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十二章 荒唐的婚宴

天军指挥官 收藏 2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王家堡。

王满贵今年五十岁,正躺在一位侍女的腿上,享受着另外两名侍女的按摩。王家堡以前只是一个土楼子,经过不断地加固、改善和扩建,已经形成了一座坚固的城堡,堡外挖有宽大的护堡河,城墙上不分日夜地站满了巡逻警戒的护院。

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业,王满贵不仅在清安县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而且拥有一支六百余人的私家武装,其中一些人还装备了毛瑟枪,专门负责保护王家堡。

王满贵知道自己的仇人太多,因此他一般不离开王家堡,在堡内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据说他有一个洁癖,喜欢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不知有多少女孩就这样被这个老色魔祸害。

两名侍女的按摩功夫很好,王满贵十分满意,微眯着眼睛,把手伸进了自己枕着的侍女的胸衣里,使劲地揉捏着。

“老爷!”

正当王满贵情欲高涨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牛二毛的声音。

“进来!”

王满贵心中骂了不长眼的牛二毛一声,从侍女的胸衣抽回手,在床上坐了起来。

牛二毛弯着腰来到王满贵的身前,把酒宴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而且还讨好似地把苏云飞的窘态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出来。

“哼,当官的哪个不想往上爬,只要给他们点甜头,他们就是一条最听话的狗。当然了,太过贪婪的狗是活不长的!”

王满贵冷笑了一声,在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外,他要去看看今天伺候他的女孩。牛二毛知道王满贵说的活不长的狗是上任清安县的刘县令,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巴狗似地跟在王满贵的身后。

为了贿赂吏部的巡查官员,上任的刘县令竟然威胁王满贵准备一笔巨额的资金,否则就要找他的麻烦。原本王满贵还想跟刘县令合作,可见他如此贪婪,于是就动了杀机,自然而然,刘县令在一次巡视途中被土匪马胡子砍下了脑袋。


“爷!”

走进后院,几名护院立刻恭敬地向王满贵弯腰行礼。

“听说马小子送了一个人来?”

王满贵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眯着望向身后的牛二毛。

“是,马大哥从临县带来了一个雏儿,模样很标致,老爷一定喜欢!”

牛二毛闻言,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伸手打开了一个厢房的门。

王满贵一听来了兴趣,快步走进了厢房。一个一身绿衣、梳着两条鞭子、瓜子脸、大眼睛的小姑娘被捆着双手扔在了床上,由于嘴里塞着毛巾,她惊恐地盯着进来的王满贵。

望见倒在床上的小姑娘,王满贵愣了一下,虽说以前也遇见过不少标致的小姑娘,可是她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个,从标致清秀的脸颊上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而且身上还有一股特殊的大家闺秀的气息。

“好生伺候着,我要娶她当我的十八姨太!”

上前用手摸了一下女孩光滑白嫩的脸蛋,王满贵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激动,他扭身吩咐了牛二毛一声,哼着小调儿离开了厢房。

“还不快解开!”

牛二毛见王满贵哼起了小调,知道他此时心情极度舒爽,望见几名侍女还愣在原地,赶忙让她们松开了女孩。

“放我回去,你们要多少钱我阿玛都会给的!”

女孩从口中取出毛巾,惊惶地来到牛二毛的面前,连声恳求着他。

“嘿嘿,被我们爷看中的人还从来没有不愿意的。十八姨太,您还是乖乖地从了我们家爷,否则爷发起火来那可就不妙了!”

牛二毛嘻嘻哈哈地上下打量了女孩一眼,冲着一旁的侍女们使了一个眼色,侍女们立刻围了上来,为女孩梳妆打扮。

女孩是临近云丰县陆家庄陆鸣芦的三孙女陆紫曼,从云丰县城回陆家庄的途中受到马胡子的袭击,被马胡子掳了过来。陆家庄此时乱成一团,一方面报官,另一方面动员各种关系寻找芦紫曼。


“少爷,一切都准备好了!”

清安县衙门,正当苏云飞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思考着问题的时候,刘以安走了进来,冲着他微微一点头。

苏云飞不喜欢坐轿子,他一直坐的都是马车,因为苏云飞觉得马车的速度比轿子要快许多,节省了不少时间。

通过近一段时间来的了解,苏云飞发现不仅县衙的人员被王满贵收买,而且就连守城门的士卒也得到过王满贵的不少好处,加上一些痞子流氓以盘踞在县城的王富仓马首是瞻,形势相当复杂。

随着距离王家堡越来越近,苏云飞不禁想目睹一下王满贵的风采。


来到王家堡的堡门外,一队护院拦住了苏云飞的去路。当刘以安表明了苏云飞的身份后,那些护院竟然没有立刻放行,直到堡里传出话来这才闪到一旁。

全副武装的护院们手持着大刀长矛和毛瑟枪,杀气腾腾地列在道路的两旁,形成一种肃煞的氛围。苏云飞透过马车两旁的窗户看见了外面站着的护院,知道这是王满贵给自己的一个下马威,微微笑了一下,便不再去理会那些狐假虎威的护院。

堡里戒备森严,马车在一个广场里停了下来,牛二毛领着一群人在广场上等候着。

“大人,我们家老爷身体不适,不能亲自前来迎接大人,还望大人赎罪!”

