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远东的硝烟 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看,多美的一座桥啊,虽然它已经不再年轻!罗章英就像是前南斯拉夫电影《桥》中的主角对白一样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大家准备下,把装备都带齐全15分钟后出发!罗章英回头看了看身边排里挑选出来的8名队员。


罗卡,好几年没回意大利了吧?罗章英检查着97式步枪和92F手枪。


回去做什么,家里也没什么人。罗卡整理着背包里的炸药。


萨莱曼卡,看清楚了吗有多少人?罗章英抬头对坡上用望远镜观察的萨莱曼卡问道。


可能没有100人,最多、最多80人!


怎么?就这么点人?一班长刘卫军提了下头盔然后递给了一个战士几个弹夹。


可能他们认为这座桥是安全的。一名队员自信的说道。


先别高兴的太早了,瞧,在那里有2辆BTR-80装甲车上面有30自动炮而且附近还有内务部的特种部队!塞莱曼卡的话给大家迎面浇了一喷凉水。


可我们有AT-4反坦克导弹!


可那东西不是打装甲车的而是打坦克的。罗章英纠正了士兵的错误。


我们还有7个小时,我们必须在7个小时内炸掉这座桥,如果炸不掉那将有90辆T-90S型坦克冲过来。


那我们还等什么?冲过去把他们都干掉吧,罗卡一仰脖喝了一口威士忌。


8个打80,我们一个人要打10个,硬冲肯定不行得来阴的。罗章英看了看身边的2个外籍士兵。


****************************


谢辽沙,给我支香烟。一个俄国兵走到另一个俄国兵身边说道。


阿列克谢,怎么你都当上班长了还管我蹭烟?谢辽沙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支来递给阿列克谢。


上面发的那点军饷还不够我的酒钱呢,烟?我好久都没抽上过好烟了。阿列克谢接过香烟点着后抽上了。


哎,你们哪个部分的?谢辽沙把枪举起来对准过来的几个人问道。


3个士兵压在2个远东军士兵走过来。


“啪”军官一个敬礼,我们是内务部警察特别行动小队的,这3个人是远东军在这里的头目,他们必须到赤塔接受审判。还有我们需要一辆卡车。罗卡用非常地道和流利的俄语进行了简单的介绍。


哦,长官,你们可以过去,不过这里没有卡车,如果你们真的需要的话我可以联系守桥指挥部他们那里有一辆吉普车。谢辽沙说了句。


那非常的感谢,还请麻烦你带下路,我还有几个韩国兄弟在后面一会就过来所以请这位士兵在这里留下来等他们下。军官看了一眼阿列克谢。


谢辽沙你留在这里,我领他们去。阿列克谢故意在军官前面走过让军官看到他是班长而不是士兵。


罗斯克,你留下等那帮高丽棒子一会儿。军官冲一个下士下了命令。


是的,少校先生。罗斯克下士站在一边。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吗?军官轻声问了句。


可以了,我们走吧,他们就在对面的半山腰上。说着阿列克谢背起冲锋枪首先在前面带路。


你们人不多啊,这桥不太重要吧!军官一边走一边非常随意的问了句。


我这2排人在这里算是清闲的了,比起你们在第一线反恐的我们也是挺轻松的了。阿列克谢很满意自己被分配到守桥的工作上。


这桥我看有年头了,还能走火车吗?军官指了指长了草的枕木和看上去破旧不堪锈迹斑斑的铁轨。


能走,前阵子有还有一列运物资的火车经过呢。


一路上军官没再说话,很快一行人到了半山腰上的指挥所,所谓的指挥所也就是一栋2层的普通小楼,门前两名卫兵拦住了他们。


这几个人是内务部警察部队的要找别里查少校!阿列克谢拿出了证件给卫兵。


哦,这是我的!军官赶忙也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卫兵简单看了看证件和本人然后便放行了。上了2楼,一间不大的房间里坐着2个看上去年龄很大的军官,两个人把二郎腿翘的老高,一个少校在看一本色情杂志,右手边还放着一杯伏特加。另一个上尉军官则在叼着烟卷看着一份报纸,报纸上面写着10月6日!


别里查少校,这几位是内务部警察部队的,他们要一辆吉普车,他们押解了几名远东军的头目。


别里查放下那本杂志把翘着的二郎腿放下来,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如果你们不着急的话明天我会亲自开车去送你们!


