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诀 第一卷 第五章 紫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2/


时间一晃就过去五年了。原本十八九的小伙子已经变成成年男子,不过御剑门的人从没想过在二十三四就娶妻生子的。此时正是这些年轻人发光发热的时候,他们怎能浪费他们的应有的机会。

静心阁中。

已聚满了人。包括老一辈的玄清道人,玄德道人,柳长风,陈启容……年轻一辈中也有陆鸿飞,李梦良,粱紫烟,周成,柳雪灵一批精英。

“此次叫大家来是因为中原天龙阁派人来说,近日有些邪魔外道又有踏入中原之意,所以希望我们去商量对策,原本邪教妖人在西出玉关外,但近日听说又在中原宏都出现过。此次任务我派给几个年轻才俊去处理,让他们历练历练,同时我们也这里准备好以对付邪教妖人。不知大家还有什么看法?”玄清道人说道。

几个老人低议论了下都表示可以。

当下。陆鸿飞,李梦良,粱紫烟,柳雪灵,周成五人就领命下山去了。

在山道上,李梦良问道:“陆师兄,我们怎么不御剑而去啊,这样走要多久啊?”

陆鸿飞笑道:“等我们到山下把我们的衣服换了就可以。我们不可能一直穿着这身衣服吧?”

“是啊。”柳雪灵笑道。她是几个人中最小的,是柳长风的女儿,从就得到父亲的教授。所以虽然年轻些,但功力却不浅,御剑伏魔之术恐怕还在几人之上。

此是周成说道:“李师弟,你还记的我吗?我们一起进师门的啊。”说完就拍着李梦良的肩膀笑道。

“当然记得啊,还有这为粱师姐也是一起的啊。”说着指了指粱紫烟。

“恩!”粱紫烟道,几人都觉得她的冷冰冰的。

几个人由于从没有亲近的说过话,于是就说了许多话。尤其柳雪灵,年龄比较小,一直唧唧喳喳的说过不停。惟有陆鸿飞和粱紫烟没说什么话,而陆鸿飞脸色还似有些沉重。

一行人来到山下买了衣服就往东去了。

夜里,他们已经来到先前李梦良来时住的那个小饭馆。

李梦良,柳雪灵等人也收起了话筒子,自己简单的吃了饭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陆鸿飞自己坐在自己的床边,拿出那本《剑门秘录》。翻开看了看,又关上了。看起来似乎有些心事,却又似乎像是对那书有感情似的,对它有些不舍。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窜了过来,进了陆鸿飞的屋。

陆鸿飞见到了蒙面人,也没说什么,就把刚看的那本《剑门秘录》交给了那人,还给那人作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那人还了一个就迅速的离开了。待那人走后,自己走到窗前望了望夜色,心里却有些麻木似的。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出了小镇叫御剑向东去了。

今天的陆鸿飞似是放松了许多似的,没有昨天的沉重。但他也还是没说什么话,只是径直向天龙阁去了。

九天过去了,他们来到了天龙阁。

天龙阁是少林无相寺的大殿,但由于曾经在无相寺的天龙阁发现过关系整个人类生存的大战。所以人们称无相寺都称天龙阁。

天龙阁地处中原,有着近千年的历史,位于有着中原第一峰的龙源山脉上。风景自是美丽怡人。此山中更是灵气十足,丝毫不比剑门的差。

几人走过都觉得神情气爽,活力激扬。

柳雪灵更是大是感叹多美多漂亮。原本一路上不怎么说话的粱紫烟也露出少见的笑容。看来这龙源山脉实是有座天下有名的山峰。

五人来到了天龙阁。

为首的一个和尚说道:“几位想必就是御剑门的施主吧,老僧有理了。”

几人在离开时,几人就听玄清道人说过天龙阁的空相大师是得道高人。于是几人当下就说道:“晚辈拜见空相大师。”

“好!好!这为是伏魔宗宗主方天傲,这位是龙相堂的西门智堂主……;”接着一一介绍了小辈们。几个人不敢怠慢,当下就想几人行礼。

说伏魔宗和龙相堂的小辈们见了粱紫烟那天仙一般的人儿,原本正经的人都有三分猥琐,再看到笑眼媚开的柳雪灵简直就有几人看得痴了。还好大部分弟子的修为还不错,尴尬很快就过去了。

空相也不含糊什么,就直接说道:“几位敢路辛苦了,要不去后堂休息下,我们下午再议。”

几人虽看不惯那些猥琐的眼神,而那两个女孩子,脸上寒霜早都都起来了,要不是有那么的前辈在此,恐怕就有些问题了。看到前辈在此,礼数是不能少,当下就谢过去后堂了。

御剑门静心阁内。

“掌门师兄,这剑门秘录不见了如何是好啊?”玄德道人焦虑的道。

“师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不在的?还有这几天可有人进出宝阁?”玄清道人说道。

“掌门师兄,我是今早发现不在的,至于前几天有人进去没我就不清楚了,还是等长老堂的师兄来了再问吧!”玄底道人说的有些有声无气,看起来甚是焦虑。

柳长风道:“最近,陆师侄不是在藏书阁吗?他会不会从那边过去啊?”

