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五章 僵尸

通吃小墨墨 收藏 0 37
导读:活祭 正文 第五章 僵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第五章


是僵尸,一群的僵尸。

那些僵尸的撞门和吼声,使得任天行他们逃出了大门之后还感觉背后凉嗖嗖的。

“直娘贼的,要不是亲眼见到,打死我也不信世上有这东西!”大石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咽了一下口水说:“这玩意枪都搞不定,要被他们冲出来咱们就死翘翘了。”

冲出来?给大石头这么一提醒,众人不由的担心了起来,这玩意要是出来了,现在还没有方法控制他们,要是伤了人,这事情可就大了。

众人脸色凝重,任天行咬牙作了决定:“封,以最快的速度把门给封死!”

“小菡那丫头呢?”任天行看了一眼,怎么缺个人,不会还在里面吧。黄风很肯定的说,小菡已经出来了,不知道哪去了,可能这丫头被吓的先走了。

不管了,这么大个人,遇事也能分轻重,如今也只有封门这个方法了。

那警员把警犬栓在一旁,跟黄风去在在附近一个门一个门的拍,专挑壮的来帮忙。那些邻居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见到是警察征人,也十分的配合。

大石头和任天行把那木门给拉上之后,还找了两个绳子给往外拉紧了,最后把栓警犬的那条铁链也用上了,用自己的裤腰带代替警犬的铁链。

做完这些,黄风已经带来了几个人,任天行询问了一下来的几个人,知道这间黑屋子有后门,急忙分派了人手,吩咐他们找石块之类的东西,想尽一切办法,把前后两扇门给堵上,能堵多死堵多死。

众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堵上,也没有人敢问,见是他们是警察,一定不会错,而且凤凰县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些事情人家要是不说,他也不会主动去问。

妈的,这小丫头跑哪里去了,任天行借了黄风的手机打了几次电话给小菡都没能打通,心里有点着急,这丫头可是殷县长的千金啊,要是出个万一,自己这脸往哪里搁。

“喂,古老,我是任天行。”任天行拿着手机拨通了古晶的电话,这摆平这种事情,没有几个比古晶更加适合的了。

“任天行?任警官,我是小马,马俊峰,我师父在灵灵堂,现在不方便,您有什么事我回头转告他。”

“小马,长风在你那里没有,怎么打他电话电话都打不通。”

马俊峰哈哈笑了一下,说:“长风师叔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去接他出院的那天他人就没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怎么,找他有事?”

感觉任天行好像沉默了一下,马俊峰继续问:“还有什么事我能帮忙的?”

“小马,实不相瞒,我这里出了点事,正想请教一下你们这些专家。”任天行很认真的说:“我现在在湘西,遇到了一见怪事。”

“湘西?别告诉你是在凤凰县?”马俊峰对任天行在湘西感觉很奇怪。

任天行说:“你猜对了!”

“啊,难不成你遇到了赶尸?”

“差不多!”任天行叹了一下,点了一支烟,说:“我见到了僵尸!”

“僵尸?真的是僵尸?你等等,我去叫我师父接电话。”马俊峰似乎对僵尸很顾忌,蹬蹬几下往楼上跑。

没过多久,手机那边传来了一声苍老低沉的声音:“小任,你说你遇到了僵尸?”

“嗯,我似乎很幸运,一下看到了34具僵尸,差不多一个连。”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古晶立即喝道:“你赶紧离开那里,有多远跑多远,这玩意就算是我遇到都怕三分,你还遇到34具,记住别靠近它。”

“古老,有没有办法搞定它们?”

“搞定?除非我祖师爷显灵,就算我出手,也不一定能搞定,更不用说差不多一个连的。”

这么严重!任天行心里突然沉了几分,开口说:“不行,要想个办法,这玩意在县城里面,人太多了,要是让它们出来作恶,不知道死多少人。”

任天行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想了一下,还是对古晶说了:“还有一件事,我在附近看到了一样东西,一朵刻在门口上的菊花。”

“菊花?难不成跟九菊派有关?我说这九菊派怎么这么容易就袖手,原来他们还有目的,小任,你要尽快找到长风,叫他帮你,记得你身上备点糯米。”

“糯米?”任天行问了一下,这糯米有什么用。

“糯米可以散尸气!别问这么多,你照做就是了,我要找点资料,看能不能帮得上你,回头联系你。对了,你们要是有机会控制住僵尸,一定想办法用火把它给烧死了。”古晶把电话挂了,这混小子,惹什么不好,偏偏惹上僵尸。

“师父,好像任警官这次捅马蜂窝了。”

“不只是马蜂窝这么简单!”古晶长长的叹了一下气,说:“这僵尸是最邪门的,宁愿得罪鬼王七分,也不好得罪僵尸三分。”

“那任天行如果跟它们对上,岂不是死翘翘?”

古晶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似乎这方法不可行,负着手在一边焦急的来回走。


雨刚刚停下不久,风吹来还能闻道一股雨水的香味。

任天行在这条街道的走了不远,又返了回来,这条街道的房子都是清一色的朱红大木头,很古典的建筑,但是都是以木质为主,他在思量着如何用火这个方法来解决。

“任老大,这些房子都是木质的,咱们封了门口,不知道这玩意会不会破墙而出。而且这门口。。。”

任天行把他手机还给他,说:“黄风,你打电话给当地的军区,叫他们派一个武装连过来,要重武装,把火焰枪,燃烧弹,还有火箭筒给带上!”

