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九章 命运的安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为了缓解员工的焦躁情绪,苏云飞特意从一名英国商人那里买了一批足球,在货场里开辟了几块绿茵场地,让精力过剩的员工们得以发泄心中压抑的情绪。不出苏云飞意料,很快,足球运动便在货场里流行起来,员工们打架斗殴和私自外出的情形减少了很多,但球场暴力又使得他头痛不已,当用脚无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很多人往往会选择拳头。

于是,苏云飞不得不加大了裁判的权力,而且仿制英国的球赛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并且惩罚了那些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家伙――倒马桶。逐渐,体育竞技的概念进入到员工们的脑子里,球场暴力发生的频率小了很多,而且一旦发现苗头不对,裁判会立刻上前分开纠缠在一起的人们。

原本苏云飞还想引进篮球,可是询问了几个欧洲商人才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清楚篮球是什么东西,看来当时篮球运动还没有普及,他只得作罢。


晚上七点,东方俱乐部。

东方俱乐部由一名英国商人创建,经常在晚上举办一些舞会,深受外国人和一些留洋的中国人的喜爱。

谈妥了一笔皮毛的生意,苏云飞邀请来自东北的皮毛商人来俱乐部轻松一下,在灯红酒绿之间,那名穿着长袍的皮毛商人有些发蒙,尤其是看到男男女女抱在一起跳舞后,竟然掩着面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使得苏云飞哭笑不得。

来俱乐部的人不分中外,男的全部西装革履,显得风度翩翩。苏云飞已经和俱乐部里的不少人熟识,于是四处走动打起了招呼,忽然,他看见一身白裙的刘瑶挽着端瑞笑盈盈地走了进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苏云飞退到了一个角落里,独自品着手中杯里的红酒。

很快,刘瑶拉着端瑞在舞池里跳起了交谊舞,在一群高鼻绿眼的洋人中间特别得显眼。一曲过后,不少洋人为了上来邀请刘瑶跳舞,刘瑶含笑选择了一位年轻的法国绅士。见刘瑶和那名法国人在舞池里谈笑风生,端瑞感到心中涌起一股醋意,坐在一张椅子上喝着闷酒。

“苏,上回的陶瓷非常棒!”

一位留有大胡子的荷兰商人挽住一位漂亮的女士走向苏云飞,冲着他一举手中的酒杯。

“如果需要,我还有更多的货。”

苏云飞微微一笑,也冲着那个荷兰大胡子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跟荷兰大胡子做过几次生意,双方的合作很愉快,苏云飞和他闲聊起来,得到了一条惊讶的消息,红灯照的余孽在京津一带继续活动,已经暗杀了十几个洋人,令清政府大感恼火,开始悬赏捉拿。

“谢谢你,你真是太好了!”

苏云飞激动起来,这说明赵婉灵可能还活着,兴奋地拍了拍荷兰大胡子的肩头,扭头冲向大门处,他要回去安排好事务,明天赶去天津和北京寻找赵婉灵。

荷兰大胡子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扭身冲着旁边的女伴耸了耸肩膀,奇怪的东方人,不可捉摸。


刚刚走出俱乐部,苏云飞正要抬手招来自己的马车,后脑勺上忽然狠狠挨了一棒子,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迅速被人抬走。

“老大,那个妞要不要也一块绑了。”

俱乐部旁的阴影里随即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来,高个的凑到矮个的耳旁,低声说道。

“哼,今天正好来个一箭双雕,让他们知道咱们兄弟的厉害。”

矮个儿冷笑一声,冲着高个儿一点头,两人重新缩回了阴影里。

瘦高个绰号竹竿,矮个儿绰号肥虎,两人是广州城中的一霸,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竹竿就是上次在街上调戏刘瑶的瘦高个痞子,自从上次被苏云飞教训后就盯上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下手的机会,准备把他绑架后敲一笔竹杠。恰巧,刘瑶也来参加今晚的舞会,虽然恢复了女装,但还是被竹竿一眼认了出来。

刘瑶的兴致很高,一直等舞会结束她才兴冲冲地挽着端瑞上了停在门外的马车。有端瑞在刘瑶的身边刘世仁很放心,他早就把前途无量的端瑞当成了自己的女婿,否则也不会让刘瑶去俱乐部参加舞会。

咯吱――

正当刘瑶兴奋地给端瑞讲着在英国的趣事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端瑞原本心中就烦躁,见无缘无故停车,一股怒火噌地升了起来,撩开车帘厉声喝问。

“嘿嘿,打劫!”

端瑞刚把头伸出去,随着一个阴险的笑声,一记闷棍打在了他的脑袋上,扑通一声从马车上摔了下来,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瑞哥!”

