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游戏风行网络 李银河称其很高雅(组图)

核心提示:性虐待的游戏现在走上了网络,不但在网上教授各种“技巧”,还有网站公然收费号称可在公共场所实施!对于这种现象,李银河称不但不是疾病,反而很精致、高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好者们在网络上也似乎并不介意将自己SM装扮照片公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施虐者向所爱的性对象施加肉体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折磨,从而获得满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SM爱好者除了在论坛上寻人,还有很多人以个人名义打出广告


【新民网·独家报道】“啪”,女孩一个耳光甩在男孩脸上。路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啪、啪”,女孩又甩了两个耳光……


上海。浦东正大广场。


一对时尚年轻男女的突然举动引来路人关注。看到这样的小插曲,普通人都会认为是小情侣吵架,可是,除了情人间的小矛盾之外,您是否想过,这还有可能是一场付费服务?


近日,有网友向新民网爆料,称在网上无意间发现一个北京虐恋山庄的业务广告,十分让他震惊。广告称山庄不仅提供公开场合打耳光服务,还提供捆绑、恋足、恋物、鞭打、侮辱、惩罚等项目服务,项目收费价格从100元到600元不等。在公共场所打耳光、拧耳朵竟然每小时收费高达600块。


性虐游戏悄然风行网络



新民网随后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发现,北京的这个山庄别墅提供的这种虐待服务被其称为SM,还提供场地和“调教高手”,有的甚至还备有医生,以防发生不测。


喜欢SM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冒着危险进行SM游戏?


经新民网调查,SM,西方称之为sadomasochism(简称SM),统指与施虐、受虐相关的意识与行为,中国译为虐恋,其中S代表Sadism,指性施虐者,M代表Masochism,指性受虐者。


施虐者向所爱的性对象施加肉体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折磨,从而获得满足。受虐者则相反,主动要求对方向自己施加身心的痛苦和折磨,这样才能唤起他的性兴奋和性满足。但是在病和正常之间严格地划清界线非常难。


新民网通过百度搜索“SM、论坛”,显示搜索到相关网页6,030,000个。通过链接可以轻松找到介绍、讨论SM的论坛和销售SM用具的网上商店,有许多人就是通过网络公开寻找SM伙伴。


在一个名为“思梦”的网络社区论坛内,上海地区m找s的专用贴人气很“红火”,该贴的浏览率已经达到了10446人次,共有107个人发出了寻找s的广告,帖子的总长度长达11页。相比较而言,s找m的人气仅为前者的一半,有71人发帖寻找m,帖子的长度为8页。


而另一家名叫华人虐恋交友的论坛更是拥有高达101701名会员。


SM爱好者除了在论坛上寻人,还有很多人以个人名义打出广告,并贴上他们具有诱惑力的照片和自我简介。


一个名为“北京双子座双S现实调教”的组合,由一对自称为姐妹的两名女子组成,更是在论坛上公开了自己的“共享空间”。


“有专业的调教室,以水牢为主题,调教内容独特,从视觉到感官的深度刺激,从心灵到身体的绝对控制,亦有基础恋足,鞭打,捆绑,滴蜡等常规调教。闲聊,网调,电话调教者请绕行谢谢!!”极具个性的姐妹俩如是介绍道。


而在华人虐恋交友论坛上,一名用户名为“上海女王”的会员在介绍自己时声称:“没有想象力就没有SM;没有巨大的落差就没有震撼的愉悦。因此一个越有气质内涵的男性所获得的羞耻快感越强烈。来吧,自持清高的绅士们,当我粗暴撕下你的假面具时,你将惊诧于自己的真心话:‘主人,我只想让您知道我有多么淫贱!我只想看见您鄙视、凶淫而威严的眼光!我只想感受您对我的极度羞辱和残酷虐待!’”


网络的发达为虐恋爱好者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沟通和寻找方式,爱好者们在网络上也似乎并不介意将自己SM装扮照片公开,这是否意味着虐恋正逐渐从地下走向公开?


李银河:虐恋绝对不是一种疾病


在许多虐恋论坛中,引用率最高的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性学博士李银河所著的《虐恋亚文化》了,许多虐恋者都将此书奉为经典。新民网为此特别采访了李银河,她用了“精致”“高雅”来形容虐恋,并认为,虐恋绝对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亚文化现象,“在西方,虐恋是一些中产阶级以上人群才会去玩的东西,有许多精致的道具。在中国也是这样。”


当提到虐恋中的暴力时,李银河平静地说:“虐恋游戏是建立在双方尊重的前提下才能开展的,参与者最终还是希望获得某种心理上的感觉,因此真的虐恋致重伤或致死的,是极少极个别的。”