玄清道人想了想道:“那里过去只怕不容易,不过我们还是去看看吧。”说完就当先去了。看来这书是真的很重要。

藏书阁里。

“这里的书虽然有些乱,但看起来不像是被动过的模样啊。”柳长风说道。

“哦?何以见的?”玄清道人说道

“师兄你看,这书看起来虽乱但还是我们当初摆的八卦大阵啊。这阵法我们没教授给任何弟子,所以要轻易进去只怕不易。再说里面还有我们的守护兽啊。”柳长风说道。

玄清道人点了点头没说话。但也承认了柳长风的话不假。

天龙阁。

“此次让大家来,就是因为最近在宏都发现邪教踪影,所以让大家一起来讨论该怎么办为上?”空相禅师说道。

“魔教妖孽,遇者杀之有什么好商量的。”方天傲冷冷的说道,似乎还为上午自己弟子的事生气。

“几位师叔,晚辈认为,我们还是应该派些人去探清楚状况才好。一则我们不知道对方人所人少;二则我们也不宜打草惊蛇。”说话的人是西门智的二弟子范志杰。

几人想了想没说话,但见西门智那高兴的模样,几人都心里有些不削,但面子上还是做的很好。最后商议后是伏魔宗和天龙阁的人去调查此事,其他门派先回去准备。

藏书阁中。几人听了柳长风的话,又仔细看了看那八卦大阵。最后没说没什么就回去了。

回到静心阁时,长老堂的人已经到了。

当即玄得就把事情说了出来。长老堂几个长老脸色变了变。他们当然知道掉了<<剑门秘录>>是多大的罪。

此时玄清道人说话了,只听他说道:“大家先仔细想想有什么遗漏没,此事事关重大。”

当下所有人都坐在那里对和几天的事想了个遍,但就是没什么可疑之处。

最后玄清道人只得说道:“此事体大,大家切勿外扬,就是自己的弟子也不能说。这关系我御剑门的名声和地位。”几人听了也不是滋味,这虽不是骂自己,但几个老者都知道是因为玄清道人修为甚深,不易动怒,同时也是几人已经情同手足一般,他不骂自己反而让这写人过不去。

千里之外的一间屋里。

“主人,少主已经把《剑门秘录》带回来了。”一个黑衣人对着阴影说道。

“恩,你放在那里吧。”黑暗中有个声音说道:“同时,你叫龙儿去找下他,给他说说下一个计划。”

“是。”说完就把书放在矮桌上后悄然离去了。

黑暗中。

一只手伸过来把书拿里过去。

陆鸿飞一行人在天龙阁议事完后就赶回御剑门准备接下来的工作。

一行人来到下山住的客栈-----草堂小居就住了下来,准备明天一早才回山。

夜里。

万物似乎都沉寂在睡风之中。远处的伟岸的高山变的很阴森,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盯着远处的丛山秀谷在思考什么,脸上也有几分苦楚和无奈。看来人生真是有许多事都不尽人意啊。

突然,随风飘来几声稀疏兵器撞击的声音。少年像似被什么惊醒似的,迅速抓起桌上的护身长剑从窗户里飘了出去,逆着风向野外去了。

只见一处平地上,三个男子围这一个女子不停的攻击,只见那些手法怪异无比,但却又是如此阴狠,况且那对手还是一个女子。而那女子虽看似年轻,但还有几分能耐。虽然危机四伏,但还是都险象还生。每当兵器要打将在她身上,她却轻巧的避开。若不是见她手上功夫实不怎么样,还以为她是在这里和众人耍剑呢。

陆鸿飞迅速躲进了草丛中看那几人。想得知这群究竟是何方之人?

只见与一个青衫女子斗在一起的三个男子,似乎不像中原人。他们衣着怪异,兵器也十分古怪。再看人,个个身材高大,而且皮肤黝黑。只是旁边站着的那人看不出什么。只有一双英气逼人的眼睛中带着就分威严,手提一个五尺长棍,也看不出什么质地。

此时,那女子越来越抵挡不住那三人的攻击了,旁边的那人也似看出了关键。就说道:“你混进我族究竟为了何事?”语气也是不怒也自有几分威严。

女子苦于抵挡三人的攻击哪还能说什么话啊,只见她一个劲东躲西闪,可以看的出这人轻身功夫不错。

陆鸿飞听那人说的那话,知他也是一个讲理之人,想自己出手阻止他们相斗,但还没出手就听那女子一声惊呼。陆鸿飞见那女子似乎受伤,心下也是一慌。当下也想不得那么多就提剑一跃而去。犹如大鹏腾风,一把长剑直刺而去。