刘瑶见端瑞的身子倒了下去,连忙钻出了马车,当看清马车旁围聚的人时,不由愣住了,竹竿和肥虎领着一群人站在他的面前,端瑞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小娘们,我们又见面了!”

竹竿把玩着手里的粗木棒,笑嘻嘻地盯着刘瑶,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欲焰。

不等刘瑶反应过来,肥虎一挥手,两个彪形大汉冲了过来,一个用烂布塞住她的嘴巴,另一个扛起她就走,任由刘瑶踢打挣扎。

“喂,告诉你家主子,千万别报官,否则我就杀了那娘们!”

用手中的鬼头刀拍了拍吓傻了的车夫,肥虎凶神恶煞似地警告了他一番,领着他那群手下扬长而去。

“妈呀!”

等肥虎等人离去,车夫一下子瘫在了地上,他刚才差点吓死。惊魂未定地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车夫反应了过来,把端瑞抱上马车,飞似地赶回巡抚府。


刘瑶被肥虎带到了建在海上的一座竹屋里,在那里,她见到了倒在房屋一角的苏云飞。

“喂,小娘们,老老实实待着,否则就把你扒光。”

恶狠狠地警告了刘瑶一番后,肥虎和竹竿领着兄弟上了停在外面的渔船,做起了发财的美梦。

竹屋有两个窗户,通过照射进来的月光,刘瑶发现房子里除了桌子和椅子外就是苏云飞。刘瑶绕着竹屋转了一圈,发现除了门之外连条大一点的缝儿都没有。

“喂,起来啦,起来!”

来到苏云飞的面前,刘瑶用脚使劲踢了他几下,心中暗道倒霉,跟这么一个花花公子关在了一起。

在刘瑶的“帮助”下,苏云飞呻吟了一声,悠悠然醒了过来,从地上坐起了身子,禁不住伸手捂向后脑勺,脑子里一片晕沉沉。

“喂,快想办法,我们要离开这里。”

见苏云飞醒了过来,刘瑶又踢了他大腿一脚,以一种主人的口吻命令道。

苏云飞感到大腿处传来一阵疼痛,这反而使他清醒了许多,扭头望去,见刘瑶竟然穿着尖头女士皮鞋。懒得理会刘瑶,苏云飞靠墙坐着,努力使自己的神智清醒过来。

“喂,听见没,想办法让我们离开!”

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自己,刘瑶的小姐脾气上来了,上前冲着苏云飞的右腿狠狠踢了过去。

闷哼一声,苏云飞觉得被踢中的地方火辣辣的痛,于是恼火地站了起来,上前一把按住了刘瑶的双肩。

“你……你想做什么?要是对我无礼,我让阿玛砍你的脑袋。”

刘瑶被苏云飞的举动吓了一跳,强忍着心中的惊恐,不甘示弱地望向苏云飞。

苏云飞闻言苦笑一声,无奈地松开了双手,退回了墙边,合上西装睡起觉来。刘瑶不敢再刺激苏云飞,毕竟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到苏云飞对面的墙边,双手抱胸,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海浪轻轻拍打着竹屋的木桩,由于感到冷,刘瑶全身缩成一团,蜷缩在墙边。苏云飞其实并没有睡着,他的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如何逃出这里,而且猜测着绑匪的意图,很明显,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无意间瞅见刘瑶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蜷缩着,苏云飞叹了一口气,起身轻轻走了过去,把身上的西装脱下盖在了她的身上,作为一个千金大小姐,她还没有受过这样的“苦”。

虽说刘瑶有些蛮横,不过此时却十分温顺,还有一些可爱,苏云飞盯着她的脸颊看了一会儿,打了一个哈欠后回到对面的墙角,揉搓了一下双肩,靠着墙壁坐了下去。


刘世仁在得知女儿被劫持后大发雷霆,但是害怕歹徒伤害刘瑶,只好连夜招来知府商议,由知府派人秘密调查。

同时,毓敏也下令广州将军协助调查,封锁广州的各个出口,以剿匪的名义盘查进出的人员。


第二日。

“起来啦,该办事了!”

竹屋的门被人粗鲁地推开,刘瑶被惊醒,下意识地护住胸部,愕然地发现身上盖着一件男式西装。

竹竿和肥虎领着几个大汉进入了竹屋,把笔墨纸砚摆在了桌子上,示意两个人给家里写信,以勒索钱财。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看这信就由我来写,无论多少钱,我都会给你。”

刘瑶见他们竟然勒索自己,柳眉一竖就要发怒,冷不防苏云飞上前搂住了她,冲着肥虎说道。

“谁是你的未婚妻,你这个花花公子,臭无赖!”

