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十八)

royf22 收藏 54 6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周卫国等人回到阳村,已是傍晚时分。

考虑到张仁杰连续赶路实在太累,吃过晚饭安排好他的住处后,周卫国和李勇也就没再打扰他。

第二天上午,周卫国和李勇、吴有财、鲁震明、赵杰正在指挥部商量部队扩编的事,就见换好军装的张仁杰大步走了进来。

张仁杰微笑着和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后说道:“昨天忘了件事,其实我这次来,上级不止让我带来了任命书,还要求我向你们讲讲国际形势。”

李勇一愣,说:“什么国际形势?”

张仁杰顿时激动了起来,大声说道:“就在去年的六月二十二日。无耻的德国法西斯背信弃义,竟然撕毁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悍然发动了对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侵略战争!但是,我们伟大的苏联红军在莫斯科抗击住了德国法西斯的进攻……”

周卫国平静地打断他的话说:“像苏联这样的大国竟然将自己的国防安全寄希望于一纸协定,这本身就是愚蠢的!国防要义,‘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当初‘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也曾将维护国家主权完整的希望寄托在‘国联’身上,可结果呢?结果是丢了整个东北!白白送给小日本一个巨大的前进基地!”

周卫国的语声渐大:“‘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还是没有学聪明,还是寄希望于国际公理!可是,上海沦陷了!南京沦陷了!数十万同胞被小日本屠杀了!国际公理又在哪里?求人不如求己!如果国民政府当年早做准备,在‘九·一八’事变后发动全国军民坚决抵抗,如今的抗战也就不会打得这么艰苦了!国际局势,我们是要了解国际局势,可国际局势不能当饭吃!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日本鬼子!是汉奸!是伪军!不是远在万里之外的德国法西斯!”

张仁杰呆住了!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周卫国说的很有道理,可关键是,这话像是一个山沟沟里的营长讲出的吗?

李勇赶紧打圆场道:“张主任,其实我们有个收音机,经常收听广播,国际局势,我们多少也了解一些。比如说德国法西斯入侵苏联,日本海军偷袭美国珍珠港,美国对日本宣战,莫斯科保卫战取得胜利……”

张仁杰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他原本还觉得自己见多识广,可没想到连这样一个山沟里的干部都知道最近才传来的莫斯科保卫战胜利的消息!这样一来,他再谈“国际局势”还有什么意义?

张仁杰眼珠一转,想了想后点头说道:“周团长说的很有道理!我当初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时候……”

周卫国立刻接口说:“哦?张主任原来在伏龙芝军事学院留过学?”

见周卫国似乎被“伏龙芝军事学院”这个名头给镇住了,张仁杰不由脸露微笑,看似随意地说道:“留学说不上,其实只是跟着听听课,讨论讨论战例而已!”

周卫国诚恳地说:“听说伏龙芝军事学院是苏联的军事学术思想中心,张主任既然在伏龙芝留过学,肯定对军事理论有很深的研究!张主任能不能以虎头山地区的敌我形势为例,给大家来个沙盘作业?”

张仁杰心里一惊,他倒是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待过四个来月,但那四个来月恐怕连皮毛都没学会,如何敢沙盘作业?更何况他连沙盘都不会制作!

但这念头只是在张仁杰心中一转,他很快就不动声色地说道:“可惜这里没有沙盘,要不然……”

吴有财一笑,说:“张主任,其实我们有现成的沙盘。”

周卫国微笑着说:“吴副团长说的没错,沙盘就在隔壁教导队的临时教室!请张主任跟我们来!”

说完,向张仁杰做了个请的手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仁杰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周卫国等人出了指挥部,进了隔壁的教室。

一进教室,就见里面正中拼起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大沙盘,整个沙盘长宽都足有三四米!从标牌上看,这个比例尺为一比一万的沙盘包括了虎头山局部和虎头山周围三个县城的大部分地区!

只见沙盘上面山地、平原、丘陵等各种地形地貌和县城、乡镇、铁路、公路、据点等军事要点都标示得清清楚楚!

