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十章 仕途之路

天军指挥官 收藏 2 80
导读: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十章 仕途之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竹竿挥起手中的鬼头刀,狞笑着向苏云飞的颈部砍去,他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样享受刘瑶这个美人。

砰!

眼看鬼头刀就要落在苏云飞的脖子上,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枪响。与此同时,竹竿的额头上绽开了一朵美丽的血花,身体一顿,带着不甘心的眼神,重重摔在了苏云飞的身旁,鬼头刀甩向了一旁。

苏云飞由于失血过多,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晃,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周围人一时间愣住了,刘瑶也愕然地睁开了眼睛,恰好见到苏云飞倒下的过程,尖叫一声后,昏了过去。

“都不许动!”

随即,肥虎身后传来了一个焦躁粗旷的声音,而且还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快跑!”

听见喊声,肥虎知道大事不妙,连忙冲着周围的手下大喊了一声,扔掉了火把,一哄而散。

马天生领着一群护卫队员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焦急地抱起了昏迷过去的苏云飞,顾不上理会肥虎那些人,带上苏云飞和刘瑶火急火燎地赶往城里。


德国医生海德莱茵在睡梦中被人从床上架了起来,一群气势汹汹的男人把一个背部中弹的男子抬进了他的诊所。伤者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昏迷状态,还得莱茵不敢怠慢,立刻对伤者进行手术。

由于需要输血,马天生和那些护卫队员纷纷挽起了胳膊让护士抽血,这样海德莱茵很是惊讶,在他的记忆中,中国人信奉皮肤毛发受之父母,所以很少有人鲜血给不相干的人。

经由护士的化验,十分幸运,马天生和几个人的血型跟苏云飞的相符,得到血液的滋润,苏云飞的景况好转了过来。海德莱茵一番忙碌后,从苏云飞背部的伤口处成功地取出了一颗弹头,此时,海德莱茵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手术不成功,他很难想象那些激动的带枪大汉会怎么对待他。

得知苏云飞脱离了危险,手术室外一片欢呼,马天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如果手术失败,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光是货场里那群群情激昂的护卫队就足以引发广州城的混乱,苏云飞建立起来的神龙贸易公司也将随即瓦解。


“不要,不要杀他!”

随着一声焦躁的娇喝,满头大汗的刘瑶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瑶儿!”

正坐在床边为刘瑶擦着汗的董玉兰见刘瑶醒了过来,欣喜地一把扶住了她。

“额娘!”

惊魂未定的刘瑶此时才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巡抚府的闺房,眼圈一红,扑进了董玉兰的怀里,两人抱头痛哭。

“额娘,他怎么样了?”

哭了一阵,刘瑶的心情好了许多,忽然想起了中弹的苏云飞,忙问向董玉兰。

“他!噢,你是说端公子,他已经在外面守了你两天两夜了!”

董玉兰拿过手帕擦了擦眼泪,连忙招呼丫鬟喊进了在房外焦躁地来回踱着步子的端瑞。

“额娘,我说的是苏公子!”

见额娘理解错自己的意思,刘瑶连忙做了解释。

“苏公子?”

董玉兰闻言一时糊涂了,她不知道刘瑶口中的苏公子是何许人。

端瑞已经来到了床边,他关切地询问了刘瑶的身体状况,董玉兰知趣地领着一群丫鬟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

面对热情的端瑞,刘瑶有些心不在焉,没聊上几句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撵走了他。虽然感觉出刘瑶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但端瑞还以为是她受了惊吓的缘故,因此安慰了几句后依依不舍地离去。

躺在床上,刘瑶怎么也无法入睡,她的眼前总是浮现出苏云飞冲她怒吼的场景,现在想来,那是苏云飞在保护他。尤其是苏云飞强吻了自己,刘瑶先前还十分痛恨苏云飞的卑鄙行为,心里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可是现在却回忆着接吻的味道,对于从没有接过吻的刘瑶来说,那一刻她永生难忘。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刘瑶闭上眼睛,默默为苏云飞祈祷。


二十多天后,刘瑶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拉上端瑞,兴冲冲走出了巡抚府。除了小兰,还有八名面无表情的大汉紧紧跟随在刘瑶和端瑞的身后。

刘瑶已经从小兰那里知道苏云飞已经脱离了危险,她原本想早点去看望苏云飞,可是刘世仁却禁止她前去。在刘世仁看来,苏云飞只不过是一个略有才华的年轻商人,身为千金大小姐的刘瑶不应该跟他太过密切,而且,刘世仁已经送了一批礼物感谢了苏云飞。