刘瑶被苏云飞轻浮的举止激怒了,一甩手,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苏云飞松开了刘瑶,捂着被打的脸颊冲着肥虎等人苦笑不已。不过,正是两人的这种“亲昵反应”,使得肥虎认为两人是情侣,于是扭头示意苏云飞给属下写信,让他们准备一万两银子的银票。


“你把它交给神龙贸易公司的马天生经理,他会满足你的要求,希望你能遵守约定,到时候放了我们。”

十分合作地把写好的信交给肥虎,苏云飞一脸期望地望向他。

“当然了,我肥虎说一不二!”

肥虎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满意地把它收入怀中,阴沉沉地拍了拍苏云飞的肩膀,扭身走向外面。

“你们快放我出去,否则我阿玛知道了一定会派……”

刘瑶早已经在这个充满潮湿气味的地方待够了,见肥虎等人要离去,她走上前几步冲着肥虎娇声喝道,想要说出派兵围剿。

眼见刘瑶将要坏事,苏云飞连忙上前搂住了她,顾不上许多,吻住了她的双唇。浑身犹如触电一样,刘瑶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忘记了反抗,僵在了原地。

肥虎扭头望了一眼亲热中的两人,怪笑一声,领着一众手下走了出去。

“老大,你真的要放了他们?”

走出了竹屋,竹竿不解地望向得意洋洋的肥虎,他有点舍不得漂亮的刘瑶。

“哼,等到钱一到手,男的杀掉,女的留下来陪哥几个。”

肥虎闻言冷笑一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暧昧地走上了停在一旁的渔船,脑子里幻想着发财的事情。

“嘿嘿,老大一路顺风!”

竹竿会意过来,领着一帮小弟冲着离去的渔船挥着手,随后上了另一艘渔船。


“啊――”

正当苏云飞支着耳朵听着外面动静的时候,醒悟过来的刘瑶恶狠狠地咬了他的嘴唇,使得苏云飞不得不松开她。

“你这个混蛋、坏蛋、流氓,打死你,打死你!”

趁着苏云飞松懈的时候,刘瑶狠狠地用脚踢着苏云飞,一边踢一边咬牙切齿地娇声说道。

苏云飞的腿上被踢得火辣辣的痛,万般无奈,为了使刘瑶安静下来,苏云飞抓住她的双手,使劲把她按在了墙上。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呀!”

刘瑶奋力挣扎着,双腿不停地踢着苏云飞,口中高声尖叫着。

“shutup!”

忍无可忍,苏云飞装作一副恶狠狠的模样,伸出右手捂住了刘瑶的嘴巴,冲着刘瑶吼了一声。十分管用,刘瑶顿时安静了下来,怯生生地盯着苏云飞,好像看到了一个恶魔。

“听着,外面的那群家伙可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如果知道你是巡抚的千金,我很难想象他们会怎么对待你。不想死的话就安静下来,否则我就把你交给他们。”

连哄带吓,苏云飞松开了刘瑶,刘瑶这下老实了,乖乖地站在墙边,生怕激怒了苏云飞。

见刘瑶被自己吓住,苏云飞心中感到过意不去,但现在形势逼人,也只好暂时委屈她了。苏云飞贴在窗户旁,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外面的那些家伙正在吆三喝五地喝着酒。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果然跟苏云飞料想的一样,马天生拖住了肥虎,竹屋旁只有竹竿等人守护。一天滴水未尽,刘瑶感到口干舌燥,坐在墙角警惕地望着苏云飞,生怕他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企图。

“好了,该你出场了!”

等到临晨的时候,苏云飞拿定来了主意,快步走到昏昏欲睡的刘瑶身前。

“你想干什么?”

刘瑶见苏云飞靠了上来,打了一个冷战,双手护住了胸部,惊惶地问向苏云飞。

“喂,我女朋友可比你漂亮多了!”

见刘瑶看自己像看一个采花贼,苏云飞无奈地耸了一下肩头,然后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刘瑶。

“啊!要这样做?不行!”

听完苏云飞的计划,刘瑶面色一变,脸颊通红地予以拒绝。刘瑶的态度十分肯定,苏云飞见状无法,只好自己想办法。


不一会儿,门外负责看守的大汉听见从竹屋里传来一阵呻吟和低语,大汉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贼贼地一笑,凑到门上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来吗,快点!”

一个男人猴急的声音传进了大汉的耳朵里。

“别,外面有人!”

随即,一个女子忸怩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怕什么,他们都睡了,快来!”

