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肃州城内宽广的街道上,拓拔新军领着一大票人,少爷气十足的走在大街上,行人一见均自动远远的逼开。拓拔新军怎么也没有想到跟随自己的流民竟有八万之多,而且日日在高速增加,一时兴起却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粮草虽足,然而今年族内的消耗也是最大,所过之处各路诸侯都是大敌来临般防卫起来,根本不让他这支混乱的大军进城,虽然肃州刺史像防贼似的派了大票人马盯着拓拔新军在城外的驻地,无奈为了补充这多余人的粮草只有再进城买一些回去,只是他们一混进城就被大批官兵跟在后面。


拓拔新军带一大票人来到隶州城最大的粮店,万隆粮行,那几百官军远远的包围在外围,紧张地盯着拓拔新军一行的动作,安禄山叛乱已经所向披靡无人能敌若这近十万人马发生暴乱无论是给哪里带来的打击肯定是毁灭性质的,因此他们虽然想抓拓拔新军立功却又十分怕他后面的力量,别看那些是自己看不上眼的老百姓,可搁不住人多啊!蚂蚁多了尚且咬死象。


拓拔新军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甩了一下头,斜瞥了一眼店中忙活的老板,大声嚷道:“我说老板,你的粮价,降下来没有?”


老板嬉笑的脸一呆,迷茫地陪笑道:“客官此话怎讲,现在战乱世道不平,运输生产不便,粮价一直在升,怎么反降?”


拓拔新军接过伙计端过来的茶水,漱了一口然后吐掉,骂道:“怎么上这么差的茶给本少爷喝!”继而笑嘻嘻地道:“老板以为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


老板见他穿着富贵华丽,带来这么多年青力壮的人,不像是生意人,后面还跟随着大批官军,便谨慎地看着拓拔新军道:“消息、本钱和人气,和气生财嘛!”


拓拔新军用力在柜台一拍,大声喝道:“着啊!那你还问我原因?你是看我好欺负蒙我的吧!连今年南方大获丰收,江南节度使刘敬之已押运三百万石粮草经运抵京师,这么重要的事都不知道,你做什么生意?北方歉收南方可是比以往任何年份都要丰收,当地粮价才上白米每石九钱五分,中白米每石九钱二分六厘八钱,下白米每石八钱三分,白面每斤九文,从南方到肃州漕运月余及至每石花钱三钱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老板?”


店老板心中虽然一惊,但仍是淡然毫不放在心上地道:“如今战乱京师离肃州还要近一月的路程,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关我们什么事?”


拓拔新军一副看到白痴的样子,不奈烦地揶揄道:“你消息还真灵通,朝庭把叛军压在东都动弹不得,京师到肃州以西及安西都护的道路早就打通,我们皇帝陛下才登基,这几年叛乱使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平定叛乱更是劳民伤财,赶上今年平叛有望江南赶上丰收,陛下为给民活命,已经降旨平定粮价这些你都不知道?你这万隆粮行也算是北方数的上名的粮行了不知道你做的什么生意?”


老板这才大惊,自古以来朝廷实行的都是重农抑商的政策,大唐朝庭虽然比以前放松了许多,税收也低了一些,但是仍然执行的是重农抑商,对商人控制还是非常严格,商人地位仍然十分的地置田入仕都有严格的限定。虽现在平时已不再干涉营运,若稍有异心过贪,动辄就是要抄家的问斩的也不在少数。今年南方大丰收和朝庭平叛战利,他都是知道的,只是没听说朝庭要下旨抑粮价啊!不过想想肃宗登基不及三载,一直没有做取悦于民的大事,这次大胜在望,拿商人的利益收拢人心,还是极有可能的。


老板此时已信了几分,小心地开口陪笑道:“不知这些公子如何得知?”


拓拔新军身边一武士立刻上前用眼色示意外面的军士,附在老板耳边低声说几句话,那老板肥脸一颤,差点没摔倒,疑惑地盯着拓拔新军直看,但是看到外面数百杀气腾腾的军士显然是信了。


“娘的,最后告诉你一点,这些都是我父亲告诉我的,父亲又一笔着急买卖和异族做,因此急需这批粮。二十八钱一石,不卖走人!”老板心说城主的私地与异族交易的买卖就让我知道了,不卖我不是死定了!


“真他妈的,要不是对方着急要,再过五天你这粮价就得落到二十文一石。”拓拔新军一副自认倒霉地样子骂道。


拓拔新军的派场只有城主才会有的,再加上看到那侍卫一等待卫的腰牌,后面数摆军士,老板已经完全相信了拓拔新军的话,一听拓拔新军说再有五日粮价就要落到二十钱,自己屯积数万石粮食岂不是要赔死!于是连拓拔新军报的低讲价的心也没有了,今天这生意谈不成只怕自己就会被安上一个勾结异族的罪名血流当场,因此一古脑全卖给了拓拔新军。


天一点点地暗了下来,淅淅沥沥连下了两天的小雨终于停了下来。赵飞龙神色悠闲地躺在靠椅上,紫玉十分温柔地按照赵飞龙教的为他做着按摩。现在整个温柔外驰内张,所有人手都被调动出去,若大一个族长府,侍卫除了十八铁卫只有闪雨,国破家安在?所以赵飞龙坚决要求族内各长老将领府内能战的家丁部将全部上城墙,自己做为柔然一族之长自然不例外。此时飞龙卫恐怕全部随天风横刃一起去先清除葛勒家族了吧。


“是谁招惹我们军事大总管伦多大人了,大总管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彩梦恬雅的声音问道。


伦多一惊这才发现有人在屋内,回头向里望来刚好看到彩梦温和而不失尊贵圣洁的笑容,慌忙跪下行礼,彩梦轻轻抬起衣绣道:“大总管不用多礼,请坐!我此次到大总管主处打扰实在是有重要事情求大总管。”彩梦丝毫不提心中疑惑给足了伦多面子。


伦多顺势坐下,不满地道:“族长一起均是智珠在握,怎么会用的上我这个无名小卒?”


彩梦轻启贝齿面带愁容地道:“伦多,我一向非常信任你,什么大事都和你商议,就是连我的飞凤符也给了你,你可曾知道守将巴沃用这枚令符差点伤了飞龙及天风勇者的性命?现在飞龙重病生死难料,吐蕃数万大军今夜就会兵临成下,而且内有葛勒家族作为内应……”


伦多冷汗淋漓同时怒火冲天霍地站了起来,大声道:“葛勒家族背叛了我族此时当真?”可以看出葛勒家族的背叛比吐蕃数万大军兵临城下更令伦多吃惊。彩梦肯定地道:“千真万确,吐蕃暗火天将大统领现在正在葛勒家族府中。而且干出了人神公愤的事情。”当即含愤把鹰飞在葛勒家族府干的惨事又向伦多讲述一遍。


伦多双拳紧握,眸中射出骇人的寒光咬牙切齿地道:“那还在等什么?我立刻带大军把葛勒家族铲平,任何人背叛我族都是我族最大的敌人都要全部的诛杀不赦。”