神龙贸易公司内依旧是顾客如潮,服务生们热情地每一位前来的顾客服务。趁着端瑞在看一些香水的时机,刘瑶悄悄地离开了他,溜向了后院。

刚走进后院,刘瑶便听见从对面的一个阁楼上传来悠扬低婉的琴声。在顿了一下后,刘瑶顺着琴声走了过去,当走到阁楼入口的时候,两名护卫队队员忽然闪了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不管刘瑶如何解释,两名护卫队员就是不肯让她进去,就在刘瑶将要发火的时候,马天生听到动静后从阁楼里走了出来,把刘瑶请了进去。

“刘小姐,我家少爷正在拉琴,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禀报。”

进入客厅后,马天生冲着刘瑶微微一颔首,扭身就要去通知苏云飞。

“不用了,我自己去!”

刘瑶想知道苏云飞是否真得会拉小提琴,抢在马天生的前面上了二楼。马天生无法,只好跟在后面。


苏云飞的卧室在二楼靠南的一个房间,房间内的装饰很简洁,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贴在床头墙上的一张铅笔素描,上面画的是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李韵,娇艳美丽。

面对着墙壁上的那幅素描,苏云飞忘我地拉着那把白色的小提琴,他的思绪又回到了跟李韵在一起的日子。小提琴演奏出来的曲子委婉悠扬、柔美抒情,刘瑶随着琴声来到了苏运费的卧室门前,她没有打扰苏云飞,安静地站在门外听着苏云飞演奏。

刘瑶从没有听过这种风格的曲子,哀伤中透露着无限深情,不知不觉间,她的整个身心都投入到曲子中去。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人徘徊,千古传颂深深爱,山伯永恋祝英台。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翩翩花丛来,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

拉完小提琴曲梁祝的“化蝶”,苏云飞缓缓把琴弓从琴身上移开,沉郁而低沉地缓缓开口吟道。

“天长地久不分开!”

听完了苏云飞的低吟,下意识地,刘瑶轻轻品味着最后一句的意味。

苏云飞此时才知道刘瑶和马天生就在门外,放下小提琴后把刘瑶请了进来,同时让马天生弄来了几种小点心。

“她是谁?”

趁着苏云飞整理琴盒的时候,刘瑶径直来到那幅素描的前面,仔细打量了一下身穿白色长裙的李韵,微笑着转向苏苏云飞。

“一个在遥远国度的朋友。”

苏云飞把琴盒摆在床头的桌子上后,迟疑了一下,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含蓄地回答了刘瑶。

看出苏云飞不愿意多谈画里的女子,刘瑶也没有坚持,坐下来津津有味地吃着马天生端来的点心,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食欲不佳,今天只喝了一小碗清粥。

原本以为刘瑶对那些点心不屑一顾,没有料到她竟然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这使得苏云飞大感意外。见刘瑶嘴巴里塞满了点心,苏云飞真的怀疑那些点心是否变成了奇珍佳肴,连忙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能教我拉琴吗?”

吃完了点心,刘瑶见苏云飞吃惊地望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用毛巾擦了擦嘴角。

还没等苏云飞回答,马天生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原来端瑞发现刘瑶不见了后,立刻领着八名保镖四下寻找,闹得大厅里鸡犬不宁,负责保安事务的护卫队员和那八名保镖起了轻微的冲突。闻讯赶去的马天生认出了端瑞,在吩咐护卫队员们不要轻举妄动后,连忙赶过来向苏云飞请示。

“能不能把这把小提琴送给我。”

知道自己该走了,不等苏云飞开口,刘瑶起身走到琴盒的面前,伸手轻轻抚摸着琴盒,扭身望向苏云飞,一双大眼睛里流露出喜爱的神色。

“当然可以,它原本就属于你。”

苏云飞怔了一下,虽然心中舍不得,但还是大方地答应下来,微微点了点头。

“谢谢!”

立刻,刘瑶欣喜地把琴盒搂在怀里,像个小女孩一样,兴冲冲地走向室外。


端瑞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既然刘瑶在这家店里失踪,那么店家一定逃脱不了干系,见护卫队员跟保镖们发生了冲突,他扭头冲着身旁的一名保镖说了几句,那名保镖立刻飞似地奔了出去。

顾客们已经预料到情形不妙,纷纷夺门而出,在外面的街道上冲着大厅里张望。

“小姐!”

大厅里的双方剑拔弩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硝烟味儿,正在着急的小兰忽然眼睛一亮,快步奔向大厅后方的院落,她看见了赶来的刘瑶。

“瑶儿,你没事吧?”