张仁杰开始时还有些不以为然,但仔细看过沙盘后,立刻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制作沙盘他虽然不会,但好歹在伏龙芝看了四个月,就算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沙盘的好坏他还是能看出来的。他吃惊的是,在虎头山这样的山沟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精美的一个沙盘?

周卫国将几个代表敌我双方军事单位的模型摆在了张仁杰面前,又将教鞭递给张仁杰,说:“欢迎张主任给我们讲课!”

张仁杰却没有接教鞭,而是摇了摇头,说:“我在伏龙芝学的不是山地作战!”

周卫国说:“那么张主任学的是……?”

张仁杰傲然说:“我学的是大纵深立体化战争!”

周卫国脸现喜色,说:“那就更好了!我们教导队教授的大多是山地作战,平原地带作战教授的也主要是游击战,正需要开阔眼界!就请张主任给我们讲讲大纵深立体化战争吧!”

这下可就把张仁杰给难住了!

“大纵深立体化战争”这个名词他在伏龙芝倒是常听苏联同学提起,只不过他是搞政工出身的,对军事实在是七窍通了六窍,听过之后也是不甚了了!此刻周卫国骤然问起,张仁杰心中顿时就有些慌乱。但随后想了想,张仁杰也就平静了下来。就算周卫国等人仗打得好,也仗着有台收音机可以了解国际形势,但在军事理论方面难道还能比得上自己这个接受过高等军事教育的大学毕业生吗?想到这里,张仁杰立刻不慌不忙地说道:“所谓大纵深立体化战争,就是指大兵团的机械化作战!”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别人倒没有什么,周卫国却是一愣,当初在德国的时候,他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大纵深立体化战争”的理论,似乎和张仁杰所说并不相符啊?

想到这里,周卫国立刻说道:“我想谈谈自己对‘大纵深立体化战争’的粗浅认识,请张主任指正。”

张仁杰微笑道:“指正不敢,周团长有兴趣,我们就一起探讨探讨吧!”

周卫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说:“其实我想,所谓大纵深,不外乎三个方面,即进攻深度、进攻广度和进攻速度!简而言之,就是宽正面、大纵深、高速度!至于立体化,传统上包括步炮协同、步坦协同,空军出现后又增加了空地协同的内容,在特殊地域如濒海地区还包括海陆协同,海空协同等内容。具体到部队作战,我想作为进攻的一方,可以分为突击部队、牵制部队、预备队以及火力支援压制部队。突击部队用于主要进攻方向上实施突击;牵制部队则用于辅助进攻方向上作战,其任务是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保障突击部队在主攻方向上的顺利进攻;预备队在必要时用于加强突击部队或完成战斗进程中突然出现的任务;火力支援压制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给突击部队以足够的火力支援,并对敌方进行火力压制,充分保障突击部队的快速突破。当然,在实际作战中,突击部队和牵制部队不应该绝对区分,因为这有可能导致牵制部队消极等待突击部队获得战果从而坐失战机!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尤其是在大部队作战中,变数更多!所以真到了实战,考察的就是指挥官对战场态势的把握了!”

张仁杰越听越是心惊!在暗暗将周卫国这番话和记忆中伏龙芝的苏联同学所说的比较之后,张仁杰发现两者竟然是惊人地一致!

周卫国继续说道:“大纵深乍一听,似乎很吓人,但这是建立在进攻部队比防御部队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前提下!如果没办法达到压倒优势,面对准备充分的防御一方,进攻一方如果不采用积极的战术,必将付出惨重代价!而且,如果防御一方拥有强大的战略空军,那么所谓的大纵深根本就不值一提!要知道,地面部队无论是机动能力还是机动范围,都远比不上空军!当然,这又涉及到空地协同的内容了!”

张仁杰突然心中一动,接口说道:“如果攻防双方兵力相当,且防守一方已基本进入预设的筑垒地域坚守,进攻一方该如何取胜?”

周卫国想了想说:“请问战场范围和地形怎样?”

张仁杰说:“战场正面三百公里,纵深六百公里;基本为平原地带,有河流,但都不大。”

周卫国又想了想,说:“双方的武器装备、兵员素质和指挥机构如何?”