“这,老大,这,这阵势。。。嗯,要不要跟这里的县长打个招呼?”起用火箭筒这玩意,这阵势也太大了,黄风迟疑了一下,说:“启动到二等级别的军火,会不会引起恐慌,而且,这边的军区要是问起来,这还不好说。”

黄风这人考虑的还是比较全面,作侦察兵的人还是比较心细。

任天行说:“不用,没有最好的办法之前,一定要这么做,而且,跟军区的人提起的时候,用我们的身份,就说是一级机密,要他们配合。”

大石头在一边听到要派军队过来,还有火箭筒这好玩的玩意,不禁手痒了起来,嘿嘿,就这破僵尸,之前还敢吓唬我,等会让你尝尝我大石头的厉害。

一群人在忙忙碌碌的搬石头,开始还不太引人注意,但是随后越来越多的人都纷纷都聚过,交头接耳的议论,黄风和大石头想驱散他们,但是人太多了,而且分布的光,赶都赶不走。

“大石头,把那些围观的人想办法叫他们散开,还有,想办法联系街道办事处,叫他们配合!”

“好!”

一老头子好像挺有威望,退开了众人,拿着手电东照照,西照照,见任天行这帮人,只有一个穿着警服,拉着那警员就问:“我说同志,你们这是干啥!”

那警员一边指挥人搬东西,一边应付着说:“大爷,这事暂时不方便说透露,您先让让!我们有任务在身。”

大石头走了过来,说:“大爷,您有事跟我说!别妨碍他们工作!”

那老头瞪了他一眼,上下打量着他:“你不是本地人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几个街道的年轻人刚好路过,见老大爷在跟人争执,这不是街道的主任吗,怎么好像在跟人争执,一看跟老爷子说话那人个头老高,急忙气势汹汹的走到老大爷身后,别让老爷子吃亏了。

“大爷,我们这是办公事,您看这天都黑了,先回去歇息吧。”大石头瞟了一眼这老头身后刚来的人,丝毫不在意,先把这老头打发走了,没想到这老头还横了起来。

“小娃子,我问你你是什么人!大家都停手,一个都不许动,张娃子,二狗子你们停手,先别搬,弄清楚了再说!”这大爷这一喝,倒真是见效,那写帮忙搬封门的人马上停了下来。

“老大爷,你想干什么?”

“问我想干什么,我还问你想干什么?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要把这屋子给封了,还有,你凭什么叫我们群众给你们办事。”这老大爷双手插腰,见大石头一脸茫然,为了表示自己的身份,从兜里掏出了一条红布,系在右手肩膀处,然后把一工作证挂在脖子上。

大石头一看,那红布上写着“街办处”,那牌子还写着是主任,自己正想找他们呢,这来的正好。

大石头把证件掏了出来,说:“大爷,这是我证件,这事我正好想找你呢。”

证件?顶多一个警员证!警察要是把这房子给封了,还需要其他证明,跟街道办打招呼呢,哪有这么大权利说封就封?

老头看了一眼大石头,这小子要是警察,怎么不穿制服,看一下证件先。

老头眼睛不好使,看了一下没看清楚,把老花镜给带上之后,电筒照上才看的清楚。这不是警员证,要是警员证这老头还没这么激动,他虽然不知道这个部门是什么,但是看到红章和钢印里的“军委”两个字,是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老头以为是自己看出,仔细看了几遍,才确认没错,之后吞吞吐吐的说:“同志,你要封这房子,要征用人,也要有个手续对不对。”

“老大爷,这房子里面是一种传染疾病的病源,时间不允许,具体事宜我等会叫殷县长通知您。”大石头在老头耳边低声的说。

“不用!不用!您就别麻烦县长了!”要县长给他亲自打电话,这还得了,这老头虽然老,但是挺识趣的。

“我就知道有问题,我就知道有问题!”老头点了点头附和着大石头,对着众人说:“张娃子,二狗子,还有你们几个,李家那媳妇,叫你老公别喝酒了,赶紧出来一起帮忙!”

这一招呼,人顿时多了起来,这老头一招呼,大家伙又干了起来。

大石头有这老头帮忙,轻松了许多,把附近看热闹的人都赶走了,还把靠近这黑屋子的附近的好几个房子的人都请了出来,所幸的是,靠近这黑房子的都是开一些小商店的,没有几个人住,这些人出来了之后,都安排去旅馆。

“大爷,这屋子是谁的,一般都有什么人来往!”大石头听这老头的意思,好像知道点什么。

老头指了一下这房子,说:“这房子啊,黑房!以前是看更的老头住的,后来老头去世了,就他孙女来住,再后来,他孙女把房子卖给一个算命的,这算命的都好久没见过他了。”老头子说了几下,左右看了一下之后,头凑到大石头耳边去说:“这个屋子可邪乎了,听说这房子是以前赶尸的人留下的,后来解放之后,分给那个看更的老头子,凡是住过的人,都说有脏东西!”

不一会而,几辆车停在街尾处,下来了一群人,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是小菡,身后还跟着一群警察过来,连大白挂也来了。

“死丫头,还以为你先开溜了,也不打个招呼。”

“嘻嘻,任警官,大石头!”小菡一脸汗水,赶到之后,说:“我去找慕大哥,没找到,我爸说只能派这些人过来了。”

“老任!”一个熟悉的声音的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老刘?”任天行一看是老刘,向小菡点了点头,对老刘哈哈笑了一下,问:“你怎么也来了?寺庙那边谁在作工作。”

“我要不来,岂不是让你小子坏了我的事?”老刘拍了拍任天行肩膀,说:“小菡说你这里发现了僵尸,我过来看看,事先跟你说,这要真是僵尸,无论如何也要留几具,很有研究价值的。”

任天行白了他一眼,这老家伙为了研究,连命都放后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