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天风楚恒的做法甚合赵飞龙的心意,只是作为领袖尽管很想砍每个吐蕃天狼军两刀,但赵飞龙知道现在不是拿这些降卒出气的时候。“你去通知天风楚恒,告诉他杀了这些吐蕃降卒,我让他去代替这些降卒给我到河套平原去开几千亩的耕地下井挖矿,去罢!明年我要用这些人挖矿开荒,攻打吐番城墙时,他们会是我勇猛的先锋。”赵飞龙冷淡地道,平淡的语气中掩饰不住森寒的杀机。


闪光一个哆嗦恭敬地道:“是!另外长老们及各将军首领在等族长商议击退高礼的军机大事。”


“知道了,你去吧!”


在飞龙卫严密的护卫下,赵飞龙龙行虎步地赶往议事厅。庄严威仪的气质令飞龙卫感觉怪怪的自己主子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吵吵嚷嚷的议事厅随着他矫健的步伐立刻静的落针可闻。


赵飞龙目不斜视走到正前坐上主位,扫视了一遍喜忧各异的柔然长老及将领们。赵飞龙的眼神霍霍有神似乎散发这璀璨的光芒,仿佛穿透了所有人的心神,而坐下的赵飞龙竟生出山岳大海般的气势,逼得众人苦苦支撑,不敢仰视。赵飞龙收回目光,恢复了淡然的样子,只是让人觉得赵飞龙身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锐利。


诸人齐齐松了口气,那一刹那间比经历了昨晚的大战更感惊险,有压力,彼此间均看出了对方的惊诧,不知什么原因,族长变的更加深不可测。对于紫玉去世,他们均有所耳闻,除了少有惋惜外,并未表现出什么伤心。女人而矣,死了再娶一个更漂亮的就可以了,只要你有权或者有钱,会有成群的美女等着你临幸,没有什么好消沉的,即使伤心也是有限的。


“诸位都请坐!”赵飞龙伸出手示意道。


天风横刃见赵飞龙神色无异,精神确实不但恢复而且更加坚毅果决,这才放心地坐在赵飞龙右边首座。


众人刚一坐定,祖恭长老起身轻笑道:“族长,我族连次战胜吐番与突厥大军,全仗诸位将士的冒死拼杀,因此我以为应该犒赏三军,与民同乐。”


祖恭长老的话引起一些人的点头称是。


武兵长老面色肃穆地起身,沉声反对道:“现在高礼十数万大军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突破防线进军来犯,我们当务之急是调集大军支援闪静,打败高礼,其他事等一切胜利再提也不迟。”


法文长老点头赞同道:“拓拔新军现在也被阻隔在大唐境内不得返回,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和强大的大唐天朝开战,这显然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够承受起的。”


正说着天风楚恒一脸煞气地冲了进来,一路不理其他人的招呼直向前来到赵飞龙面前愤怒的嚷道:“族长!…”


赵飞龙目光扫来逼视着他,一股王道霸气硬生生地截断了天风楚恒的话,问道:“昨晚一战伤亡如何?”


天风楚恒神情有几分不自然,但赵飞龙霸道严厉的目光让他生不出一点反抗之心,低头回答道:“我军包括平虏大军在内共有三万七千人受伤。亡近八千人多人,其中平虏军六千人,有至少五千人战死,余者近期多不可再战。”


赵飞龙把目光扫向一直垂头默不出声的伦多,现在的伦多显然比以前更加稳重。


伦多起身答道:“城中有十万军民参与守城,因族人擅长攻击,防守多有不专,再加上从没有受过正规训练,伤亡颇重,有近五万人的死伤。”


伦多与天风楚恒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起来,庞大的死伤显然是柔然所不能承受的。


赵飞龙起身走到满身是伤,缠着纱布的冷肃地深思不语的祈红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回头扫视众人一遍,脸上没有一丝喜色大声道:“昨晚多亏我族族人不计生死奋力抵抗,祈红将军及时出现,打乱敌人的布署,拖延了时间,还有天风楚恒率领的南征将士和闪电铁骑之力,才打败了吐番。可以说这一战的胜利是合我族全族之力取得的结果,付出近十万人的死伤,才战胜了吐番六万人的攻击。可谓是惨胜!有何可喜?”赵飞龙毫不放松地又道:“闪静先前与吐番之战,虽消灭敌人七万,但也付出了三万的死伤,祈红将军以逸待劳击突厥又死伤多少?”赵飞龙说着望向祈红。


