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五节 浮云五杰

fengzhuqingye 收藏 0 0
导读: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五节 浮云五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拓拔新军一行十数人,涌进这个装饰古典的小酒楼,立刻挤满了酒楼不大的大堂。纷扰吵闹的酒客见一下子进来十几个佩带兵刃的壮汉,均为之侧目。


酒博士不敢怠慢,立刻迎了上来,挤出满脸的笑容招呼道:“几位爷,楼上请!本店有上好的高粮红、古酒杜康,其重……您看您们用点什么?”酒博士边引着几人向楼上边介绍道。


拓拔新军哈哈大笑,放荡不羁地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咱文章虽没有学好,也附庸风雅一次,就来几坛最久的杜康吧!挑你们的拿手好菜尽管给爷们上!”说着在一个靠窗的位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其余人围成两桌,也在附近的桌上坐下。


“好嘞!您稍等,马上就给您上来!”酒博士唱一个喏,噔噔跑了下去。


刚一坐定,见四下无人,拓拔新军身子前倾,其他人知道他有密话要说,连忙把头凑了过去。拓拔新军压低声音,严肃地道:“哥几个咱们被高手给跟踪了,都警觉一些。”


众人闻言一惊,他们都还没有发现被人跟踪。


王兴这才仔细打量起拓拔新军,一副英俊潇洒的风流模样,眉目棱角分明,刚柔相济。一双玩世不恭的眼睛中细看才发现如此清澈坚定,闪烁着点点厉芒,微笑上扬的嘴角似乎总保持在一个位置。王兴心中一惊,自己一直以来竟然小瞧了这个主上。怪不得父亲竟然会为他效力,以父亲的才华脾性,即使被人救了性命,报答人家恩情也不会对一个浪子效死命的。


拓拔新军收起严肃,向后列开身子,一副恐惧的样子,颤颤惟惟地对王兴道:“看什么看!目非你小小年纪就有龙阳之好,本少爷可不好男风,你有需求找他们去,不要老盯着我看。”草原男儿均是粗放豪爽,出了拓拔新军这号脸皮超厚的人也算意外,还没有严肃一会又恢复了本性。王兴为之气结索性不再理他,独自斟起一杯茶,望着窗外的风景轻饮慢品起来。


拓拔新军对尊卑之礼并不讲究,所以丝毫没有怪罪王兴没给自己倒茶,夺过水壶直接就着壶嘴喝了起来,见没人理会自己,其他人都一副恭敬的样子,感觉没趣,从怀里摸出一本书。王兴到底是少年心性,生了会儿气从未见过拓拔新军看过书,见他眉飞色舞时而恍然大悟的样子,好奇地向书面望去,一看之下对拓拔新军生出的一点好印象,顿时消散,原来拓拔新军看的是一本艳女传。无人说话一时间楼上竟然陷入一片沉静之中。


楼梯上响起重重的脚步声,有人踏着楼板走了上来。拓拔新军双耳轻微颤动,却头也不抬,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的书。


“几位爷,这边请!”酒博士笑着伸手引来五位带剑的华衣男子。


那几人眼角瞥了瞥拓拔新军一行人,向一旁另一个空桌走去。


“噔噔……”的楼梯声又响起,店小二托着菜盘,喝一声喏道:“客官,酒菜来了,您们慢用!”


拓拔新军合上书本,塞到怀里,伸出鼻子上前一闻,搓手赞道:“嗯!酒香,菜更香!来来,大家开始吃!都别剩下,否则给我打包揣怀里带走。”伸手拿双筷子夹起一块烧鸡腿,为自己倒满满一杯酒,边吃边喝起来。


那边五位见如此粗俗不堪的吃相,不由流露出轻蔑的笑容,原以为拓拔新军有多厉害,原来不过是个贪吃好喝的痞子。


王兴轻嚼细咽地吃着,耳边响起来拓拔新军那轻挑的声音。“小子,我可告诉你,你再装成一副书生模样,只怕出不了这家酒坊。外面好像被与朝廷关系密切的浮云门神机手包围了。坐着的那五位我若未猜错,应该是大名鼎鼎的浮云五杰。你等下再给我装出这么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无法回去见你老爹了。”


自己的实力原来早被拓拔新军看透,王兴不由骇然向他望去。只见拓拔新军仍在大吃大喝,见他望来还冲他挤挤眼。自己表面漫不经心实则一直注视外面却未发现浮云门的神机手,仔细打量才发现有可疑人等,街道上行人少了许多。


没向外瞧一眼的拓拔新军却早已洞察到一切,却仍能若无其事的吃喝,不说传音的功夫,只这份心机胆识,能在短时间内在人才济济的大唐诸雄中崛起确实不全是因为幸运。其他人显然也得到拓拔新军的秘密通知,不时有人戒备地望向那五人。


浮云五杰显然也发现了拓拔新军属下的异样,谨慎地用眼神在交流,气氛一时沉闷紧张起来,唯有拓拔新军神色如常地大吃大喝。


待吃的酒足饭饱,拓拔新军“霍”地站起来,所有人目光瞬间全聚集到他的身上。


拓拔新军身子一顿,拎起一壶酒,走向五人,浮云五杰若无其事地大量着他,拓拔新军打个揖嬉笑开口道:“五位大哥,小弟看五位大哥相貌堂堂,仪表非凡,当是有身份的人。小弟这两三年一直在外与胡人打交道做买卖,不免有点俗气,事先赔叨扰之理。小弟刚入关内便听说朝廷正与安禄山叛贼打仗,小弟家在北方,不由焦虑万分。几位大哥若不嫌弃小弟粗俗,能否为小弟讲一讲,这局势如何?”


看他一副愁眉不展忧虑万分的样子,似乎变了一个人毫无办法把他与刚才吃喝的样子联系在一起。拓拔新军也并非做作,为了长远打算,酬的充裕资金,自己带向中原几千匹战马,数千精锐族人,无疑削弱了族内本来就薄弱的力量,使吐番、高礼围击下,族内命运实在堪忧。近闻突厥也有大匹人马趁机出动,族内命运实在令人忧虑。


与次同时的神喻之城内,喝的大醉酊酩的赵飞龙一觉醒来,头痛欲裂,口干舌燥的十分的难受。晃动一下晕沉沉的头,站了起来,随口喊道:“玉儿,给哥哥倒一杯茶,好么?”待睁开迷蒙的眼睛才心中一片茫然。佳人已逝,往事皆休,自己还想着劳累她。赵飞龙怔怔地看着安祥微笑着躺在床上的紫玉的尸体,佳人仿佛睡熟了一般。赵飞龙现在的头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彩梦听到赵飞龙的唤声,慌忙走了进来,拾起从赵飞龙身上掉在地上的披风,重新披在赵飞龙身上,抱紧他的后腰,悲凄地道:“飞龙!玉儿妹妹已经去了啊!你醒醒吧!”


良久,赵飞龙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平复绞痛的心,默默地转过身,紧紧把彩梦搂在怀里。彩梦忍不住痛声哭泣起来。赵飞龙到底对生死之事经历甚少,以前更没有见到自己亲爱的人辞世,才会经受不住打击。


“梦儿,有没有办法把玉儿冰冻起来?我不忍将她火葬或者鹰葬,我要让她活在我身边,让所有人知道她并未死去。”赵飞龙满面肃容,收起悲戚之情。


大敌当前容不得自己再如此软弱无为,从今天起昨日的赵飞龙已经随玉儿一起去了!用自己的死亡告诉自己要珍惜眼前的一切,为了保护自己及心爱的人,自己必须全力奋斗!从未有的斗志在赵飞龙体内熊熊燃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