五人都是大惊,但个人惊的又不一样。那女子惊的是自己居然好运与上高手相救,俗话说大难不死有后福。吃惊过后不觉在那里想自己将来有什么福呢?真是个小女孩,同时也自顾整理着自己的伤口。刚和女子都的那三人惊的是这一剑明明就是普通的一间直刺,竟带着的淋漓的剑气。而那提棒之人惊的却是此处却有如此高手,而且看年岁还不是很大,看来只怕是名门之后。

其实,陆鸿飞也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实力如何,虽然这几年天天都非常勤奋,但终究在追求真力方面不可强求,同时也未曾与人过招。所以并不知道自己修为。

再说那一剑划了过去,淋漓的气势逼的三人用剑隔挡,这一挡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之势压过来,瞬间三人被震了开去,两边也就此开了。

陆鸿飞不想与蛮族的人发生矛盾,再说他又想起师父曾经说的南蛮之人窥视我良田肥地已久,所以他见两边停就说道:“我刚听这位大哥说话知道是讲理之人,于是在就冒昧出手,希望大家能够好言好散。”

那年轻对陆鸿飞的出手也不生气,当下就说道:“那姑娘你就说你混进我族什么企图?”

那女子见不说怕今晚就得死在这里,当下带着三分委屈的说道:“我不过是出来找我姐姐,但来的路上迷了路。所以就跟着你们走了啊。”

那人说道:“找你姐姐?难道你姐姐在何处你都不知?”话语中有七分不信。

那女子也不是傻子,当下就说道:“我姐离开家时说到西处什么一个大派修练,但我那时小记不了,所以&……”

“看你还小,而且似乎也么没在我族动什么坏主意。这样吧,你与我回去跟族长说明一下,看族长怎么说吧?“

那女子听后当下就反对。

这时连陆鸿飞也没想到这女子会反对的这么强烈,同时心下也暗暗担心:“这丫头怎么不知好歹啊!”但又听那人说道:“为什么?”话语虽没什么变化,但脸色却变了变。

女子知道自己话说的太快,不觉有些怕也有些后悔。当下深呼吸就口,似乎鼓起浩大的勇气才说的。只听到“我在书看到说你们那些蛮族人都是好勇斗恨,嗜杀成性的人,我……我不想去。”那女子虽是鼓起勇气,但话还是发颤,看来也甚是害怕那些人。

那青年听了她的话不怒反笑道:“是这样啊,那担保你没事怎么样啊。你跟我们回去一躺说明就好。”

陆鸿飞见没自己的事就说:“既然大家解决了,在下也告辞了。”说完就走。

此时那女子说道:“这位大哥,你就回去跟你们族长交代下吧!”说完也一溜烟跑了。

“多谢这位大哥相救啊。”那女子说道。

“没什么,只是你跑到蛮族地方去干吗?”说着抬头只见一张清利脱俗的脸上,一双眼睛水灵灵,好似会说话般望着自己,小巧的鼻子挺拔而精致,而且此人还八分相自己的师妹---粱紫烟。突然又觉得这样盯着女孩子不对,当下调过头去。

那女子似有什么发现似的说道:“怎么啊?我脸上有饭菜?”说完还在脸摸了摸。

“不是。”陆鸿飞急忙说道。

“那你盯着我看什么?”语气中也有三分薄怒。任凭哪个女孩也会对一个一直盯看的男人有些不满,除非那男子是她丈夫情人。

“你只是长的太像我的师妹罢了,所以多看了两眼,实在对不起。”陆鸿飞没狡辩的说道。

“你喜欢你师妹?”说着已然没有那中奎怒,还带着三分笑容的望着陆鸿飞。

“不是,我只不过是见到她入门的。”陆鸿飞没想到她居然这样问,于是诺诺的说道。同时脸上却有些不自然。心下暗想:“我配吗?我只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我哪配得上啊!”

“哦。那她是什么时候入你师门的啊。”那女子问道。

“五年前。”

“那她叫什么名字啊?”

陆鸿飞觉得再说多了会被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坏事,更何况紫烟救灾此处,于是没说话,只顾进了自己的屋。那女子见他不说没办法,叫醒店小二安排了间房间就进去了。

第二天一早。

陆鸿飞一出门就见两个女子站在自己门前,当下就是一惊。只见那平时不怎么说话的粱紫烟笑道:“多谢师兄救了我妹妹啊。”说着指了指旁边的那个女孩子。

“没……没什么”说完就急急的走了。他没想到一早就两个大美女跑到自己门前谢自己,心里不觉有些不自在,同时还想到自己对那姑娘说的那些话,当更是 几分不自在。到是后面那粱紫烟的妹妹穿来清脆的笑声犹如黄莺一般在那里婉转歌唱。

原来那人就是粱紫烟的妹妹粱紫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