祈红冰冷的脸上看不出内心的变化,语气却颇为沉重地道:“亡一千五百,伤三千。”


赵飞龙点头接着道:“不出意外,天黑之后,闪静与高礼的战报就传回来了。”用沉重的目光扫视一遍所有人后道:“只怕闪静大败!能有一万人逃出生天便是我族大幸。”


“什么?”所有人都震惊地望向赵飞龙,闪静近五万人马难道就这么快惨败了吗?


赵飞龙肯定地点点头。不得不承认战胜吐番与突厥后,在座各位都有点小视了高礼,产生了盲目的乐观情绪。


“我族以总计五十万之民与三方成百上千万的人口对抗,虽然全民皆兵,但是三放却也是兵强马壮,所出有全部是精锐即使最后我们取得胜利也将是大伤元气的掺胜,短时间内休想崛起,这也是三方敢肆无忌惮地合击我们的缘由。我族要想在战后度过即将到来的天灾,以及战后重建,拓拔新军这趟商队安全返回便已经是我族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如法文长老所言,为接应拓拔新军,一万闪电铁骑已经开往大唐,与河西节度战和未定。现在我族可战之军总共不及七万,怎么与高礼十数万精锐相抗?即使胜利也要灭族亡家。”赵飞龙的话如一块巨石压在诸人心头。


天恩长老皱眉附和道:“清洗葛勒家族参与反叛的人势在必行,这又将严重削弱我族的势力,难呐!我族危机并没有因战胜吐蕃而从根本上解除,十人二死一残的,使我族本就不足的人力更加雪上加霜。”


天风横刃点头道:“大战过后百废待举,新军这次不但购到大量粮草更且有十数万难民跟从,现在这些人力物资甚至比战争高礼更加重要,不得以时弃卒保帅,只有坚守不出,等待冬季的到来。吐番只精锐就折损近十万,这其中有近五万被我族俘虏可为生力。高礼前后与祈红、司马长风、闪静三军相战,损失自不会少,且今年涌入流天城的中原难民不下二十万,高礼准备不足,物资短缺,这个冬季过后只怕也要大伤元气,因此我们首要之事便是守城,保住势力以图将来报复。”


听了彩梦讲过柔然族历史后,赵飞龙更加坚定收服高礼的念头,语出惊人地道:“高礼大军尚不放在飞龙的眼中,高礼虽然能征善战,但是他同样有个致命的弱点,利用这个弱点胜之可期。”


赵飞龙语不惊人死不休,只一句话便引起了所有人的诸般反应。或惊,或思,或兴奋。赵飞龙不理众人的反应,侃侃而谈道:“兵书有云,‘将有五危,必死可杀,必生可虏,急速可侮,廉洁可辱,爱民可烦’。这句话指的什么意思呢?他说的是为将帅者有五种性格是危险的,一味拼死,可被诱杀;贪生怕死,反而易被俘;急躁易怒的人,会经不起嘲弄;廉洁自爱,会经不起侮辱;溺爱民众过于仁义,就可能受到民众拖累。如勇者所言,高礼秋收时出兵,所有力量全部以这场战争为运转,根本没有注意到安禄山叛乱为他带来的影响。大量难民涌入是他始料不及的,如果他开始这场战争的原因是有所企图,那么现在他不得不战下去,就是为了转驾内部危机。冬季一天天来临,这个冬季只怕比以往都要寒冷都要长,高礼一向以仁义著称,现在二十多万灾民没吃没喝没住,等待他的救援。高礼唯一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打败我族,获我族数百万牛羊,救济灾民。而且以高礼十数万精锐,影骑的无影无踪,让人难以防备的攻击,他确实能做到这一点。”赵飞龙以非当日阿蒙,对天原各方势力心中了然。


“那族长的意思是?”天风楚恒了解赵飞龙对付高礼的安排多一些,已隐约知道个大概。


祈红灵机一动,出口问道:“难道族长要以假降诱战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