谢谢少校了,不过我们很着急,我们必须2天内赶到赤塔,所以我们必须找辆车到后方机场。军官显的很着急。


可是现在也没办法,你们可能不知道,再过6个多小时从后贝加尔湖军区开来的坦克旅将从此桥通过,所以上面下命令这一路上不准许任何车辆逆行。


能不能通融下,内务部对这几个人是要突击审讯的!军官还没有放弃。


嘿,我说,别这么样,我们不是说了吗现在任何车辆和人都不能过桥,等坦克过了你们再走吧。那个看报纸的军官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句。


真的不能通融下吗?军官认真的思考了下。


是的,没有,必须要等到坦克部队通过后才能过桥。别里查少校耸耸肩膀表示没有办法。


那这样哪?军官拔出一把92F手枪,其他几个士兵也都纷纷的把手中的AK-74突击步枪顶上了门。


嘿,大家都冷静点,有话好商量!少尉扔下报纸飞快的站起来把手举过头顶。


罗斯勒下士去门口解决那两个卫兵!军官一歪头。


嘿,伙计来抽只烟吧!罗斯勒推开门把两支在这里非常少见的古巴雪茄递给2个卫兵并且从手里掏出一这打火机。


哦,谢谢你伙计!一个士兵伸过手去接过香烟。


啪、啪、啪、啪!四声沉闷的手枪声过后2名卫兵无力的倒在地上罗斯勒麻利的把两个身材魁梧的俄军士兵推到门里然后自己站在门外朝楼上吹了一声口哨。


军官拿起电话递给别里查,给部队下命令全部集合到西面等待命令。


这不可能,我不会下这样的命令。别里查非常认真的摇头。


啪、啪、啪!少尉身上多了3个枪洞,并且在不断的流出了鲜血。


你说的是认真的吗?我想你还是认真考虑下吧。军官把枪口顶在了别里查少校的太阳穴上。


沉默了一阵后别里查打破了沉默,好吧,我接受这个提议!


这就对了,下命令吧。但是拿起电话的一刻别里查还是有点犹豫。


放心,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军官把枪关上保险然后收到枪套里。


喂,军营吗?我是别里查少校,把士兵都集合起来到西头训练场集合准备迎接过桥部队,十分钟之内全部士兵要带齐装备跑步到训练场集合。


是的长官,十分钟之内全部士兵带齐装备到达桥西训练场,马上去执行。


不久,80名士兵排成两排快步朝半山腰下边的训练场跑来。


尼克,给罗上尉发信号!军官透过窗户对一旁的莱克温斯基,一名中国人的后代的士兵下了命令。


是长官!莱克温斯基拿出了通话机:“老鹰,老鹰我是老虎,猫以出动,重复猫以出动”。


弟兄们,猫出动了,机枪准备!罗章英扔下通话机跳进散兵坑里,其他2组机枪手也快速的把标尺设定好,副射手把弹箱搬出来,从里面拉出一链子弹压入了机枪中,机枪手右手用力的把枪栓向后拉动然后猛然松开,枪栓被弹簧重新推回了位置上,同时子弹也被推入了枪膛中。


看,80人!一名新入伍的战士微微有点害怕。


不怕,我们不消一刻钟就能干掉他们,我们的机枪弹药充足,哈哈哈哈!老兵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大家各就位,准备,等他们把排站整齐了我们就动手,副射手准备了另一个弹箱出来。


铃,铃,铃!


接电话,快。罗卡抽着雪茄对别里查说道。


喂,我是别里查少校。


长官依照您的命令部队于上午9点20分全部集结完毕,还有什么命令吗?连长问。


没有了,十分钟后我下来,没我来之前部队保持整队状况。


撩下电话别里查少校脸上以满是汗水。别紧张少校先生,要茶吗?罗卡端了一杯茶过来。


不、不了,谢谢,我不需要。别里查有点紧张的回绝。


长官,俄国人都站齐了。尼克下士跑进来报告。


通知罗中尉,打靶时间到了!


排长,排副通知我们收玉米。


机枪组,给我往死里打,别节省子弹给我玩命的打!


2支88式通用机枪加上数支AK-74突击步枪瞬间便打倒了数排站队的俄军,不少俄军士兵被机枪子弹造成的贯穿杀伤。俄军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完全打懵,他们不知道攻击来自何地,士兵端着枪无助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干什么。因为他们被打懵了甚至连最起码的爬下这个最基本的动作都忘记了。


别里查少校,我们要走了,走之前您必须要受点苦我们必须打昏你!罗卡言罢手枪一抬砸向了别里查的下巴。别里查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罗中尉,都妥了可以安放炸药了!罗卡跑过来对站在训练场上的罗章英说道。


那就快动手,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这些混蛋怎么办?罗卡指了指地上的80具还有热乎气的尸体。


不用管,我们人手不够,管不了这么多,把炸药都安放在位置上然后我们走!


是长官,伙计们我们去安装炸药!


