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一节

潭轩 收藏 25 116
导读: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趁着夜色,鸿飞一行人很顺利的穿过了蓝军的防线,到达了预期的目标位置。行动开始的时候如此顺利,这叫鸿飞既得意又有些失落。能够在敌人眼皮底下成功渗透,这种感觉无论如何都错不了,就好像小时候顽童间玩得捉迷藏的游戏——如果谁能在被蒙住双眼的玩伴手下成功逃脱,那无疑会发出开心的笑声。可就在这美好感觉的背后,就连鸿飞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装备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这一身反红外线侦查的行头,在夜视仪面前即使技术再精湛,也只能成为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听到兄弟部队不服气,甚至是略带讽刺地说,B大队全是靠装备才取胜的时候,聪明的鸿飞虽然心里很不痛快,但也绝不参与这份口角之争。

这也就能够解释虽然鸿飞有想法,但还是明智的选择了在夜间开始行动。在任务面前,一切的理由都是屁话,只有完成任务才是唯一的标准。为了增加行动的成功率,减少麻烦,甚至是无谓的战斗减员,夜晚还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给分队提供了最好的伪装。

对于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在到达演习地点后延迟两个小时的决定,林大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自从在车上那次不愉快地结束了谈话,林大就再没和鸿飞说过一句话。林大仅仅通过眼神和动作就把意思表达了,或者更确切地说他根本就没发表任何意见,甚至对这次行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一切都由鸿飞来决定,一切都按鸿飞预定好的方案有条不紊的进行。这叫鸿飞心里疙疙瘩瘩的,不知道这位领导心里在想什么。他不相信林大会因为他那一句话而耿耿于怀,要真是这样他还是可以领导整个B大队的大队长吗?鸿飞明白这是大队长对自己的信任,他就是要让自己放手去干。但这反倒叫鸿飞有点不舒服,就像明明自己已经计算出答案,拿来想问问眼前的老师对不对。可老师的回答居然是叫他自己用实践去检验。

就在鸿飞瞎琢磨的时候,尖兵司马回来了,低声对他说:“敌人很狡猾,那几个明哨肯定不是防御重点,暗哨仅仅在12点和4点方向发现了两个,从组成立体火力网的角度上说外围至少还应该有三个以上火力点。如果真是这样,对方的伪装就是在咱们大队也能拿到B+了。”

鸿飞听得出来,司马虽然语气挺轻松,但面对对方的防御也有点挠头。另一个踩点的队员回来报告的结果和司马的相同。甚至断言对方不仅技术、装备都不错,而且防御体系建筑得更为专业:我们想要不打草惊蛇的越过这两点组成的防御线几乎是不可能的。鸿飞皱起了眉头,这是历次演习中很少出现的情况,于是他决定要亲自去看看。把指挥权暂时交给了副队长,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他不敢靠近,远远的拿出夜视仪,静静地长时间缩在一块小得叫人怀疑是否能藏得下一个成年人大小的石头后面,仔细观察着。面前是一个并不算很陡山坡,司马描绘的那两个点高高在上,视野清晰,两组人马形成了很好的配合应该不存在什么射击死角。但因此就说这个设置有多么完美未免就太夸张了,一个最普通的作战参谋都能做到,这是鸿飞给出的评价。只是,司马说得没错,单就这两点而言,不要说对付特种兵了,就是侦查兵也是不够的。只需要同时将他们击毙就打发了,自己所在位置正好处在狙击手的有效射程以内,所以并不算难。但眼前的两点仅仅是组成整套防御体系的第一道防线,后面的活力支援在哪呢?鸿飞看了半天也没找到。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失,鸿飞一蹲就是好几个小时,专注得甚至连眼都不曾眨过。虽然没有任何进展,但他有些浮躁的心却逐渐平和下来,到最后他居然还能露出了一丝微笑。自己当初速战速决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啊?但对手既然肯花这么大功夫弄这套防御体系,这里就算不是前指,其价值也小不了。自己这一趟,说不定真能捞上条大鱼。想到此,鸿飞不由得低声笑骂道:“丫的,跟我玩八卦阵?我就不信,我破不了你。”鸿飞吐了口唾沫,心里像开了扇窗户,乐着离开了。

