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五十五节 萧墙之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神喻之城内的气氛更加紧张,时而有整齐的大队人马慌张地跑过,吐蕃的最精锐的天狼大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动攻击,天狼军的可怕在于它能找出你哪怕一丝的漏洞从而利用至你于死地,神喻之城内每个人的神经都已经绷紧,柔然的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天风横刃满面肃容的领武兵、武练、法文、祖恭四位长老及大批天风家族高手,出现在葛勒家族府外,天风卫立刻有人上前去用力拍门。葛勒家族府四面八方早已被举着火把的飞龙卫所包围,把整个葛勒家族府照的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其中精英之鹰更已经潜入内部,控制了重要位置。


葛勒家卫不耐烦地打开大门,扯高气昂地嚷道:“谁啊这是?想干什么?”等打开门看到外边杀气腾腾的阵势,惊慌失措“嘭”一声又把大门给关上,人慌张地向内跑去。寂夜清冷,寒风萧瑟劲劲鼓来吹在天风卫手持火把把,整个夜空中只剩下火把劈劈叭叭地响,似时雾气也许是柔然武士的愤恨萧杀之气,在葛勒家族府周围起了一层氤氲之气,朦朦胧胧一切都似乎不是很真切。


里面杂乱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门吱呀一声再次打开,葛勒刑天神情中充满震惊与不解,愤怒地大声质问道:“大哥,四位长老,你们这是为何?为什么带这么多兵将将我葛勒家门团团围住,可是我葛勒刑天哪里做的不对?”


天风横刃冷眼旁观着葛勒刑天的表现,心中失望透顶,感觉十分悲痛。葛勒刑天无辜的样子,对自己的背叛根本没有惧怕后悔的想法。


天风横刃压抑的声音伤感地叹气道:“二弟呀!你我相交三十多年,大哥一直没有看透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若非族长先知先觉,我们都被你骗过了!权利有时候确实能够令人疯狂,只是你已经站在了我族权利的高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不满足吗?非要把我族推如火坑你才甘心?你把人交出来,大哥仍保你葛勒家族荣华富贵。”


葛勒刑天以迷茫不解的表情盯着天风横刃冷声问道:“大哥,你究竟在说些什么?二弟不知道你要什么人能用的着带大队人马包围我的府邸?”


天风横刃收起心情,像他们这种天人境界的高手,早已经看透世情,真实感情很难发生波动,和葛勒刑天相交多年感情深厚才会情绪难定。看到葛勒刑天死不悔改,冷哼一声道:“你现在把吐番邪神暗火军首领鹰飞交出来,仍可保葛勒家不亡。”


葛勒刑天身形巨颤,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哈哈……葛勒刑天冷笑了一声,气愤地道:“邪神?什么邪神?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大哥为何向我要人?莫非赵飞龙当上族长嫌我葛勒家功高镇主,请大哥回来借口消灭我不成?我族外敌未除大战未了他赵飞龙就借机铲除名门大族,将来我柔然人在他手下还有好日子过吗?”


法文长老面色冷峻地嘲讽道:“今日才看到葛勒刑天你如此虚伪无魄力,连自己做过的事情也不敢承认,你休想葛勒雷能回来救你,祈红已经战胜突厥全歼突厥三万大军,吐番与你约为内应,今晚袭城,我们已经知道,你还想狡辩到何时!”法文长老作为柔然主管宗法纪律的长老,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代表长老会支持赵飞龙判定了葛勒家族的叛族大罪,若葛勒家族现在不伏法,以后所有柔然族民都有义务追杀反叛的族人,将来长老堂也会专门派出人手去追杀逃脱的反叛逆贼。


“侮辱我葛勒家,老夫毙了你!”葛勒刑天恼羞成怒,他明白法文长老说出这段话后,葛勒家族在柔然即将成为历史。葛勒刑天突然发招,速度极快地一掌拍向法文长老,虽没想到葛勒刑天这么快狗急跳墙,一直戒备的法文长老沉步硬接。


