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六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6 62
导读: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六节

鸿飞把大部分行李留在了选训队,只随身带了个挎包,车进市区他就下了车,对着司马、武登屹招招手说了声:“20天后见!”扭头走了。

司马目送按条令规定左肩右胁背着挎包,摆动双臂走着齐步的鸿飞说:“他干什么去?怎么不去车站?”

“不知道!”武登屹摇摇头说:“大概他是去买点什么东西吧?”

司马叫道:“那我也去买东西!”

开车的老B嘲笑说:“司马群英同志,你有点主见好不好,怎么人家干什么你也要跟着干什么?鸿飞没有买车票,你坐的火车还有一个小时就发车了,你买什么东西?”

司马看看表,大言不惭的说:“都说当兵练三年,母猪赛貂蝉。我实在是担心鸿飞同志面对花花世界经受不起考验!”

“我靠!”老B鄙夷的看了司马一眼,心想,这个熊兵在军官面前也敢胡说八道真欠教育,张嘴想说他两句,但看看司马满不在乎的表情知道说了也白说。这小子从来对老兵们不够尊敬,而且从组建选训队的那一天开始,老B把自己与参训的军官、老兵全拉到一条线上,除了训练时间外一律平起平坐,也不能全怪他,索性闭上嘴闷头开车。

鸿飞走了不过五百米就在路边停下了,他被城市喧闹的声浪吵的头昏脑胀,眼前的杂乱无章、乱哄哄的人群、拼命吆喝的小贩让他无法忍受,但又让他觉得无比新奇。那种久违的感觉扑面而来,但带给他的不是喜悦,反而有一丝厌烦。

“我这是怎么了?”鸿飞站在人行道上发楞:“莫非我已经喜欢上了部队!”

鸿飞忍不住向部队方向看了一眼,两名时髦女郎与他擦肩而过,看着脸色黝黑斜背挎包像个乡巴佬似的鸿飞忍不住吃吃笑起来。鸿飞的目光与女郎碰了一下,心里猛的一跳竟然脸红了。

“嗨,当兵能把脸皮当薄了,你还真有出息!”鸿飞嘟囔着低头猛走,路边两个无所事事的小青年嘻笑着1、2、1的给他喊起了步子。

鸿飞心头火起,眉头一拧两道利剑般的目光刺的两个小青年扭头就走。鸿飞突然觉得他像是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大猩猩,人们不想靠近他却都想调笑一番。他用敌视的目光向四周看去,发现行色匆匆的人群里根本没有人看他。

一辆两节式的公共汽车喘息着停在路边,吐出一大群人,鸿飞逃也似的挤上车,立刻发现自己上车是个错误。车厢已经被乘客塞得满满当当,但车外还有人往上挤。鸿飞心烦意躁,觉得这些人简直是不守规矩,没座位你就找个地方站好,胡乱挤什么谁身边也不宽敞。他不由向后缩了缩,但让人群立刻又贴了过来,一来二去鸿飞被挤进角落里动弹不得。

公共汽车慢慢腾腾的开了一会,售票员开始报站名,鸿飞说着对不起连忙向车边挤去,他现在觉得还是车下舒服一点。

车门“哗”一下子打开,鸿飞身不由己的随着人流往外涌,却被售票员一把抓住了胳膊:“当兵的,买票!”

鸿飞一手抓住车门边的护栏抵抗着人流,另一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毛钱。

“你逃票,交十倍罚款,不然去总站!”售票员用不容分辩的口吻说。

“同志,我没想逃票,我被……”

“谁是你的同志,我与你志同道不合!”售票员不耐烦的说:“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赶紧交罚款,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鸿飞大怒:“我是那种人?”

售票员针锋相对:“你心里清楚,非让我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鸿飞被气得脸色发白,刚想反驳,一位老大爷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我相信你不想逃票,大伙都等着开车,你就受点委屈把钱交了吧!”

“我凭什么要受委屈……”鸿飞突然不吭声了,他发现一车人都不耐烦都在用冷冰冰的眼光看着他。他低头看看身上的迷彩服,掏出两元钱说:“罚款我可以交,但我要告诉你,我没有逃票!”

“你买票了吗!下去!”售票员把鸿飞推下车,车门擦着鸿飞的背影哗一声关上。车刚起步,售票员探出身把一把车票扬了个天女散花:“傻大兵,沾小便宜吃大亏,给你车票!”

售票员的侮辱、行人鄙视的目光让鸿飞勃然大怒,他拔腿追上去拍的车门呯呯响:“你给我下来,你说谁是傻大兵?”

车门被鸿飞拍的只呼扇,售票员脸色有些发白:“你可是军人不能胡来,拍坏了车门要照价赔偿!”

