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三节 痛彻心肺

fengzhuqingye 收藏 0 17
导读: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三节 痛彻心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一绺黝黑的长发从赵飞龙后脑飘落,凌烈的剑气擦着赵飞龙的头顶而过,赵飞龙暗暗松了口气,后面传来兵器的撞击声,滚到一旁回头看瞧去,是谁在万分危机下救了自己,赵飞龙心中贴在城墙边想到,现在站起来只会成为新的攻击目标。


迎头望去紫玉那充满柔情与安详的双眸正痴痴的凝望着自己,赵飞龙如遭五雷轰顶,心胆惧裂!紫玉一手抓住鹰飞利刃,回手一剑划破鹰飞的胸膛将之击成重伤。那两支附魔箭在赵飞在眼中不住放大,赵飞龙的浑身血液仿佛已经蒸发,身子一下子僵住,只听“噗噗”两下,两支附魔箭以不可思意的角度与速度没入紫玉娇柔的身躯,飞龙卫吼叫着围击向受了重伤的鹰飞。


撕心的疼痛随着两支箭破开的血花在赵飞龙胸中不住放大,“不……”赵飞龙再顾不得什么躲避,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他一跃而起,身形如飞地接住身子倒下的紫玉。赵飞龙想大吼!想大喊!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像被人卡着,发不出任何声音。沸腾的血液让他窒息,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赵飞龙浑身巨颤,紧紧抱起紫玉,干涩的嗓子沙哑地唤道:“没事的……傻丫头,起来……你一定要给哥哥我坚持,没有事的,哥哥不允许你离开我!天恩长老……去给我找天恩长老来。”赵飞龙仰头大声咆哮道,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紫玉感觉到自己神志越来越模糊,生命一丝丝地被抽走,冰冷黑暗的感觉淹没而来让她感觉恐惧,她奋力挣扎,紧紧地握着赵飞龙的手,她要睁开眼睛。当她看到满面泪水的赵飞龙时,一切恐惧都不翼而飞。紫玉轻轻伸出一只手,慢慢地抬起,爱怜而平静地笑道:“哭什么呢哥哥?刚刚还是你告诉玉儿微笑才是最美的,哭就不漂亮了。哥哥那么英俊将来一定会娶很多漂亮的女孩子的,会有很多人替玉儿照顾哥哥,其实有些时候哥哥比玉儿更加孩子气让人不放心。玉儿早在六年前便该随父亲娘亲去了,老天让玉儿等到哥哥的爱,内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怀中玉儿是一个最幸福的小女人,一生已经非常知足了啊!”紫玉缓缓的语速分外的安祥,赵飞龙急忙把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抽咽不语,只是摇头。


紫玉眉头一促,似乎极是痛苦,声音也变的颤抖起来道:“哥哥…玉儿好冷…好痛,你抱紧我好么?玉儿好想睡觉…”


赵飞龙再也忍不住痛哭道:“不…玉儿!我还要带你去大唐见秦红岑,让她唱歌给你听,玉儿!你答应过要保护哥哥一生的,你怎么忍心把哥哥扔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去睡觉呢!”


紫玉勉强眼开眼睛,柔柔歉意地一笑喃喃地道:“玉儿…玉儿以后不能再守护哥哥了…哥哥一定要学会爱惜自己啊!不要为玉儿伤心好么?玉儿最爱哥哥顶天立地的霸气样子,下一辈子玉儿还要做你的小妻子好么,哥哥?”紫玉极力掩饰着痛苦,充满希冀地望着赵飞龙,赵飞龙慌忙哽咽着点头:“傻丫头,你不会有事的,我不允许你有事,知道吗?哥哥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哥哥要改变天下所有人的命运,哥哥要你永远陪着我听到了吗?”


黑魔箭终于爆发了它被压制的威力,紫玉苍白的脸色涌出一股黑气,口中沽沽浸出血丝,身上的真气全力排斥这股怪力,搭在赵飞龙脸上的手垂了下来,只是脸上尽是甜蜜的微笑,她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留给自己的爱人。


赵飞龙抱起紫玉仰天一声悲啸,声响直惊得敌我均为一窒。鹰飞见没有机会再杀死赵飞龙,翻下城墙跳了下来。有鹰王借力,他绝不会摔死。赵飞龙一呼,柔然高手必会赶到,如果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再走了。赵飞龙目视着斩杀一名飞龙卫,长啸一声跳下城墙的鹰飞,眼中一片冰冷,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自己把此人折磨致死。自己要让他尝遍天下最残酷的刑罚而死!与吐番的仇恨永远也不能化解!赵飞龙目视着西方,心中默念,我赵飞龙从今立誓,我要把这两支箭插在西方神殿教宗的心脏!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赵飞龙越来越冷静,愤怒让他燃烧,仇恨让他把整个世界都将点燃,从现在起他会不择手段扩大势力,向所有敌人进行报复,即使天涯海角,我赵飞龙的敌人也别想安生!


