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四、三不管小镇 第9节

零_晓龙 收藏 3 27
导读:零 四、三不管小镇 第9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9、

面对着那土楼楼上楼下忽然伸出来的枪口,在半条街上布防的中统惊惶失措,趴下了一批,闪进屋一批,鲲鹏则属于几乎开火的一批,总算是悬崖勒马地打住。

果绿大声喊到:“鲲鹏!你不是放话要拿天星老魁的尸体当大礼吗?现在我们活蹦乱跳到你跟前了!”

鲲鹏连忙看了看镇外的马道,一边荒茫,鬼影子也没有。

他看向另一头,军营门外的哨兵在果绿发第一声时便把拒马合上,逃进了门里,锁上了大门――根本是门外的机枪工事也放弃了。

鲲鹏愤怒地瞪着窗口伸出的枪口,那边屋里光线暗,他看不到更多,他的愤怒里也夹杂着惊惶。

果绿:“别着急上火的,老魁暂且没来,睡呢,你值不得扰他瞌睡。死期还没到,你还能捞顿晚饭。”

鲲鹏瞪着窗户,嘴里却轻声跟身边的手下说话:“全镇搜,一准是到了!凭他的人枪才顶我们四分之一,敢这么起刺?”

那个手下连忙带人去了。

鲲鹏打醒精神,对那边叉了腰:“果绿,你个孙子辈的!好几十的人了跟个乳臭未干的混,在军统也升不上去,我替中统送块豆腐给你,撞死算了!”

果绿的声音小了很多:“我本来就不是什么。”

鲲鹏等着对方继续跟他口角,但那厢再也没声了。

果绿从窗口边退开,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好极,这家伙死定。大庭广众,军统中统地乱叫,别说现在交恶,就算平时杀他也师出有名了。”

一个手下答到:“是。”

跟果绿接碴的军统仍盯着窗外,军统有一点如出一辙,下属面对上级时永远把自己当机器人。

果绿:“现在,该吃饭了。”

军统:“是。”

他有些讶然,但他对果绿说是,就象果绿在面对湖蓝的莫名其妙时说是一样。

果绿点了点阿手:“你去做!我付过钱了。”

阿手:“……不够吃。”

果绿:“四天前你买了五十斤米,一百斤面,风了半片羊,四天你这里就住过九个客人,比猪还能吃?”他看着阿手:“三不管的厚道人早走了十之五六,你没走,原来你也是油条。”

阿手在发抖:“不、不够人……做不过来。”

果绿指了指零:“你也帮手。”他又指了指从大车铺的门帘后窥看他的卅四:“你也去!”

零茫然地站了起来,卅四则在惊恐中摔倒。

果绿在桌边坐了下来:“现在,阿手老板烦给我泡壶茶吧。”

鲲鹏和他的人在烈日炎炎下监视着那栋土楼,那地方非常要命,制高点上威胁全镇,狭小的窗户则让它象个地堡――它的存在迫使鲲鹏们随时要保持着一个高度紧张的战争状态。

派出去搜索的人终于回来。

中统:“什么也没找见,站长。”

鲲鹏:“……没可能。那小子心眼多,准是窝在哪了。”他恨恨地看一眼对面的楼“真他妈的,老早该把这地方端了。”

中统:“趁着现在咱们就把它端啦?”

鲲鹏:“蠢货。它那墙厚得机枪也就啃层皮,要硬端咱们人先完一半,那还是说湖蓝那帮人不在背后咬我们。”

他擦着油淋淋的汗,如此炎热,即使不做什么也够一受的。

鲲鹏:“早知道调门炮来。”

中统:“军营里有炮。咱抢?”

鲲鹏:“那就两头挨枪子。这帮丘八是铁了心的骑墙派,而且咱们后台现如今在总部可不如军统后台硬。”

中统:“那怎么办?”

鲲鹏:“再去搜!我估死了湖蓝一定在这方圆五里之地!”


土沟里,山凹里,一马平川之地罕见的阴凉地里挤着湖蓝的手下,他们在睡觉,弥补昨天一夜奔波的损耗。

湖蓝占据了荒原上唯一的树荫地在酣睡。


夕阳下,鲲鹏的手下拉着马队在奔驰,搜索。

一次次徒劳中,一次次更加徒劳地扩大搜索的圈子。


三不管的街面上,鲲鹏们在流着汗,但他们必须保持备战。

一个暴晒在阳光下的中统晕倒在他找就的射击位置上。

被人拖走。


那位营长在士兵的警戒线后拿望远镜张望着,连他都有点不耐烦。

营长:“娘的,咋还不打呢?”


一部分军统在铺上睡着。

他们安逸得多,尽管是枕戈待战。


这里锅铲交响,一拔军统仍在警戒,而另一拔军统在吃饭。

阿手在炒菜,阿手的父亲在升火。

零客串了跑堂,而卅四在切菜。

卅四的威风劲早已去了九霄云外,他根本不会切菜,最要命的是那个言笑不苟的果绿还从他肩后看着。

零在上菜端菜的来回中紧张地看着他们。

果绿:“你压根是个废物嘛。”

卅四:“我是国民政府……”

果绿:“你歇歇歇。看得我都来气,看好了。”

他把卅四推开了,居然是教他刀工,如何对付一块风干过的羊肋骨。卅四挤在他身边看着。

果绿:“就烦这长嘴不长手的家伙,再切不好我把你搁门口挡枪子。”

他把刀扔给卅四,卅四噤若寒蝉地切着,果绿走开。

果绿:“换班。你们盯着,你们吃饭,吃完了把睡的那拔换过来。”

军统们无声地执行着他的命令。

零在衣服上擦着手,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有一件事情他已经很确定,在对三不管的争夺中谁将是胜者。


鲲鹏已经越发地觉得心里没底了,他瞅瞅天空,日头还未全落,但一轮淡淡的月牙已经早早地挂了上来。

他那名倒霉的手下带着中统三分之一的人归来,他们也已经筋疲力尽。

中统:“站长……方圆十里都找遍啦。”

鲲鹏再次疑惑地看看对面的土楼。

中统:站长,不端了它,这样耗下去不是个办法。

鲲鹏咬了咬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