实际上,虽然关于虐恋的网站、论坛和网上商店已经在网络上可以轻松找到,但是,大多数虐恋参与者们仍然不希望公开自己的这一爱好。在新民网的调查中,有一位已婚的男性并没有让妻子知道自己的虐恋爱好,仅仅通过网络寻找游戏伙伴。他坦言,自己并不打算告诉妻子,现实生活中身边的朋友和同事也都不知道。李银河说:“我建议这位先生还是应该和妻子沟通一下,如果能够得到对方的理解和宽容,当然最好。如果不能理解,也没有办法。但是如果一直隐瞒,就始终是婚姻生活的一个隐患。”


李银河认为目前虐恋人群最大的困境是受到歧视,得不到周边人的理解而受到不当的指责,不过她相信,10年后,像虐恋人群这样的亚文化小群体一定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合理解,整个社会也将更加多元和包容并且向更开放的文明程度发展。


在李银河的《虐恋亚文化》一书中,她提到,虐恋人群里,受虐者多于施虐者,男性受虐者也多于女性。对此,她解释道:“虐恋中的那点暴力与一般处于社会底层、下层的家庭中产生的暴力是绝对不同的。常常是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拥有绝对权力的人,在虐恋的游戏中比较愿意换个被虐的角色,取得心理上的某种平衡。而现实生活中,拥有绝对权力的,男性居多。”


针对虐恋的话题,李银河在博客中也曾提到:“看到网上有人那么激烈地反对虐恋,倒使我想起今年夏天,有一伙搞虐恋的人找到我,和我聊了很长时间。他们有自己的群体,有自己的网站,非常快乐,非常健康,简直可以说他们活得兴高采烈。我倒是觉得那些反对虐恋的人很变态。他们仅仅因为别人有一点跟自己不一样的感觉,仅仅因为自己不能理解这种感觉就痛骂别人,显得没有教养之极。如果中国这样的人多了,中国只能永远是一个野蛮的国家。而如果喜欢虐恋的人多了,倒不见得有这样的坏处。”


心理学博士:虐恋的存在有进步意义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张玲接受新民网采访时说: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虐恋其实是一些人在完成“自我同一性寻求”过程中的一步。


她解释道,心理学中,“自我同一性的寻求”是每一个个体在成长过程中应该需要完成的一步,包括自我求异、自我定位、自我价值的肯定等诸多丰富的内容。


但实际上,许多人,尤其是中国人,都延迟完成或没有完成这个过程,甚至有人一辈子也无法完成。而无法完成“自我同一性的寻求”的人,即便是现实生活也比较成功,但潜意识中仍然会有迷茫、不满足等缺失感。这些缺失感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所爆发,体现在个体在一些极端的方向寻找自己的定位,获得某种满足和平衡。


“虐恋作为亚文化存在,是有进步意义的。它意味着人们有自我表达的空间和自由了,有了空间和自由才能寻找,进而才会寻找到自我的同一性”,张玲博士接着说道,“60年代西方出现的嬉皮士就是为当时的社会主流所不能接受的异类人群,但是经过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时间,现在这群人在漫长的摸索过程中找到了更加适合自己的方向,有的成为了女性主义者,有的成为环保主义者。而他们最终寻找到的东西,则是与社会主流文化接近的。因此,我认为,虐恋也是一些人在自我寻求过程中的一阶段,相信他们在十年二十年之后,也会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成熟的定位。”


张玲博士认为:“其实虐恋和普通快感体验有共同的成分,即都是超越日常的、程度强烈的感觉。而人的需求是多样性的,满足也是有差异性的,因此超越伦理和道德的评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虐恋的存在是有多元化价值的。”


律师:虐恋属于道德范畴 伤害他人存在法律风险


虽然大部分虐恋爱好者声称追求感觉上的满足,并且甚至有人提出:“让自己的奴隶受伤的,就不是好主人。”也确曾是出现过因为程度过激而危及生命的情况,因此新民网别咨询了上海新华律师事务所连晏杰律师。


“无论双方是否在事前签署过相关约定,一旦对他人的身体构成了伤害,那么不管事先是否有约定,都要承担法律责任”,连律师说,“如果对受害人构成了严重伤害,则构成了刑法意义上的伤害罪,即使受害人不追究,公安机关也将会主动干预;如果构成轻微伤害,受害人不追究就没问题,但是受害人追究,即使其之前对于施虐行为同意,同样可以要求赔偿就是说之前的约定是无效的,人身权利是不能约定的,因此事前的约定将不被法律承认。况且,如果受害人真的收到了伤害,他们非常有可能会改变原来的态度要求追究了。”


另外,连律师指出,在网上公开信息提供服务的山庄或者个人,他们的行为也都是犯法的。连律师解释:“因为作为提供服务的场所和个人必须营业执照,并在营业执照的范围内经营。而提供这类服务是不可能获得营业执照和许可的,所以专门提供这类服务肯定是违法的。但如果是一部分自己的行为,而不是经营行为的话那么本身应该并不违法,这就和同性恋、未婚同居类似属于道德范畴的东西。”(新民晚报易蓉金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