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五十六节 紧急行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鹰飞嚣张狂妄的姿态,他的污秽不堪的言语彻底激怒了所有柔然人,让柔然战士对吐蕃人的仇恨达到了极点。武练长老心中怒火滔天,双目喷火地举刀而出,须发皆张,暴喝一声道:“我劈死你这个畜牲!”刀法之快之怕达到了武练长老一直期盼但无法到达的高度,一瞬间他突破了十几年来自己无法企及的瓶颈,武功再做突进。


此时的天风横刃冷漠的让靠近他的人心寒发颤,他字字如冰地冷淡道:“敢于抵抗者杀无赦!吐番人不留全尸!”鹰飞所做这一切无非是想用来激怒自己,好在自己如镜般的心灵产生缝隙时倾所有人力杀死自己打击柔然。若自己的心境真是被破坏,以鹰飞和葛勒刑天的能力确实有可能奸计得逞,只是天风横刃久未动的真怒被彻底激发了,澎湃的真气拍打着经脉,之前连番力战消耗的真气在一瞬间恢复充盈,他越怒头脑就越发冷静,整个身子就是自然的一部分,混混融融难分彼此,拳头像一个慧星,拖着长长的残影向葛勒刑天砸来,这一刻无论是谁附隅顽抗都只有死。吐番武士同时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


长刀如链,直来直去带着开天裂地的庞大刀气,鹰飞未动肩上鹰王那双可开金石的铁爪已疾速抓向武练长老的眼睛,凶鹰灵活变动的身体明显是受过高手的训练,在空中没有人是这受过严格训练空中之王的对手。武练长老身体一翻,斜落在下方屋角,同时上撩一刀,那中凶鹰险险的避过,却被刀气削下了几跟尾翼。


鹰王凶性大起,一双犀利的小眼凶光连闪,在空中紧急转身再次扑了过来,飞龙卫张开大弓瞄准它向它射来,被它灵敏地一一闪过,武练长老不理凶鹰再次全力向鹰飞攻来。


眼看武连长老的利刀就要劈到自己身上,鹰飞嘿嘿一笑,大力耸动几下从美女身体中出来,自己目的已经达到,该是结束这一且的时候了,双手一推,全身赤裸的女孩缓缓飞向了武练长老,傲人的酥胸正好迎面对准武练长老。


“哈哈…没想到武练长老这么老了,还如此急色,连我玩过的烂货也这个急着要多等一会也不行,那便赏给你吧!”同时卷起身上披风,身形快速无比地踏在鹰王背上,向下压有几尺,伸手夹住高速射向鹰王的一箭,接了鹰王利箭穿身之围。


武练看着飞向自己这个族中娇滴滴,浑身赤裸的年轻女子,身为长辈平时又严肃一生为了族中大业未有婚嫁的他顿时手忙脚乱不知是接还是不接。


“武练闪开!”天风横刃对脸色通红,准备伸手去接女子的武练长老大声喝道。说话不及女孩身体突然膨胀炸成了碎片,血肉横飞。武练听到天风横刃的警告,立刻后退,同时运功护体,才逃过一劫,不过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原来鹰飞最后一挥之间残忍地把自己毕生功力急速输入到美女身体里,美女娇弱的身躯若何承受的住他霸道无比的真气。


飞龙卫见鹰飞如此残忍恐怖,下手哪还有留情的,葛勒家族的人见识到自己家主奉为上宾的贵客,对自己族人竟然如此凶残,个个信心倍受打击士气低落。有人甚至失去了信念不再抵抗。天风横刃把葛勒刑天圈在掌下,对敢于围攻的吐番死士招招毙命,绝不留情。


鹰飞凭借幽灵般的身法,和偶尔借助凶鹰的力量,飞舞在围击他的柔然几长老之间,就是不落在上。一般利箭根本无法撕破他的护体罡气。人借禽力,禽靠人护,虽看似凶险重重,一时间竟无人能奈何得了他,被他连连斩杀数名飞龙卫。幸好赵飞龙当初兴起教授得精英之鹰特种作战知识,现在发挥了用做以仗掩护牢牢的把吐蕃无百死士压制在一角不得动弹才避免了飞龙卫大的损伤,要知道这些死士都是单打的高手,现在柔然承受不起任何无谓的人员伤亡,吐蕃大规模的攻城还没有开始,神喻之城内只有不到两千的正规受军,面对吐蕃数万人的攻城任何人力现在都是柔然最终要的,何况这些训练有素的精英。


