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一章、三十四场连胜 第八节

潭轩 收藏 18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嘿!别看了,你手里这份材料少说都已经看三遍了,就是背也背该下来了。”司马打着一半篮球,发现自己的老搭档还不上场就一屁股坐在鸿飞对面,发起了牢骚:“你都快和冬冬差不多了,整天抱着书看不完,你不嫌烦啊?想去考状元还是咋地?快来和我们打球。”

坐在鸿飞身边的武登屹与其说是被司马吵闹声打搅了,还不如说是被他一身的热气熏着了。抬起头,皱着眉头说:“什么叫和我一样?你呀,就是不读书,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乐趣?再说鸿飞看得是普通玩意儿吗?他那是在研究对手呢。”

“有什么好研究的?”司马一下就把鸿飞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顺手扔给了武登屹,“放他这儿丢不了,来和我们打球去。”

司马这一搅和可有趣了,鸿飞想看得东西没有了,武登屹正在看得书上却罗着鸿飞看着一半的材料。这下两人谁都甭看了,全都不高兴的瞪着司马,四只眼里同时发出你小子欠揍的目光。

对他们这种威胁,司马毫不介意,笑着掏出两颗烟,甩给二人,自己也叼了一颗。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狠狠地吐出一团青烟,习惯性地吐了吐那根本不存在的烟丝,很不以为意的对鸿飞说:“感觉到压力了?”

鸿飞此时才发现二人看他的眼神里好像在放电,回望了二人一会儿才低声而谨慎的问:“靠!你们都知道到什么了?”

“又要有演习了,这任务咱们特勤分队自然是当仁不让,可中队长的休假居然被林大批准了。”司马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洋洋得意。

相比而言,武登屹的话似乎更具价值:“我在大队作通讯专训的时候听参谋们说,A师请来了一位侦察指挥系的教官做参谋,叫潭轩,很明显是冲着咱们来的。”说这话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抬,把鸿飞的材料压在后面,继续低着头看手里的书,口气轻松的总结道:“而你今天一直看得就是这个人的档案。中队长不在,第一次接大活儿对手以前还是个特种兵。有点紧张也是在所难免的。”听上去颇有些领导的味道。

“你小子居然在边上偷看我的材料!”鸿飞说着就跟武登屹动上了手。

武登屹不是司马,他可架不住鸿飞的迅猛攻势,一边用刚才司马丢来的材料抵挡,一边起身便跑。看鸿飞追来了赶忙解释,“你把材料都放到我眼前了,我能不看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练习的项目之一就有一心二用,所以这不能怨我,只能算是职业习惯。”看到鸿飞不追了,武登屹又跑了回来,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真是条疯狗,动不动就是发脾气。下次再看什么机密别坐我旁边!”

说话间鸿飞也跑回来了,司马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笑着说:“第一次独立指挥一个演习是会这样,这叫战前焦虑症,和高空伞降一样,多来次就没事儿了。”

“去!”鸿飞坐下的时候很顺手的给了司马一下子。

“跟咱哥们儿说说具体接了个什么活儿吧,让我们也给你分分忧,也省得你继续焦虑下去了。”武登屹听司马这么说,不再看手上的书了,也盯着鸿飞看。很明显俩人分忧是假,探听虚实是真。“当然如果是真像冬冬刚才说的属于机密的话,你就甭说了。保密条例我们也学了,可以理解。”说着司马很潇洒的又吐了一口青烟,一脸满不在乎的补充道。

“嗨,这也算不上什么机密,只能算是战前准备。”明知道这是司马玩的欲擒故纵,但鸿飞还是很想找人聊聊。“虽然消息还没正式下达,但据我们的了解这次演习别的没什么变化,还是我们的老对手A师三团。演习地点嘛,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新意。但在短短的三个多月时间里上面居然要搞两次演习,这本身就存在疑点。”

“唯一的不同就是新来了个潭轩?”

鸿飞点头,“按道理说一个人不会给战局带来什么,只是”他重重地顿了顿,“每次都是咱们去捶打别的部队,当别人的磨刀石,可谁来为我们磨刀呢?”

鸿飞的话叫两人有些觉得莫名奇妙,每年这么多次演习,这么大的训练量,还觉得不够吗?他们不明白鸿飞指得是什么。其实连鸿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仅仅凭直觉觉得三十四场连胜并不仅仅代表一种成绩,一种荣誉,一种光辉;更是一种孤寂,一种隐忧。面对两人投来的疑惑目光,鸿飞笑着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上次演习三团团部到最后我们也没机会锁定,就更不用说打击了;然后上面说又要来一次相同的演习,对手还是这个三团;之后师长贺援朝又从别的军区抽调来一个特战专家。你们不觉得里面有什么蹊跷吗?”