司机连忙踩了脚油门,甩下紧追不舍的鸿飞一溜烟的开走了。鸿飞气得只喘粗气,走回人行道对着一棵大腿粗细的大树就是一拳,打得树冠一晃,围观的人群立刻散开了。

一次小小遭遇让鸿飞觉得他被这个社会排斥了,人们看不起的当兵的,他低头看看的身上的军装,想有脱下去的冲动。但他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格让他重新抬起头,走的意气风发。

鸿飞整整在街上游荡了一天,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对他老爷子说关系到后半生的问题所以不敢回家。傍晚鸿飞溜达到西单劝业场附近,烤了五块钱的羊肉串坐在路边的花池沿上吃。他突然想起在尖刀分队集训时,司马烤着黑炭条一样的羊肉串,模仿陈佩斯吆喝的样子,不由轻笑起来心情好了一点。

“抓小偷,抓住他!”伴着喊声两名警察追着一名手提尖刀的小偷从劝业场里跑出来,只奔鸿飞而来。

“闪开,闪开!”小偷大喊着不停挥舞着手里的尖刀,拥挤的行人立刻闪出一条胡同,鸿飞冷不丁的跳起来拦着他的去路。

“当兵的,刀子不认人少管闲事!”小偷边跑边恶狠狠的威胁鸿飞,他身后的警察也大喊起来:“同志,小心,这个混蛋已经伤了一个人!”

“听见没有,闪开!”眼看就要和鸿飞撞上,小偷急得大吼。鸿飞笑嘻嘻的说道:“把刀放下,我不揍你!”

“傻大兵,你找死!”小偷先是一愣,顺手把刀子捅过来,鸿飞一脚踢飞匕首,接着一拳打在小偷脸上。

小偷感觉自己脸上中了一油锤,眼前金星闪闪头晕目眩的瘫倒在地。警察赶上来按住小偷戴上手铐,小偷叽哩哇啦的喊不成人声,警察好奇的摸摸他下巴扭头说:“同志,够厉害,这小子下巴脱臼了!”

“我没使劲啊,这小子外强中干真不禁打!”鸿飞走上去托住小偷的下巴说:“把舌头缩回去,咬掉了你就真哑巴了!”

给小偷上好下巴,警察问明鸿飞姓名、是那个部队的,声称一定要写封表扬信过去,押着小偷走了。路边一名跨在单车上围观的小伙子突然喊起来:“哎,大伙儿给大兵喊一个哎!”

“哎,大兵,牛X!”好事儿的行人停下脚步翘着拇指齐声大喊,喊的词不是好词,但鸿飞听得出这是人们对他的表扬,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红了。一天的时间,鸿飞经受人们对军人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

夜幕降临,鸿飞还在长安街上游荡,他觉得自己现在像个无根的浮萍又像个没有坟茔的孤魂野鬼。两名巡警拦住鸿飞,查看了他的证件后提醒说:“你该归队了,夜不归营小心挨处分!”

“当过兵?”

“卫戍区Y师L团的,退伍后被招到巡警大队!”

“不赖呀,恭喜你成北京人了!”鸿飞笑嘻嘻的问道:“你是那年兵?”

“89年!”

“班长好!”鸿飞一天没有说话憋坏了。

“你好,赶紧归队吧!”巡警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问鸿飞:“带钱了吗?没带我这里有!”

“带了!”巡警刚把鸿飞推上车,他又从窗口里探出头来:“谢谢班长!”

“客气什么,我们是战友!”

战友这个熟悉的称呼让鸿飞一阵热血沸腾,他不禁想自己舍得离开战友们吗?

红军团红一连三排排长张志刚查完铺刚刚钻进被窝,自卫哨兵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轻声说:“张排,鸿飞来了,要见你!”

“鸿飞?”张志刚看看表已经十点了,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子,这小子不会是捅了什么漏子,他边穿衣服边问哨兵:“就他自己?”

“就他自己,背着个挎包,看样子心事重重的!”

“我操,这浑小子一定捅漏子了!”张志刚跳下床提着裤子就往楼下跑,哨兵抱起他的大衣追上去。

张志刚跑下楼,看见鸿飞蹲在营房门口连忙问道:“怎么了,肚子痛?”

“没事儿,我走了一天有些累!”鸿飞站起来说:“老班长,我想找你谈谈!”

“你他妈的刚走了几天就把自己当外人,来了直接上楼找我就是,蹲门口干什么,赶快进来!”张志刚把鸿飞带到会客室,把大衣给他披上又倒了杯热水问道:“吃饭了吗?”

“我不饿!”

“行了,你先喝口水,我去去就来!”张志刚来到营房门口递给哨兵十元钱说:“我替你一会,你去买两袋康师傅香辣面!”

张志刚拿着方便面回到会客室,看见鸿飞双手抱头趴在桌子上样子很颓废。他一声不吭的泡好方便面,推到鸿飞面前说:“吃饭!”

鸿飞抬起头说:“我不饿!”

“费什么话,看你个熊样,吃饭!命令你三分钟结束战斗!”

鸿飞抱着方便面一通嘻哩呼噜,两包辣辣的方便面下肚,额头上泌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冻的发木的指尖这才有个感觉。

张志军递给鸿飞一只烟说:“说吧,遇到什么困难,把你搞成这个熊样?”