神喻之城,宽大的城墙上,灯火一片昏暗,偶尔有一队队人走动,只是老幼高低相间。队伍不整士气不高。天太冷了,没有人愿意出来受冻。呼呼的风声,滴答的雨滴声,很好地掩饰了吐番大军的行踪。


松赞云望着前面黝黑的城墙,心中恼怒。鹰飞怎么搞的,还不打开城门,纤细的雨丝在松赞云头顶二尺的地方就被蒸发,根本无法侵袭到他伟岸的身躯上。只是他部下便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个个冻的咬紧牙关,瑟瑟发抖。松赞云转头看了一眼伏在自己身边,俏脸被冻的通红的纳兰素素,再咒骂一声,伸手放在她的粉背上,悄悄输过一道真气。纳兰素素回头深情地扫了他一眼,其实以她的功力怎么会在乎这点小寒,只是想给自己恋人一次呵护自己的机会而矣!


又等片刻,仍不见内应回应,松赞云显得十分不耐烦,目不转睛地盯着漆黑笼罩着的城墙,心中犹豫不定。此时有人在黑暗中疾速靠近,几个闪身来到松赞云身边低声禀报道:“殿下,突厥先锋约六千人气势汹汹出现在三十里外,正飞速向这里赶来!松赞鸣雷大人问殿下是否拦截他们。”


松赞云心中骂道:“突厥人是不是疯了,六千人马就想攻击坚固高大的神喻之城?难道他们知道自己要攻城,而要抢得先机,连夜攻城好到时候分得更多的利益?”即使费些周折多一些伤亡也不能让突厥人分多了利益,松赞云不再犹豫,对来人道:“立刻请求法神降雾,命令前锋营爬城墙,打开城门,大军准备攻城!”


夜仍是静悄悄的,偶尔有捕食动物的叫声传来,在空旷的原野上,听的十分仔细。吐番人踏在枯草上仅有一点的声音,几乎全被风雨声遮掩住。无数人飞快地靠近城墙,数百上千个飞钩同时飞起来卡在城墙上。吐番人由于坚信计谋成功,内应能打开城门,所以大型攻城器械准备的并不充足,十几架云梯也靠上了高大的城墙,无数人顺着绳索云梯往上爬,眼见就要爬上城墙。城墙上突然亮起无数火把,一簇簇利箭射下,吐番前锋营大军立刻人仰马翻,杀声震天,雷鼓轰鸣,漆黑的城墙上突然亮起无数火把,冒出无数人影。松赞云气的几乎没有背过气,原来柔然人已经有所准备,虽然不知道柔然在哪里识破自己计谋,然而柔然既然知道自己行踪而没有主动出击之怕城中也没有多少守军。突厥人一定深知这一点否则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拿六千人硬撼神喻之城,神思电闪间松赞云大吼一声,索性不再掩饰,击起战鼓强力硬攻。


武兵长老挥刀想砍断绳索,彩梦及时阻止道:“长老不可!敌军势力强大,我军势弱,绳索攀墙多有不便,毁其云梯留其绳索,一分其兵削其锐气,减轻其对我们城门的攻击。”


武练长老称是,回头斩杀一名口中衔着兵刃凶狠地爬上来的吐番士兵,哈哈大笑,向下喊道:“吐番无耻,若非抓住奸细,险些让你们阴谋得逞。”


神喻之城内能上城墙的柔然族人,不论男女老少全轮番上了城墙,烧火放箭,搬运石头,熬制火油、锡水,泼下城去,无数火人燃起,拍打滚跳着企图熄灭身上的火焰,惨叫哭嚎之声令人心寒,只是一切都是徒劳尸体变成为焦碳,即使沾上少许也惨不忍睹。


祈红听着远方传来的喊杀声与撕心裂肺的惨叫,忧心如焚。只听杀声一片,吐番此次出兵恐有四万多人,怎是城中一干老弱妇幼所能抵挡?幸亏飞龙卫提前回族,希望他们能多支持一会。


“传令三军,全力行军,我族生死存亡就此一举!驾!”


天风楚恒一路来马不停蹄地狠命催打着战马赶路,大军几乎没有休息全力回赶,若非都是经历过大战的精锐这卒,只怕赶路就能把他们全部拖垮。


闪风催马赶上来充满怒气地向天风楚恒道:“天风公子,已近子时,一天来人未进食、马未饮水大军已不停息赶了一天路,究竟有何紧急军务,如此赶路?再这样下去,大军只怕完了!”


天风楚恒目视前方,冷峻的面孔没有丝毫变化,语气淡淡地道:“若天亮前还赶不回神喻之城,吐番大军会让我柔然成为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