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八节 酒楼惹事

fengzhuqingye 收藏 0 9
导读: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八节 酒楼惹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第六十八节 酒楼惹事

赵飞龙满脸欣慰地望向祈红,祈红对自己具体安排了解不多,能够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到自己的目的,不由让赵飞龙甚感高兴,柔然一个名将已经开始成熟。因此赵飞龙一扫愁肠哈哈一笑道:“正是,若在平时,以高礼的能力此计定瞒不过他,但是现在高礼及其大军均是归心似箭,几十万难民问题高礼更加不可能轻松下来,为了必勉大伤元气,即使有些许疑点,高礼也会不太在意。我已安排人手通过影子及高非凡之口,告诉高礼我病危的消息。天风楚恒继续命人装作吐番大军围城不攻,以掩失昨夜大战之迹。祈红休整两天后立刻带人接应新军,途中做出突厥大败的形迹,族内大排丧事祀告上苍,封锁有关于我的所有消息,全族祭奠这两次战死的军民,现在族中指挥大权便暂交由彩梦和天风勇者主持。”赵飞龙不容置疑霸气地道。


天智长老率先起身赞道:“精彩啊!精彩!族长计谋步步连环,高礼即使看破一点也无法猜透全局。高礼对我知之不详,而我们对他了解甚深,由此可观他败迹已成,局势已定而侥幸能不为局势所佐超脱命运而得以超脱者有几人?也可借此机一慰我战死将士之英灵。”


“族长,万一被高礼识破我族计谋,该怎么办?”文诗长老不无担忧地问道。


武练长老同样凝重赞同地道:“高礼纵横西疆二三十年,大小征战不下百余次,皆胜多败少,到近十几年更从未闻有败迹,曾为大唐开疆扩土数百余里,使吐番、突厥诸族不敢南下进犯,实是个非常厉害的将领,一手调教的影骑在背叛大唐后更曾三日内袭下吐番大小十余城,奠定了现在高礼以流天城为中心的势力基础。影骑当年就以七千之众打败吐番三万天狼精锐威慑整个草原,论战力影骑与我族闪电铁骑不差上下,各有千秋。”


祈红冷哼一声道:“我们机关算尽高礼还不上钩,那只怪天意如此,只有血战到底,拖到冬季看谁先垮,别以为吐番到时不与他计较十六城之恨。”


“如此以来那假降于他的闪静及司马长风等岂不更危险?到时高礼一定会下斩杀他们泄恨。”天风楚恒思索着道。


天风横刃不以为然地道:“大丈夫敢作敢为,瞻前顾后,缩手缩脚的只会误事,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我们只要把第一个环节做的滴水不漏,即使失败也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


天智长老深以为然:“勇者说的极是,真要是被他识破,也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人生在世真奋斗过挣扎过,就不必在意你的命运。”说着颇有深意的望向赵飞龙。


“族长,我建议应该加派人手,追杀松赞云和鹰飞,特别是鹰飞,一定不能让这畜生逃脱。”天风楚恒没有丝毫放弃,在他心目中,与紫玉的几天相处,他完全喜欢上了天真纯朴,懂得关心人的紫玉,把她看成了自己的小妹妹。没有兄弟姐妹的天风楚恒对紫玉的疼爱得无以得加,若换作他人定会以为他有什么不良企图。


赵飞龙心下感动,知道天风楚恒真的伤痛紫玉的离去,所以语调放轻拒绝道:“鹰飞是我的,只要我赵飞龙能动一下,也要亲手把他杀了!没有一个人能伤害我赵飞龙的女人而不被杀死!”赵飞龙想到了王加藤,无边的怒火几乎把他燃烧,庞大的精神压力让所有人再次感觉到,即使失去武功的赵飞龙也是恐怖的,诸人心中牢记女人绝对是赵飞龙得逆鳞。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敦煌城内,原本热闹的古酒坊现在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四周街道熙熙攘攘的上行人不见了踪迹。拓拔新军端起酒壶每人满上一杯,给自己也倒满一杯,道:“在下王大叶,敬各位一坏,在下先干为敬!”