“咱们红军团去选训队的四个人都通过了!”鸿飞看了一眼惊喜的张志刚说:“但猎犬老B……”

“刘诗序中队长!”

“刘中队长说,我们通过选训只是完成了基础训练,要想成为一名特种兵还需要三到五年的训练,所以……”

“所以他希望你们能够选择军人这个职业。”

“是的!”鸿飞点点头说:“我很困惑,拿不定主意,想留在部队可又觉得地方上更适合我。”

张志刚说:“其实你是有些害怕B大队残酷的训练,入伍前安逸的生活还在吸引你是不是?”

鸿飞想了想说:“是,但也不全是。选训队的训练现在想起来虽然还有些心惊肉跳,但我觉得也没什么了。当初每天起床后都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可是我一直坚持到了最后。今天我在街上逛了一天,发现地方上的生活我有些不适应了,自己都感觉到好笑。看事物的角度变了,看见行人走不到一条腿上去我想笑,人家走路八字脚我也想笑,看见摆摊的总想把摊位给摆到一条直线上去,总觉得到处杂乱不堪喧闹无比,没有咱部队整齐。”

张志刚敲敲自己的脑袋说:“潜意识里你已经是个职业军人了,虽然你不愿意面对他。你当兵两年了,部队给了你很多东西,这里面有些你将受益终生。想想你入伍前再看看你现在,你会发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你长大了,从一个毛孩子成长为一名可以扛枪打仗的军人!你大概还不知道,你在咱们红军团新兵们的眼里已经成为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

“我?”鸿飞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张志刚点点头说:“是的,包括老兵们都很佩服你。老B不是谁都能打败的,选训队也不是谁都能去而且能坚持下来的。但是你一个服役刚两年的兵做到了。你这两年兵几乎全部是在新兵连里度过的,你不断的挑战自己爬过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爬过的坎儿。可能你一直在忙忙碌碌还没有时间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顾不上骄傲,其实你用汗水、血水换来的成绩绝对值得骄傲。你不总是说要体现自己的价值吗,你在部队做到了,你已经是一个含金量颇高的兵王了!”

“兵王?”鸿飞轻笑起来:“我还没有参加过团里的大比武,怎么能称为兵王!”

“军事技术第一只能说是技术尖子,王要有王气,兵王的王气就是不畏强敌敢打敢拼的军人精神!部队里没有这项奖励,这个王是兵们给的,你的表现让他们服气!兵王这顶桂冠,他们只会授予他们心中最能代表他们的士兵!你天生就是个兵,你的血管里流的是军人才有的热血,在部队你如鱼得水。能听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你希望我留下!”

“这只是我的希望,但最后还要你自己来拿主意!”张志刚注视着鸿飞的眼睛语重心长的说:“选择留下,不单单是选择一份职业,这身军装不好穿,一旦穿上了你就对国家和民族就有了一种责任,就应该随时准备把自己的生命交出去!所以你的选择要慎重!”

鸿飞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他看着张志刚说:“老班长,你为什么留下!”

张志刚直言不讳:“一、部队可以给我更好的生活。二、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鸿飞静静的想了一会,突然说:“我想打个电话!”

“现在?”张志刚看看手表说:“已经11点了!”

“我想应该听听我爸爸的意见,他当了一辈子兵都没有当够!”

“你应该与你父亲面对面的探讨一下。”

“不行,我觉得心中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一个劲儿的在跳!”


“嘟嘟”的拨号音只响了两下,耳机里传来鸿飞父亲的声音:“喂,那里!”

“爸,是我……”

“这么晚了还不睡,你在那里?你已经违反纪律了知道吗?”

“爸爸,我在休探亲假,有一个问题我想得到你的帮助!”

“好的,只要不违反原则!”

鸿飞把问题简明扼要的对他父亲说了一遍,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鸿飞父亲出人意料的说:“儿子,你取得今天的成绩我很为你骄傲。你已经是成人了,爸爸不能什么事情都为你做主,这一次你要自己拿主意!”

鸿飞奇怪的问道:“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成为一名军人吗?”

“当兵就要当个好兵,要对得起这身军装!”鸿飞父亲开玩笑似的说:“强扭的瓜不甜!”

鸿飞笑了,他第一次听见父亲与他开玩笑,他取得成绩竟然让父亲与他开起了玩笑,鸿飞有些骄傲的感觉。

“儿子,至于去留问题,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你离开的这两年我想明白一个问题,我不能指挥你辈子!我提两条意见供你参考,一、选择碌碌无为还是选择有所建树,二、回地方以你的能力、学识,你想干什么,在部队你能干什么?好了,太晚了,就聊到这里,明天赶快回家去,你妈想你快要想疯了!”

鸿飞顽皮的问道:“您不想我?”

“混小子!”电话断了。

鸿飞放下电话转过身,张志刚发现他的眼睛变的亮晶晶的重新恢复了活力。

“决定了?”张志刚问道。

鸿飞用力点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