罗章英把枪背在后背上独自走到山坡上蹲在那里点燃了一支香烟独自抽起来。


死人,80个死人。罗章英心中有点空洞。


这片土地上,你们才上侵略者!古老贪婪的侵略者!这些战士是你们侵略而付出的代价,是代价!


给你!罗卡扔过来一板巧克力。


从哪搞到的?


从一个军官身上找到的,内务部的专用巧克力!罗卡自己也拿出一块嚼起来。


你还是没改掉从死人身上寻找东西的毛病即便是你以是排副。罗章英也嚼了一口。


在中国,你的这种行为是对死人的大不敬,我们中国相信人是有灵魂的而每一个死去的人的灵魂将被升入西方极乐世界中。


都一样,上帝也会引导他们进入天堂,不过上帝对东正教可不感冒。


俄罗斯!东正教!哼哼,这里没有东正教因为这里上中国人的地方!罗章英把酒壶扔给罗卡。


中国人的地方?这里已经被沙皇俄国、前苏联、俄罗斯统治了二百多年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很俄罗斯化了,罗中尉,你真的认为你们的理想是真能实现吗?


我们只是去做了我们几代人一直在努力的事情,虽然在这片土地上俄罗斯统治着,但是从他们的哥萨克土匪来到这里的时候反抗就没停止过,一直到现在抵抗从来没有停止过。


一直?


是的,即便是在中苏蜜月期我们也在抵抗着,不过却是另一种方式。


但是,如果你们没有中国的支持是不会取得成功的。最后可能会演变成另一种你们不想看到的结局。


罗卡,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钱,你不会体会到祖国的领土被人不公平的和野蛮的霸占二百多年对我们这些人造成的巨大的仇恨和伤害,我们可能在这一代无法撼动俄罗斯在远东的统治,但是下一代,下下一代,只要有抵抗,还有中国人在那么终究有一天我们的事业会成功的。


中尉,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很佩服您的人格和指挥才能,能在您手下作战是我的荣幸,我们意大利也和法国曾经在科西嘉岛的问题上争论过最后我们两个国家和平的解决了这个问题,难道你们和俄罗斯之间就没有这种可能吗?


罗卡,你想的太简单了,俄罗斯人是不会轻易放弃远东的,瞧,他们现在增兵这里便是对付中国的同样也是对付我们的。这里不光是一个国家的自尊也是一个国家的主权。


你们梦想着建立一个国家吗?列如以色列那样的国家?罗卡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我没想过,不过我认为并入中国更合适。


罗中尉请束我直言,你的部下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更容易在这里统治下去。


理想不同吧,不过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把这些该死的东正教徒赶出这里!罗章英扭头很城府的笑了笑。


他们都是合格的战士,政治斗争不是他们应该去做的,军人,就是要保卫祖国、保卫家园和自己的家人,政治对他们来说离的越远越好。


中尉先生,战争结束后你会干什么?


你呢?返回意大利吗?这个问题我可是第二次问你了。


不知道,未来不可预料,意大利?我已经没有留恋。


罗卡,不如留下来如何?我们的事业成功了,你们这些人会在中国得到一个公正的待遇。


中尉,这样的话我可就是中国和意大利双重国籍了。


现在你是我的排副也是我的好兄弟。走我们下去吧!


中尉,炸药安放好了,要起爆吗?尼克下士跑过来敬一个军礼。


长官,我们在弹药库里找到了这个。罗斯勒下士包着一个傻大黑粗却有效的俄罗斯反坦克地雷过来。


小心点下士先生别把这东西掉在地上否则你将被炸回你的乌克兰老家去。罗卡半开玩笑的说道。


还有多少这东西?罗章英问了句。


大约50枚左右,不是很多,不过那里还有些迫击炮弹和手榴弹。


把地雷埋设在道路的两边,马路上是坚硬的地面,这里不能埋,把他们都埋到两边的土里,我们在这里打他一下他们必然会朝两边移动这样便会中招,手榴弹和迫击炮弹都搬运到桥下的桥墩上增加点爆炸摧毁系数。


是长官!


其实,中尉先生我们没必要留下来。


是的,不过打它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反正他们是要被消灭的。


你带两个人去对面把两具AT-4导弹发射筒架好我们这里好了以后便过去。


好吧,中尉!说完罗卡转身叫上两个战士返回了桥对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失,罗章英透过望远镜已经可以看见俄罗斯的坦克部队在朝这里开过来,坦克后面跟着不少装着油料和补给品的卡车。


************************


乌拉耶夫中校,乌拉耶夫中校。一辆摩托车开过来一名骑手朝吉普车里的乌拉耶夫喊着。


什么事?


大桥方面来电话问我们什么时间通过?