男人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开始喘着粗气。

“别……别这样!”

女人声音变得细微,好像已经顺从了男人。

很快,夹杂着撕裂衣物的声音,男人女人的喘息声就从里面断断续续传了出来,使得外面的大汉心猿意马。

随着里面男人沉重的喘息声,外面的大汉再也忍不住,他早就想占有刘瑶。扭头望了一眼安静的渔船,大汉兴冲冲地打开了房门,猴急地闯了进去。


砰!

大汉刚刚迈进房门,躲在门旁的苏云飞抡起手中椅子,冲着他的脑袋砸了过去。大汉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苏云飞连忙从他身上抽出腰刀,同时警惕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形。

刘瑶已经在一旁看呆了,她见苏云飞一会儿撕着西装,一会儿发出奇怪的声音,而且还学起了女人,万万没有想到苏云飞还有这一手。

“快走!”

当确定外面没人,苏云飞转回来拉起发愣的刘瑶,小心翼翼地上了另外一条小渔船。

苏云飞刚要划走小渔船,大渔船上忽然传来了竹竿的呼喊声,原来竹竿半夜起来撒尿,发现了要逃走的苏云飞和刘瑶。立刻,大渔船上热闹了起来,睡觉的人纷纷爬了起来,吆喝着驾着渔船追了上来。

“趴下,不准抬头!”

几百米外的地方就是陆地,苏云飞一边奋力地划着船浆,一边凶狠地命令着坐在船舱里惊惶地向后张望的刘瑶。

还没有人对自己发过火,刘瑶被苏云飞吓住了,连忙趴在了船舱里,怯生生地望着奋力划船的苏云飞。

砰砰――

没有海风,大渔船的速度反而不如小渔船,眼见距离越来越远,竹竿心里一急,操起一杆毛瑟枪冲着苏云飞就是一枪,其余的人也拿着火枪和弓箭,噼里啪啦地射了起来。


小渔船有些地方被铁珠、子弹和弓箭击中,发出尖锐的声响,刘瑶连忙压低了身子,仓皇之中,她望见苏云飞的身体晃了一下,然后继续奋力划桨。

大渔船和小渔船的距离越来越远,竹竿恼怒地吩咐手下的兄弟做好登陆追击的准备,他咬牙切齿地发誓要把苏云剁成碎片。

终于,小渔船靠了岸,苏云飞拉起刘瑶快步跑上了陆地,还没跑出几步,脚下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血!”

借着天上的月光,刘瑶惊讶地发现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惊讶地望向坐在地上的苏云飞,只见苏云飞的背上被鲜血染红,刚才他被竹竿的毛瑟枪击中。

“快走,我没事!”

苏云飞的胸口急剧起伏着,他抬头见刘瑶呆望着自己,连忙冲着她大吼了一声。

刘瑶被苏云飞的吼声吓得浑身一颤,拔腿向一侧跑去。见刘瑶离去,苏云飞松了一口气,背部传来剧烈的疼痛。

跑了几步,刘瑶忽然转了回来,把苏云飞的手臂搭在肩上,吃力地扶起了他。

“快走!别来烦我!”

苏云飞吃了一惊,当他明白了刘瑶的意思后,恼怒地一把把她推开。

“别冲我吼!我讨厌你这样!”

刘瑶玉牙一咬,再度上前架起了苏云飞,毅然扶着他蹒跚前行。

见刘瑶态度坚决,苏云飞也不好再说什么,强挺着往前行进。


身后竹竿等人的喊叫声越来越近,当苏云飞暗自着急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几根火把,还伴有隐隐约约的人声。

“救命呀,救命呀!”

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苏云飞和刘瑶一起激动地呼救起来。对方好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火把快速地移动了过来。

“啊!”

当火把来到近前的时候,苏云飞和刘瑶一起怔住了,领头的人竟然是肥虎。肥虎见到苏云飞和刘瑶也是吃了一惊,一会手,身后的兄弟把两人包围起来。

苏云飞见状苦笑一声,松开刘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哥!”

不一会儿,竹竿等人也踢着大刀火枪赶了过来,欣喜地望向肥虎。

“嘿嘿,看在你这么合作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马天生给肥虎凑了一万两的银票,这使肥虎的心情十分舒爽,他得意地冲着竹竿一点头。竹竿明白过来,从一旁的人手中接过一把大刀,奸笑着逼向苏云飞。

刘瑶本想挡在苏云飞的前面,可是他被两个大汉牢牢架住,只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苏云飞此时反而平静了下来,苦笑一声,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也许,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随着血液的流失,苏云飞的神智变得模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