等苏云飞从马车上下来,牛二毛点头哈腰地上前给他做了解释,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得意的神色。

苏云飞好像并不在意王满贵没有出面迎接他,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后,跟着牛二毛走进了大厅中。大厅内的两侧站满了身强力壮、面色凶狠的大汉,一个五十多岁、身材微胖的男子正端坐在上首一个铺着虎皮的椅子上。

“小民见过青天大老爷,恕小民无礼,因为腿疾无法迎接大老爷!”

坐在虎皮椅子上的男子正是王满贵,他冲着进来的苏云飞拱了一下手,示意苏云飞在下首落座。

苏云飞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坐在了下首的椅子上。经过一番寒暄,苏云飞开门见山地提出了税收问题,希望王满贵可以帮忙解决。

出乎苏云飞的意料,王满贵并没有答应他帮忙解决赋税,以能力有限为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既然王先生有难处,那么下官就告辞了!”

苏云飞此时显然被激怒了,他呼地起身,冲着王满贵拱了一下手,气乎乎地走出了大厅。

“大人走好!”

王满贵并不在意苏云飞的反应,他双手一抱拳,冲着苏云飞的背影大声说道。


“老爷,这样得罪他时不时有些过火!”

等苏云飞离开了王家堡,牛二毛连忙赶了回来,担忧地向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的王满贵说道,他感觉到了苏云飞离去时的怒火。

“哼,不给他点厉害,他还以为自己是块料。”

王满贵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多年来跟那些县令们打交道已经使他深韵官场之道,也使他变得狂妄自大起来。在王满贵的眼中,清安县可以没有县令,但一定不能没有他王满贵――王大善人。


“这个王满贵太嚣张了!”

回到了县衙,支开了下人,刘以安忿忿地向苏云飞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哈哈,别急。记住一句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王满贵够疯狂,他既然把自己当成了清安县的主宰,那么我就让他得意几天。”

苏云飞并不介意王满贵对自己的怠慢,他笑着冲刘以安摆了摆手,相反,苏云飞先前反而担心王满贵对自己必恭必敬,那样的话苏云飞下手的机会就少了许多。

把刘以安叫到跟前,苏云飞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一阵,刘以安会意地点着头,看来苏云飞已经有了对付王满贵的主意。

第二天,苏云飞又召集了县里的乡绅大户,跟他们商量赋税的事情,可是和上一次一样,所有人全都哑口不言,使得苏云飞当着那些人的面发了一通怒火,会面最终不欢而散。

正当苏云飞在衙门里着急赋税事情的时候,李玉西送来了一张大红请帖,原来王满贵将在这个月的阴历十五号迎娶十八姨太,到时候县里有名的人物全都要去贺喜。出于“好意”,李玉西不失适宜地提醒苏云飞,可以趁这个机会接近王满贵,只要得到王满贵的支持,赋税问题就迎刃而解。

犹豫了半晌,苏云飞在叹了一口气后接下了那张请贴,吩咐刘以安准备贺礼。


在平静的等待中,苏云飞迎来了王满贵大喜的日子,他领着刘以安等人带着一些西洋物品赶往了王家堡。

下午时分,苏云飞一行人来到了王家堡,堡内张灯结彩,各处的门窗上贴着大红喜字,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带着礼物前来祝贺,见到苏云飞后纷纷打折招呼。

王满贵身穿新郎服饰,在牛二毛等人的簇拥下和前来的客人们寒暄着,看到苏云飞后,笑呵呵地走了过去。

“恭贺王先生新婚大喜!”

好像上一次的不愉快不曾发生过,苏云飞率先开口,陪着笑脸,上前冲着王满贵一拱手。

“呵呵,青天大老爷亲自前来参加喜宴,这真是给了我王某人天大的面子!”