告诉他们我们十分钟后到达桥头。乌拉耶夫这一路上是够倒霉的了,先是部队过一隧道时十辆车被炸毁在隧道里,车队足足在那里呆了3天。接着又遭到了2次埋伏,白白损失了二百多人和数十辆卡车。


一边是陡峭的山崖,一边是光秃秃的山包,一条公路从这两者之间穿过。


远东军这些杂种,搞的我们在后贝加尔湖都不消停,老子抓到俘虏都枪毙了。一脸大胡子的乌拉耶夫愤恨的敲了下汽车。


中校同志,军区要我们在今天21点前到达目的地,按照现在的速度可能我们会迟到。旅参谋长伊萨科夫少校看着地图。


伊萨科夫同志,你认为现在的速度是慢了吗?


坦率的说是的!


我也想快,不过我们后边那些该死的补给和油料卡车脱离了我们的保护那么将会成为远东军那帮杂种的盘中餐。


先派一个营过去,不然上面我们也不好交代啊。


那好吧,伊萨科夫你带一个营先过去,我带着大部分随后就到。


是中校同志!停车司机。伊萨科夫推门下了车朝前面的坦克跑去。


*************************


中尉,看俄罗斯人上桥了!尼克一指桥上5辆一字排开过桥的T-90S。


炸不炸?


怎么才这么点?罗卡有点疑惑。


可能是先头营。不管了,反正不能让他们过桥!罗斯勒炸掉这桥。罗章英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


罗斯勒按下了遥控引爆器的触发按钮,接着一声巨响,大桥被炸成了数段然后轰然的倒塌下去,桥上的6辆坦克也都跟着掉了下去。


反坦克火箭筒瞄准对面的坦克射击!


两发AT-4导弹钻进2辆T90S的侧装甲,整个车剧烈的爆炸以及周围伴随着的金属射流。


其余几辆车立即停下来开倒档朝后撤退。一辆T90S坦克把坦克开到了路边的土路上,轰的一声,坦克被炸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地雷还殉爆了坦克的弹药,整个T90S的炮塔被掀出去老远。


前面的爆炸声惊动了乌拉耶夫,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上派人去前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联系前面的伊萨科夫参谋长,快马上。


不多时前方的消息传过来,桥被炸断了而且一营还损失了12辆坦克。


伊萨科夫参谋长在哪,他在哪一营长?


参谋长同志的坐车被打中了,他牺牲了!


妈的,命令部队停止前进,联系装步营让他们过去扫地。乌拉耶夫气急败坏的扔下了通话器。


突然后卫车队爆出了一连串的爆炸声音,乌拉耶夫惊讶的回头看过去。


中校同志,后面出现了远东军的反坦克部队,有好几辆BTR装甲车和卡车被打中了。一名传令兵跑过来报告。


混蛋这个地方怎么组织防御,前面是断桥,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大山,这些坦克将无法其到作用我们必须杀出一条血路来!乌拉耶夫咆哮着钻进吉普车里,司机朝后开,到交火的地方去!


一支14.5毫米反器材枪瞄准了乌拉耶夫的吉普车,目标320米,3点钟方向!副射手也是观察员报告着目标位置。


开火!观察员一声令下。狙击手连续扣动了扳机直到把弹夹中的8发穿甲燃烧弹发发打入吉普车后,乌拉耶夫的吉普车一头栽在路边并撞上了山体。


远东军第一旅3000多人在叶卡杰琳娜女王桥附近伏击了这只由后贝加尔湖方向上开来的装甲旅,士兵手里的AT-4和HJ-8-2反坦克导弹猛烈的打击着被阻塞在公路上不能动弹的一辆辆T90和BMP步兵战斗车和卡车进行了猛烈的打击。


不少俄军士兵还未来的急从卡车和装甲车里跳出来还击便被反坦克火箭筒和反器材枪干掉在车里。


一些勇敢的俄军士兵冒着猛烈的机枪、步枪火力跳出车外举枪还击,不过很快便被猛烈的机枪和狙击枪击毙。


俄军士兵横其竖八的横尸在公路上,燃烧着的坦克和装甲车以及卡车在剧烈的爆炸和燃烧着。整个山间公路被大火映照着通红。


排长,我们该走了,主力也要撤了。罗卡看着对面逐渐奚落的枪声和爆炸声说道。


不全报销也差不多三分之二完蛋了,这次你又是大功一件。


罗卡,集合部队我们走吧!这里不安全俄罗斯的空军会很快过来!


最后再看一眼这座桥,一座残缺美的桥!


同样也是一座关系到3000人命的桥,罗中尉你做到了祝贺你!和你并肩战斗是我的荣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