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四、三不管小镇 第7节

零_晓龙 收藏 2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7、

烈日下三不管小镇街两边的对抗已经接近偃旗息鼓。

但是两个被从军营里撵出来的人小心翼翼地踏着中线,这让他们不可避免地靠得很近。

离开延安之后,零终于得到第一次可以和卅四谈话的机会,那种谈话很怪,嘴唇基本是不动的,眼睛则象任何一个过三不管的良民那样望着地面,象是腹语。

零:“屋里那几个是同行。装成劫匪,可看他们使枪,准是惯使巴掌大的小玩意,没使过大号的盒子炮,就不知道是军统还是中统。”

卅四不语。

零:“您打算怎么走?真去买条路?”

卅四不语。零瞪着卅四的背影,这样的沉默让他抑压而愤怒。

零:“您怎么想?我越来越不懂您的意思,我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

卅四小心翼翼地使用着他的手杖,象是怕摔倒,又象是怕踩痛那条不存在的中线,那种漠然让零不知道他现在是卅四还是马督导。

零:“我明白。延安有他们的人,就象这里有我们的人。我们在那里做过什么这里有人知道,所以您还是和我势不两立的马督导。我不怪您怎么对我,可您搞出这么多的动静,不智。”

卅四以小市民的好奇看军统那边街的一间屋,屋里的人正聚集到一起商量什么,一个人回头,手按到腰间,卅四立刻回头。

零压低了声音:“您在引起别人的注意……计划是我和其他同志吸引敌人的注意!您完成任务!”

卅四仍漠然着,零以李文鼎的颓丧看着地面,他只能愤怒地对着地面。

零:“为什么花钱买路?一毛不拔的马督导花三百买路?您想告诉人有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是回家?……我准备好去死,可您到底在想什么?”

“保重。”卅四他没头没脑这么一句,然后再也无声。

零也闭嘴了,因为刚才那间屋里的军统正悄无声息地从屋里漫了出来,他们没有越过中线,但是剑拔弩张,有人把七九式长枪公然地挑在肩上。

午觉刚醒的鲲鹏走出店门,在街边看着他们。更多中统的人在他身后簇拥起来。

卅四和零都加快了步子,这份风雨欲来他们用脊髓都感觉得到。

他们逃进阿手店时象只过街老鼠。

军统在街上越聚越多,沉默,抑压。他们看着镇外的荒野,明显在等待什么。

鲲鹏咽了口唾沫,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的嚣张。

阿手的父亲仍在拉风箱,零进来,赶马的那几位正在大堂里吃东西,就那份狼吞虎咽看起来远比卅四阔绰。他们恶毒地回头看了一眼。

卅四头也不回地扎进了大车铺所在的房间。

零在门边停住-阿手正把他的行李拿了过来。

零看着阿手:“……他们把我放了。”

阿手看了那三个赶马人一眼,沉默着把那堆破烂塞到零的手里,于是零明白是为了什么。

阿手温和但是坚决地把零的身子扳转――向了门。

零默然,终于,伸手去开门。

他没能打开门,因为忽然从镇外传来疾驰而来的马蹄声――除了属于军中统势力的人,没人敢在三不管这样狂奔。

阿手抢到零身边,想从门缝里看到什么,当发现帘子挡住时便从窗户里往外看着。

一骑飞驰,一直到那帮等待的军统身边才勒住。

果绿到了。

果绿下马后一言不发,他扫视了三不管所有的建筑,甚至不去看对面如临大敌的鲲鹏们,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阿手的大车店上。

那是全镇最古老也最厚实的建筑,厚厚的土墙,两层,为防风沙,只有很小的窗户。

果绿走向那里。

所有的军统跟在他身后。

鲲鹏有些发愣,他想去抓桌上的机枪,但终于没有动手。

跟中统的张扬比起来,军统才是真正随时准备杀人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