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4/

随着军官的示警,黑骑士并没有常人第一反应那样停下来检查怎么回事,而是自动的把本来就密集的队型更加收缩起来试图更有效的保护中间的犯人,但他们整队铁 骑依然保持向前高速的奔驰想冲过这片危险区域,因为这里是金兵控制区域,敌人不可能有大批人手埋伏,只要冲过这里把犯人带出去就是胜利。

这一切判断黑骑士互相没有任何的交流完全是依靠黑骑士之间默契的配合,就已经连失去黑骑士驾御的战马也自动配合队伍奔驰并没有乱跑而扰乱队型。

可惜前面空旷的街头突然冲出两辆车,完全堵死了去路,而且两辆车迅速着起了冲天大火,显然上面事先被人洒上了易燃物才会这么快烧起来。

动物怕火是天性,就算黑骑士座下的优质战马也是一样,看到前面的大火,这些战马不禁纷纷扬起前蹄立了起来止住冲势,不过这些战马仍然没有原地乱转,黑骑士依然保持住队型。

由于大火起的突然,习惯夜色的黑骑士们刚刚收缩瞳孔适应明亮的环境,却发觉自己又有两个同伴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他们甚至连敌人在哪里还没有发觉。

黑骑士全身的盔甲是由特殊工艺制作,在静止状态下可以抵挡长弓手在三百步距离的飞射,在冲锋状态下也可以挡住对面迎来的骑士角弓在一百步距离的直射,正是有这么优良的防护能力才造就黑骑士部队在百万军中可以横冲直撞的神话。

所以黑骑士对于自己的护具非常有信心,但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敌人的暗器居然可以轻易穿透他们的盔甲,黑骑士不禁大为恐惧。

不过很快他们就不用为这件事情发愁了,因为敌人主动现身了。

三个人影象黑色的幽灵一样从黑骑士的来路凌空飘来,带着死神的召唤。

一个壮汉,一个老者,一个女子。

壮汉手执长刀象座巨塔,所到之处如切瓜砍菜一般带起一蓬蓬红色的血雾,让其他黑骑士看的头皮发麻。

老者浑身干瘦看上去没有几两肉却行动异常矫捷,他并没有拿武器,只在手上带着一副不知是什么质地的黑色手套,那双手套居然可以硬接住黑骑士重剑而没有损伤,老者可以轻盈的翻上黑骑士的马背,然后悄无声息的扭断满身盔甲移动不便黑骑士的脖子。

但三者中最具杀伤力的还是那个身材曼妙的年轻女子,这个女子使用的居然是沙场对阵的勇士也极少有人使用的长柄巨锤,以黑骑士的悍勇身手也少有人能够硬接下两锤,女子手下是没有伤者的,每一个被她击倒的黑骑士都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泥,就连他们的座下的战马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被保护在中间的黑骑士军官皱着眉头望着完全可以称为屠杀的战场,可以这一次被屠杀的对象换成了以前的屠杀者,在这种武学高手近身突袭的作战中,黑骑士强大的冲击力和厚重的防护力完全失去作用,超长的骑士枪和沉重的盔甲反而成了阻碍黑骑士行动的不利因素,黑骑士只能拔出腰中的重剑依靠个人的悍勇勉强和敌人苦撑。

黑骑士军官口中一声呼哨,与三名不速之客直接交手的黑骑士突然不顾自身安危拼死抢攻阻拦住三人,掩护两名黑骑士冲了出去,黑骑士成军以来第一次在人数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还要选择被迫撤离战场。

军官深深明白目前的战局对黑骑士来说毫无优势可言,虽然四周到处都是金国军队,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到,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需要派人去求援,军官心底还有一个担忧,看这三个敌人的身手,自己这些黑骑士可能没有把握撑到援军到来,现在派出的两个黑骑士可以在发生其他人全部阵亡的最坏情况后,把袭击者的样貌体态通知上头进行追捕。

两个突围的黑骑士在战友舍生忘死的掩护中成功突围成功,他们一路飞驰向来路奔去,渐渐在众人的眼前变得身影模糊。

三个刺客没有丝毫去追的意思,事实上他们都是徒步的未必能追上飞驰而去的重装骑士。

军官阴沉着脸注视着四周,果然从街道一边的屋顶上出现两道淡淡的暗色线条,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高速飞进了正在脱离战场的两名黑骑士的盔甲间隙。

两名黑骑士身体僵直了一下,而后迅速没入茫茫了夜色之中,黑骑士军官正暗松一口气,远远传来两声人体落地的声响,军官的脸色顿时又变得难看起来。

躲在暗处的射手一定就是刚才最先发动攻击的,现在他成了狙击黑骑士逃窜的最后屏障。

不成比例的战斗很快就接近尾声,军官悲哀的发觉自己的十八名手下就剩自己一个了。

不过军官隐隐也看见了远处的火把在迅速移近了,只要自己能再坚持一刻。

军官不慌不忙的提起趴在马座前被反捆着的林开心挡在自己身前防止对方躲在暗处的狙击手,并把手中的重剑架到了林开心的脖子上和对方对峙起来,对方搞这么多事情,目标无疑就是这个刚刚被抓获的疑犯,唯一令军官想不通的就是对方如何能这么快的获得消息并组织起人手来营救。

可怜的林开心莫名其妙的在马背上被颠簸了一会,突然身边又喊杀声大起,林开心心脏不禁开始狂跳起来,既希望来人是来营救自己的又怕刀枪无眼反而让自己提前去见了阎王,可是趴着又不能看清情况,只好不停的求神念佛保佑。

等到军官把林开心提起来当成肉盾,林开心才首次看到了来营救自己的恩人。

眼前站着三个杀气腾腾的人,浑身都沾上了不少鲜血平添不上恐怖气息,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来营救自己的。

军官正要以林开心为依仗喝问来人,三人中的铁塔大汉忽然腾身而起,当头一刀直劈军官,军官急忙扭身举起林开心抵挡,大汉的刀突然划了一个奇异的弧线绕过林开心插入军官下腹之中,厚重的盔甲居然被壮汉看上去并不威猛的一刀生生破开。

下腹虽然是要害但是并不能立刻致人死命,军官临死前下意识举起手中的重剑在林开心的脖子上重重划下去,鲜红的血液立刻如脱疆野马争先恐后的从林开心的伤口涌出来。

林开心做梦也没想到眼前来解救自己的“恩人”居然成了自己的催命煞星,他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无奈气管已被割断,只发出些呵呵的杂音,很快他的眼前一片黑暗了。

三个杀手却没有露出沮丧的表情,一脸平静的开始给四周倒下的黑骑士每人一击确保死透。

军官弥留之际突然觉悟到了什么,苦笑的摇摇头倒下马来,可是他的发现已经没有机会说给人听了,年轻女子的铁锤已经重重的把他的脑袋变成了肉泥。

随后几个杀手赶在增援的金国士兵到来之前撤离了现场,没入了夜色包围之中。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