王满贵的腿一点也不像有毛病的样子,麻利地来到苏云飞的面前,伸手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苏云飞和王满贵像老朋友一样互相恭维着,周围的人围上来讨好似地拍着两人的马屁,把两个人吹上了天。


晚上,盛大的喜宴开始了,王家堡灯火通明,众多的客人们围在喜桌旁喝酒谈笑。随着嘈杂的吵闹声,拜堂仪式拉开了帷幕。

陆紫曼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顶着红盖头出现在礼堂上,她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大家都争先往前拥着,想知道这十八姨太是何许人物。苏云飞站在礼堂的前方,他发现新娘的身材娇小玲珑,步履有些蹒跚,被身旁的两名侍女紧紧地架住。

一名侍女上前,把一个中间系着大红花的红绸带一端塞进新娘的手里,一端递给了笑容满面的王满贵。

“拜堂开始!一拜天地!”

在王满贵的示意下,礼仪连忙高声喊道,喜乐乐队立刻卖力地演奏出喜庆的音乐。

“二拜高堂!”

王满贵和陆紫曼冲着摆在大厅最前方的两个灵位拜了一下。

“夫妻对拜!”

陆紫曼迟疑了一下,但在两名侍女的挟持下,还是和王满贵互相拜了一下。

“送入洞房!”

用尽全身的力量,礼仪发出了最后一声大喊,他的任务顺利结束。

顿时,周围的客人们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王满贵春风得意地向周围的人连连拱手,让牛二毛招呼大家多喝几杯,脑子里幻想着和陆紫曼洞房花烛。

“救命呀!”

正当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时,被两名侍女搀扶着往回走的陆紫曼忽然挣脱开侍女的束缚,掀掉头上的红盖头,慌不择路地向人群中冲去。

可惜,四周的人群太过密集,陆紫曼无法穿过挡在前面的客人们,只好惊惶地四下寻找着出路。扑通,一不小心,陆紫曼被一名客人绊了一下,她一下子摔在了苏云飞的面前。

“救救我,救救我!”

陆紫曼忍着膝盖上的疼痛,像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她下意识地抱住了苏云飞的双腿,抬头祈求地望着苏云飞。

稚嫩的面孔,充满期望的眼神,苏云飞一下子怔住了,他觉得时光好像一下子倒流,回到了美国的那个小镇,眼前的陆紫曼变成了赵婉灵。

“快,还不把十八姨太扶进去,她喝醉了!”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前来的宾客们一阵哗然,王满贵恼羞成怒地冲着旁边吓傻了的几个侍女吼道。

侍女们明白了过来,连忙上前拉扯着陆紫曼,把她从苏云飞的身前生硬地拉开。见苏云飞呆呆地望着自己,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陆紫曼露出绝望的神色,被侍女们拉走。

苏云飞的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他心中忽然一阵激动,双手紧紧握住拳头,右手往腰间的左轮手枪移去。

“好了,没事了,大家继续,多喝几杯!”

也许是感觉到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王满贵哈哈一笑,冲着周围目瞪口呆的宾客们挥了一下手。苏云飞的右手顿了一下,移开了腰间手枪,他知道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随即,喜乐再次响了起来,客人们又开始了喧闹的谈笑,好像先前的一幕不曾发生一样。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现在该怎么做,谁也不想得罪了王满贵。

王满贵又陪着客人们喝了几杯酒,然后跟苏云飞打了一个招呼,火急火燎地赶去新房。

苏云飞见状冲着刘以安使了一个眼色,刘以安立刻走了过来。苏云飞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刘以安面露诧异的神色,但还是点点头,若无其事地钻进了喝酒的宾客里。

和周围几个拍他马屁的豪绅们寒暄了几句,苏云飞表示自己内急,问过一名侍女后,急匆匆地前去方便。


王满贵在四名强悍的护院保护下走进了新房,护院们知趣地停在房外面做着警戒。

“放过我,放过我吧!”

陆紫曼惊恐地缩在房屋的一角,怯生生地恳求着刚进门的王满贵。

“小美人,别怕,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关上房门,王满贵望了一眼蜷缩着的陆紫曼,快步走到桌子前,拿起摆在上面的一碗鹿血,一口气饮干,然后淫笑着逼向陆紫曼。

陆紫曼感到孤立无助,双手只好紧紧抓住胸口的衣服,虽然她还小,可以已经预感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王满贵在酒精和鹿血的双重作用下变得兴奋起来,上前一把抓住陆紫曼,把她扛在肩膀上,大步走向一侧的大床。

陆紫曼哭喊着,双手捶打着王满贵的后背,可是这一切都不管用,这丝毫阻止不料兴奋着的王满贵。

扑通,王满贵把陆紫曼扔在了大床上,随即上前滋啦一声扯裂了陆紫曼身上的新娘服。把私下来的衣服放在鼻子前嗅了一下,王满贵的性欲一下子上来了,一个饿虎扑食,恶狠狠地把陆紫曼压在身下,奋力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陆紫曼拼命地反抗着,但是她的反抗只能更加强烈地激起王满贵的性欲,随着陆紫曼身上衣服的减少,王满贵的喘气声越加急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占有陆紫曼。

听到房里的动静,四名护院一个个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着,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相互间还不时地眨着眼睛。

砰!

