几天!”年轻人把医生支开了,“等你的伤好了之后,只要保证不泄露我们的地点,我们不会为难你,到时候,你回家,或者是继续留在这里,与我们一起战斗,我们都不勉强你!”

在尺口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年轻人就已经离开了。但是,后来尺口在修养的几天中逐渐明白了过来。这是一支城市游击队,他们是反政府军。而尺口是被一支正从下水道中经过的游击队发现的,然后带了回来。所以,他们这里有足够的食物与药品,当然大部分都是从政府的仓库中偷来或者抢来的!

尺口在修养了5天之后,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身上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在与负责照顾他的那个年轻人告别之后,尺口拒绝了他们的挽留,他决定回家,回去看看。

当尺口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回到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家时,才发现,自己错了,完全的错了。在中国的轰炸中,家已经全毁了。中国的炸弹将方圆1公里内的所有建筑物全都炸毁了。而当尺口十指的指甲都刨掉了的时候,只从后门边的地下室内刨出了两小一大的三具尸体,那是他的亲人,他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

离开游击队三天之后,尺口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再度找到了游击队。这次,他是来参加游击队的。同时,他也知道,这是日本共产党(特别说名,这不是现实中的日本共产党,是坚持马列主义的那部分共产党)的游击队的一支小分队。在两周的政治学习中,尺口对这支小规模的游击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的战斗打得很艰难,不但要冒着中国的轰炸进行战斗,而且对面的政府正规军比他们要厉害很多!

还没有完成基本的战斗学习,尺口就参加了他的第一次,也是这支游击队的最后一次战斗。在一场对付政府军的围剿作战中,整个游击队都被包围了。冲进医院的政府军人枪杀了每一个活着的人,包括昏迷的伤员,还强奸了所有的护士,包括一个14岁,就是护理尺口,与尺口大女儿年纪一样的那个小护士。而这场战斗之后,全游击队的100多人,只有尺口与那名当初放他走的年轻人活了下来。

从这一刻开始,尺口的心硬了,他整个人都变了,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他变了,变成了最残忍,也是最凶猛,同时也是最勇猛的游击队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战斗中,尺口因为作战勇猛,机智,果敢,得到了迅速的提拔。而就在到中国战列舰上来的2周之前,尺口经历了其游击生涯的第二次转变。

在日本政府军的一次大规模围剿作战中,日本共产党游击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党的总书记,以及80%的高层领导全部战死,只有战斗力最强的人突破了政府军的包围网,杀了出来,最终逃到了市区外。在这时候,这支始终坚持着马列主义的日本共产党发生了转变,在新成立的党代表大会上,尺口作为三号领导人,接受了党的安排,作为使者,前往中国,与中国谈判,希望获得中国的支持!

在家人全部死于轰炸之后,尺口的心已经冷了,但是在接到命令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抽动了一下,去与杀死自己亲人的敌人谈判,这算什么?但是,看到战友们那憔悴的,绝望的神色,尺口知道自己不得不去。现在这已经是他的家,一个更大的家,虽然没有了妻子,没有儿女,但是他有了更多的兄弟姐妹,为了这些兄弟姐妹,他必须要去!

经过艰苦的努力,游击队在海边找到了一艘被遗弃的渔船。尺口与5个同志上了船,在黄昏的时候离开了海岸,开始向茫茫的大海前进。上了中国海军的直升机后,那5名战友架着渔船回去了,他们还必须回去战斗。看着战友离开的背影,尺口知道自己这次面临的是更严酷的战斗,必须要依靠智慧与忍耐的战斗。而当他现在看着对面那一列高大的中国海军时,心再度冷了下来,如同当时刨出妻子与儿女的骸骨时那样的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