端瑞见刘瑶轻快地走了过来,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把按住了她的双肩。

“没事,我去拿这个。”

刘瑶把手中的小提琴琴盒冲着端瑞一晃,然后扭身转向跟在后面的苏云飞,甜甜地一笑,“谢谢你上次救了我,我以后不再穿尖头的鞋了。”

苏云飞顿时尴尬起来,脸上变得不自然,他想到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自己强吻刘瑶的莽撞行为感到懊悔。刘瑶很满意苏云飞的反应,娇笑着走出了大厅,端瑞狐疑地望了苏云飞一眼,急匆匆追向刘瑶,他手下的那些保镖也随即撤了出去。

当端瑞和刘瑶离开后不久,一队拿着毛瑟枪的士兵便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他们是广州将军麾下的部队,装备精良。不过,那队士兵没能接近神龙贸易公司便被一个急匆匆追上来的军官喊了回去。

“没事了,没事了,刚才的事情让大家受惊了,今天本店的商品八折优惠。”

不少客人围在店门前窃窃私语,苏云飞知道刚才的事情吓到了他们,于是微微一笑,向周围的客人们做出了承诺。

呼啦,正在瞧着热闹的人们听闻八折优惠,立刻潮水般涌了过来。有些人已经认出刘瑶是巡抚府的千金大小姐,经过好事者的添油加醋,苏云飞和刘瑶的种种传闻立刻在广州城内传得漫天飞舞,也许,只有这种小道消息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刘瑶在回家的路上恳求端瑞替她圆谎,不要透漏她去找苏云飞的事情。端瑞虽然心里十分不痛快,但还是答应下来,他希望刘瑶开心,只要刘瑶开心心,他就乐意去做任何事情。

尽管端瑞和刘瑶一起向刘世仁撒了一个谎,但是令刘瑶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几天之后,她的谎言就被揭穿了,街上关于她和苏云飞的流言蜚语传进了巡抚府内,气得刘世仁要派人去把苏云飞打进大牢,但被失落的端瑞阻止,他不想刘瑶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任何伤害。

如果说当日苏云飞奋力救出刘瑶只是让刘瑶对他有好感的话,那么一曲梁祝已经彻底征服了刘瑶,她的心情变得异常的好,有时候还会冲着一个地方发出开心的笑声。

刘世仁不想因为刘瑶的事情得罪端瑞,正当他考虑如何处理苏云飞的时候,毓敏忽然阴沉着脸来到了巡抚府。


“这是怎么回事?整个广州城现在闹得沸沸扬扬,那个苏云飞和你什么关系?”

在外地的毓敏已经得知了刘瑶和苏云飞的事情,而且端瑞的失落也被家人汇报给他,这使得毓敏异常恼火,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看得比什么都重。

“总督大人息怒,小女与那个苏云飞之间并没有任何瓜葛,只不过上次他在土匪手中救了小女一命。”

刘世仁还没有见过毓敏发这么大的火,连忙双手抱拳向他做着解释。

“那就最好,瑞儿已经不小了,瑶儿也到了出阁的年龄,我希望在我赴京之前喝到两人的喜酒。”

毓敏闻言冷哼了一声,端起旁边的香茗品了一口。

“赴京?恭喜大人高升!”

刘世仁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冲着毓敏躬身施礼。

“呵呵,这全是老佛爷的恩典。”

毓敏此时得意了起来,哈哈一笑,冲着自己的右上方一拱手,算是对老佛爷的敬意。

“总督大人放心,我一定把这个苏云飞除掉!”

赴京表示毓敏即将高升,也意味着刘世仁在朝中有了一个大大的靠山,为了除掉苏云飞这块绊脚石,刘世仁眼中杀机一闪,用右手掌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这到不必,我听说那个苏云飞是一个留洋回来的商人,有意在关外开办工厂,我们为何不顺水推舟,送他一个人情。”

毓敏放下茶杯后摇了摇头,他不仅要考虑端瑞,而且还要顾及刘瑶,只有让刘瑶彻底死心才能使端瑞以后有安心的日子。

“请大人明示!”

刘世仁这才发现毓敏是有备而来,于是冲着他一拱手,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吏部前天给我来了一份公文,奉天清安县的县令被一伙土匪砍了脑袋,那里正缺一个县令,我看也不用麻烦了!”

毓敏把玩着拇指上的扳指,阴沉沉地冲着刘世仁一笑。

“这不太便宜了那小子?”

