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铁血录 正文 章七 调情定计

南山樵 收藏 1 28
导读:中华铁血录 正文 章七 调情定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18/


谭颜雅就那样一手紧搂着今随云,一手持枪在肋下顶着他,看起来像对既亲密又恩爱的甜蜜夫妻似的,走进附近客店中租下一间房,然后双宿双栖般前往房中。

直到关上房门后,谭颜雅才放开一直被押住动弹不得半点的今随云,伸手将发丝拔往颈后,露出个迷人的笑容,道:“好人儿,现在就只剩我们两个人啦!”向今随云抛出千娇百媚的一眼后,咬着唇道:“你想不想做些什么?”

今随云看着她手中的枪,苦笑道:“我的老板娘,别逗我啦!你这么样拿枪指着我,我哪有能力再做其他事情。”

谭颜雅一怔,接着脸红起来,嗔道:“原来你这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她忽将枪口对准自己,在今随云目瞪口呆的望着她时,扣动了扳机。

枪口喷出一小撮火苗。

今随云呆若木鸡,傻傻望着谭颜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心中气极,只想把谭颜雅捉住,然后在那极富弹性的粉臀上再狠狠连打十几二十下。

他瞪着谭颜雅道:“你居然就用这么个破玩意儿来骗我?”

谭颜雅忍着笑,做个无奈的姿势,道:“我可没骗你,人家从未说过手中的枪是真家伙,这是你自己愿意上当,可不能怪人家!”

今随云痛苦的揉着太阳穴,心道上辈子是否做过什么孽,居然在这一世被女人轻易玩弄在股掌间,尤其这个可怕的女人智计直可追比当年的诸葛武候,令他拍马难及,败得一塌糊涂。

他气道:“可你也没说这是个假的!”

谭颜雅冲他扮个鬼脸,接着又露出极动人的甜笑,道:“人家当时若要说出这是个假玩意儿,你不把人家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屁股才怪呢!”

今随云伸手挽起袖子,做出定要捉住她方肯罢休的架势,狠狠道:“那你现在就不怕了吗?”

岂料这美女竟主动送上前来,将他拥到床边坐下,然后扭动身体挤入他怀中,甜甜一笑道:“你要是舍得,那就动手吧!唔!人家绝不会反抗的。”

今随云怀拥着她充满弹性的动人身体,早把前仇新隙抛去了九霄云外,只想和这动人的美女好好温存一番,便将手移至她浑圆的臀上,轻轻揉捏几下,在她耳畔道:“嘿!其实我真的很回味刚才打你屁股时的美妙滋味。”

谭颜雅白他一眼,闭上了眼,一付任君施为,绝不反抗的诱人样儿。

当今随云另一只手正从她腰间往上移去时,却突然被她按住,只听这美女充满诱惑的声音响在耳边道:“好人儿,先答应人家一件事情,否则人家绝不肯让你去碰那儿的。”

今随云心中一凛,记起之前被她算计的事情,便强自将遗留在脑海中的那对诱人酥峰的美丽影像驱逐出去,然后冷眼望着她,看她还有什么诡计。

谭颜雅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这冤家,人家什么都肯依你了,你为何还对人家如此戒惧?人家刚才明明有机会胁迫你就范,却不肯那样去做,只为让你心甘情愿的做出选择。”她忽然放低声音道:“难道你以为人家是铁石心肠,这么样喜欢伤害你吗?”那付惹人怜惜的样儿,叫人忍不住心疼。

今随云心中一叹,她确实有机会胁迫他,偏巧他又最是言而有信,一旦答应绝不会轻易反悔,否则之前不会在明知那木匣是件棘手东西的情况下,仍肯接受。当即道:“说吧,只要不再像上次那般让我去做冤死鬼,定会尽量帮你。”

谭颜雅闻言大喜,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轻轻一吻,乐滋滋道:“就知道你定会答应人家的!”当下亲自将今随云的手按在她充满弹性的酥胸上,欣然道:“好人儿,这是人家对你的感谢,再用不着客气啦!噢!”今随云手上突然施力,顿叫她克制不住,发出一声动人至极的呻吟。

谭颜雅嗔怪的瞪他一眼,但旋即就被今随云挑起了情火,身体愈渐酥软,紧贴在今随云身上,头枕着他的肩,眼神似茫然似迷乱。就在今随云欲进一步大逞手足之欲时,这差点就失常的美女忽然恢复些微清醒,咬着牙道:“冤家,让人家先把话说完,好吗?”