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一名护院只觉得后脑勺上一痛,身体一软,摔在了地上。紧接着,他身旁的护院也挨了一下,昏了过去。

另外两名护院见状连忙回过身去,只见苏云飞右手举着一把左轮手枪望着他们。见识过苏云飞手中左轮手枪的厉害,因为王满贵就拥有一把德国造的左轮手枪,两名护院在对望了一眼后,一起举起了双手。

苏云飞示意两人转过身去,两名护院乖乖地照着他的话去做,刚一转身,苏云飞便狠狠敲了两人的后脑勺,两人应声而倒。

已经清晰地听见陆紫曼哭泣的声音,苏云飞不敢怠慢,一脚踢开了房门,大步闯了进去。

王满贵已经把陆紫曼的衣服差不多都撕扯完,只剩下上身的红肚兜和下身的贴身内衣,正当他准备扯去陆紫曼肚兜的时候,房门被苏云飞踢开。

“妈的,活得不耐烦了!”

见有人敢在这个时间打扰自己的好事,王满贵按住陆紫曼,生气地望向来人,随即呆在了那里,他看见苏云飞正拿一把左轮手枪指着自己。

苏云飞把手中的左轮手枪冲着王满贵摆了一下,王满贵知道他的意思,不甘心地从陆紫曼的身上爬了起来,只穿一条短裤,赤裸着胸脯坐在了桌子旁的一张椅子上。

“如果你现在出去,我会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而且还会给你解决赋税问题。”

虽然身处劣势,但是王满贵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希望能和苏云飞达成一项交易。

苏云飞冷笑一声,上前冲着王满贵的颈部就是一手刀,王满贵闷哼了一声,俯身倒在了桌子上。

“去,找些绳子来!”

打晕了王满贵,苏云飞把门外的四名护院拖了进来,关上房门后见陆紫曼用被子盖住身体缩在床上惊恐地望着自己,于是冲着她喊了一声。

明白苏云飞不是坏人,陆紫曼顾不上许多,掀开被子下床,在房间里找起绳子来,可是找来找去,除了一些丝绸布料外没有苏云飞所需要的绳子。

已经有一名护院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苏云飞无法,只好又给了他一拳,使他重新昏睡。让陆紫曼把那些布料剪成一个又一个长长的宽条条,然后沾上水后交给他,苏云飞把王满贵五人捆了个结结实实,嘴巴里塞上了湿布团,而且用细布条把湿布团牢牢固定住,防止湿布团从五人的嘴巴里脱落。

如果有胶带,那将省去很多麻烦,苏云飞第一次意识到高科技物品的便捷。

“你会后悔的!”

当往已经苏醒过来的王满贵的嘴巴里塞湿布团之前,王满贵恶狠狠地盯着苏云飞,好像要把他吞下去一般。

没有理会王满贵,苏云飞把湿布团使劲塞进了王满贵的嘴巴里,然后毫不客气地用湿布条把湿布团固定住。

“祝你新婚愉快!”

把五个人扛上新婚大床后,苏云飞望了一眼恶毒地盯着自己的王满贵后,戏谐地拉下了幔帐。

“血!”

苏云飞转身想吩咐陆紫曼找衣服换上,无意间发现陆紫曼大腿上往下流着新鲜的血液。

陆紫曼闻言连忙望向自己的腿部,确实有一些血液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去。不过,陆紫曼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脸上一红,垂下头不敢看苏云飞。

见陆紫曼此时的神态,苏云飞立刻明白过来,知道女人每月一次的东西来了,连忙扭过身去,让陆紫曼赶紧做清理。

陆紫曼红着脸用水清理完身子,从衣柜里找了一身王满贵为她量身订做的衣服换上,然后满脸通红地等待着苏云飞的下一步行动。

苏云飞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如果不是陆紫曼,他才不会这么快就跟王满贵闹翻。

陆紫曼只有十三岁,身高也就一米五几,苏云飞思索了半天,把陆紫曼的头发披散下来,然后拉着她出了庭院。到了外面走道的时候,苏云飞用手拥住陆紫曼,装作喝醉的模样,跌跌撞撞地走向停放马车的地方。

巡夜的护院见是县令大人,一个个点头哈腰地让路,十分顺利,苏云飞和陆紫曼来到了停放马车的地点,刘以安和那几名保镖已经在那里等待。

扶着陆紫曼上了马车,苏云飞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马车在骑着马的刘以安等人的护持下缓缓离开了王家堡。

也许是感到紧张,陆紫曼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苏云飞的手,苏云飞的脑子里正在思索着如何应付天亮时的“暴风骤雨”,任由陆紫曼抓住自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