“很明显,这些已经超出了一个师的活动余地。”武登屹很简明的点头总结道。

“切!咱们这么好的成绩上面早就有意修理咱们了,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可每次赢得还不都是咱?”司马满不在乎的说。看来他对于这种单方面增加困难度的演习挺适应。

鸿飞递给他一张材料,“看看。”

这是一个份简要的履历,但历数了潭轩所有的荣誉。“嗬,这人来头还真不小啊。军校正规本科毕业,炮兵出身,优秀排长,团比武状元,因为战术创新还立了一个三等功?”在和平年代,没挂花,又没完成什么特别任务,这个三等功的分量不言而喻。鸿飞指了指材料示意他们继续看。“天!进了特种大队以后的成绩也很斐然。可他为什么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跑陆院任教?这可是特种兵最黄金的年龄啊!”看完材料,司马好奇的问鸿飞,似乎他手里的材料中就有这么一张纸能说明一切。

“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鸿飞还没说完,司马一把把所有的档案都抢了过来。更令鸿飞觉得可恶的是武登屹这个家伙,看过一遍居然还扒在司马的肩膀上跟着看。“因为家庭原因请求调离?这不是胡扯淡吗!要真是家庭家庭原因,当初出选择这行干什么来着?”司马很快就翻到了这所谓的答案,“上面居然还批了。”

“我对他个人的这点私事毫无兴趣。”鸿飞皱着眉头说着又把材料拿了过来,强调这刚才的观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谁说这不是重点?从他的个人经历可以推断出他的思考方式,从而预估他的作战思想,对战心理学你是怎么学的?”

鸿飞知道司马又在强词夺理,叫他承认错误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对付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置之不理,“重点是他将会给三团带来什么。我相信,他决不会空手而来的。特种兵的老规矩,如果没有六成的把握他绝不会跑来帮A师的。”鸿飞陷入到刚才看材料时的一种游离状态,似乎此刻他的意识与潭轩意识有了某种的交流,“他一直在侦查指挥系任教,对于我们的装备应该非常熟悉,我们的每次演习他也会研究……”

就在鸿飞唠唠叨叨的陷入沉思的时候,司马用力的把他拉回到现实中来,“嘿!哥儿们,你别在是走火入魔了吧?用得着这样吗?什么没有六成把握不会出山?你当他是武林宗师呢?借调这种事能是自己说了算的?再说他那些光荣历史都已经是老黄历了,他退居二线这么多年,估计现在耍耍嘴皮子、动动笔杆子可能还行,要是真动起手来,还不是咱们的天下?”

武登屹虽然没直说同意司马的想法,但点了点,不无忧虑的对鸿飞说:“我知道,整场演习由你把握压力是很大,但是你不也用不着太操心,到时候战略上咱们只要听从红军总部的统一调度,战术上咱们自己订,胜利应该不成问题。再说林大让中队长正常休假就说明,他是有意锻炼你,而且对你的能力很有信心,所以不要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这个潭轩身上。”

鸿飞苦笑了一下,“你们不知道啊,潭轩曾经来过咱们这儿。林大当天就把我叫过去把这人的档案发给我,不仅和我一起研究,还叫了一个参谋介绍情况。当时时间紧张材料不全,他在特种部队的部分由于涉及机密我们当时还不掌握。至于他在陆院的记录也很少,可随着材料越来越多林大反而什么话都不说了。现在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人不仅在特种部队战术上,在火炮的运用上,在团部的指挥方面都有经验,而且在陆院执教生涯一定使他的理论水平高于咱们。而且我们还知道他是为了试验自己一个新系统而来的。除了时不时给我些材料,我连林大连面都见不到,真是不明白林大到底是怎么想的。”

“别忘了,一切从实战出发是咱们的训练、演习的一贯原则。”武登屹严肃地说,“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得到这些就已经是在作弊了。”

“这也算作弊?冬冬你到底是站在哪面的?”司马对他这种口气和定义很不满意。

“就算团部来了一个作战参谋,那也只是件再小不过的事儿了。如果本着一切从实战出发的原则,我们绝不会注意到这个变动,更不会如此研究这个参谋的情况。”这话既像是对司马说,又像是对鸿飞说的。说到此,武登屹突然露出了一丝顽皮的微笑说道:“现在林大的这种态度,如果不是良心发现的话,那还有一种可能,他觉得这个人值得亲自去会一会。”

司马很赞同冬冬的说法,“不错,如果是他想亲自出马的话,他是绝不会去占这点小便宜,更不会和你探讨。鸿飞,鸿飞?你在听我们说什么吗?”

鸿飞似乎才从梦境中醒来,他猛地抓着武登屹的胳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什么?哦,林大可能亲自出马。”

“不是这句。”

“取得这些材料本身就是在作弊。”

“不是。”

“……,你到底要问什么?哦,是了。一个参谋来去无足轻重,我们一般只对指挥官进行研究。是这句了吧?”

“他明知道是这样为什么还要来呢?”鸿飞猛地来了这么一句。

“你是说他的目的是打草惊蛇?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司马很快就跟上了鸿飞的思路,不过他马上又否定了这种假设。“人是贺师长亲自请来的,这么大动静别人可能会不知道?所以我要是他也会上门拜访一下,作为高手就应该光明正大的告诉对手——我来了。”

鸿飞没再说话,也许他是同意了司马的想法,也许他还在坚持,也许他倾向于冬冬的参谋无关论,也许他根本什么都没想。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