赵飞龙“腾”的站起,血液在全身沸腾,心跳快得几乎跳嗓子。赵飞龙只觉得全身躁热难耐自己,仿佛要爆炸一般。“轰”赵飞龙只觉体内炸开花似的,原本无法控制能量中的一种,一下子冲开阻拦分出一股顺着血液涌入脑中。赵飞龙感觉大脑无限收缩瞬间又无限膨胀,无数影象在脑海中纷飞,刹那间又有极动归为极静。赵飞龙突然看到天风楚恒如杀神一般率军冲了过来,闪雨领柔然高手追逐着狼狈的高非凡及影子七人,闪静大军如丧家犬般在影子铁骑下逃生。这一个个滑稽悲凉的画面,一幅接一幅的一一闪现。铁蹄声响起,赵飞龙睁开如电的双目,望着前方,天风楚恒终于赶回来了,一股异力顺着赵飞龙的身子潜伏如紫玉的娇躯,原本残留在体内的黑魔气荡然无存生命因子在瞬间冻结,这是这一切谁都不知道。


雨停了,天就要亮了。


铁蹄隆隆,天风楚恒大军在万分危机时赶回来。赵飞龙心中却陷入了黑暗,他不理城墙上兴奋搏杀的柔然将士,神情麻木地抱着紫玉,拖着双腿向城下移动。飞龙卫几次想上来帮忙,都被他吓人的眼神所逼退。赵飞龙悲凉的呼声远近皆闻,彩梦更是心惊胆颤地向回杀。赵飞龙的喊声同时也是天风楚恒所领大军冲锋的鸣鼓声,没有军法官压阵催促,每个人都奋勇冲杀。松赞云没有料想到柔然现在还有一支实力不差于自己的力量赶来,冲在最前面迅若惊雷,灵如脱兔的正是柔然精锐闪电铁骑。


“这怎么可能?”松赞云望着不住放大的人影,口中喃喃地道。心中的喜悦不翼而飞,整个人几乎惊呆了。“柔然的闪电铁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风横刃手起刀落必伤人命,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切瓜似的轻松自如。鬼魂刀在他手中已成了无坚不摧的神兵。几个回落便冲到了魂不守舍的松赞云前面,“锵”的一声,发现天风横刃的松赞云打起精神全力一击,天风横刃不闪不躲和他硬拼一起,松赞云心骇欲死。天风横刃手中的鬼魂刀并没有自己想象的应声而断,而是完好无缺!


天风楚恒大军如决堤的洪水扫向吐番大军,休息充分的柔然大军根本不给奋战了一夜的吐番兵将机会。秋风扫落叶般闪电铁骑的蹄印横扫整个战场,仅剩不足一千的平虏大军,在天风横刀压制住松赞云后,奋起余勇,收住阵脚,一鼓作气反杀突围,配合闪电铁骑里应外合,直杀的暗黑军团溃不成军。


黎明的曙光终于照在柔然将士的衣甲上。闪电铁骑的到来踏碎了吐番将士坚硬的心肠,哪还有刚才的凶悍,闪电过处人人闪躲。


松赞云完全没有料到赵飞龙早已洞悉他的阴谋,狠的竟然置数万族人生死于不顾,丢车保帅,把柔然精锐全部调来。松赞云知道这次交锋自己又败了,若不走只怕就要葬身于此。吐番气势两次深受打击,已经开始崩溃。


神喻之城城门洞开,伦多亲率大队人马向吐番弓弩手杀近,被吐番人压着打了一夜,总该有报复的机会。


吐番弓弩手距离城门十分的近,伦多城门一开,几个起落,马蹄便踏在了前面惊骇欲死的弓弩手方阵,根本不给他们张弓射箭的机会,这些弓弩手与骑兵近身做战,便如信鸽与雄鹰之战,只有挨宰的份。


战场上喊声冲天,胜利的杠杆已经倾向了柔然,只是这一切现在都与赵飞龙无关。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回家中的,更不清楚怎么把紫玉放在床上。此时紫玉仿佛安详地熟睡着。赵飞龙用手握着她冰冷的小手,另一只手颤抖地磨擦着她失血的小脸。


“都怪你了,让二哥骂我!你肯定也不是个好人!”紫玉娇嗔羞恼的跺着小脚可爱的样子。


“我二哥没有放屁,我可以证明!”站在鹰全后面的紫玉认真纯洁地向赵飞龙道。那股出淤泥而不染的清丽气质永远印入赵飞龙心中。


“哥哥…痛啊!你慢一点好么?”娥眉微蹙在自己身上的紫玉娇羞无限的道。


“哥哥…我会保护你一辈子,挡在你前面不让任何人欺负你。”紫玉清纯的脸上带着无法动摇的坚定对着赵飞龙发誓道。


“哥哥…不要吓玉儿啊!”心骇欲死的紫玉不顾一切地扑向身受重伤的赵飞龙泪如雨下地道。


“哥哥…”紫玉拉着自己衣袖哀求地看着自己,让自己原谅彩梦。


“不行啊,哥哥!长老说哥哥失血过多,我药里面含有多种补血名药,一定要吃的。”紫玉充满慈爱地摇头微微甜笑的样子,让赵飞龙心里暖意洋洋。只是这一切已成为昨日黄花,美丽珍贵的东西总容易失去。为什么紫玉在的时候自己不能多陪陪她,她为自己付出那么多,自己为她做了什么?她的要求是那么简单,而自己却让她带着遗憾而去。


赵飞龙直直地盯着紫玉带着甜甜笑意的脸,心如刀绞地想着。原来有些东西错过了便永远失去了,老天不会给你再一次补偿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