葛勒刑天冷哼一声眼看要和法文对掌,却突然变招,人影皆失一掌拍在心无戒备的天风横刃身上,速度之快犹如闪电,众人皆骇然色变,原来一直以来葛勒刑天都在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知道今天才出其不意的施展,连武功威望超绝的天风勇者也着了他的道。天风横刃连闪躲的机会也没有受此全力一掌,身行连连退后数步。


葛勒刑天心情舒畅地仰天一阵大笑道:“发现又当怎样?”鄙视地看了一眼法文长老暴笑道:“整个天下老夫所虑者乃天风横刃老匹夫,你们均没有入我法眼,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只蚂蚁,我只要愿意可以轻松把你们捏死。”充满嘲弄地看着低着头的天风横刃道:“几十年不见,大哥你越来越不中用了,轻轻一掌就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你不是天下无敌吗?你当年勇者的威风哪里去了?哈哈…”飞龙卫看其嚣张狂妄的丑态,以及卑鄙无耻的行经杀气大炽,纷纷抽出兵刃就要攻击。


天风横刃缓缓抬起低下的头,完全恢复了以往的淡然,若无其事地拦下飞龙卫,淡淡地对葛勒刑天道:“我不躲不闪受你全力一掌,以前你我兄弟情谊就此一笔勾消,你出手吧!我不会再让你。”整个话中没有了一点感情,又处处洋溢着浓重的感情。


葛勒刑天心骇欲死,自己全力一掌竟然没有伤到天风横刃,当年两人武功尚在伯仲之间,这些年自己更是全副身心都用在练武上,怎么自己与他的差距反而更加远了?贼老天你不公平,葛勒刑天心中充满了怨气,脸庞全部扭曲,发出邪异阴寒的气息,整个人显得非长可怖。


“哈哈…柔然美女果然不凡,真是他妈的太爽了!爽的我立刻想大干你们柔然第一美女圣女彩梦一场!那滋味一定更加舒爽!哈哈……”鹰飞语言粗俗不堪地搂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嚣张地大笑着飞身跳到屋顶,全身衣不遮体仍在与一青春秀丽的美女干羞人至极的事。美女羊脂白玉般充满活力的肌肤透着一种玫瑰花般的艳红,她双目紧闭似乎神志不清地样子。听道鹰飞胆敢侮辱自己本族圣女所有人都青筋暴跳,寻找他的位置要把他剁成肉泥。


看到这幅淫靡丢人的画面,在房屋上的飞龙卫深觉羞辱,不顾一切地挥刀向鹰飞劈了过来,鹰飞毫不理会,勿自狂笑着大干自己的事,待刀飞龙卫刀砍近身子一转,把怀中美女丰满雪白的身体迎向攻来的飞龙卫,身体仍在大力挺动,脸上挂着变态的邪笑,哈哈……地大笑挑衅道:“来啊!来砍我啊!传言柔然飞龙卫和柔然婊子一样厉害?见识过柔然婊子以后,今天让我看看你们飞龙卫是不是真的很厉害。”柔然是一个热爱生命热情奔放的一个民族,族人之间一向非常团结护爱,虽然几乎气炸了肺,飞龙卫怕伤到无辜不幸的族人,赶快收刀。


女孩年龄超不过十八岁,脸上挂着惹人怜爱的清泪,口中发出让人神魂惧夺的娇吟声,轻喘低呼,似乎十分舒服。美女咬紧牙关,显然在用尽全力抵御着羞人恶心的快感,努力睁开迷醉的眼睛,若浑水中冒出一丝清澈泉水望向满脸愤恨的飞龙卫,压制着喘息,断断续续地哀求道:“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吧!不……不要再让我……我……不要丢……族中女人的脸啊~!”


“哼…哼!想死吗?没有那么容易!看看葛勒刑天为老子找来的你们柔然族的这个清纯的小女人,她有多爽!哈哈……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柔然女人个个都是十分下贱淫荡,人尽可夫的女人!哈哈…让天下人都知道,柔然人不过是贱卑的杂种而矣!”鹰飞狂笑的神态连毫无人性,脸皮不城墙还厚的葛勒刑天也感到一丝羞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