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战友,想起了一个“军事秘密”

一九七零年底,我不顾妈妈的眼泪和厂领导的挽留,坚决报名参军,穿上了绿军装。

在连队的授枪仪式上,连长把一支崭新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交到我的手里。我捧着步枪,眼里真的含着泪水,我有枪了,我是真正的“第一持枪手”了。从此,一支步枪,五十发子弹,四枚手榴弹就陪伴在我的身边,白天我背着它训练执勤,晚上,我枕着子弹袋和手榴弹,步枪,就躺在我的身边。

军营生活听起来浪漫,实际上有苦有乐。

从一个普通老百姓到一个普通士兵的转变,就经历着艰苦的历程,在最艰苦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两个“意志薄弱者”躺倒不干了,因为那实在是太苦太累了。我就更不要说了,参军后不到三个月,就去了农场,二十四个人种着八百多亩土地。风吹日晒不说,半年洗不上一次澡,身上的泥用指甲都能扣下来,就知道我们是在什么条件下,进行着什么工作了。没有理想和信念是根本坚持不下来的。我们凭什么?凭每个月六元钱的津贴费?凭每天四角五分钱的伙食费?

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在这里说,事前我征求了战友的意见,他说可以。那好,我就把这项军事秘密泄露给大家,博得大家一笑,使您更加喜欢我们的战士。

七二年初,我随连队一起参加了部队组织的野营拉练。

这是一次真正的军事行动。第一天就急行军一百五十多华里。把我们这些新兵累得腿都抬不起来了。到了宿营地,我们躺在炕上再也不想动了。这时一个新战士抱怨说,班长,跑路我们不怕,缺德的是咱们的裤衩,勒在大腿根难受死了。他的话引起共鸣,我们议论纷纷。原来,我们那时的短裤是棉布做的,裤腿比较长,行军时随着大汗淋漓,两条裤腿一点一点的往上卷,紧紧地勒在大腿根,难受死了。

这时,班长不慌不忙地站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向我们展示:天哪!原来班长把短裤从裆那里剪开,穿在身上,就像一条超短裙。哈哈,难怪行军时没见班长拽过一次裤子。于是大家纷纷效仿。当第二天继续行军时,谁也不会想到,我们在整齐的军装下每个人都穿着一条“超短裙”。呵呵,效果真的不错。

行军途中,这条经验就在连队传开了,大家都夸我们五班聪明。后来连长知道了这件事,严令要作为军事秘密不准泄露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