张仁杰犹豫了一下,说:“假设防守一方为苏军,进攻一方为德军!”

周卫国一笑之后,断然说道:“如果我是进攻方指挥官,那么我会以一部兵力正面佯攻,以牵制当面之敌。另外集中主力装甲部队配合机械化部队从两翼来个大迂回,切断守军的后路!再从守军的后方发起总攻!当然,这是建立在张主任所说的假设基础上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也唯有德军的装甲部队有可能达成这个作战目标!”

张仁杰惊呆了!因为他给出的这个设定,恰恰就是基辅战役前苏德两军的真实情况!而周卫国采用的战术,正是德军采用的战术!(基辅战役中,德军就是采用两翼大迂回的钳形攻势作战包围并全歼了苏联西南方面军全部和布良斯克方面军及南方方面军各一部总计近百万军队,其中俘虏66.5万,成为战争史上最大的围歼战!)

基辅战役的战前态势张仁杰是知道的,可是由于基辅战役的结果是苏军惨败,而这惨败还涉及到苏联最高统帅斯大林的指挥能力,所以苏联人对此一直讳莫如深!就连在伏龙芝军事学院这样的苏联军事学术思想中心,又是主要负责总结作战经验的高等军事院校,对基辅战役都基本不敢提及!张仁杰也只是从苏联同学的只言片语中推断出了战役的结果和大致的过程!既然这样,国内也就无从得知基辅战役的个中详情了!更不用说在虎头山这样的山沟里!由此可以推测出,周卫国并不知道基辅战役,他是纯粹以自己的思路来指挥这场假定的战役的!这个结论更加让张仁杰感到震惊!他堂堂伏龙芝军事学院的高才生(实际上只是学习四个月没有任何证书的旁听学员),对大兵团作战的认识竟然还不如一个山沟沟里的小营长——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团长了!

这时,通讯员敲门进来,说:“支队长(由于游击支队扩编的具体细节还没商定,所以部队扩编的消息并没有向下传达),刘营长来了。”

周卫国立刻笑道:“志辉来了?那更好!”

说完转身对张仁杰说道:“张主任,我师弟来了,回头让他和我们一起讨论怎么样?”

张仁杰愣了愣,说:“你师弟?”

李勇接口道:“张主任可能还不知道,老周的这个师弟叫刘志辉,是清源县国军的一个营长!”

张仁杰皱了皱眉,说:“国军营长随便出入我们根据地,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李勇解释道:“刘营长为人仗义,曾经送了很多武器弹药给我们,而且他的防区我们也可以随便出入!”

张仁杰眉头皱得更紧,说:“为人仗义?干革命工作怎么能讲江湖义气?”

李勇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脸上神色顿时就有些尴尬。

张仁杰沉吟半晌,说:“这样吧,既然人家来了,我们也不能失礼,周团长还是去迎接一下的好。至于让他和我们一起讨论的事,就算了吧。还有,部队扩编的事情,希望周团长能够保密!而且以后在外人面前,我们也最好避免直接称呼职务,以免让有心人据此推测出我们的实际兵力!”

张仁杰干了多年的地下工作,自然明白保密的重要性!

周卫国想了想,说:“我相信我那个师弟不会出卖我们!不过张主任说的也有道理,就怕他说漏了嘴被有心人听见,我们以后不在他面前称呼职务就是!”

说完,出门迎接刘志辉去了。

周卫国走后,张仁杰突然想起一事,对李勇说道:“李政委,你刚刚说那个叫刘志辉的国军营长是周团长的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李勇说:“哦,刘志辉是黄埔十二期的,老周是黄埔九期的,所以刘志辉叫老周学长!”

张仁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周团长是黄埔军校毕业的?”

李勇说:“是啊!老周不但是黄埔军校毕业的,以前还念过东吴大学,黄埔军校毕业后又在德国军校留学了两年!回国后还当过中央军第八十七师的团长!南京沦陷后,老周才北上参加我们八路军的!”