浮云五杰冷眼看着他,也不理他。


拓拔新军也不理会他们,仰头饮起酒,右手一抖,壶嘴正好对准浮云五杰老大刘天的头浇了下来,毫无防备的刘天躲闪不及立刻被浇了满头酒水。


刘天大怒,手中宝剑弹了出来,拓拔新军这才注意到自己闯了大祸,脸色苍白,手脚发软,手中瓷花壶一个不劳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拓拔新军神色惊慌不安地赔罪道:“诸位恕罪,诸位恕罪!在下绝非有意。”


刘天等浮云五杰怒气冲冲地盯着满脸惊恐的拓拔新军,王兴等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各顾各吃着自己桌上丰盛的饭菜,暗自观看拓拔新军这次又想怎么玩。


“哼,小子,你别装算!给我小心一点,我们走!”刘天冷喝一声,狠狠地向拓拔新军道,在京师嚣张跋扈的浮云五杰受此大辱竟然忍气吞声地退让,简直就是天下奇闻。


“五位大哥,息怒……息怒,小弟绝非有意,小弟愿意拿出财物来赔偿各位大哥的损失。”拓拔新军整个一个胆小怕事的懦弱商人模样。


刘天一把把拓拔新军推开,厌恶地吼道:“滚开小子,老子有事要办,这帐咱们以后再算。”


拓拔新军踉跄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椅上,收回谦卑的模样,毫不放在心上,翘起小腿一挥衣袖道:“呵!没劲,就这样走了?坐下聊聊又能怎样?真是耳听为虚嘛!浮云五杰涵养功夫做的真好!堪称文明表率。”


浮云五杰听到他充满挑衅的话,齐齐收住脚步,老五火爆脾气,当即发作道:“拓拔新军,别以为老子怕你,来,让老子看看你狂傲的本钱。”


“要打架是不是?兄弟们,他皮痒了,一起来给他松松皮肉!”一听要打架,原本只顾大吃大喝的柔然武士呼啦全站了起来,十几二十人上前,把浮云五杰围在正中央。他们坐着尚还不现这一起身快包抄捷的动作立刻显示出身手不凡,这些跟着拓拔新军的武士虽说规矩,这些日子以来也沾染上了他的性子,关键是中规中矩的人早被他一脚踢开了身边。


像拓拔新军这样的大商人,安全是第一位的,不然你就是再有能赚钱的货物,也被强盗土匪给打劫了也是白搭。拓拔新军的护卫便是在族中挑选出的一等好手,最差的也有闪电铁骑的实力,若论单打独斗恐还在飞龙卫之上。跟在爱惹事生非的拓拔新军身边平时没少聚众打架,一路来又遭土匪、江湖高手阻杀各种战斗经验丰富,都是能打善战的一流好手,虽不及上江湖闻名的浮云五杰却也差不了多少。楼下的食客听到楼上有人动粗打架一阵风似的全部都跑了。


拓拔新军得意洋洋地调侃道:“没办法,我兄弟吃饱了要消化食物呀!各位先和我兄弟陪练陪练怎么样?”


浮云五杰心中愤怒,今天真他妈的巧,出来办差,却遇到了本门对头。外面弟子根本不是对头的对手,而且竟然看走了眼,不但拓拔新军在扮猪吃虎,连他手下也故意收敛气息。今天只怕要栽这个跟头了。


“闪开!闪开!”楼下传来大队人马的嘈杂声,刘天趁此机会宝剑出鞘,瞬间划出六七十剑,剑幕层层杀气滚滚地扑向围在他前面的三人。原本似乎杂乱无章站立的柔然武士,东南西北各自不同地错开一步,浮云五杰真气一滞,仿佛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高山屏障,自己正要一头撞上。


柔然武士三个隔开一个,把浮云五杰孤立而战,其余人神闲意致地负手旁观。


浮云五杰招式凌厉,招招攻人要害,却也不失宽厚大方,而反观柔然武士打的不紧不慢杂乱无章,每每剑招快攻到自己要害才能出手招架,只是其他两位同伴刚好招式发出,攻浮云五杰必救之处。


拓拔新军像看大戏似的,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的,嘴里还哼着小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