刘世仁弄不清毓敏的意思,要知道一个县令的实缺至少可以有三万两银子的入帐,毓敏这么做就等于轻而易举放弃了那三万两银子的收入。

“哼,看他有没有当县令的命,清安县的赋税今年已经累计一百二十万两!”

毓敏冷笑一声,冲着拇指上的扳指哈了一口气,然后认真擦了起来。由于经济落后和官员的腐败,清安县内土匪横行,三年内换了五任县令,没人愿意到这种危险的穷县去做官,奉天将军派兵围剿了几次,那些土匪们见官兵人少就打,人多就跑,收效甚微。

刘世仁此时终于明白过来了,毓敏这是借刀杀人之计,想借那些土匪的手除了苏云飞。望着毓敏的冷笑,刘世仁倒吸了一口冷气,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第二天,苏云飞就被刘世仁请入了巡抚府,刘瑶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开心,吩咐小兰去偷听刘世仁跟苏云飞说了些什么。

等下人上了茶水后,刘世仁便挥退了他们,大厅内只剩下他跟苏云飞。刘世仁先是对苏云飞救出刘瑶表示感谢,接着语锋一转,扯到了清安县的县令。

“苏公子似有在关外开办工厂之意,本官和总督大人想保荐公子出任奉天的县令,不知道公子意欲如何?”

用水杯盖扇着水杯中茶水冒上来的热气,刘世仁微微一笑,望向苏云飞,观察着他的反应。

“多谢大人栽培,云飞感激不尽!”

这显然出乎了苏云飞的意料,在怔了一下后,苏云飞立刻起身,激动地冲着刘世仁一拱手,有了县令的身份,他开办工厂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有一件事希望苏公子帮忙,这不仅是我的意思,而且也是总督大人的意思。”

刘世仁见苏云飞此时的反应,心中安稳了许多,抬头望向苏云飞。

此时,躲在窗外的小兰张大了嘴巴,她听见了一个关于刘瑶的惊天谎言。


“小姐,小姐,不好了,老爷让苏公子……”

听完了刘世仁对苏云飞说的事情,小兰火急火燎地跑回了刘瑶的闺房,推开房门就大声说道,不过当看见董玉兰也在的时候,立刻闭上了嘴巴。

“怎么回事?”

见小兰慌张的模样,刘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惊讶地站了起来,娇声望向她。

“老爷让苏公子留下吃午饭!”

在董玉兰的注视下,小兰硬生生地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啊!快,快给我梳妆打扮!”

刘瑶还以为刘世仁对苏云飞做了什么事情,听闻留下苏云飞共进午餐,面色一喜,慌忙坐在了梳妆台前,欣喜地让丫鬟们为她梳妆打扮。


趁着刘瑶打扮的时候,董玉兰冲着小兰使了一个眼神,把她喊了出去。

“你都听见了什么?”

来到走廊的一个拐角,董玉兰回过身子,双目紧紧盯向后面惶恐不安的小兰。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小兰打了一个冷战,连忙挥舞着双手否认。

“哼,知道就好,如果瑶儿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就把扒了你的皮。”

面色一沉,董玉兰忽然提高了音量,厉声喝向小兰。

“夫人,小兰一定不会瞎说的!”

扑通一声,小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浑身颤抖。

“好了,好了,你也知道这是为瑶儿好。”

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董玉兰的脸色舒缓了许多,露出了慈爱的神情,上前扶起了小兰。

小兰连忙点着头,刚才的那一幕差一点把她吓死。


刘世仁没有再阻止刘瑶跟苏云飞接触,甚至让苏云飞教刘瑶拉小提琴,这使得刘瑶异常开心,每天都要去苏云飞那里练琴。

端瑞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每天几乎都喝得醉醺醺,那些下人们根本就管不了她。毓敏得到消息后十分心痛,不过他知道,刘瑶很快就会回到端瑞的身边,端瑞将会重新站起来。


几天后,董玉兰准备了一些点心,一大早就让刘瑶给苏云飞送去。当快到神龙贸易公司店门的时候,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从店门里急匆匆走了出来,上了一辆马车后离去。

刘瑶原本还没怎么上心,可是当她拉琴中无意间向苏云飞提到这个女人时,苏云飞显得有些慌乱,解释说是马天生的朋友,在一旁的马天生也忙不迭地承认。苏云飞的细微变化并没有逃过刘瑶的眼睛,作为一个女人,她感觉出苏云飞一定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她,当下也不点破,私下里却让人调查起这件事。

很快,刘瑶得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外表正经的苏云飞晚上经常留宿不同的女人,而这些女人大部分都是青楼女子,有的还是被强迫的民女。

刘瑶并不相信苏云飞是这种人,但她又不能视若无睹,经过一番复杂的思想斗争后决定亲身去验证。

当得到一个女人在晚上进入了神龙贸易公司后,刘瑶领着一群巡抚府的护院从神龙公司的后门溜了进去。几名当值的护卫队员很快就被那些“强悍”的护院制服,刘瑶让那些护院和小兰留在阁楼的外面,她独自一人上了二楼。

刚刚来到苏云飞的房门前,刘瑶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苏公子,听说你和巡抚大人的千金好上了,是不是真的?”