张仁杰此刻心中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他突然明白了上级派他来虎头山的真正原因——以周卫国的学识和曾经的地位,李勇作为他的政委的确显得太弱了!所以上级才想到派他张仁杰这个大学毕业干过地下工作又留学过伏龙芝军事学院的特派员来加强虎头山根据地的政治工作!

紧接着,张仁杰就开始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胡乱多说,要不然,这脸可就要丢到家了!

张仁杰再次看了眼桌上的沙盘,突然说道:“我们一起去迎接那位国军刘营长吧!”

他可不希望刘志辉进来看见这个沙盘!要知道沙盘上可是有虎头山八路军的军事部署!


张仁杰见到刘志辉后,自然是一番客气的寒暄。

但不知为什么,刘志辉心中对张仁杰这个新面孔却怎么也生不出什么好感!


几天以后,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的扩编工作正式开始了。

这回,周卫国又从涞阳县大队抽走了两个战斗力最强的连,和独立营原来的四个连一起在补充了新兵和教导队的一批军士后扩编成了三个营。原独立营机炮连也改为团直属。各营另成立一个由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和六挺轻机枪组成的机枪连。教导队改编为教导营,下辖一个教导步兵连,一个炮兵连,一个重机枪连,一个工兵连和一个骑兵排,营长由吴有财兼任,人员组成为新老兵各半。涞阳县大队则照旧补充为加强营编制。特战队编制不变。狙击分队相应扩大编制,仍然负责为每个排训练一个狙击小组。

部队扩编之后,立刻以营为单位,开始了长达一个半月的大练兵!

这期间,张仁杰在各连党支部的建设上花了很大力气。他的辛勤工作、丰富的知识和极高的共产主义理论水平也赢得了不少干部战士的敬仰。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张仁杰比李勇更像独立团的政委(政治处主任本是隶属同级政委的政治机关的首长,是政委的办事机构的领导,对政委负责)!

由于独立团大练兵期间大大减少了外线作战,这段时间涞阳和太丰两县的鬼子总算是喘了一口气。


转眼已进入三月,独立团的大练兵终于结束!

这天,地下党送来情报,明天上午太丰县城将有一个小队的鬼子出城和城外一处据点的鬼子换防。

周卫国立刻决定亲自带领一营的一连二连前往伏击,以作为这两个连训练结束的考核!新任一营营长杨大力也随同前往。为了保证全歼这股鬼子,周卫国还带上了狙击分队的四个小组,其中甚至有虎头山的王牌狙击小组林水生和柱子!

当周卫国带着部队离开阳村村口时,正好碰见张仁杰。

得知周卫国要亲自带部队执行任务后,张仁杰提出了同去的请求,周卫国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张仁杰也是独立团的领导,让他尽快熟悉独立团的战术的确很有必要。


部队在入夜后隐蔽进入了设伏地点。

设伏地点是鬼子出城后的必经之地,但却算不上是很好的伏击地点,因为这只是一段并不算险要的峡谷,两边是不到百米高的山坡,中间夹着一条公路,而且这里离太丰县城只有三公里!

周卫国将两个连分别布置在峡谷两边的山坡上,狙击小组也是每边各两个,由自己和张仁杰各负责一边的指挥。想想只是对付鬼子一个小队,自己竟然出动了两个连的部队,周卫国就觉得有些好笑!说起来这小队鬼子的面子还真不小!不过这里离太丰县城太近,周卫国的想法是以压倒性优势速战速决!他要在鬼子的眼皮底下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警戒哨被迅速派出,公路上自然也有老兵布雷,其他战士也都在登上两边山坡后迅速开始挖掘战壕。不到半个小时,部队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周卫国满意地笑了,随后命令部队抓紧时间休息。


天亮后,部队刚草草吃过干粮,警戒哨就发出了发现敌情的信号。

没过多久,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就从峡谷的那头传来。又过了一会儿,六辆鬼子汽车先后进入峡谷,出现在了周卫国的望远镜视野中。

周卫国从望远镜中数过去,只见每辆汽车的车斗上都坐着10个鬼子,加上驾驶室里的2个鬼子,六辆汽车共有72个鬼子,果然是一个满编小队!