今随云俯首封住她的嘴,不理会那“唔唔”的抗议声,将她身上衣衫褪个精光,露出那魔鬼般的迷人胴体,同时本放在她臀上的手换作在她起伏不定的动人身体上肆意游走。他涎着脸盯着她丰满的胸脯,伸出手把玩着那对叫人爱不释手的椒乳,接着嘴凑近她耳边道:“说吧,我在听着呢!”

他已被谭颜雅那似有情似无情的样儿给挑起莫大的兴趣,誓要征服这动人的美女。

谭颜雅喘着气道:“我要你帮我夺回那批被抢走的货物。”

刹那间今随云如被冷水浇头,欲火大窒,脑中恢复清明,记起了那批失踪的货物。他手上突然加力,同时冷笑道:“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勿要再说你是劳什子的平遥货行二掌柜,或是那狗屁乾德古董行的掌柜之女。嘿!无论是货行或古董行,都无任何理由购运军火,我说的对吗?”

谭颜雅紧蹙起眉头,惊呼道:“啊!你弄痛人家了!”

今随云微松开双指,闷哼道:“不要再装模作样,若不肯说出实话,休想叫我助你!”

谭颜雅横了他一记媚眼,甜甜笑道:“这么轻易就把人家的把戏给识破了,叫人家想不佩服你也不行。”

今随云冷眼瞧她,看她仍欲玩何手段。

他本是诈她几句,其实连他亦不能确定那货箱中所装何物,却不想谭颜雅竟主动承认,心知这狡计百出的美女肯定又有诡谋欲出,只他现下仍不知而已。

今随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谭颜雅一行人为何放着大道公路不走,而专偏行绕道山路?

若他们是土匪一流,则定是为了躲避东北军的盘查,而能购得起这么样一大批军火的土匪,规模必然不小,而日本关东军对东北几个较大规模的土匪一向暗中支持,且不时秘密经由铁路为土匪押运军火,所以谭颜雅一行人绕行山道简直多此一举。

他忽然想到谭颜雅会不会是欲躲避日本人的暗探,这样说来她极可能是张学良一方的人,为躲避日本关东军的暗探才绕走山路,亦只有这个解释最为合理。当下决意搏上一注,便淡淡道:“张汉卿要的是什么武器,竟连沈阳兵工厂也生产不出,想来必定是极为先进的武器了,对吗?”

谭颜雅眼中露出难以抑制的震撼,惊骇道:“你怎知道得这般详细?”忽又惊觉这等若承认她是张学良那方的人,然而要伸手掩嘴却早已过晚。她呆了片刻,忽然轻叹一声,道:“看来人家什么都瞒不过你,只好向你投降啦!”说完嫣然一笑,伸手缠上今随云的脖颈,奉上香唇。

却忽觉腰上一麻,全身竟再无半点力气,瘫软在今随云怀里。

今随云一声冷笑,抓起她修长纤细的手指移到眼前,看着指间一截闪闪发亮的针尖,森然道:“你的花样真不少。”这个女人又偏了他一次。

谭颜雅却当什么事都未发生过般,在他怀中撒娇似的微扭身体,媚笑道:“好人儿,想不到你这么厉害,连这都瞒不过你。嘻!能否也告诉人家,你究竟是什么人?”

今随云忍不住闷哼一声,甩开她夹着毒针的手指,接着将她丢进床幔里,起身淡淡道:“不要再想着套我的来历,我早已告诉过你。哼!你大可放心,我绝不会向日本人告密。”说完就往门口走去。

当他将要拉门离开时,忽听谭颜雅在他身后大叫道:“你给我站住!”

谭颜雅咬牙切齿道:“你这可恶的家伙,先把人家脱光了衣服轻薄一番,然后又把人家丢在这儿自己走掉,万一要被其他人撞见……喂!你这没脑袋的呆子,难道就舍得让人家这么光着身子被人看吗?”

今随云冷笑道:“那你信不信我把你放在走廊上,让别人看个够?”

谭颜雅咬紧唇道:“你有本事就把本小姐丢进走廊去,让那些色鬼看个够,本小姐绝不会吱上一声!”说着挺起未着片缕的上身,一付就怕你不敢动手的模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