“是呀,爷很快就是巡抚大人的女婿了,不过,爷忘不了你,你的技术那么好,比那个傻女人强多了。来,把爷伺候舒服了,爷送你一把欧洲的小提琴。”

随即,刘瑶听见了苏云飞嬉笑的声音,而且还传来了女人的娇笑声,好像两人已经开始了亲热。

砰!再也无法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刘瑶一脚便踹开了房门,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借着窗外的月光,刘瑶亲眼目睹了苏云飞和一名女子浑身赤裸地在床上翻滚。

见到刘瑶闯了进来,苏云飞一下子傻了,连忙从女人的身上翻了下来,用被子裹住了身子。

“下流!无耻!骗子!”

眼前的情景使得刘瑶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在地,她紧紧咬住下嘴唇,上前使劲甩了苏云飞一记耳光,然后飞奔而出,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她的心被苏云飞深深地伤害了。

摸着火辣辣的左脸,苏云飞苦笑一声,长长吁了一口气,他已经按照刘世仁的要求演完了这场“风流戏”。


哭着跑回巡抚府,刘瑶一头扎进了董玉兰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董玉兰从没有见过女儿如此哭过,见她如此伤心,也跟着心痛起来,看来刘瑶这回真的是喜欢上了苏云飞。

随着一声霹雳,滂沱的大雨从天而降,好像老天也在为刘瑶鸣不平。

“开门,开门!”

端瑞带着满身的酒气,跌跌撞撞地来到巡抚府前,用力敲着大门。

“找死呀!”

门房极不情愿地打开了房门,恶狠狠地吼了一声。刚打开房门,端瑞就一头栽了进来,认得端瑞是总督大人的公子,那名门房连忙喊人把烂泥似的他抬了进去。

由于被大雨淋透,端瑞发起了高烧,昏迷之中,他一直喊着刘瑶的名字,这使得刘瑶异常感动,接受了端瑞的求婚。


当苏云飞忙着办理离开广州事务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了张卫的请帖,请他去一家酒楼吃午饭。原来,军需官在上街采购的时候遇见了马天生,认出了他就是上次送军饷的年轻人,于是就暗暗跟踪,找到了苏云飞。

张卫特意要了一个雅间,等苏云飞来后,二话不说,他连干了三杯酒。

“苏公子,这三杯酒是我代表营里的兄弟们对你表示感谢!”

喝完后一抹嘴,张卫把三个酒杯倒扣在了桌上,咕噜咕噜又干了三杯。

“恩公,这三杯是我张某代表全家对你的感激!”

喝完了这三杯后,张卫忽然跪在了地上,冲着苏云飞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张卫是孝子,苏云飞不仅为他筹集了军饷,而且让广州有名的医生为他老母看了眼疾,现在已经可以看见模糊的事物,医生说不久以后就可以完全恢复。

“快起来,小弟可不敢当!”

苏云飞连忙过去扶起了张卫,他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当日只不过看到张卫是个汉子才出手相助。

张卫是个个性豪爽的汉子,感激的话显得多余,他跟苏云飞爽快地对饮起来。苏云飞心中由于刘瑶苦闷不已,也不多说,两人就这么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直到被各自的手下抬走。至此,苏云飞和张卫成为了朋友,张卫的人生开始了微妙的改变。


五月六日,苏云飞把广州的事务交给马天生打理,带着几名护卫队员坐船赶往天津,一方面是为了寻找赵婉灵和刘以安等人,另一方面是进京去吏部办理相关的手续。

世事无常,经历了一年的风风雨雨,苏云飞已经适应了当今社会的生活,也目睹了社会的黑暗和官府的腐败以及民生的疾苦。站在轮船的甲板上,苏云飞吹着有着微咸味道的海风,脑子里思绪万千,刘瑶的影子时不时浮现出来,也许,刘瑶将成为他永远的遗憾和无法磨灭的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