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一节 绝世神兵

fengzhuqingye 收藏 0 24
导读:中华龙飞 四 第六十一节 绝世神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吐蕃人的防备在祁红出示了令符以后,降到了极点,本来在高傲的吐蕃人的心中,在高礼以及自己暗火、天狼两支精锐大军双方三十多万人的围击下,人口只有五十万左右的柔然就是全民皆兵,也根本就没有多少多余兵力投入对突厥的战斗,何况柔然为世人所畏惧的不过是不到三万的闪电铁骑,因此突厥精锐虎狮大军能够借着这个良好时机在这个时候赶来绝对合情合理。


平虏大军的意外出现完全打了吐番一下措手不及,直杀的吐番大营人仰马翻,但迎平虏大军进营的毕竟是整个天下都十分有名的吐蕃暗火军团,远非突厥一般精锐可比。做战技巧、将士素质也非刚组建的平虏大军能比,急急回援神喻之城,平虏大军已经人困马乏。暗火军团以逸待劳,谁优属劣一眼便可看出,暗火军团彪悍不顾生死的硬顶着平虏军的激烈的攻势,此时倘若后退半步被平虏大军发动骑兵优势,只怕真整个军团都要崩溃。祈红感觉慢慢施展不开,心中暗暗叫糟。


果然,惊愕过后的松赞云很快反应过来,冷酷的面容带着噬血的残忍很快下令调整大军重新组织布署,向司徒明吼道:“给我调集一万大军把柔然人给我死死围住,一个人也不许走漏,传令先锋大军继续扰城,调动两千暗火天兵给我加入攻城,一定要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把神喻之城给我攻下来,我要当着柔然男人的面羞辱柔然的女人。”为了防止城中分兵来救,前后夹击自己,松赞云不再保留连老本都决定用上。


自己刚才差点被祈红有机可乘,松赞云感觉大失颜面,已经被激起怒火的松赞云嘿嘿冷笑道:“本王最讨厌别人耍两面三刀欺骗本王,本王让你们尝尝敢这样惹到本王的滋味。”一把做工完美,剑鞘上雕琢着奇异的花纹,闪烁着妖异寒气的宝剑从背剑官处接了过来。吐番铠甲、宝剑的铸造工艺天下有名,舍弃了大唐只讲华丽精美的铸造工艺,在锋利实用等方面有长足的进展。只从这把尚在鞘内便寒气四射古朴大方的宝剑便可看出吐蕃在铸造上绝非浪得虚名。


这是吐番首席铸剑师花二十多年时间,耗百多斤玄铁,及无数奇宝异器最后一道用三十六名高手鲜血浸泡而城,据说这是当年蚩尤流下的血炼铸造大法,剑名屠龙。本就是为了与在柔然象征着力量与锋芒的龙魄圣剑一争长短所造,希望在精神层面上压倒柔然,只是柔然族长赵飞龙已丢失龙魄剑。松赞云原本要屠赵飞龙这没了魄的龙为宝剑开封,但是现在他生气了,非常的愤怒竟然有人不知好歹地招惹他发怒。


松赞云一按机栝,宝剑无声飞出,充分体现了流畅柔顺的剑身,松赞云按住,嗖嗖劈了两下。古朴宽阔的剑身,雕刻着奇怪的铭文,在中间是一个菱形的有一指宽的缝隙,用来钳飞人兵刃。由中间向两边剑身由隆起到平薄,光滑严密散发着寒气的一把绝好宝剑。手下在松赞云拔出宝剑后都恐惧地往后退,剑身上缠绕的幽怨气息让他们新骇欲死浑身无力。


松赞云残酷一笑,扫了一眼不知死活冲向自己的柔然一骁骑小将,双目仍紧盯着祁红看也不看他轻松写意地挥出一剑。没有刀剑相碰的声音,松赞云便如切豆腐般,把那位全身身着钢甲的小将,连人带马劈成两半,整个剑身滴血不沾发着妖异的红,吸摄着人们的心魂,它的锋利一点不下于龙魄,却更加夺敌心志,敌我皆惊。


赵飞龙隔着城墙,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幕,心寒如冰,在这古代冷兵器的时代,大将高手得到一柄神兵,就如虎添翼。刚才才原来突厥大军是祈红所扮而心喜,现在赵飞龙握紧拳头,平虏大军怕完了。


松赞云浮在空中,整个人寒冷的像一个死神般,回头向着神喻之城,哈哈大笑道:“赵飞龙,你个没胆的蠢驴,让你看一看我亲手杀死你这些誓死保护你的属下。”说罢,止住笑声,如虎入羊群领着暗火军团冲杀入平虏大军。所过之处兵器擦之即断,铠甲碰上即开,竟没有一把兵器可与之对上分毫。


吐番人悍不畏死,一家几代战死沙场的“荣誉甲门”会受到全国人的尊敬照顾,因此在战场上个个奋勇冲击不知生死为何。平虏大军陷入了步步危机,虽奋战但寡不敌众。祈红眼见身边将士一个个倒下,心知今晚只怕凶多吉少,败局已无法挽回。因此不顾吐番士兵围击,拼尽全力硬杀出一条血路,虽无松赞云手中的神兵利器,却胜在勇武之人。人入陷境必有突破,祈红体内真气受不住外界庞大压力的刺激,如井喷般瞬间爆发,脑海中混沌天书铭文如一股清泉般沽沽流过,一种明悟顿现心头,领悟到混沌天书的霸天诀在他放弃生死,放弃一切牵挂时,竟然连进两境,达到第七层,霸气千里。


手中的如意神枪仿佛燃烧了一般,带着赤色的火焰,所向披靡杀向吐番粮草所在地。


松赞云大惊,吼道:“阻止他!”


紫玉武功尚在彩梦之上,由她帮助,两人很快把纠缠彩梦的几个吐番高手解决。城墙上的柔然人痛苦地看着下面一边倒的战斗,以弱搏强、以少战多,自己的将士是不屈的,虽然不敌但仍要拉一个垫背的。赵飞龙见松赞云疯狂屠杀平虏将士,双目因心中愤恨喷发着汹汹的烈火,松赞云每杀数十个人都要疯狂地大笑着重复着刚才的喊话。


赵飞龙一拳重重捶在城墙上道:“勇者何在?”众人一惊,彩梦立刻痛苦无奈地道:“飞龙,我们不能开城出击,松赞云要的便是这一点,他希望激怒我们让我们开城出战,若我们打开城门,失了屏障不但救不回英勇的平虏勇士,只怕城中的族人也将无法幸免。”赵飞龙双拳紧握无奈地叹了口气,点头表示明白,目光痛苦而平淡地扫视着城下的一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