鬼子车队很快就进入了伏击圈,眼看第一辆鬼子汽车就要进入雷区,对面山坡的二连阵地突然响起了一声驳壳枪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步机枪的射击声!

周卫国一愣,随即怒道:“混蛋!谁命令开的枪?”

鬼子车队被枪声惊动,立刻停了下来,车上的鬼子也迅速下车,依托汽车组成防御阵地。

周卫国只好命令一连开火。

一连老兵多,步机枪和掷弹筒一开始射击就把鬼子的火力给压制住了,鬼子汽车也开始被一连掷弹筒手的精确射击打得连连发生爆炸。

可一连还没射击几轮,二连阵地就吹起了冲锋号!随后,二连竟然开始了冲锋!在冲锋的路上,不断有二连战士被鬼子打倒。

周卫国立刻被气得目瞪口呆!

边上的一连长轻轻推了推周卫国,低声说道:“团长,二连已经冲锋了……”

周卫国回过神来,狠狠地骂道:“杨大力!看我回头怎么跟你算帐!”

说完,只好带着一连也冲下了山。

好在山坡并不长,两个连战士很快就冲到了公路上,路上卧倒的鬼子也来不及开几枪就不得不站了起来上好刺刀。

双方很快就开始了白刃战。

周卫国教授的拼刺动作虽然有独到之秘,但二连老兵较少,刚和鬼子拼上刺刀就有了伤亡。

周卫国怒火中烧,大叫一声:“各班排长,跟我上,都用手枪!”

说完拔出驳壳枪上膛后就冲了上去,配发了驳壳枪的班以上干部也立刻拔出手枪跟着冲了上去。

在十几支手枪的集中射击下,这小队本想好好拼拼刺刀的鬼子很快就都被消灭了。

周卫国铁青着脸命令一连打扫战场,二连救治伤员。

一连战士立刻行动,新兵负责卸下鬼子身上的各种弹药装具,老兵则二话不说就在每个鬼子无论伤员还是尸体的胸口都补了一刺刀。

伤亡情况很快就报了上来,这次战斗一连仅有六人轻伤,但二连却有八人牺牲,十三人重伤,轻伤的也有十几个!伤亡大多是在冲锋的路上和拼刺时造成的。

听了伤亡情况汇报,周卫国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抓住赶跑到他面前的杨大力,几乎是吼着说道:“刚刚是谁开的枪?又是谁下的命令冲锋?”

杨大力几时见过周卫国发这么大火,委屈地说道:“枪是张主任开的,冲锋的命令也是他下的,俺虽然劝了,可劝不住啊!”

周卫国霎时只觉心中悲愤莫名!

杨大力只是营长,张仁杰下命令他自然不能违抗,可是张仁杰好歹也是在伏龙芝留过学的人,怎么会下这么愚蠢的命令?

这时,张仁杰脸色不豫地走了过来,正要对周卫国说话,周卫国一摆手,说:“有什么回去再说!这里离太丰县城太近,鬼子的大队人马很快就要到了,我们必须立刻撤退!”

说完,不再理张仁杰,指挥着战士们抬上伤员和牺牲的战士还有战利品迅速撤退。


部队进了阳村,周卫国还是没理张仁杰,安排好伤员的救治后,直接就回了团部。

张仁杰紧跟着周卫国进了团部所在的院子,在他身后叫道:“周团长,我有话要说。”

周卫国回头看了张仁杰一眼,冷冷地说:“说吧!”

张仁杰激动地说:“周卫国同志,上午的战斗结束后你为什么要下令杀掉日军伤员?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违反了《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

周卫国沉声说道:“你问我为什么要杀鬼子伤员?你几时看过主动投降的鬼子兵?我不杀他们难道还留着他们来暗算我们的战士?没错,我们中国是人多,我的兵也不少!可我的兵个个都比鬼子的命要金贵百倍!我们是军人,当需要我们牺牲的时候我们绝不会犹豫,但我们也绝不做无谓的死亡。俘虏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主动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的,这种俘虏可以按照《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来对待,现阶段主要是伪军,还没有鬼子主动放下武器的,所以这一点暂时不适用于鬼子;第二种是不愿主动投降,但因为受伤或其他原因失去了战斗力或被我们缴了武器的,这也要区别对待,少部分死硬分子坚决镇压,其他伪军争取分化瓦解,而鬼子就只能按照战斗人员对待了。你想想,在战场上遇到敌对方的战斗人员,你会怎么办?难道你不杀他还等着他来杀你?”