“武登屹,有情况吗?”看得出鸿飞虽然一无所获,但没有丝毫沮丧,而且还挺精神的,要不是在敌后,这时一准大大咧咧的吼着问了。

“这里有敌人很强的干扰信号,我们和林大已经失去联系了。”武登屹很严肃的回答道。“不过我却监听到敌人的部分讯号,安全回应暗号应该是:三长一短。时段为,半个小时、四十分钟、一个小时轮换更替。”

这是到这儿以来得到最好的消息了,虽然鸿飞知道这些暗号很可能是每天一换的,但至少我们可以掌握敌人的频率,这样就不愁得不到新口令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想法被武登屹察觉了,从他的眼睛里鸿飞看到的是对胜利的坚定目光。这叫鸿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武登屹好像是在自己眼前一下子长大的、成熟的。他现在所起到的作用对于整个分队来说都难以估量。从某种意义上说,比自己这个队长还重要。自己一旦牺牲还有队副,可通讯员一旦有什么闪失,整支分队都会陷入到一种有眼无光、有耳无声的状态,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眼前的武登屹还是当年新兵连里那个被宠坏了的鼻涕虫吗?可现在都成全队的顶梁柱了。想到此,鸿飞不由得冲他赞许的点了点头。

分队里的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小会。鸿飞道:“我刚才看了一下,尖兵汇报的情况是正确的:敌人外围防线我们现在只能发现两个火力点。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摸清敌人具体的防御情况。好在咱们的时间很充裕。趴够四个小时,我就不信他们还不换哨了?”

这虽然是个笨法子,可从某种意义上说却是个最有效地方法。在队副的分配下,很快大家就派好班,进入各自的角色。可令鸿飞意想不到的是,一晚上这些潜伏哨都没有任何的动作。更要命的是,他还得到报告说看到两辆装甲指挥车一大早同时开出了据点。

“两辆?”鸿飞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复了一遍。

“没错,我看的清清楚楚是两辆。”

“他们是一起离开的?”

答者点点头。

团级首长才会拥有这玩意儿,鸿飞想,可一下子就出现两辆有点不太正常了。按照上次演习的经验,三团为了避免团部被打击以后出现指挥真空除了用假目标,还建立了备用指挥所。由此鸿飞判断,两辆指挥车同时出现大有迷惑敌人的意思。他不相信,里面真有目标存在,即使有,也至少有一辆车是空的。

“冬冬,”鸿飞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他本想说通报林大请求指示,可他想到电台自从昨晚就被对手用无线电压制而失去联系了。“和总部联系上了吗?”

武登屹摇了摇头,无奈的说:“无线电这东西只要在一个频率,谁的信号强就听谁的。就我这台机器的功率怎么能和人家比?”说着努了努嘴。大家朝他指的方向上看去,隐约间军用帐篷上竖起的密密麻麻的电线却清晰可见,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强大实力和傲人的地位。

鸿飞抬头凝视了好半天,清晨的迷雾似乎被他锐利的眼神所威吓住,逐渐消散了。鸿飞的思路好像也同眼前的景物逐渐清晰起来了。敌人花了这么大的力量建得基地,在没有任何情况的条件下能轻言放弃?单单就这些通讯装备指挥官也是舍不得的。拆了再装?那演习还不都结束了?更不用说运输、装卸、调试等方面的风险了。鸿飞眯缝着眼睛看着,似乎在看一件宝贝,又好像看到了狐狸露出的小尾巴。“我们不动,继续蹲守。”鸿飞平静的说,一点也没让人觉出这可能是个关乎未来战局走向的大决定。

太阳一点一点地爬高,视野也逐渐开阔起来,在敌人眼皮底下进行观察的潜伏哨为了不暴露自己,不得不在更远的地方埋伏下来,同时还要穿上厚重的伪装衣。没有树荫,没有云朵,直射的阳光从一开始的温暖,逐渐变成了烤人炽热,但这并没有使攻守两方人员有任何的变化。蓝方一直没有换岗,鸿飞顾及到可能会暴露也没有任何举动,双边就像约好了的斗气法师,看看谁的苦禅更有定力,定要在这里分出个高低上下。

最后,和往常一样,率先退缩的又是B大队的对手。临近正午时分,鸿飞在望远镜中看到了令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情景:四个人——只有那两个已经被锁定的潜伏哨——从他们的潜伏地点爬起来,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有说有笑的一同离开了。鸿飞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打开单兵战术电台,“三号,除了那两个点,还有别的情况吗?”可以听得出他的语气中已经带着些许焦躁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