张仁杰顿时无语。

周卫国平息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问道:“上午的战斗是不是你第一个开的枪?”

张仁杰说:“是啊!冲锋号也是我命令吹响的!你瞧,鬼子也怕死,冲锋号一吹他们的阵脚就乱了!”

周卫国缓缓说道:“为什么不按事先约定的方案等鬼子汽车触雷后和一连一起射击?”

张仁杰说:“我是看那时鬼子没有防备,正是开火的好时机……”

周卫国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说道:“好,你说那时正是开火的好时机,那我问你,既然都已经开火了,你为什么不命令二连用掷弹筒?为什么这么快就发起冲锋?我早已算好和鬼子的交战距离足以保证我们用子弹手榴弹就可以完全消灭这股鬼子,你为什么要命令部队冲锋和鬼子拼刺刀?”

张仁杰说:“我这不是为了节约弹药吗?再说了,刺刀见红是我军的优良传统,当然要保持!”

周卫国怒道:“拼刺刀不是常规作战方式,而是敌人距离过近或是没有弹药了才不得不选择的作战方式!我们有足够的弹药为什么还要跟鬼子拼刺刀?我的兵的命难道连那几颗子弹手榴弹的价钱都不值?”

张仁杰说:“周营长,打仗总是会有伤亡的,况且这次战斗我们消灭七十多名鬼子自身仅有八人阵亡,三十几个人受伤,已经可以算是胜仗了!”

周卫国怒道:“没错!打仗是会有伤亡!但我不希望这伤亡是由于指挥官的愚蠢造成的!”

张仁杰脸上变色,说:“周卫国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

周卫国怒火中烧,大声说道:“态度?你凭什么跟我说态度?我告诉你,每一个战士都是爹妈辛辛苦苦带大再交到我手上的!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你倒是轻巧的一句话,什么‘消灭七十多名鬼子自身仅有八人阵亡,三十几个人受伤,已经可以算是胜仗了!’全他妈狗屁!我周卫国什么时候用两个连打鬼子一个小队还会出现伤亡的?”

张仁杰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周卫国说:“你……你……”

却“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卫国却毫不留情,指着张仁杰的鼻子骂道:“张仁杰,我告诉你!我尊敬你才让你带兵,你他妈要是不会打仗就给我乖乖地待在根据地!”

张仁杰呆住了,一时之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卫国转身“砰”的一声摔门而出。

团部的几个参谋被争吵声引了过来,看见这一幕都是噤若寒蝉,他们从没见过周卫国发这么大火!


周卫国气乎乎地才出院子,就见通讯员一路小跑了过来,见到他,立刻停下,敬了个礼后说:“团长,民兵在山外抓住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封信,那人竟然说这封信就是要送给您的!”

周卫国一愣,说:“给我的信?是刘营长送来的吗?”

通讯员摇了摇头,说:“不是!抓住的那家伙是从骑风口进的山!而且他也自称是从涞阳县城来的,专门替您的一个老朋友给您送信!”

周卫国更加奇怪了,说:“涞阳县城?我在涞阳县城没有什么熟人啊!”

通讯员抓了抓头,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周卫国想了想,说:“把信给我吧,看过不就知道了?”

通讯员赶紧从公文包里拿出了那封信,递给了周卫国。

信封是个很普通的信封,粗略一看,信封上的字倒是写得很不错,

周卫国接过信,仔细看了看信封上的字,脸色突然之间变得凝重无比!

只见信封上写着:“周兄卫国君亲启”,落款竟然是:“弟竹下俊敬呈”!

良久,周卫国终于叹了口气,喃喃道:“竹下俊!竹下俊!你终究还是来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